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 大结局(下)

218 大结局(下)

临海市,白云小区。

**杀手陆文轩看到了化工厂厂长被刺身亡的新闻。潸然泪下。直到第二天,看到凶手逃逸的新闻,陆文轩才松了一口气,抬头看天,又看到了那颗在青天白日也清晰可见的星星。

小翔,你去哪了呢?还会回来找我吗?

陆文轩惆然若失。

平台镇,教授江通精神****的从派出所回来。被连着审了两天,他有些不堪重负,也怪他脾气太臭,在派出所那种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地方,竟然还敢出言不顺。捂着肿胀的腮帮子,江通一脸愤然。好在警员在教授的房间里没有搜到李慕翔的踪迹,也没有发现什么机关密室。教授这才得以回来。

拖着疲惫的身子推门进屋,江通倒了一杯茶,刚喝了一口,忽然看到自己房间里的门被人拉开,从里面走出了一个女孩儿。

“噗!”江通把喝到嘴里的茶吐了出来,赶紧关上堂屋的门,一脸不解的看着女孩儿,问道:“你怎么……怎么回来了?”

女孩儿挑着眉毛,冷冷的问道:“什么回来了?”

“你……你不是穿越了吗?”江通诧异的问道。

“嗯?今天几号?”

[无^错^小说][].[].[]<

“呃……十二号。怎么了?”江通有些莫名其妙,看着冰山一样的女孩儿,江通抽抽嘴角,问道:“你……又失忆了?”

“我一直就没恢复记忆。”女孩儿的表情依然冷漠,“十二号,你那什么破机器,就穿越了三天。”又拧一下眉,不解的问道:“十五号你才让我给你做什么实验,今天十二号,你怎么会知道我是穿越回来的?”

“这个……”江通想了一会儿,抓着头发嘀咕:“不对啊。你说穿越了三天,就是说,你是在十五号穿越的。可问题是……在十五号之前……在十号,你就穿越了啊。怎么会又在十五号穿越呢?”江通的思维有些混乱,抓着头发一脸苦闷,“还有……不对啊,应该可以穿越过去很久才对啊。”再看女孩儿冷漠的表情,江通心下更是惊讶,暗付:“难道说那台穿越电脑还会让人失忆?看来还得再研究研究。”嘴上却问道:“那台电脑也跟你穿越回来了吗?”

“放你屋里了。”女孩儿没有听清江通的嘀咕,丢下一句话,径直走向自己的房间,推开门一看,脸色立时一变,转脸看着教授,不满道:“我东西呢?”

江通道:“你不是搬到你老公那了吗?”

女孩儿眉头一皱,冷冷的说道:“我老公?胡说八道。我哪来什么老公?!”

“呃……”江通忽然醒悟,她已经失忆。不会记得那个“老公”了。赶紧陪笑道:“我开玩笑呢。你那床被子都旧了,衣服也旧了,我给你换新的。”

女孩儿凝眉看了江通一会儿,进了房间。

江通甩甩脑袋,一头扎进房间里,看到那台又回来的电脑,更是百思不得其解。他发现这台电脑的主板线路竟然发生了改变,并不是穿越之前的样子。

怔了片刻,江通忽然醒悟,抚摸着那台电脑,自言自语道:“看来你是另一个我制造出来的。”

……

数天后,几个女孩儿来找陆文轩。确切的说,她们是来找李慕翔的。

看到小七,陆文轩仿佛又看到了李慕翔。颓然叹气,讲述了事情的经过。众人感慨一番,叶斌更是落下泪来。抬头看向小七,叶斌问道:“如果是你,你会逃往哪里呢?”

小七沉默良久,才道:“我会逃往平台镇,然后再穿越时空。”

“穿越时空?”叶斌略有些吃惊。

“按照历史的脚步穿越时空,远走高飞。只是……时间不对啊。就算穿越,也要在几天之后才对。”小七有些纳闷。叹一口气,道:“算了,先去平台镇看看吧。教授还有麻烦呢。”

一行走到楼下,上了一辆白色依维柯。陆文轩也跟着上车,正要坐下,小四忽然道:“等下,你坐后排去。”

“呃……为什么?”陆文轩问。

马一涵抿嘴一笑,说道:“小四看到你就害怕。”

陆文轩怔了片刻,老实的坐在后排,偷眼看向小四,心下奇怪。自己并不认识她,她怎么好像认识自己呢?又或者说难道自己天生了一副让女人害怕的模样?

