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 窥探别人的**是不对的

(正在分析走私的利润空间,所以这两章私货占字不少,见谅。)

陆文轩看了看呆头呆脑的小猫,想起适才她的狼狈相,心里颇觉好笑。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老老实实的听表哥的安排,别再乱搞了。这回算你运气好,再胡来,可没那么好运气了。”看到小猫点头,想起安舞阳的“诡计”,陆文轩笑着摇了摇头,与小猫一起上楼。

刚到门口,陆文轩便看到了扶着两个包,屁股下垫着一张报纸坐在门口休息的刘银阁。这才想起了刘银阁说今晚要来这里过夜的事情来。

见到陆文轩回来,刘银阁起身问道:“怎么样?找到那女的了吗?”说着视线落在小猫身上,上上下下扫了一眼,露出一脸猥琐笑容:“栤枧,当美女的滋味儿如何?”

小猫一愣,猜想可能是陆文轩告诉刘银阁了,迅低下头,红着脸说道:“早晚你也得变。”

听到小猫的话,刘银阁笑不出来了。

陆文轩问刘银阁:“你来了怎么也不给我打电话?”

刘银阁把不规矩的视线从小猫身上移开,看着陆文轩道:“本大师算你今天有桃花煞,还是不跟你打电话的好,免得耽误你的好事。”

“嘿!你小子……”这小子知道自己有桃花煞也不说一声,陆文轩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拿出钥匙打开门,看了看刘银阁的两个行李箱,眉头一皱,问道:“你怎么跟小彤说的?”

“这你就别管了。”刘银阁提着行李箱走进去,直接推门进了陆文轩的房间。四下看看,把行李箱放在了陆文轩床下,回头对跟进来的陆文轩说道:“今晚上咱俩挤一挤,改天有空弄张床进来。”

“诶?我说,你还真打算在这长住?就不怕哥哥我……说真的,小猫整天在我眼跟前儿晃荡,孤男寡女共宿一室的,我已经快受不了了,你再掺和进来,那我还活不活了?”陆文轩有心戏弄刘银阁,没有把找到那个女人并且有可能让他不会变成女人的消息告诉他。“我可跟你说,到时候我要是受不了非礼你啊、吃你豆腐啊甚至强*奸你之类的,你可别怨我。”

刘银阁笑了笑,说道:“我算过了,近一个月之内,我是没什么危险的。”往床上一坐,看看小猫,又看看陆文轩,咂嘴道:“你们俩该不会出去鬼混了吧?”转眼看向陆文轩,严肃道:“你小子可别那么下作,栤枧好歹是咱兄弟。你要是敢对她下手,我饶不了你。”

陆文轩嗤笑一声,看了一眼似乎被刘银阁真诚袒护的话稍微感动的小猫,说道:“你可别信他。他是怕我动了你之后再对变成女人之后的他动心思。这叫抗美援朝。”笑着坐在床上。“陆某又不是没见过女人的处男,对你们这些异化份子没什么兴趣。”

刘银阁伸了个懒腰,把自己的一个行李箱拉出来打开,把茶杯洗漱用具之类的东西和一部笔记本电脑掏出来。等把东西放在合适的地方之后,安舞阳提着一个方便袋回来了。

看到刘银阁的架势,安舞阳猜想刘银阁大概是变身变的在家里呆不下去了,也懒得问他。走进陆文轩的房间,看了一眼冲着自己嘿嘿直笑的陆文轩,从方便袋里掏出两盒烟丢在床上,又把袋子放在了桌上,道:“说吧。”

刘银阁不清楚状况,叼着一支烟看着陆文轩。

陆文轩笑了一声,随手打开电脑,说道:“我这个办法,其实很简单。只是有时候管用,有时候没什么用。不过幸好今天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待电脑完成开机,陆文轩让安舞阳登陆上他新申请的那个QQ号,把那个叫“兔兔”的女孩儿的QQ号码找到。复制下来,直接在网页中搜索。搜索引擎列出了整整三页与这个号码有关的网页。陆文轩说道:“当QQ流行到今天这个地步的时候,许多人的所谓联系方式,都会填写自己的QQ号码,甚至于论坛、网站之类的注册也会用QQ号来做账号。”点开一个网页,说道:“这个个人主页里,兔兔用QQ号码作为个人主页账号。里面有一篇日志,是这个小屁孩的无病呻吟。日志里提到了一个旅馆,说是她认识的一个‘哥们儿’开的。她还在别人的一篇某门事件视频文章里留言讨要视频,留了一个邮箱账号。搜索与这个邮箱账号有关的信息,可以看到在百度某贴吧同样有写着这个邮箱的帖子。留言的是一个ip,并没有登陆。搜索这个ip,又可以现一些贴吧言。从这些言中,可以看出这个叫兔兔的女孩儿对于‘性’实在有些不正常。而且在其中某个帖子里,又提到了一家旅馆。她说她与那个旅馆老板的恶心事儿,还说常去那里。重要的是,她的描述中,提到自己在长江路上玩,可见那家旅馆就在长江路上,起码也在附近。”

