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 消灭证据

朝恶狠狠的瞪着陆立轩“道!,“小子!你就众么对卞盯止的是吧?还要不要脸啊?。

陆文轩看到代开朝,心里一紧,想起昨晚的龌龊事,心下惭愧。

安舞阳和刘尘听到众人叫嚷,一起走了出来,看到王河裹着被子缩在沙一角,陆文轩衣衫凌乱,外套都穿反了,代开朝又一脸愤怒的指着陆文轩的鼻子,便猜到事情的大概了。两人不约而同的闷哼了一声,对陆文轩的人品极为不屑。

陆文轩看到刘尘和安舞阳一起从房间里出来,立刻像找到了救星一般兴奋起来。在这种时候,要是有安舞阳和刘尘替自己分担火力,肯定会好受许多。陆文轩赶紧道:“你们怎么,”

“我们什么也没干”。安舞阳强调道,“衣服都没脱”。

刘尘啐了一口,看看王何,又看看陆文轩,道:“你以为我们跟你们一样下流啊?一个巴掌拍不响,你们俩啊,都够呛说着又看向王河,椰偷道:“你也别装纯,搞不好还是你主动的

王何气道:“怎么可能!我昨晚上喝多了,什么都不知道!”

“屁!”刘尘咧嘴道:“就算你喝多了,他对你干那种事情,你还能一点也不知道?。

“也对啊。”代开朝也凝眉看着王时,对她的人品没啥信心。她觉得刘尘说的也不是全无道理,王河也不见得就不会主动。“就算你喝多了,可”那种事,怎么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

“嘿嘿。”刘尘阴笑道:“肯定是当时知道生了什么事情,却借着酒劲不醒来,装纯洁。

这样不仅能享受一下,还好像吃了很大的亏!容易博得同情!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唉!”

“唔,有可能。”代开朝点头道。“是吗?!”陆文轩说着看向代开朝,眼神多少有些古怪。

代开朝冷然道:“是不是跟你小子有什么关系?你对不起朋友,是铁的事实!就算是她故意装纯,”

“我,我靠!”王河气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我是那种人吗?我要想搞他,至于费那么多事吗?!我在乎什么狗屁牌坊”我呸,我就算想搞他,也跟婊子没关系吧?!”

众人觉得王阿的话有点道理,毕竟王何平日里就很不检点,没脸没皮的,她才不会在乎什么“牌坊问题。

“文轩!”安舞阳叹了一口气,看看王何,又看看陆文轩,道:“你们要是真的有意思,干脆确定关系好了,别整天,整天”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去!谁要跟他确定关系!”王河抗声道,“迷了我还想跟我确定关系?天底下有这么好的事儿吗?”。

陆文轩蹲在沙上,脑袋埋进双膝间,像个受审的罪犯一样不吱声了。他知道,这时候自己还是闭嘴的好,免得再惹什么麻烦。至于昨夜的荒唐,陆文轩决定还是隐瞒的好。自己跟王河的事儿已经让代开朝气的不得了了,要是让她知道真相,那她还不得把陆某给活劈了?

陆文轩的自我保护意识终于战胜了良心,决定把昨夜的事情当做终身的秘密。

安舞阳看了陆文轩一眼,摇头叹气,回了自己的房间。刘尘则给了陆文轩一个鄙视的手势,回了房间,躺在还散着代开朝体温的被窝里继续补觉。

还躺在被窝里的卜猫问道:“外面干嘛呢?”

“还能干嘛,文轩跟王何那一对狗男女凑一起还能干什么好卓刘尘厌恶的说了一句,蒙头大睡。

“啊?”小猫吃了一惊,寻思着陆文轩精力真不是一般的强悍,喝多了还能梅开二度。

代开朝上了厕所,客厅里只剩下陆文轩和王河。王河在被子里摸索了一会儿,掏出了一条内裤,丢给了陆文轩。陆文轩拿着内裤看了一眼,现竟然是自己的内裤。

王阿忽然件哧一声笑了一下,掀开被子,开始穿衣服。陆文轩有些莫名其妙的看向她,才现她下身穿着裤子,只是上半身没穿衣服而已。

“你耍我啊?”陆文轩问。

“是啊。怎么样?”王阿仰着下巴反问。

“噢,没事陆文轩还能说什么?这种事情,向来没有男人辩解的余地。即便明知她耍自己,也只能认倒霉。而且被一个美女兼好友捉弄一下,陆文轩确实也没什么愤怒的感觉。

王阿偷笑了一声,故意板着脸道:“谁叫你不经我同意就跟我睡一起呢!”穿上鞋子,把被子丢给了陆文轩。

今天是大年初一,已经衰成这样了”

相信今年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讨。说不得。得找刘尘算流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陆文轩抱着被子起了呆。

王何凑到陆文轩面前,笑嘻嘻的低声问道:“跟美女在一起生活的日子,好不好玩?”

