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怎么这时候跑来了

讪上轩与代开朝对视眼,齐声大笑起半忽然又淅山来,瞪着代开朝,说道:“你要搞清楚自己该站在哪边,别站错队了!过两天你也是女人!早晚得被陆文轩这小子调戏!”说罢才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代开朝的笑容僵在脸上,渐渐转为阴郁,望着案板上的几根青桥呆。

陆文轩伸手去拍代开朝的肩膀,想安慰他两句。不想代开朝触电般的从椅子上弹起来,警慢的看着陆文轩,问道:“你摸我干什么!?。

“呃”陆文轩一只手扬在半空,尴尬了片刻,收回手,搓了搓,转移话题道:“刘尘说的也对哈,你说裤裆里多了个玩意儿,走路的时候怎么不觉得碍事呢?,小

代开朝阴着脸不说话,陆文轩兴趣索然,帮着代开朝把白菜青菜之类的东西洗好切好之后,便困得睁不开眼了。昨天累的够呛,这时候已经有些体力不支了。趁着没什么生意,趴在桌上眯了一会儿。醒来的时候,才现代开朝已经跟刘尘和好如初,三个女孩儿和一咋。“准女孩儿。围在一起闲聊。

看来代开朝已经“找到组织”了。

陆文轩睡眼惺忸的上前凑热闹,却没人理会他,让他颇觉尴尬。琢磨着自己已经跟这些好友“男女授受不亲。”陆文轩心里很不爽。他更喜欢当年众人在一起打打闹闹的生活,一旦有了性别差异,有些游戏和娱乐项目,就不能一起参与了。比如陆文轩若是想跟她们一起去洗桑拿,互相搓背,显然不现实。比如王河正在跟她们讨论关于“胸部保健”的问题时,陆文轩是绝对插不上嘴的。

陆文轩正无聊的难受,一个顾客登门。让他又来了精神。这个顾客是个熟人,还是个美女。孟洁的表妹一江怡。江怡看到陆文轩,免不了一阵惊讶。询问之后,得知陆文轩是这家店的老板陆文轩自称,江怡的惊讶转为惊喜。“这下吃饭不用花钱了

陆文轩大方的表示:“尽管吃,免费

江怡点了一碗面,代开朝下厨去做面,刘尘和王河笑嘻嘻的凑到江怡面前跟她攀谈。

江怡并不认得二人,以为是陆文轩的“工人”表现也很热情。看到小猫,江怡怔了一下,觉得面熟。思索片复,才恍然大悟般的“噢”了一声,问道:“你是文轩哥的女朋友吧?”

小猫没来得及否认,江怡又笑嘻嘻的说道:“你们的视频在网上可火了。”想起那段陆文轩和小猫被一个老头子堵在厕所门口数落的视频,江怡笑得很可爱。说着说着,又想起了另一个在网上也很火爆的视频,视线落在了王河脸上小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王的

“噢”江怡意味深长的应了一声,只是笑笑,没有说别的。转脸看着陆文轩,眼睛滴溜溜乱转,嘴角不经意的露出一丝坏笑。似是猜测到了什么一般。问道:“我姐夫呢?他怎么不在家啊?。

“加班陆文轩笑道。

“周末也加班啊?好辛苦。”江怡叹一口气,说道:“本来还打算回家之前看看他呢。”

“回家做什么?”陆文轩问。

“放假了呗。”江怡笑嘻嘻的说道,“终于要放假了,回家要好好玩玩。要先去表姐家看看表姐,好久不见她了,怪想她呢。”

“不回家先看你爸妈?这么不孝,你爸妈要生气的。”陆文轩开玩笑道。

“才不会呢江怡道,“小我们两家关系很好呢,以前好久不回家,我都是先去姨妈家,找表姐一起玩。我爸妈都不生气的。我妈说我小的时候家里穷,他们当时还准备把我过继给姨妈家呢

“幸亏没有这样。”陆文轩笑道,“不然你得改名叫“孟怡梦遗,!。

“那有什么江怡显然没有听出来陆文轩话里的意思。

王何诡笑一声,贴着江怡的耳朵说了些什么。江怡脸一红,瞪了陆文轩一眼,把头扭向一边,不理会他,转而跟王河和刘尘说说笑笑。

王阿和刘尘两人心术显然不正,面对江悄这么可爱的小女孩儿,总是这里摸摸,那里捏捏,偶尔还会亲昵的在她脸上亲一口。

陆文轩的眼睛大吃冰激淋,暗自吞口水,看看老实的站在一旁没有跟王阿和刘尘同流合污的小猫,陆文轩心下感叹:以前总觉得小猫很无趣,没想到无趣的女孩儿,才是最正经的。

王何和刘尘第一次现做女人也挺好,起码可以肆无忌惮的吃真女人的豆腐,还不会让她反感。江怡以为二人只是跟自己开玩笑,背着陆文轩,也时不时的回手在刘尘和王河身上捏两把。平时她也经常跟同学们一起这么玩闹,倒也不以为意。

陆文轩终于看不下去了,叼着一根烟走到门口,蹲在门槛上看着街上行人散心。三根烟抽完,江怡被王阿和刘尘送出了门。临走不忘跟陆文轩道别,江怡道:“文轩哥,祝你生意兴隆哦。”

