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 让你骗我

陆女轩擦了擦额头,又回头看了看那爆炸的地方。再春咯”和小一猫。两人也都用着奇怪的眼神看着陆文轩,好像在看一个怪物。陆文轩千笑了一声,一手捂着脸,心下开始怀疑:难道陆某真的不是普通人?是修真者?不然怎么那么巧。我吐一口烟,那儿就爆炸了?而且教投和李慕翔他们也说我不是一般人来着,更何况李慕翔想恢复记忆,还要喝陆某人的血,,

陆文轩决定过几天回家,问问老爹自己是不是被他抱养来的。也许是哪个修真者或者神仙生了一个婴儿,因为各种原因无力抚养,便把他寄养在一个凡人家里。等这个婴儿长大之后,原本不一般的血统的能力终于显现,开始了在这个凡人世界中的装逼之旅,”

“前辈?!”许剑飞喊了一声。

“啊?什么?”陆文轩问。

“想什么呢?叫你好几声了。怎么不理我?”许剑飞抱怨道。

“呃”也没想什么。”陆文轩的心情很不平静,比看了很黄很暴力的网页的北京小小学生和央视工作人员还心神不宁。一个人忽然现自己很可能不是一般人,这是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像一个阳瘿的男人忽然现自己能够勃有了一般。不过“离奇身世”这么戏剧化的事情。陆文轩自然不会这么轻易的相信。试着又对着窗外吐了一口烟,没有生爆炸。陆文轩有些失望,也有些安心。关上车窗,才对许剑飞说道:“剑飞,我不是什么修真者。”

“嗯?”许剑飞拧了一下眉。试探性的冉道:“难道是神仙?”

陆文轩苦笑摇头,“你那本《!四天元婴成法》,在临海大街上到处都有人卖,我寄给你,纯属开玩笑。”陆文轩把真相说出来后,小心的看着许剑飞,怕他一时想不开。

许剑飞疑惑的问道:“那刚才的爆炸

“纯属巧合。”陆文轩道。

许剑飞的表情木然了许久,看起来似乎有些失望,胸口起伏了几次,强笑一声,道:“我说嘛,咱们在一块了这么多年,你要是修真者。我也不可能一点也看不出来。可是,”你真不是修真者?”

“我真不是。”

“那”你说那本修真典籍临海大街上到处都是?”

“是。到处都有,旧块一本。”

许剑飞的眉头越拧越深,久久不语。直到快到陈孝廉家的时候,才回头看着陆文轩,问道:“那为什么我修炼之后,竟然会有感觉呢?”

“感觉”,什么感觉?”

“等会跟你说。”许剑飞脸上的抑郁表情消失不见,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潇洒。“自古以来凡是奇人都会有奇遇。你说这么多典籍中。会不会隐藏着一本真的?”

“这个”我说剑飞啊,咱能现实点吗?”陆文轩有些哭笑不得。

“我很现实啊。”许剑飞跟着前面的那辆北京现代拐了一个弯,继续道:“但是我们也该相信奇迹。”

陆文轩看了看王河。又看了看小猫,叹气道:“你相信去吧,反正事儿也就是这么咋。事儿,你知道就好了。总之,我随便跟你开玩笑是我不对,我跟你道歉。”

“别说的那么见外,玩笑嘛。没事没事,我又不是那么小气的人。”许剑飞说罢,岔开话题道:“对了,孝廉说要你给他当伴郎呢。”

“呃,”我不干!”

“为件么啊?”

“我们那里规矩,伴”辽挨打的命,你们众此家伙怀不照死里打我啊。我才孙,咒!,陆文轩道。

“当伴郎有红包的许剑飞笑着把车子开进了一个家属院里。

“红包?多少?”陆文轩想了一下。决然道:“多少也不干”。他知道朋友们现在都很记恨自己,要是自己去做伴郎,这存好的机会。他们要是不揍自己,那就真没天理了。

“听说伴娘是个美女哦。”许剑飞又道。

“是吗?”陆文轩心思又活络了起来,看了看小猫和王河,才道:“美女有什么稀罕。”

许剑飞跟着陈季廉的北京现代,把车子停在旁边的停车位上,下了车。朝着旁边网下车的陈孝廉嚷道:“孝廉,文轩说他不给你做伴郎。”

“唔?为什么啊?”陈孝廉说着有些诧异的看舟陆文轩。

“不给你面子呗。”许剑飞跟着起哄,说话有些玄薄,“我早跟你说过,文轩跟咱是君子之交淡如水,你结婚他能来就不错了,还能指望让他给你当伴郎啊?”

安舞阳好笑的看了陆文轩一眼;知道他是怕挨打,好心的替他解围。对陈孝廉道:“我来给你当伴郎好了

“不行陈孝廉头摇的像拨浪鼓,“你太没男人味儿了。你们几个里面。就文轩合适,既有男人味,又不粗鲁,人也帅气。”说罢又意识到这话打击面太广了,连忙陪笑道:“主要是文轩皮厚,经打!”说着又看向陆文轩,道:“别那么不给面子。”

陆文轩有些为难,斟酌了一下,觉得确实不好驳了陈孝廉的面子。而且剑飞说伴娘是咋。美女,虽然美女没啥稀罕的,可男人有嫌美女太多的吗?没有!陆文轩看似勉为其难的说道:“好吧,就这一次,下次你再结婚我可不给你当伴郎了。”

陈孝廉讪笑了一声,没好气的说道:“下次?下次我让你给我伴娘。”

许剑飞嘿嘿嘿的笑了一声,凑到了陆文轩身后,忽然扬手,一巴掌打在了陆文轩脑袋上,“让你骗我!什么狗屁修真宝典!让你骗我!”啪啪啪的几巴掌打下来,震的他手都麻了。

陆文轩抱着脑袋要跑,嘴里嚷嚷着:“早知道你小子没那么大度”。

刘尘一看这场面,顿时手痒。大叫了一声,挥着巴掌朝着陆文轩打去代和王阿也早就想揍陆文轩了,现在这么好的机会,自然不肯错过。就连安舞阳也大笑着捉着陆文轩的脑袋使劲往地上按。

陆文轩吓得赶紧拉开车门,钻进了车里,反锁上不肯出来。隔着车窗冲着外面的朋友们得意的大笑,“想揍我?哪有那么容易”。

啪啪两声防盗器的响声,许剑飞拿着遥控器笑了起来,敲了敲车窗。说道:“我看你怎么出来。”

陆文轩知道车门被许剑飞锁上了。无所谓的笑了一声,说道:“我不出去了,就睡这了!”折腾了这么长时间,他还真有些困了,别说是车里,就算是大马路上,他也能睡得着。

许剑飞气愤于陆文轩拿地摊货骗自己,还真不给他开门,拽着陈孝廉,大笑着进了院门。

陆文轩啐了一口,打了个哈欠。爬到后座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揉了揉被打的有些懵的脑袋。陆文轩开始寻思着怎么才能在陈孝廉结婚那天少挨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