陆文轩愣了一下,看着王阿,忽然笑了。“还别说,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啊说罢又咧着嘴问道:“你趁我睡着的时候脱了我的内裤,你该不会对我口”

“滚吧,我才不好这口儿王河笑着推了陆文轩一把,压低声音道:“我本来想给你小弟弟染了颜色,让你以为它生病了,可又想起当初你知道我是这么捉弄舞阳的,肯定不会上当,也就算了。”看陆文轩死人一样的表情,王河大笑了一声,掏出一支烟,点上,走到阳台上看着城市的风景。“哎,大年初一呀,出去玩吧。”“不去。”陆文轩妾着被子躺下。昨天晚上没睡好,刚才又受了刺激,他懒得动弹。

“不去拉倒,我找他们去。”王河是个闲不住的人,更何况是大年初一,她自然要去街上玩玩。一个个问了一遍,只有陆文轩和刘尘要睡觉,不肯出去。王阿也懒得理他们,拽着小猫、安舞阳和代开朝出去玩了。

终于清净了下来,陆文轩悠悠吐气,脱了衣服穿上内裤躺在沙上,又想起了昨天的事情,心里懊悔不迭。酒精真是害人啊,以后再也不能多喝酒了。

想着想着,陆文轩猛然坐了起来。他现自己竟然忘了毁灭证据。昨晚上的战场上,肯定还留着小代第一次的血迹。小代是个神经大条的家伙,没有现不奇怪,要是被别人现,似乎也不妥。

想到此,陆文轩赶紧穿上鞋子,不及穿衣服,就跑进了自己的房间里。一眼看到正躺在床上睡觉的刘尘,陆文轩一个头两个大。

要是刘尘醒来现床上的血迹,肯定会怀疑自己偷偷的对她做了什么。自己也是,怎么就没跟王河她们出去玩呢!这下好了,连个不在场证明都没了!

也不知道床单上的血迹多不多,是不是可以瞒天过海呢?陆文轩心下忐忑,想来想去,终究还是不放心。轻轻的喊了刘尘两声,见她没醒,便壮着胆子轻轻的掀开了刘尘身上的被子,看到被窝里刘尘**的下身和放在北处的手,陆文轩不禁抽了一下嘴角,心说这小子也不是什么正经东西。

视线落在床单匕,一眼就看到了那片落红。陆文轩脑袋疼的厉害,这可怎么办才好?在刘尘睡着的状况下偷偷的抽出床单拿去洗?这显然不现实。虽说刘尘睡觉也够死的,但绝不至于自己抽床单她也会察觉不到。

再看那落红,似乎也不是很多。陆文轩想了一下,把食指放进嘴巴里,沾了沾口水,轻轻的伸过去,抹了一下被单上的那点落红,想看看能不能把它抹掉。

有些时候的有些人,明知在做无用功,也总是会尽力的去做,这是急切又不知所措的表现。陆文轩现在就是这种状态,为了消灭证据,他实在想不出比用手指去抹更好的办法了。

房门忽然被人推开,陆文轩华得一哆嗦,手指前后抹的力度没有把握好,一下戳到了刘尘。刘尘吃痛醒来,愣了一下,才察觉到有人在掀自己的被窝,赶紧坐起来,一眼看到了傻眼的只穿着一条内裤的陆文轩,顿时气得七窍生烟,哆嗦着身子说不出话。觉得下身疼痛,掀开被子,看到了床单上的那片落红。“你”指着陆文轩,刘尘觉得气闷。

小猫站在门口,大张着嘴巴看着陆文轩和刘尘。“呃”我忘了拿护耳。小猫强笑了一声,走到自己床边,在枕头边拿起了一付护耳,戴在头上护着耳朵,又干笑一声,赶紧溜了出去。虽然她反应迟钝,但也知道,是非之地,不宜久留。而且自己坏了陆文轩的好事儿,他肯定会记恨自己的。陆文轩也是的,精力怎么那么旺盛呢?太厉害了!小猫对陆文轩的敬佩又加深了一层。

盲目的崇拜,就是小猫这样,不论所崇拜的对象干了什么事儿,她总会往好的一方面去想。同时小猫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够漂亮,为什么陆文轩搞了小代,搞了王河,搞了刘尘,就是不搞自己呢?

就像几个女人一起被抓,其她的女人都被歹徒强*奸了,只有一个无人问津,那这个无人问津的女人,免不了会有些自卑。,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肌,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