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 大结局(上)

216 大结局(上)

陆文轩回到家之后。什么也没说,只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也没人问他关于陈孝廉的事情,似乎她们都已经预料到了最后的结果。陆文轩通红的眼睛和失落的神态,更印证了众人的推测。

在一起这么多年了,谁又能不了解谁呢?她们知道,以陈孝廉的性格,绝对不会就此罢休。他会走的,大概只有一条路。

是的,一条在人情所允许,法律却不允许的路。

杀人偿命!自古之理。而在生活中,道理是一回事,现实,又是一回事。当法律违背了“杀人偿命”的古理,法律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

三天后,市北的化工厂发生了爆炸事件。相关报道称爆炸一共导致了三人死亡,七人受伤。三个死者面部被烧坏,身份正在调查中。至于爆炸原因,仍然是“正在调查中……”

得知这个消息,陆文轩沉吟不语,心头像是压了一块巨石。让他睡觉都睡不安稳。他不知道自己是该为陈孝廉终于为林卿报了仇而高兴,还是该为老朋友的死而伤心——那么大的爆炸,陆文轩相信,陈孝廉凶多吉少。神情呆滞了一整天,陆文轩忽然在想,也许那天自己该拦着陈孝廉,也许会有更好的办法,也许时间会让陈孝廉*无*错*小*说 ..<>

陆文轩并不后悔当时的态度,他相信,如果换做他自己,他也不希望被人阻拦。古人说人的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而在陆文轩看来,人的死,只在于有没有必要去死。至于重于泰山还是轻于鸿毛,只是那些无关紧要的人的看法而已。

一切,似乎就这么结束了。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陆文轩转脸看到了一直守在自己身边的李慕翔。他猛然意识到,这几个月来,因为林卿的事情,自己已经冷落了身边的女孩儿许久了。

陆文轩惨然一笑,问:“你说他死了吗?”

“也许没有吧。”李慕翔微微一笑,安慰陆文轩道。

“希望吧。”陆文轩忽然觉得很累,横躺在床上,不想动弹。没有愤怒,没有哀伤,没有颓废。只是感觉很累。

许剑飞忽然来辞行。当初的翩翩公子已经成了一个仪态端庄的大美人儿。然而,没人在意她的变化,众人的心思都环绕在林卿和陈孝廉身上。

许剑飞说她已经修炼完了那本《100天元婴速成法》,要去昆仑寻找师门。说这话时,许剑飞的表情很平淡,像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原本许剑飞以为自己会忍不住落泪,而事到临头,却又没有一丝想落泪的感觉。她发现自己的心境已经变成了一泓秋水,无波无澜。她知道,无论生离还是死别,朋友们都不会把自己淡忘。得友如此,夫复何求?

晚上的时候,众人在一个酒店的包间里为许剑飞送行。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说一切临别的伤感之词。互相凝视着对方,良久,每个人都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沉默片刻,陆文轩才想起一个问题,转脸看着李慕翔,问:“你难道不对剑飞和舞阳变成女人的事情感到好奇?”

李慕翔笑笑,说道:“孟洁已经跟我说了。”

陆文轩也笑了。看着孟洁,道:“你倒是嘴快。”

孟洁道:“都是自己人,何必隐瞒呢。”

众人又陷入沉默。刚才那番话,似乎也像是没话找话。太多的话,不知从何说起,最后只能无声胜有声。

代开朝又要倒酒,却被孟洁拦下。孟洁责备道:“肚子这么大了,少喝点儿。”代开朝的肚子已经明显的变大,很有些孕妇的样子了。

代开朝挣脱孟洁的手,继续倒酒。再端起酒杯,眼睛湿了。“虽然早就知道要各奔东西,却没想到……没想到会这么快。”

像是导火索一般,众人的眼睛都湿了。孟洁更是不住的抹着眼泪,小猫也低声抽泣起来。

许剑飞强忍着眼泪,没有让它掉下来。捂着嘴巴,忍了片刻,才强笑一声,说道:“有机会我会回来看你们的。”

王珂边抹着眼泪边笑着说道:“不知道你的那个什么师门那儿有没有电视,记得常常看看,也许会看到我拍的电影哦。”有家电影公司给她来了电话,有意邀她拍电影。也算是这么长时间以来的一件喜事吧。只是这件喜事,却不足以抵消众人内心的悲痛。

“一定。”许剑飞笑道。

又是一阵沉默,只有喝酒倒酒的声音,再也没有人说话。

每个人都喝得醉醺醺的,到最后,不知道是谁忽然放声大哭。片刻,整个房间里都是哭声。似乎不是为了朋友的死,也不是为了朋友的离别,而只是一种情绪的宣泄。一种对生活的无奈。

那天陆文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第二天中午醒来,已经不见了许剑飞的踪影。想起这些时日以来许剑飞常常挂在嘴边的“修真无时间”,陆文轩莫名的一阵伤心。他想起了一句千古绝唱: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千古绝唱用得多了,也就显得很庸俗。就像一个个感人的爱情故事,被小说家翻来覆去的提及,最后也只是成了狗血的煽情。

陆文轩自嘲的笑,莫名的笑。笑的很苦涩,比哭更揪心。

坐在旁边玩电脑的李慕翔看到陆文轩醒来,笑着问道:“要喝点水吗?”