想了一会儿,陆文轩又把心思放在了李慕翔身上。看着旁边安静的坐着的小七,陆文轩怔怔的出神。小七斜了陆文轩一眼,有些不自在的挪了挪身子,道:“诶!注意下,我不是你老婆。”

“借看一下不行啊?”陆文轩道。

“当然不行。”小七认真道。

陆文轩笑道:“****夫妻百日恩,别那么小气……”

小七冷声道:“信不信我阉了你?!”

陆文轩微笑着看着小七,仿佛又看到了李慕翔。

叶斌把小七往自己怀里拉了拉,看着陆文轩说道:“她是我的。”

陆文轩翻翻白眼,把头扭向窗外。

……

平台镇,江通终于把主板线路修改完毕,正要脸上电路让李慕翔再试试效果,忽然发现没电了。愣了一下,这才想起这里要拆迁了,作为钉子户的自己的房子已经被断了电。

转脸看看屋外灰尘弥漫的天空,江通的眉毛拧在了一起。

李慕翔走进来,看着江通。道:“怎么?还是不搬?”

“当然!那个白菜价,当我房子是鸡窝吗?!”江通愤愤然道。

李慕翔道:“你又不缺那几个钱。”

“不是钱不钱的问题!”一生沉迷于研究的江通是个直性子,“这是原则问题!凭什么他们说多少钱就多少钱!当这房子是超级市场里的牙膏吗?!”

李慕翔转脸看着窗外,听着嗡嗡的挖掘机发动机的声音,皱眉道:“你想怎么办?”

江通想了一下,低头看看自己半生的心血——那台电脑。“你把它带走,然后穿越时空。”

“那你呢?”李慕翔问。

“我要留在这里!”江通站起身,腰板儿挺得毕直。“我老了,身体也不好,一条命而已,我不在乎。”

李慕翔心中隐隐有些不忍,语气却依然冷漠,冷声道:“何必呢?”

江通浅笑了一声,说道:“你今天屈服于他,让他踩了你的鼻子,明天他就会踩你的脸。”

有时候,死也是一种无声的反抗!

……

两个小时后,依维柯到了平台镇。

镇上竟然一片尘土飞扬,好几辆挖掘机嗡嗡的开动着。整个小镇,成了一片废墟。滚滚的烟尘和被机器推倒的残垣断壁,俨然像是抗日战争电影拍谁现场。不久之后,这里将会又多出一栋栋商品房。不久之后,也会有更多的人无家可归……

教授江通站在自家的屋顶上声嘶力竭的大吼:“混蛋!你们会遭报应的!”之后。又转脸看着旁边屋顶上站着的女人,喊道:“小玲!你下去!”

女人冷冷的瞪着江通,看着他焦急的神态,鼻子一酸,莫名其妙的想哭。女人慌乱的抹着眼泪,高声骂道:“臭男人!少管我!”

江通愣住了,看着哭泣的女人,眼睛湿了。再看看已经高高举起的挖掘器的铁铲,江通慌忙喊道:“小玲!下辈子我还是会一直等着你的!”

“下辈子我还是不会嫁给你的!”女人哭喊着。

“那我也等!”江通泪如雨下。

刚从依维柯上下来的小七心头猛然一颤,大喊道:“教授!快下来!”说着急忙朝着教授奔去。

挖掘机的钢铁巨铲落在教授脚下的屋子上,教授巍然不动。苍老而威严的面容下,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嬉笑,留在脸上的,只有幸福的微笑……

房屋轰然倒塌之后,一声巨响震彻云霄。

房屋下,不知是什么东西忽然爆炸,纷飞的砖块和瓦片像无情的炮弹,撞击着灰暗的天空,震撼着肮脏的大地!

小七及时跳开,躲过一劫。而那嚣张的挖掘机,却被炸的面目全非……

叶斌惊得大张着嘴巴,急忙跑到小七身边,扶起她,关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小七没有说话,怔怔的看着那爆炸后的废墟和乱糟糟的人群,两滴清泪落在脸颊上。

陆文轩茫然的看着那片废墟,心中忽然有些感慨:中国从来不缺科学家,不过都被拆迁致死了;中国从来不缺企业家,不过都在摆地摊起步的时候被城管驱赶了;中国也从来不缺爱因斯坦,不过都被计划生育给扼杀了;中国也从来不缺好警察、好记者,可惜……

