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 好久没见了

陆文轩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每每看到月亮,总有一种难言的孤独笼罩心头。叹一口气,从座位后面捞出了一张毛毯,裹在身上,陆文轩躺下睡了。

直到翌日中午,陆文轩才被许剑飞喊醒。睁开惺忸的睡眼,陆文轩看到了许剑飞不怀好意的笑容。赶紧坐起身,陆文轩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下身的衣服,见裤子尚完好的穿在身上,才松一口气,问道:“你

许剑飞拧了一下眉,说道:“放心,我对男人没兴趣。”

陆文轩尴尬的吞了一口口水。打个哈欠,抽了两下鼻子,才现自己好像有点感冒了。

许剑飞又嘿嘿一笑,凑近陆文轩,问道:“文轩,咱兄弟感情不错吧?”

“唔,,怎么?”

“你老实告诉我,你真不是修真者?”许剑飞郑重的问道,他考虑了很久。仍然怀疑陆文轩很可能是个深藏不露的修真者。

“咳,我真不是。”陆文轩苦笑不已。

“噢。”许剑飞眼中闪过一丝失望神色。又看了陆文轩一眼,“没骗我吧?”

“骗你?呵,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是说我什么时候用这么没水平的谎话骗过你?”

“也是。”许剑飞顺了一下嘴,又道:“他们要出去玩,你去不去?”“唔,随便。”陆文拜灭可无不可的说道。

尽管陈孝廉明天就要结婚了。不过老朋友初来乍到,他自然要领着朋友们四处转转,直到傍晚时分才回来。一整天里许剑飞都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偶尔还会做一些奇怪的手势。引得陆文轩等人担心不已。陈孝廉询问,陆文轩把当初《叨天元婴成法》的事情说了。陈孝廉苦笑不已,责怪陆文轩不该开这种玩笑。

陆文轩只是尴尬的笑,偷看代开朝,见她一脸感激,陆文轩心下好受许多。背负一个冤枉,换得朋友的感激,他觉得还是比较划算的。

晚上回到家,陈孝廉的父母热情招待了陆文轩等人。

陈父是咋。比较严肃的人,即使已经提前退居二线,仍然腰杆挺的笔直。一副领导做派。跟陆文轩等人言谈。也多有长辈教导晚辈的语重心长话。陆文轩隐约间觉得陈父和陈孝廉的感情并不是很好,甚至有些冷漠。

背着众人,陆文轩小心的询问陈孝廉,陈孝廉只是叹气,闷头抽烟,好大一会儿,才说道:“我爸看透了官场,一直不希望我当警察。之前要不是我妈支持,他才不会帮我找关系让我去做警察。即便是帮了我,对我也很不满。”

陆文轩苦笑。“你也是,突然之间怎么想起要做警察呢?有什么好?你爹本事还真不竟然能把你这个专业不对口的家伙安排进市局。”

陈孝廉淡然一笑,反问:“做警察有什么不好?为人民服务嘛。”

陆文轩大笑着拍了拍陈孝廉的肩膀,递给陈孝廉一支烟,与他一起趴在阳台上吞云吐雾。正月十五的夜。人类的肉眼无法辨别今夜的月亮是否比昨夜的更圆。旁人总说圆,也便以为真的圆了。

地上撒了一层银白,是月的光华。远方传来烟花爆竹的声音,是夜的宁静。

“过些日子,可能会去临海。”陈孝廉忽然道。

“怎么?度蜜月?”陆文轩问。

“呵呵,林卿她们单位要她去临海分社工作,网结婚就异地分居就不太好了吧,所以我可能会再让我爸帮我走走关系,调到临海去。”

“那感情好,咱们兄弟又可以”陆文轩忽然意识到,如果陈孝廉去了临海,再看不到老代和阳开他们,就麻烦了。看来纸包不住火,这事儿,早晚他得知道。

“是啊。”陈孝廉深吸一口气,心情很舒畅。“到时候就在那安家了。咱们兄弟几个一起闯天下。”

陆文轩敷衍性的应了一声。回头看了看还在把酒言欢的王河和小代等人,失声笑了起来。笑容里,掺杂着一些无奈和感慨。陈父陈母已经回房休息,只剩下几个年轻人,喝酒也就不怎么拘束了。再看天上明月,陆文轩开始怔怔的出神。

陈孝廉道:“兄弟,该结婚了。”

“急什么。”

“总该有个家。”陈孝廉笑道:“老实交代。这些美女真的都是你表姐妹?”

“咳,什么时候你也这么八卦了?”陆文轩苦笑道。

代开朝喝的太多,说话也不利索了,拉着王河要跟她划拳,王河连连摆手。不跟她凑热闹。代开朝又拽着怔怔出神的许剑飞。道:“小许。咱兄弟好久没见了,得干一杯。”

许剑飞怔了一下,一时间没明白代开朝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安舞阳一看代开朝要说漏嘴,赶紧说道:小代,你喝多了。”

代开朝不理他,提着一瓶酒。拿着酒杯站起来,鄙视着许剑飞,道:“你小子喝酒一直不敞亮。我找孝廉去。”说着便晃着身子朝着阳台走去。

安舞阳起身去抓她,一把没抓住,想再去追,就晚事儿了。代开朝已经扯着嗓子嚷开了:“孝廉!文轩你们俩在说什么悄悄话呢?”

陈孝廉回头看了代开朝一眼,没来得及说话,代开朝脚下一个趔趄。一下子趴到了陈孝廉身上。打了个酒嗝。说道:小陈,咱兄弟好久没见了,得干一杯。你可不能像小许一样。再说了。明天你就要结婚了,兄弟我怎么也得敬你一杯。”

陈孝廉干笑了一声,有些不明所以。代开朝的胸部一直在陈孝廉的胳膊上蹭,让他有些手足无措小看看陆文轩,问道:“她”喝多了吧?”

陆文轩抹了一下额头,把代开朝从陈孝廉身上拉开,喊道:“表妹!你喝多了!”

代开朝厌烦的推开陆文轩。气道:“谁是你表妹啊!一边去我跟孝廉说话,有你什么事儿。”说着又甩开陆文轩的手,凑到陈孝廉面前,嘿嘿嘿的一笑,说道:“孝廉,都说这新婚之夜啊,要有特殊的记忆才好。你技术行不行?不行就让阳开教你几招。人家那比既凹上功夫,厉害着呢。当初我跟小馒在一起的时候,他就教过我一招”代开朝站立不稳,靠着陈孝廉。“误?你小子个头儿长高了啊,呃。”打了个酒嗝,又道:“别傻愣着了,赶紧喝。”把酒杯递到陈孝廉嘴边,代开朝催促道:“赶紧的,别磨叽。”,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柑比,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