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 大结局(中)

217 大结局(中)

“你别告诉我我救了一个神经病。要是那样的话,你还是不要以身相许了。”男人开玩笑道,“虽然你长的很漂亮,可咱也不丑,是吧?我可不想娶个神经病。”

李慕翔止住笑,看着男人,对这种绿军装绿帽子的80年代装束很感冒,浅笑一声,说道:“我只是觉得你的绿帽子挺好笑的。”

男人苦笑一声,略有些尴尬的抓下了头上的帽子,露出了一头80年代的“学生头”发型。自嘲的一笑,说道:“梁小姐难道第一次看到人戴这帽子?”

“梁小姐?”李慕翔愣了一下,略一皱眉,问道:“你……你怎么知道我姓梁?”

男人又是一笑,从旁边的板凳上拿起一件白大褂,找到了上面的工作证,冲着李慕翔摇了摇。“喏,这上面写着呢。”工作证上赫然写着:“姓名:梁文静。”工作证上面的照片,与李慕翔竟然惊人的相似。

李慕翔莫名的也笑了起来。是巧合?是天意?还是冥冥中早已注定?又或者那个梁文静其实也是从另一个时空来到这里的李慕翔?看着眼前帅气的男人,李慕翔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叶晓武。”男人笑道。

叶晓武是个很有**无**错**小说 .Q.<>

事实也证明了李慕翔的推测,叶晓武的确居心****。李慕翔倒是不想太过“水性杨花”,只是在这个年代,只怕陆文轩刚会走路,叶斌还未出生。说到底,只能怪李慕翔自己品德不好,耐不住寂寞,又承受不了叶晓武的殷勤攻势。没几天,就束手就擒了。

1986年元旦,叶晓武骑着一辆崭新的二八自行车,载着李慕翔——梁文静,在附近几个村庄转了一圈,把她娶进了家门。一个月后,梁文静就发现自己月经未至。没什么怀孩子的经验,梁文静心里七上八下。好在认识了两个也在怀孕的姐妹,干脆跟她们拜了把子,给自己未出世的孩子找了两个姨妈,顺道向她们请教生孩子的经验。

九月,梁文静产下一子。

焦急的等在产房外的叶晓武听到孩子的啼哭声,又得知梁文静平安无事,悬在心口的大石终于落地。心中暗付:“虽然早产了一个月,好在母子平安。”

看着可爱的儿子,叶晓武怜惜的替妻子梁文静擦去额头的汗水,脸上尽是幸福的笑容。

躺在床上的梁文静却在心里嘀咕:“这孩子是小武的?还是文轩的?”要说早产一个月,也属正常。只是为什么偏偏早产一个月?偏偏十个月前自己又跟陆文轩亲热了一番……梁文静头皮发麻,看到叶晓武习惯性戴在头上的绿帽子。苦笑无语。不怀好意又极不负责的暗付:“该!谁叫你没事儿就戴个绿帽子呢!”

叶晓武抱着孩子喜不自禁的说道:“我想好了,我叫晓武,你叫文静。咱们的儿子,就是文武双全,就叫‘斌’好了。嗯,叶斌。好名字!”

梁文静听到“叶斌”的名字,耳际喀喇一声巨响,双手捂着脸,想了一下,道:“那个……晓武,我觉得这个名字不好,要不换一个吧?”

“我觉得挺好啊。文武双全,不好吗?”叶晓武问道。

匆匆赶进来的叶父叶母也跟着起哄,说:“叶斌这名字好,挺好。”

梁文静特想哭。“这个……我想……我想让孩子跟我姓,好不好?”