中国更不缺男人,可惜,要么都死了,要么都变成了女人。

……

不远处,一个女孩儿看着叶斌,又看看小七,眼角溢出泪水。她不知道叶斌是谁,但她相信,叶斌是解开自己心中谜团的钥匙。想要冲上去,再看看叶斌身边的小七,又打消了冲上去的念头。她知道,自己不属于这个时空,这个时空的叶斌,也不属于自己,而属于另一个李慕翔。所以,她决定穿越时空,回到过去。去寻找另一个叶斌,然后,再杀掉那里的李慕翔……

提起地上装着电脑的纸箱,女孩儿深情的看了叶斌一眼,转身离去。

……

一样事物在爆炸中飞起,在空中划过一条优美的弧线,最后落在了小四面前。

是那个做工精致的水壶。

看不出是什么材料做的,从那么高的地方落在地上,却没有摔坏。

小四出神的看着那个水壶,良久,忽而笑了。

水壶周围忽然泛起白光,自行飘起,缓缓转动……

天际那颗星忽然越来越大,最后俨然像太阳一般耀眼……

小四转脸看向怔怔发呆的陆文轩,问道:“陆正阳是你什么人?”

“呃……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我祖先。”陆文轩皱眉问道:“你怎么知道他……”

小四摇头苦笑,“我说我怎么看到你就怕怕呢。原来你是正阳那小子的后人。”咂了一下嘴,又道:“呵,那你跟我走吧。正阳那小子说过,你们陆家世代子孙都会追随于我。”

“你……你是谁?”

……

大雨倾盆。

一道白光闪过,一个女孩儿抱着一台电脑,出现在雨中……

夏天的雨,似乎总也没有个停的时候。女孩儿提着装着电脑的纸箱,躲着雨寻找教授,也找她心爱的女人。孤独的流浪了好几天,女孩儿忽然感到一阵阵寂寞和无奈。没有家,也没有亲人和朋友。孤独的感觉,很无助。她想回家,想看到自己的亲人和爱人,然而,她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也不知道自己的亲人和爱人在哪。

混混僵僵的生活,如同永远也醒不了的梦。

数天之后的夜里,女孩儿在一个日记本上这样写道:9日。大雨。忙了一整天,还是老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睡醒。

落款签名:李慕翔。

……

满是血腥的客厅。

“小七!”叶斌在门内喊道:“小七!木头怎么样了?”

眼神冷峻的女孩儿低头看了看倒在血泊里的李慕翔,李慕翔一动不动,双眼紧闭,即使还活着,只怕也仅剩一口气了吧。握了握拳头,女孩儿忽然发现,现在,是彻底结果他的好机会!只要在这里杀了他,他就再也不会跟自己抢心爱的女人,也不用像自己一样承受失忆的痛苦……迟疑片刻,女孩儿终于选择放弃。

如果杀了他,叶斌一定会很伤心吧……

两年之后,同样的夏天,同样的城市。

叶斌挽着李慕翔的胳膊,笑道:“我妈要见你。”

两个女孩儿手挽着手,一直来到了叶斌母亲梁文静下榻的宾馆。为她们开门的,是个漂亮女人。和李慕翔一样漂亮,只是年纪已经很大了。

李慕翔看到那个女人的一刹那,身体哆嗦了一下,看着笑吟吟的梁文静,李慕翔呢喃道:“我明白了,她……变成了你。你,你就是我?”

“不。”梁文静笑着摇头。“她还是她,你还是你,我,叫梁文静。”

……

马一涵夸张了伸了个懒腰,扶了扶眼镜,打个哈欠,想好好休息一下。

小唐走过来,看着马一涵,笑问,“写完了?”

“是啊,”马一涵笑道:“总算结束了。”

小唐转眼看了看电脑显示器上的wr文档,凝眉问道:“为什么不交代一下卧龙岗八虎的最后归宿呢?”

“呃……陆文轩不知道上哪了,她们也搬家了,我找不到她们,又哪里会知道她们的归宿呢?”马一涵抱怨了一句。“等哪天遇到了,再写个后传吧。”