“好。”陆文轩揉了揉眼睛,支着身子坐起来。捶了两下腰,才发现不知怎么,这些天来腰疼的厉害,身体总是疲惫不堪。

接过李慕翔递来的热水,陆文轩喝了一口,自嘲的笑了一声,道:“感觉好像生了一场大病。”

“好在不是绝症。”李慕翔笑了笑,又坐在电脑前,随意浏览着网页。

陆文轩伸了个懒腰,又怔怔的看着窗外刺眼的阳光发呆。良久,才把杯里的水喝完,转脸看着身边的女孩儿。心头一阵温馨。又看着显示器,问道:“看什么呢?”

李慕翔微微一笑,道:“没什么,随便看看。”

陆文轩刚要接话,忽然看到网页上的一则醒目的新闻,眉头一皱,说道:“等下。”说着下了床,走到电脑前,打开了那则新闻。新闻上写着:“化工厂爆炸案,七伤者中厂长已度过危险期……”

陆文轩的手抖了一下,手里的水杯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那个一脸横肉的厂长在法庭上得意洋洋的表情在陆文轩脑海中不停的晃动。陆文轩抹了一把脸,良久,心情才平复下来。

李慕翔只是看着陆文轩,没有说话。她的内心很矛盾。即希望陆文轩能像个男人一样去完成朋友未完成的愿望,却又不希望他以身涉险。

陆文轩走到窗台,附身看着窗外凌乱的城市,久久不语。

天空是灰色的,像一块很久没有清洗的抹布。心痒难耐般的想伸手去弹掉抹布上的灰尘,却又鞭长莫及。最后,只能低下头不去看它。所谓眼不见为净。而事实上,即使不去看它,它依然是那样污浊不堪。

李慕翔走到陆文轩背后,轻轻的环抱住他,柔声问道:“想什么呢?”

“呵,没什么。”陆文轩道,“只是觉得孝廉办事不力。可惜,可惜啊。”陆文轩忽然笑了,笑的有些莫名其妙。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感觉到身上的重担似乎一下子消失不见了。反身抱住李慕翔的腰,陆文轩色ii的说道:“好像很久没跟你亲热了。”

“你还记得啊?”李慕翔捧住陆文轩的脸,狠狠的亲了一口,脸上带着浓浓笑意。

陆文轩大笑一声,把她横抱起来,扔到床上,饿虎扑羊一样扑了上去。

李慕翔咯咯的笑着,任由陆文轩撕扯自己身上的衣服。像个温顺的而不知危险的羔羊,满目柔情的看着身上饥饿的狼。抱着陆文轩的脖子,让他亲吻自己的脖颈。李慕翔鼻子一酸,眼睛湿了。偷偷的抹了一下眼角,没有让眼泪流下来。

陆文轩吻遍李慕翔全身,紧紧的抱住她,与她融为一体。人活着太累,所以偶尔的时候,人也会选择客串一下****。肆无忌惮的宣泄着****和感情,直到筋疲力尽。

拥着温柔的女孩儿的身体,陆文轩久久不语。又温存了片刻,才穿上衣服下床。

“干嘛去?”李慕翔问。

“洗澡。”陆文轩笑道:“一身臭汗。多难受。”穿好衣服,又在李慕翔额头吻了一下,道:“乖乖的休息吧。”笑了笑,转身走出房间,轻轻的带上门。陆文轩的笑容立时收了起来。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他没有去卫生间洗澡,而是下了楼,走出了白云小区。

陆文轩在白云小区不远处的地摊上买了一把弹簧刀。刀口锋利,寒光陡现。

老朋友,如果我因为这件事而死去,如果我的死只是轻于鸿毛,那也是不远万里送去的鸿毛。

小翔,如果你因此而怨恨于我,那我也无话可说。我不知道这样做是否值得,但我相信,如果我不去做,我将后悔终生。

陆文轩把刀藏进衣服里,拦下一辆出租车。

……

市一院门口停着好几辆警车,陆文轩相信在那个厂长的病房外一定把守森严。一时冲动来到这里,陆文轩却又一筹莫展起来。他实在想不出该怎么才能潜进去完成好友陈孝廉未完成的愿望。看着那些荷枪实弹的警察,陆文轩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他不怕死,只是忽然挺激动。

陆文轩正想着办法,脖颈上忽然传来一阵疼痛,大脑一片空白,身子软了下去。一个女孩儿在陆文轩背后,把他扶住,让他靠在墙根坐下。

“傻瓜,以你的能力,大概只能白白搭上一条命。”李慕翔轻抚着陆文轩的脸庞,低头在他唇上亲吻了一下,手伸进他的衣襟,从里面拿出了陆文轩新买的那把匕首,收入了自己怀里。

我又怎么忍心看你去赴死?又有什么理由劝你不要这么做?如果冥冥中已经注定了这样的结果,那就让时空继续轮回。我们常常奢望改变历史,却忘记了,只有这样的历史,才会有这样的感动……