“呵呵,祝你一路顺风陆文轩道。

江怡嘻嘻的笑了一声,双手抄在上衣口袋里,又道:“记得跟我姐夫说,让他老实点儿,我表姐不在,可不能乱来。”

“哈哈,走你的吧。”陆文轩笑了起来。

江怡笑着凑近陆文轩,低声道:“嫂子很漂亮呢。”冲陆文轩和王阿她们挥了挥手,喜滋滋的跑掉了。

陆文轩心说:“你嫂子确实漂亮,不过不是你以为的那位。”

看着江怡的背影,王河意犹未尽的搓了搓双手,眼珠一转,拍着陆文轩的肩膀,说道:“文轩,你看做女人多好,随便吃豆腐。”

陆文轩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不如你也变成女人吧。”刘尘道,“我们都变了,你不变好意思吗?好朋友,应该同甘苦共患难。”

王何道:“对啊!文轩。你也变吧,咱姐妹几个一起去钓凯子,多有趣啊。”王何满脸的憧憬,“要是咱卧龙岗八虎都变成美女,八个美女一起上街钓凯子,,何其壮观!”

陆文轩打开王河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鄙视着二人,说道:“八只母老虎吗?我是有老婆的人了,没心情跟你们这些单身贵族一起癫。”“有老婆的人?”王河和刘尘都很意外,王河问道:“哪个是你老婆?”

刘尘问道:“不会是那个假的吧?”

陆文轩懒得跟她们胡扯,看了看时间,说道:“晚饭时间了,一会要忙,别在这废话了。”说着走进店里,一直来到后厨,给代开朝打下手炒菜。

客人渐渐上来,陆文轩在饭店里一直忙活到晚上九点钟,才关了店,与刘尘和小猫一起回家。上了楼网到家门口,就看到一个女孩儿正站在门口看着自己。

之所以用“一个女孩儿”的称呼,是因为陆文轩不能肯定这个女孩儿是李慕翔还是小七。到现在他也辨不清楚两人哪个是哪个。

女孩儿看到陆文轩,嘴角露出一丝不太自然的笑容,说道:“老公。”

“哦,”陆文轩终于明白,这是自己的老婆李慕翔小七自然不会喊自己“老公不是说明天早上过来吗?怎么这时候跑来了?”陆文轩说着,心下开始胡思乱想。李慕翔竟然会主动叫自己“老公”还大晚上的跑过来,这事儿,陆文轩要不胡思乱想就不正常了。

刘尘和小猫颇为惊讶,想起陆文轩似乎说过李慕翔已经恢复记忆,二人更有些纳闷了。既然李慕翔恢复了记忆,怎么还叫陆文轩“老公”呢?难道说他们俩在这么短的时间皂就厮混到一起了?这事儿很有可能,毕竟人妻杀手绝非浪得虚名。

李慕翔说道:“想你了……就过来了。”

陆文轩笑了笑,拿出钥匙开门。走进屋,才现安舞阳还没有回来。

这下正好!

陆文轩打开安舞阳的房门,让李慕翔走进去,然后对,关上了门。

打开灯,指了指床,陆文轩道:“坐吧。”

李慕翔迟疑了片刻,在床沿上坐下来。眉头微微皱起,出神的看着前方。

陆文轩觉得李慕翔似乎有什么心事,在她身边坐下来,问道:“怎么了?”

“没,没有。”李慕翔道。

“有什么事儿不妨跟我直说。”陆文轩直觉上觉得李慕翔肯定有什么事儿,“你都叫我老公了,何必见外呢?”

“真没事儿。”李慕翔说道。

陆文轩笑了笑,说道:“没事儿就好,你先在这等会儿,我去洗个幕。”

“嗯,你去吧。”

陆文轩找到替换衣服,又看了兀自出神的李慕翔一眼,去了卫生间洗澡。

有些烫的水落在身上,陆文轩舒服的吐了一口气,浴室里腾起的白雾让他感觉很舒畅。又想起李慕翔的神态,陆文轩不禁凝眉思索。想来想去,又释然了。他觉得要是自己忽然变成了女人,然后又碰上了喜欢的男人,再然后又主动的去找他”想来也会很矛盾的。这么一矛盾,大概也会使人很不自在,看起来像是有什么心事。

认真的洗着澡,陆文轩无意中碰到了脖子上挂着的凤配,把玩了一会儿,笑着擦干身子,穿上衣服回到房间。反锁上门,在床沿上坐下来。看着李慕翔,陆文轩坏笑一声,道:“老婆。”

“嗯。”李慕翔抬起头,看着陆文轩,脸颊绯红。

陆文轩的视线落在李慕翔的双唇上,情不自禁的扶着李慕翔的肩膀,缓缓压在她身上。双唇贴上去,与她吻在一起。

爱抚了一会儿,陆文轩钻进被窝里,也让李慕翔脱了鞋子衣服上了床。抱着她的玉体,陆文轩吻了吻她光洁的脖颈,问道:“唉?你的玉佩呢?怎么没戴?”

“什么?”噢,不喜欢戴那东西。”李慕翔从片刻的错愕中的过神,拥着陆文轩亲吻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