陆文轩撕开一盒大中华,掏出一支烟点上,继续道:“在邮箱账户的搜索中,我们还可以找到一个用邮箱注册的一个**。这个论坛中她的一个帖子中再度提到那家旅馆,而这次是说在天星路上某网吧上网出来,与某男孩儿去附近的那个常去的旅馆过夜。所以我猜想,这家旅馆应该是在长江路和天星路的交叉口附近。而那里有两家可以住宿的旅馆,一家豪华,一家简单。而从兔兔在帖子中对那旅馆老板的抱怨中可以得知,那个老板不是什么特别有钱的人。我猜想,他的旅馆,应该不会是豪华型的那家。”

小猫张着嘴巴,看着陆文轩的眼神里满是崇拜神色。安舞阳则有些吃惊。陆文轩对他们的反应颇为满意,继续说道:“在这个**的自拍区,我们还可以看到兔兔的一些面部打了马赛克的自拍照片。好多是三四个人一起的。那么更可以断定她的品性实在不怎么样。”陆文轩大概寻找了一下自拍区的帖子,点开一个,指着其中一张照片上的没有拍到头部的一个女人的手指说道:“你看这个戒指。那家旅馆吧台的那个女的,就带着这样一个戒指。她跟兔兔很熟悉,而且笑容里难掩放荡神色。这个戒指的相同只是巧合?应该不会吧?哈哈。我也只是推测兔兔会带小猫去那里,没想到还真撞上了。”

陆文轩越说越得意,忍不住把自己的经验都抖了出来。“不仅QQ号,邮箱和ip,包括手机号,以及特别与众不同的昵称,都可以用来搜索。比如你要是百度一下阳开的手机号,进入有这个手机号的论坛里,再复制这个手机号的用户账号用搜索引擎搜索,你会现许多**里都有阳开的身影。而且这小子爱好还特别广泛。百度刘大师的邮箱账号,你可以在某论坛的自拍区找到他跟小彤的打着马赛克的自拍照片。”

刘银阁脸都青了,哆嗦着嘴唇瞪着陆文轩,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安舞阳抽着嘴角说道:“你这可是侵犯别人的**。”对于喜欢窥探别人**的家伙,安舞阳是极为厌恶的。

“我知道侵犯别人**不好,所以一般不弄这些。再说了,我跟你们说了,还不就是想让你们注意一下,要是在网上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的话,注意别泄露了身份。”陆文轩看着刘银阁直乐。“小彤的身材还不错,吃着避孕药的吧?我看你们的每张照片都没戴套儿。对了,你跟她说,别老是涂那种亮晶晶的指甲油,都被我认出来了。”

刘银阁阴着脸瞪着陆文轩,说道:“我看你印堂隐黑,算你小子三个月内必有血光之灾!小心点儿。”

陆文轩撇嘴道:“净胡扯。”

“我说真的!”刘银阁恶狠狠的说道,“不信我给你测测字。”

“你又学会测字了?好,我就写个字给你测测。”陆文轩想了一下,摊开桌上笔记本,看到网页里有人帖提到了“喜羊羊”,便在笔记本上面写了一个“羊”字。“测吧。”

刘银阁看了那字一眼,说道:“羊为百兽食物链中的末端动物,属于被屠宰的类型。羊加君子的君字,为群。群为集体之力,也说明外在助力。群缺君则成羊。说明你小子因为缺少君子之风而成为孤独的待宰羔羊。羊字下面加个大字,为美。美指女人。说明你的灾与女人有关。美字缺大。说明这个女人还很小心眼。”

安舞阳嘴里啧了一声,说道:“有点道理。”

陆文轩啐了一口,说道,“那我换个字。就陆文轩的‘文’字吧。”

刘银阁说道:“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字谜。谜面是一点一横,俩眼一瞪,大腿一翘,劈头一刀。谜底是个‘交’字。文比交,缺两点。说明你连瞪眼的机会都没有了。”

陆文轩苦笑:“反正是怎么难听你就怎么说是吧?”

“爱信不信。”刘银阁说罢怒气未消的走到客厅的沙上坐下来抽闷烟。

安舞阳看了陆文轩一眼,也走了出去,在刘银阁对面坐下来。还未说话,却听刘银阁低声嘀咕道:“那小子的招儿虽然损点儿,可……以后上网得小心点儿。常用的QQ啊,邮箱啊之类的,绝不能乱用。注册账号之类的,也不能老用同一个账号。”

“呃……是啊。”安舞阳深有同感。“对了,你刚才说的血光之灾,真的假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