掏出手机,李慕翔拨通了教授江通的电话。

“教授,帮我准备好,我要穿越时空了。”

“呃?什么意思?你……”

“也许,这就是历史的脚步。”

……

陆文轩被一阵嘈杂声吵醒,揉着脖颈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个面带惊慌的陌生面孔。这些人都朝着市一院大楼的方向看着。零星的枪声从大楼里传出来。

陆文轩拍了拍脑袋,艰难爬起来,转身看向大楼。只见一个身穿白大褂戴着口罩的女孩儿从二楼纵身跃下,紧跑几步,翻过院墙,左突右闪的朝着大街上跑去。

陆文轩的思维短路了片刻,鼻子一酸,眼泪落了下来。那熟悉的身影和矫健的身手,即使不去看她的脸,陆文轩也知道她是谁。

女孩儿抢下一辆摩托车,没有时间回头看上陆文轩一眼,便飞驰而去。

警车呼啸,警笛长鸣。

大风起,云飞扬。

陆文轩仰头看天,以为自己花了眼。

为何青天白日,却能看到天际那颗闪亮的星?

……

平台镇,警车包围了一处小院。刺耳的警笛响彻整个小镇的上空。被陈孝廉视为垃圾的队伍,忽然变成了律法的扞卫者,用高亢的声音对着小院喊着话。

厢房里,李慕翔看着教授江通,微笑着说道:“我走了。”

“走吧。”教授江通紧握着拳头,虽然努力压抑,却掩饰不了内心的激动。“到了过去,记得给我留下线索,让我知道你确实穿越了时空。”

“一定。”李慕翔按下了开机键。

陈旧的电脑主机发出嗡嗡的声音,让人的心情也不由紧张起来。

显示器进入桌面的那一刻,一道白光闪现,李慕翔和那台电脑,凭空消失……

外面的警察终于发动了突击,一个个冲进屋里,用枪顶住了教授的脑袋,把他按倒在地上。屋内,除了一些乱七八糟的电子元件和一些破旧家具以外,再无其它。

教授江通被人按倒在地上,脸贴着地,愤愤然道:“当年鬼子进村的时候就是这么彪悍的。”

江通的屁股被人踢了一脚,之后是粗暴的谩骂。

……

刺骨的恶寒让李慕翔在思维短路的片刻立时惊醒,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下沉。猛然睁开眼,李慕翔脑袋里嗡的一声炸响。

周围尽是冰冷的水,天上,是白茫茫的雪花。

寒冬,大海!

穿越成功了——或者说穿越失败了。一个不会游泳的人,在寒冬落入大海,若是运气不好,只怕必死无疑。

“老子不会游泳啊~!”李慕翔大声疾呼:“救命……啊!”身子下沉,喝了一口咸而冰冷的海水。李慕翔奋力扑腾着水,暗自后悔当年为什么不学学游泳。

身子并不会因为李慕翔的意志而不下沉,视线所及之处,李慕翔看到了那台陈旧的电脑正在朝着海底沉去。

努力挣扎着想要浮上去,却徒劳无功。

彻骨的寒意和走向死亡的危机感让李慕翔感觉到了一丝绝望。尽管在代替陆文轩去做事的时候,她也做好的足够的心理准备,但在穿越之时,她也已经做好了继续活着的准备。此时忽然让她死,她的精神有点儿受不了。说到底,她是个怕死的人。

寒冷,恐惧。李慕翔的意识渐渐模糊,最后昏迷不醒。

一只手探入水中,捉住了李慕翔上衣的肩带,把她从海水中捞了起来。

李慕翔醒来的时候,感觉到浑身烫的难受,头痛欲裂。她甚至有些怀念在冰冷海水里的感觉。意识到额头落下一只温柔的手,李慕翔艰难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俊美异常的男人的脸。李慕翔愣住了,不是被男人的俊美惊住,而是被男人的装扮惊住了。男人上身穿了一件绿色老军装,头上还戴了一顶老掉牙的绿帽子。

“你终于醒了。”男人笑了起来,露出一口白牙。

“你……你救了我吗?”李慕翔问。

“当然。”男人笑了起来,“你怎么报答我?”

李慕翔也笑了,开玩笑道:“难道你还想让我以身相许?”

“也好,我正好还没老婆。”男人忽然把手伸进李慕翔的被窝里,在她腋下取出了一根体温表,看了看温度,道:“还在发烧呢。”说罢放下面温表,端起桌上的一被热水,又拿起一包药,喂李慕翔吃了。

李慕翔吃了药,环顾四周。发现了挂在墙上的日历。

1985年12月1日。

“一,一,一九八五年?!”李慕翔嘴角不住的抖动。

“怎么?”男人问道。

李慕翔闭上眼睛,忽然笑了起来。既然大难不死,还管它是什么年代呢。1985年啊,这一年老爸老妈还没结婚呢。李慕翔琢磨着是不是该去阻止他们结婚,以免他们再把自己生出来,在这个世界上活受罪。

(下月上传新书,敬请期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