后来,马一涵竟然真的在临海市遇到了安舞阳她们。只是,安舞阳正在被批斗中。

代开朝抱着孩子,咬牙切齿的瞪着安舞阳,怒道:“你是‘耶稣’的爸爸吗?!”她怀里的孩子,眉眼跟安舞阳几乎一般无二。

孟洁脸色阴沉的看着安舞阳,并不说话。安舞阳的表情很尴尬,也很惭愧。安舞阳说:“那天……那天我不是喝多了嘛。刘尘那家伙老是……老是想要我爆她菊花……我受不了她的**,竟然……竟然不阳痿了。我怕一失足成千古恨,就去上厕所。回来的时候……糊里糊涂的进了文轩的房间,上了他的床。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喝多了嘛。”说着略有些委屈的看着代开朝,继续道:“谁叫你有喜欢抱着人的毛病。我本来就被刘尘刺激的快受不了了,被你一抱,就……就……好吧,我混蛋。我知道我犯了错,又怕你醒酒后知道真相,便把文轩的衣服脱了,让你们……反正文轩在你们眼里也不是什么好人,多一条罪状,他也不会介意。”

“无耻!”代开朝怒声骂道。

孟洁苦笑着摇头,说道:“也好,你们安家有后了。”

马一涵恍然大悟,笑着说道:“我说我问小猫的时候,她说你们那天反锁了门。问陆文轩的时候,陆文轩却说你们没有锁门呢。”摇了摇头,又问:“对了,文轩呢?他上哪了?”

“不知道。”安舞阳道:“你们那个小四不知道跟文轩说了什么。文轩没在家几天就走了。他说想他的时候,就往天上看。”

“那其她人呢?”马一涵问道。

“刘尘专门给人算命去了,你去网上打听打听就知道了,美女算命大师,很有名的。”安舞阳道:“小猫被刘尘忽悠的嫁给了沈运启,当起了富太太。至于王珂嘛……你知道她在干什么吧!”

“不知道。”马一涵老实的回答。

“怎么可能。她拍的三极片你没看过?”安舞阳笑了一声,又道:“据说以前是拍三极片,前段时间碰上了个二流子导演,要跟他一起拍片,也不知道拍的什么。”

“是吗?那你有王珂的联系电话吗?”马一涵问。

“有啊,我给你找找。”安舞阳掏出手机,找到了王珂的号码,说给马一涵,又问道:“你找她做什么?也想拍片去?”

“呃,那到不是。我就是想以她为素材,为你们卧龙岗八虎写本后传。”马一涵嘿嘿一笑,“对了,那个‘青春传说’不是还剩下一粒吗?”

“唔,你想干什么?”

马一涵笑了笑,抬头看天,构思着下一部诡异的变身小说……

“要不要进去K歌?”安舞阳指了指身后的小歌厅,问道。

马一涵看了看那歌厅,问道:“你开的?”

“我和孟洁还有小代一起开的。”安舞阳笑道。

马一涵看着那歌厅的招牌,笑而不语。

招牌上的名字:曲终人不散。

——全书完。

本章5200字,剩下的,是一些不算钱的说明:

《正在变身中》已经完结。本书承《变身宿舍》,启《(下一本变身小说,敬请期待)》,引《水壶转》。

《水壶转》是一则历史神话故事,讲述的是江通、陆文轩、李慕翔、小玲等人先辈的轶事。

一只水壶,连接天上地下。每转动一次,就会有一个神仙****凡尘。

“神仙是拿来敬的吗?不!神仙是拿来虐的。”——江瑜。

抠门又小心眼的明朝皇帝对江瑜很不待见,却又不会真的宰了他,不是因为江瑜有多牛叉,只是因为江瑜人品太烂,总拿钱财****皇帝——不,我错了,是皇帝总能在江瑜那敲诈一笔钱财,比如没钱了就威胁江瑜要杀他,让他主动拿钱消灾,或者干脆找个借口抄江瑜的家产……

江瑜被抄家了好几次,愤怒不已,趁着上天庭出差的机会,在玉帝面前告了皇帝一状。玉帝大怒,指着江瑜的鼻子骂道:“你得了吧你!抄你家也是你该!我让你当罚神使者,是给佛祖面子,也想让你领着神仙体验一下民间疾苦。你倒好,不论谁到你那儿,都被敲诈的裤衩儿都不剩!雁过拔毛啊你是!不说别的,你赶紧把我女儿心爱的首饰还给我!”

……

关于下一部变身小说,前面说了,是影视版——就是与影视有关的版本——我是这么理解的。其它的就不多加透露了。预计可能——我是说可能,可能会在《水壶转》之后上传。其它的不作保证,只是“BT”和“搞笑”的延续。

最后,欢迎各位朋友支持马甲新书《水壶转》。喜欢的投下票,评论区热闹一下。不喜欢的,也请收藏一下,帮马甲冲击榜单。马甲拜谢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