“那怎么行!”叶父首先提出抗议,而且态度坚决。

梁文静挑着眉毛,像是死了爹一般,一脸苦闷,看着刚当了爸爸,一脸兴奋的叶晓武。低声呢喃道:“我悔啊,当初就不该嫁给你。怎么就忘了你姓叶啊。嫁给姓叶的,多危险啊……”

“嗯?文静你说什么?”叶晓武正在逗着儿子,没有听清梁文静的话。

梁文静抽抽嘴角,说道:“我说咱们的外孙……希望不要是个弱智什么的。”

“外孙?”叶晓武笑道:“咱们连女儿都没有,哪来的外孙。”

梁文静肯定道:“女儿会有的,外孙也会有的。”

“哈哈,那咱们要努力哦。”

梁文静看到叶家人幸福的样子,不想再纠缠于儿子姓名的问题了。爱咋咋地吧,事到如今,还能怎么样?她不再烦心于孩子到底是文轩的还是晓武的,而是开始担心自己的那个“儿子”兼“外孙”会不会是个弱智的家伙。

想来想去,梁文静又释然了。天底下那么多叫叶斌的孩子,总不能自己的儿子就是那个“本帅哥”吧?再说了,当年男人的自己和现在女人的自己的DNA肯定是不一样的——希望是不一样的——天琪看起来也挺健康的……可是为什么心里就是那么纠结呢?当年的恋人突然成了自己的儿子——女儿,梁文静心里很别扭,欲哭无泪。

……

灯案上,梁文静摊开纸笔,在一张纸上写下了四个字:画龙点睛。端详一番,暗付:“写的果然很难看。”又一想,把信封展开,在里面写上:“王八蛋,再骂我信不信我”,写到这里,梁文静犹豫了片刻,诡笑一声,继续写道:“扁你?”在过去的时空里,给未来的陆文轩找点麻烦,梁文静觉得挺有趣的。

……

临海。一个研究所门口,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骑着一辆破旧的二八自行车在门口停下,冲着门卫礼貌性的打了招呼,正要继续往前走,却被门卫叫住。门卫道:“江教授,有你一封信。”

江教授接过信,看到信封上只有“江通亲启”,没有寄信地址,也没有收信地址,连张邮票都没有。心下疑惑,随手撕开,看到里面只有几个字:画龙点睛。

江通莫名其妙,一头雾水,寻思着可能是哪个朋友跟自己开玩笑,随手把信收入怀中,径直走向车棚。

……

一个漂亮的小男孩儿撅着嘴巴一脸不满的对着他的漂亮妈妈抗议道:“妈,我是男孩子,不要扎辫子。”

“傻孩子,扎辫子多漂亮,妈妈是为你好。”梁文静道:“你没听人说吗?把男孩子当女孩子养说明孩子娇贵。”梁文静心里话:“早晚你得感谢我。”

叶晓武站在一边大笑,“文静,这么喜欢女孩儿,咱们干脆再生一个不好吗?”

“计划生育厉害着呢。你想被罚钱吗?”梁文静道。

“要生个妹妹吗?好啊好啊。”小男孩儿欢天喜地的说道:“本帅哥也想要个妹妹。”

梁文静心头一紧,板着脸道:“不准自称‘本帅哥’,再这么说我阉了你!”

小男孩儿从来没有见过母亲这么凶,一下子被吓哭了。叶晓武心疼孩子,把他拉到自己身边,不满的看着梁文静,道:“我们家叶斌就是帅,自称本帅哥怎么了?”

梁文静翻翻白眼,说:“我去死了,都别拉着我!”

“没人拉着你,你去死吧。”叶晓武笑道。

“我……我懒得理你!”梁文静把头发一甩。潇洒的走出小院,找自己的那两个姐妹打牌去了。除了偶尔为叶斌那个儿子伤脑筋以外,梁文静还是很享受叶太太的身份的。叶晓武虽然挣不了大钱,但总也能让梁文静过上舒坦日子。

叶晓武笑嘻嘻的看着梁文静走出去,才蹲下来,抱着叶斌,说道:“我们家叶斌最帅了,以后要记得经常自称‘本帅哥’,别怕你妈妈,有爸爸支持你。”

小男孩儿揉着泪眼,好奇的问叶晓武,“爸爸,什么是阉了我?”

