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 爹妈被了

;下男人哄着小小婴儿专到李慕翔面前,笑呵呵的说道喔,天琪不哭,你妈回来了,让你妈抱。”说着把小婴儿递给了木然的李慕翔,笑着说道:“你们一走他就哭了。”

那婴儿抱着李慕翔的脖子,抽泣了两声,便不再哭泣。李慕翔傻愣愣的看看怀里的孩子,又看看中年男人,张了张嘴,才说道:“爸”,这”

中年男人没有在意李慕翔的话,伸出一只粗糙的夫手,爱惜的捏了捏小婴儿的脸蛋儿,说道:“不是说下午回来吗?咋网出去就回来了?”说着偷偷看了陆文轩一眼,低声问李慕翔,“你男朋友?”

“呃”是。”李慕翔隐约间明白了什么。

“咳,这样好,这样好。”中年男人似乎放下了心头的一块大石,用更低的声音说道:“现在你是女孩子,规规矩矩的找个男人嫁了才好。叶斌那孩子是挺好的,可你们两个女孩子,咋能在一起。我知道你们以前在一起的时候感情好,可这时候”唉。”中年男人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狐疑的看了看李慕翔,没有说话。

“喔”李慕翔深吸一口气,看着怀里的孩子,眉头拧成了疙瘩。她知道小七和叶斌比自己提前回来了。

堂屋里,妇人笑呵呵的跟陆文轩说着这家长里短,一遍又一遍的催促陆文轩:“吃瓜子,吃花生。”

“好,好。”陆文轩连声应着。他此时也明白了。若非小七提前回来,只怕还要费一番唇舌。这样也好,省事儿。不过陆文轩还在担心一个问题小七既然回来了,那叶斌是否也跟来了?这个婴儿似乎就是叶斌的孩子。如果叶斌也来了,那今天这事儿估计要坏。

“呵呵,今年多大了?”妇人问。

“二十四。”

“喔,呵呵小翔今年二十。男方大点好,大点好小翔这孩子不像人家那些女娃,懂事儿着呢。”妇人显然心情很好,“在哪工作呢?”

“开了家饭店。”陆文轩小小的吹嘘了一下。

“呦,好!好!有本事。呵呵。”妇人笑的更开心了,又问道:“跟小翔认识多久了?”跟人回家,似乎不太好。

李慕翔怕陆文轩招架不住,赶紧走进来,对妇人道:“妈,他坐了一晚上的车,累了。”

“喔,那休息一下。睡一会儿。”妇人赶紧站起来,略有些歉意的说道:“你看,我这是”,呵呵。”

“没事没事。”陆文轩无所谓的笑了笑,跟着站了起来。

李慕翔领着陆文轩来到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看着陆文轩,抽一下嘴角,苦笑起来。

陆文轩也苦笑一声,四下里看了看,现桌上放着一些没有开封的礼品盒子,不禁拍了一下额头,道:“都忘了给你爸妈买东西了。第一次见岳丈,这下可失礼了。”

“呃”李慕翔也刚刚想到,自责道:“呵呵,我也把这事儿给忘了。”

陆文轩在床上坐下来,一转眼,看到了床上放着的一条女式内裤。拿起来看了一眼,笑问:“这谁的啊?”

李慕翔瞧了瞧那条绣着图案的小内裤,说道:“肯定是叶斌的。”

“噢。”陆文轩笑了一声,想问问李慕翔会不会见了叶斌就把自己给甩了,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抬眼看了看李慕翔怀里的孩子,没话找话。“孩子挺漂亮的。”

李慕翔啐了一口,说道:“漂亮个屁,要是我的孩子,肯定比他好看。”说着在孩子裤裆里摸了一把,又厌恶道:“还是个带把的,长成这样,一看长大了就是伪娘的料子。”李慕翔现在心里很不痛快。自己的老婆跟人生了孩子,自己的爹妈还被人抢先认了。合着到最后自己啥也没捞到啊?叶斌也是!不跟着李某人也还罢了,还跟着小七来抢人爹妈,真是……李慕翔有些怨恨叶斌。

孩子似乎感觉到了李慕翔的不快,抽了两下鼻子,又哭了起来。李慕翔立时慌了,她还真没有带孩子的经验。

房门外传来李母的叫声:小翔?你出来一下。”

李慕翔应了一声,对陆文轩道:“你先睡会儿。”说着走出房间,看到李母,像是找到了救星一般。“妈,这孩子他老哭什么啊?”

李母看了孩子一眼,道:“八成是饿了,喂奶了吗?”

“被…”

“喂一下。”李母道。

“怎,怎么喂?”

李母皱眉道:“奶孩子啊。不会?你这妈怎么当的?”

“我……我没奶。”

李母眉头皱得更紧了。“这孩子不是你生的吧?”

只,,当然不是!”

“你这孩子!”李母显然有些不快,“回来的时候还跟我说是你的儿子,什么时候学会说瞎话了!?是叶斌生的吧?”

“被…”

李母接过孩子,哄了几下,孩子止住哭泣。李母这才拉着李慕翔走到院中,低声问道:“叶斌呢?”

“这个……她有事。”李慕翔胡扯道。

“这男的是你男朋友吧?”

“算,算是吧。”

“唉小翔,不是当妈的管得宽。你这孩子怎么也学会乱来了?刚才要不是你爸跟我说,我还回不过味儿呢。你说你到底是想跟叶斌在一起啊,还是想跟这,这个男的叫什么?”

“文轩,陆文轩。”

“噢,我跟你爸昨天晚上还商量着呢。你要是非要跟叶斌在一起,我们也没办法。可你现在”你总不能”总不能”呃”脚踏两只船,对,是这么说的。咱可不能乱来。”李母语重心长的教着李慕翔,“不管以前是男的还是女的,这会儿你不是女的嘛。依我说,就嫁咋。男人,我和你爸也就放心了。文轩这孩子看着还行,长得挺俊的。你就别瞎胡闹了。”

“我

“我知道,我知道叶斌那孩子也好。我也知道你们以前处对象的。可”可现在她跟你一样,是个女的啊!”李母有些不耐烦,老实巴交的农民,对同性恋很是不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