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

、井朝放下镜子,看着陆文轩,问道!”什么时候才狸柑飒的变成女人?””一年吧陆文轩又把那张已经消失不见的说明书上的内容跟代开朝说了,还把关于疯婆子的事情也简单的讲了一遍,最后说道:“所以呢,你还是有希望继续做男人的。””有希望?多大的希望?”。这个,总之是有的。”陆文轩觉得这个,“希望”可能非常渺茫,谁知道疯婆子下一次会做出什么样药效的药呢。从刘尘的菊花痒到安舞阳的痛经又阳疾,陆文轩认为疯婆子的药很不靠谱,最好还是别抱太大的希望,能不吃死人就是万幸了。

“唉,”代开朝叹着气直摇头,就算真能在某一天继续做男人,但眼下自己还是很可能会变成女人的。他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肯定不可能像安舞阳那样一直忍耐用不了一年,肯定会变成女人。

一个标准的男人,一个铁血真汉子,竟然会突然要变成女人”代开朝悲从中来,想起将来就会被许多大男人意淫,还很有可能会被男人揉虐,代开朝鼻子一酸,忽然转身一把抱住陆文轩,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陆文轩被代开朝吓了一跳。他怎么也没想到,一向以最有“男人气概。为荣的代开朝竟然会因为“变身”而哭得一塌糊涂。略一思索,陆文轩明白了。最坚强的人,也往往最脆弱。他们所引以为豪的东西一旦彻底不复存在,他们就会连弱者也不如。

“好啦。多大个事儿,变成女人又不会死陆文轩极力安慰代开朝,他希望代开朝的情绪能尽快稳定下来,这样自己也好放心的去上厕所。

代开朝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哭,只是觉得特别悲伤,仿佛失去了童年时最爱的玩具。像个无助的孩子,代开朝死死的抱着陆文轩,哭个没完没了。哭到最后,他都差点忘了要变身的事情。眼泪也哭干了。只剩下干涩的哀号声。

陆文轩被尿憋的心烦意乱,使劲推开代开朝,略有些气愤的说道:“嘿你小子真有毛病,哭个屁啊!又不是变成了猪!有什么好哭的?许喜人想变成女人还变不成呢”。

代开朝愣怔怔的看着陆文轩,片刻,才怀疑的问道:“你想变啊?”

“嗯?”我”我要想变早变了。”陆文轩哭笑不得的摇摇头,说道:“你想开点,反正哭也没用,何必再烦恼呢?天堂又不会因为你是女人而不收你陆文轩记起了代开朝是个基督徒决定用上帝来安慰他。

“上帝既然要你变成女人,肯定有他的用意。你总不能对上帝的旨意有什么情绪吧?。

“唔,”可是代开朝内心很矛盾。“上帝为什么要把我变成女人呢?”

“我哪知道,我又不是上帝

代开朝又沉默下来,拧着眉毛想着些什么。

陆文轩尿意更甚,问道:“厕所在哪?。、

代开朝仍旧没说话,好似没有听到陆文轩的问话一般。抬头看了陆文轩一眼,忽然说道:“走!去找个小姐代开朝忽然精神抖擞了起来。站起身,拉着陆文轩就往外走。

“误?”陆文轩有些吃惊……反正总要变成女人的,趁着还是男人。赶紧快活一下!”代开朝有感而的说道:“算是“最后的晚餐,吧。”

“呃,”基督徒也嫖娼吗?。

“上帝让妓女存在于这个世界上,难道不是给男人嫖的吗?。代开朝反问。

“合着基督徒不嫖娼还是违背上帝的旨意了?”。当然代开朝朝外走两步,又折回来,说道:“不能就这么去。”丢掉烟头,继续道,“我听我以前一旧口饿与…8。酬渔书吧不样的体验!;删;克,抚儿业前生吃粒伟哥,然后自只打*飞*机放几炮丁圳贻再去找小姐,肯定能把小姐玩儿到腿软。”

陆文轩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想了一下,问道:“你要吃伟哥吗?”

“不用,你那个青春传说有一部分功能跟伟哥差不多

“那你现在是要”我上个厕所。”陆文轩说着转身往外走。“出门往右走,就是厕所。”代开朝说着把陆文轩推出去,关上了房门。

陆文轩回头看了看紧闭的房门,拍了一下额头,寻厕所去了。

陆文轩没心情去找小姐。本想跟代开朝说一声就直接回家。不过代开朝隔着门让他等着自己。代开朝说:“陪我去吧,一个人去多无聊。”

陆文轩无奈,只好蹲在门口等着代开朝。一个小时之后,代开朝终于走了出来。陆文轩下意识的往代开朝裤裆里瞄了一眼,问道:。行了?”

“行了,咱们走吧代开朝抬头挺胸,气宇轩昂,像个即将出征的大将军。

陆文轩被代开朝的气势给震了一下,他怎么看都觉得代开朝像个扛着炸药包冲向敌人阵地的战士。去找小姐用得着这种阵势吗?陆文轩摇头苦笑。

代开朝拉着有点儿神志不清的陆文轩一直来到大路上,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红灯区。

一路上,代开朝的拳头都攥得很紧,绷着嘴角,自视前方。

陆文轩不知道代开朝在想些什么。但从代开朝的神态中。陆文轩知道他已经冷静了下来。等他泄完了,再带他回家,跟朋友们打打牌,想来心情会好上许多吧。

陆文轩领着代开朝进了一家叫“青苹果乐园”的小型则。这种地方,真来歌的人很少。属于挂羊头卖狗肉的地方。就像那些洗头。

“这家怎么样?”代开朝问。

“挺好的。我以前来过一次陆文轩道。

“人妻杀手觉得挺好”那里面是不是都是人妻啊?”

“咳,要不换一家?”

“算了,凑合吧代开朝说着率先走了进去。

陆文轩没有泄的念头,便在吧台对面的一张沙上坐下来等代开朝。吧台的女孩儿很健谈,陆文轩跟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女孩儿对陆文轩这个帅哥似乎颇有些好感,总是一再强调自己只是负责收钱,没有卖过身。

陆文轩虽然不歧视这种边缘职业的女孩儿,但他还没有跟这样的女孩儿谈情说爱的兴趣。对于女孩儿的热情,陆文轩只是保持着礼貌性的微笑,时不时的看看时间,焦急的等待着代开朝。

直到三个小时后,代开朝终于毒了出来。

陆文轩大松了一口气。赶紧起身,跟吧台女孩儿示意道别,与代开朝一块儿往外走。转脸看看一脸疲惫的代开朝,陆文轩问道:“怎么样?”

“呵,那婊子还在床上躺着呢,腿软的站不起来了。”

“厉害陆文轩嘴里这么说,心里却给了代开朝另一个评价:卑鄙。要是每个男人都这样去找小姐的话,估计小姐肯定会大量减少,很可能比警察扫黄来的效果还要明显。

下台阶的时候,代开朝身子一晃,差点摔到。陆文轩赶紧扶住他,苦笑道:“怎么你也腿软了?。

代开朝叹气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啊

“得了得了,走,吃点饭,然后去我那打牌去。”陆文轩大笑了一声,拍打了一下代开朝的肩膀,又差点把他打趴下。

两人吃了饭,直接回了白云小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