“呃,就是把你小**切掉。”叶晓武笑道。

“啊?”小男孩儿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裤裆,逗得叶晓武不禁大笑。

小男孩儿想了一下,又好心的提醒自己的爸爸,说道:“爸爸,你小心哦。”

“什么?”

“我那天看到妈妈咬你小**,一定是想阉了你。”小男孩儿天真的说道。

叶晓武满脸黑线……

……

酒吧里,一个男孩儿醉眼迷离的抱着酒瓶,边喝着酒,边轻声呢喃:“燕儿,我错了,我错了……”周围的“过来人”都看得出来,这是个失恋的蠢蛋。

为什么失恋的都是蠢蛋?没有人来解释这个论断到底有什么依据,也没人去质疑这个论断是否正确。

男孩儿喝得不辨东西,跌跌撞撞的走出酒吧,眼前强光一闪,一辆疾驰的轿车呼啸而来……

一个女人的身影突然闪过,抱着男孩儿滚到了马路一边。

周围传来女孩儿惊叫和男人唏嘘的声音。每个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个女人身上。女人打扮的很精致,脸蛋儿和身材也无可挑剔,刚才那闪电般的动作,更让许多人赞不绝口。看不出她的年龄,但每个人都确信,她绝不是那种初入社会的小丫头。

看着仍然醉醺醺的不知所谓的男孩儿,漂亮女人苦笑起来,“我说呢。你出现在了不该出现的地方,全完是因为我啊。”再看怀里帅气的男孩儿,女人诡笑一声,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男孩儿说话:“我救了你两次,你要怎么报答我呢?”

男孩儿似乎并不知道刚才的惊险,仍旧闭着眼睛,嘴里呢喃着:“燕儿,我对不起你,你死了……我好伤心……”

女人怔了片刻,心中忽然一痛,扶着男孩儿走进了一家宾馆。

男孩儿精神恍惚,只感觉到自己的衣服被人脱掉,感觉到一双温柔的唇游走在自己身上,感觉到一丝丝快意席卷全身……是谁?是谁如此对待自己?又是谁让自己飘飘欲仙?男孩儿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悲伤的情绪摧毁了他的精神,过量的烈酒摧毁了他的意志。

朦胧间,男孩儿隐约间听到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身上一轻,有人接了电话:“喂?晓武,嗯,我也想你,也想咱们的儿子……知道啦,这不出差嘛,工作需要,我也想早点回去……”

男孩儿想睁开眼睛看看,可惜眼皮太沉,怎么也抬不起来,最后又沉沉睡去。迷迷糊糊间,男孩儿听到一个女人的温柔的声音在耳际响起:“她不会希望你这样,好好活着,她会很高兴的。”直到刺眼的阳光落在床头,男孩儿才悠悠醒来。睁开眼,看到了桌上的一只千纸鹤。千纸鹤的翅膀上,各画着一张笑脸。男孩儿鼻子一酸,想起了燕儿曾经说过的话:“千纸鹤代表爱情和祝福。”

燕儿,是你回来找我了吗?为什么不多陪陪我呢?

男孩儿再也没有看到那个女人的身影,他也一直以为,那个女人,就是燕儿。

后来,男孩儿跟女孩儿亲热的时候,总会想起那天夜里的那个女人。再后来,他发现:还是**最有味道……

等他上了大学,由于他对**的特殊爱好,“卧龙岗”宿舍里,他的室友给他取了一个雅号:**杀手。

……

江教授无意中在家里的墙角发现了一个暗格,费了很大的工夫,终于从里面挖出了一个做工精致的水壶。江教授觉得自己可能要发财了,心情激动的拿着水壶找专家鉴定。专家翻着水壶看了看水壶底侧,不屑道:“简体字,明显是近代产物。不过做工很特别。”

