198 想我了吗

二二道!要祭拜谁啊。办要自只一个人尖。妾下我亿女,你也放心?”

陆文轩想了一下,道:“算了,跟我走吧。”

四个美女跟着陆文轩离开集市,一直走了四五里路,才在一处田间停下。

一望无际的麦田,像绿色的海洋。

陆文轩走进麦田,一直来到一处坟前。蹲在墓碑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陆文轩轻声道:“燕儿小我回来了。”

墓碑上龙着的照片,是个年轻女孩儿。

点上冥纸,陆文轩对身边的朋友笑了一声,说道:“我没吹牛。自打穿开裆裤的时候。我就开始谈恋爱了。她的亲戚和我同村小时候常去我们村上玩。后来我们在同一个学校上小学,上初中。再后来我上了高中。她在一斤,工厂上了班”陆文轩娓娓道来。像是在回忆昨天的故事。“当时我挺失望的。我以为可以一直跟她一起上完初中上高中。上完高中上大学。甚至幻想过跟她一起走完剩下的日子。我知道。我喜欢她”我上高中的第一天,她送我一本书,书里夹着一只纸鹤和一封信。纸鹤的翅膀上画着一张笑脸。我没来得及看信。信刻,被我当时的老师型,并且没收了。老师找来了我父母,我父母又把我教了一通。说我不该早恋,要以学业为重。我吓坏了。没有给她回信。也没有再去找过她”三介,月后,她的工厂里生了事故,死了好多人”

陆文轩烧掉最后一张冥纸,站起身,轻抚着墓碑。嘴角泛起一丝苦涩的笑。“我当时特后悔。哭了好几天。每天都喝的醉醺醺的,也不去上课。后来。我遇到一介。人,她对我说“她不会希望你这样,好好活着。她会很高兴的”她送给我一只纸鹤。翅膀上画着一张笑脸”

冷风吹过,坟上枯草摇摆起来。冥纸的灰烬被风吹散。消失在田野间。

陆文轩吐出一口气,继续道:“我们该游戏的时候,我们上了学。我们该恋爱的时候,我们还在上学。我们被社会这个大染缸浸泡的肮脏不堪的时候,我们需要去恋爱去结婚了。我们埋怨爱情不像想象中那样美好,觉得自己已经懂得爱情的真谛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再也不会明白爱情是什么,”

风继续吹,吹不断陆文轩悠远的思绪。四个女孩儿不言不语,静静的看着远方的天。

抬头看天,陆文轩笑了,笑得很开心。“我常常想,也许她刻,是天上的某颗星星,时常在看着我。天上忽然下起了小雪,落在眼前,像是一条掀不开的窗帘。

“她要是看到你跟别的女人鬼混,半夜里一定会来找你的。”刘尘说道。

“哈哈哈:”陆文轩笑了起来。犯贱般的在刘尘头上使劲摁了一把,“走吧。再不走赶不上火车了。”说罢转身走向大路。抬手擦掉眼角的六点湿润,陆文轩张开双臂。想要拥抱这绚丽的大自然。

在一个地方待的久了,也会有一种归宿感?

再度回到临海。陆文轩有种回家的感觉。休息了一天,“再聚”又开始了正常营业。平淡的日子里,也隐藏着一丝丝忧虑。闲来无事的时候,陆文轩总会盯着代开朝的肚子呆,心理上总觉得她的腹部似乎有些变大尽管他也知道,一两个月的时间,即使她怀孕了。也不可能看出什么变化。

没几天,许剑飞在一个晴朗的早晨从老家跑了过来。很反常的。他竟然没有开车。陆文轩问及,他才解释道:“我老爹的生意遇上了麻烦。资金周转不灵,我把我车卖了。”

听到一;品工,陆女轩心甲即替许剑飞难讨,坏有蚊平衡感,“站在一起。再也没有了那种矮他半个头的感觉了。

许剑飞看到陆文轩古怪的表情,知道他什么想法,忍不住恶心他:“瘦死的络驻比马大,比你这咋。农民的儿子。还是强一些的。”

陆文轩只是笑,他明白许剑飞说这话绝对没有瞧不起自己的意思。大度的拍了拍许剑飞的肩膀,感慨道:“人生沉浮。唉,钱财身外物。兄弟,想开点儿。不要怕,有哥哥一口饭吃,就不会让你饿肚子。哥哥的店虽然但也是可以给你安排个工作的

许剑飞也笑。“你以为我来投靠你啊?瞧你那得意样儿。就算我爹破产了,我的私房钱也够我花一辈子的了。我来是想见识下那个神通广大的疯婆子的。怎么样?有时间没?带我去看看?”

陆文轩想了一下,忽然也想去平台镇看看,想看看李慕翔住的地方。看看生意已经不是很忙。就跟王河她们说了一声,领着许剑飞去了平台镇。

许久不采,平台镇还是老样子,只是在陆文轩看来,总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一起进小院,许剑飞就被满院子的各色草药和动物干尸吸弓了。看到那疯婆子,许剑飞眼里更是露出了崇拜神色。疯婆子看了许剑飞一眼。还未说话,陆文轩就抢着说道:“我朋友,不是外人

疯婆子应了一声,才道:“怎么这么久才来?我已经炼制出来一味药,你拿去试试效果领着陆文轩和许剑飞进屋。从厢房里拿出一个小纸包,里面是一粒弹珠大小的黑色药丸。

“好大啊陆文轩盯着药丸说道。

“你喉咙不够粗吗?”疯婆子冷冷的问。

许剑飞听到二人对话,噗嗤一声乐了。陆文轩莫名其妙的看了看许剑飞。看他一脸猥琐的笑。想起刚才的对话。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疯婆子道:“拿去试试,死不了回来跟我反馈效果,没事儿就滚吧

陆文轩也不介意疯婆子的粗盐粗语,又问:“这次有几成把握?”

疯婆子一瞪眼,道:“我怎么知道!快滚吧,我忙着呢

陆文轩悻悻然的一笑,领着许剑飞走出小院。许剑飞把药丸抢过来,问道:“这药能让女人变成男人?”

“可能吧。陆文轩道:“也可能把活人变成死人。这玩意儿还是不要乱吃的好,丢了吧

许剑飞摇摇头,把药丸揣进了口袋里。“丢了多可惜,先研究研究。”

“你会研究吗?陆文轩懒得理他,转脸看了一眼隔壁小院的院门。犹豫了一下,道:“你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

“什么事儿啊?一起回去呗。许剑飞道?

正说着小院的院门忽然被人拉开,一个女孩儿站在门口,面带微笑的看着陆文轩。

陆文轩看到女孩儿。神情不由一怔。

“想我了吗?”女孩儿问道;

“没有陆文轩道。“要不要拥抱一下?”

“不要了吧。大庭广众的,多羞人啊。

“去。女孩儿开心的一笑。道:“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正说去找你呢想去找某人。某人突然过来,这种感觉。相当奇怪。

“唔”我一个朋友夜观天象,窥破天机

“得了,里面坐吧:。女孩儿闪开身子,给陆文轩让开路。

陆文轩笑了一声,迈步走进小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