江教授心下失望,也没让专家再仔细辨别,抱着水壶回家了。想来想去,琢磨着好歹这水壶也是自家地下发现的,说不准是祖传之物,也就打消了变卖的打算。何况他领着高薪,也不缺钱花。

闲来无事,江教授去街上溜达,准备找些废弃的电子元件做研究之用。在一家电脑维修店里,江教授淘到了一台电脑。只是看了一眼电脑上的电子版,江教授就意识到这台电脑一定很特别……

……

“妈,我……我变成女孩儿了。”叶斌局促不安的看着面前的漂亮妈妈说道。

“哦,早晚的事儿。”梁文静出奇的平静。天知道其实她特想一头撞死——要不是还不想死的话,她恐怕真的要一头撞死了。眼睁睁的看着历史一步步继续,自己却只能干瞪眼,这种感觉,太憋屈。

“诶?”叶斌大为惊讶,之后是不满的抗议:“什么意思嘛。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妈啊?”

“我还真不想是你亲妈。”梁文静苦涩的笑了笑,又道:“对了,跟你说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如果以后你碰到了一个跟妈妈我长的很像的女孩儿,千万不要告诉她妈**存在。”为了保证叶斌的存在,她不想再涉险去妄图改变历史了。她害怕一旦历史改变,叶斌也就无法出世。尽管另一个时空的叶斌,已经与她无关。

事实上,她曾经两次想改变历史,最后的结果,却只能造就历史。

“呃……她是你的私生女吗?”叶斌诡笑着问道。

“小畜生,胡说八道。”梁文静轻轻的在叶斌的脑袋上打了一下。“有些事情,不是你我可以随意改变的。也许改变了,你就会不存在。保险起见,还是不要告诉你原因的好。”说罢,抬头看天,忽然凝眉。她想起了一个十分诡异的问题:小七,她来自哪里?如果梁文静、李慕翔和小七同时出现在一个时空,那只能说明,小七来自第三个时空……或者说,其实自己穿越到了第三时空?

梁文静想不明白,也懒得去想。她现在只想老老实实的相夫教女,安静的过日子。

“为什么我会不存在呢?”叶斌好奇的问。

“听你**就对了,问那么多干什么!”梁文静没好气的回道。

晚上的时候,叶晓武终于从儿子变成女儿的震撼中回过神,看着身边躺着的妻子,忽然一脸敬佩的说道:“你真有先见之明,幸亏你一直把她当女儿养,不然,她现在该有多纠结啊。”

梁文静哼笑了一声,懒洋洋的不想说话。

“唉?我说,你怎么会知道她会变成女孩儿呢?”叶晓武的好奇心很重,他也一直觉得自己这个从海里捞出来的妻子很古怪。

“我是穿越者。”梁文静懒洋洋的缩在被窝里说道。

“切,胡扯。”叶晓武显然不相信梁文静的话。

“我说真的。”梁文静道。

“不可能。”叶晓武道:“你要是穿越者,怎么混的这么差劲?好歹也该混成个富婆吧?”

“呃……这个钱财身外物……我比较淡泊名利……”

“鬼才信你。”

……

叶斌打来了电话,说话支支吾吾的,让梁文静心里有些不安。

梁文静说:“有什么话就直说,跟妈妈还见外吗?”

“呵,本帅哥……我就是想问问。妈,你说我……我现在……”叶斌压低了声音,继续道:“我觉得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男人。”

梁文静感觉到心脏似乎被什么东西猛烈的撞击了一下,眼泪止不住的落下来。“是……是吗?”

“嗯。我知道我以前是个男人,应该……可,可我觉得我真的好喜欢他。妈,你说我该怎么办?他知道我是男人变的,会不会……会不会以为我****啊?”

“不会的,他也会爱上你的。我们家叶斌这么漂亮,他怎么敢不爱上你呢。”梁文静边抹着眼泪,边肯定的说道。

“呃……希望如此吧。”

挂了电话,梁文静躲在墙角哭了很久。

也许,哪怕只能是曾经拥有,也不该不去追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