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 男人应当怎样活?

215 男人应当怎样活?

陈孝廉大哭了一场。把林卿留下的未写完的稿子整理了一下,传到了网上各大论坛一份,也交给了报社一份。

记者林卿的死,轰动了网络。相关报道铺天盖地,舆论哗然。当地相关部门终于顶不住压力,大张旗鼓的组织了调查组,摆出了一副彻查案件的架势。陈孝廉把那家化工厂告上法庭,之后便是似乎永远也没有个结果的调查取证。

有人对公务员的工作做了一个幽默而讽刺的总结:收钱像早产,办事像难产。

像通常的情况一样,一件再简单不过的案子,拖了一天又一天,直到舆论渐渐平息,似乎才想起还有个死胎没有生出来。

陈孝廉辞去了工作,每日里为案子奔波。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陈孝廉也变得一天比一天冷漠。即使陆文轩等人去看他,他也很少说话,只是木然的盯着林卿的照片发呆。不苟言笑,不发一言。

一件件新的社会事件陆续被爆出来,掩盖了林卿之死。新闻成了旧闻,并且渐渐被人遗忘。而对于林卿的家人,却是永远也抹不去的痛。林卿的父母仿佛一下子老去很多。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苦楚,他们难以承受。二老心里憔悴,把案子交给女婿陈孝廉打理,回了老[无][错]小说 ..C<>

林父是个久经世故的人,眼看着案子一天拖一天,隐隐预见了最后的结果。临走时他看着眼眶塌下来的陈孝廉,劝道:“小卿去了就去了吧,你要保重,别想不开。”

陈孝廉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送走二老,然后继续东奔西走,像个不知疲惫的机器,不是查找相关人员咨询问题,就是翻看法律资料。

时间飞逝,夏天到来的时候,安舞阳换上了女装,许剑飞也开始痛经——许剑飞把自己提前痛经归咎于案子迟迟没有结果,害的自己整天心情不畅。

许剑飞痛经那天,林卿的案子,也终于开庭。这天,站在原告席上的陈孝廉出奇的平静,仿佛早就料到了最后的结果。

最后的宣判结果,让陆文轩忍不住发笑。他愕然发现,与这个宣判结果相比,变身、穿越、修真,简直算不得荒诞。

现实就是个很有趣而又荒诞不羁的笑话,就是一部经典的讽刺主义小说。这部小说还是不能被修改。不能被“敏感词”的小说。你越是修改,越是“敏感词”,偏偏就越会让这部小说变的更加精彩绝伦。

精彩绝伦,在现实里,是无奈而又让人震撼的另一个形容词。

尽管是夏天,天气依然燥热不堪,而人的心,却冰冷如寒冬。

陆文轩担心陈孝廉想不开,便没有让他回家,带着他回了白云小区。

许剑飞由于痛经痛得厉害,在家里休息。看到陆文轩等人回来时一个个表情愤然,便猜到了结果。又或者在开庭之前,他就猜到了会有这样一个结果。

陈孝廉不言不语的走到床边坐下来,发了一会儿呆,拿起桌上的一杯茶,一饮而尽。庭上的激辩,让他口干舌燥。

“诶?!不能……呃。”许剑飞没来的及阻止陈孝廉。

陈孝廉愣了一下,转脸看着许剑飞。

许剑飞道:“难道你没看到桌上的‘青春传说’只剩下一粒了吗?”

茶杯旁边,放着一板只剩下一粒药的“青春传说”和一个没有盖上瓶塞的瓷瓶。

看到众人不解的表情,许剑飞道:“我琢磨着痛经可能是由于变身不彻底引起的,所以就……就想着再吃一粒试试看。反正……反正我又不是凡人体质。不怕会有什么问题,就……就把那个菊花痒的药也混进去了一粒……都在茶杯里了……我想着也许效果会不同的。”同情的看着陈孝廉,许剑飞道:“这样也好,变成女人,从新开始。”

陈孝廉愣了片刻,惨然一笑,摇摇头,低声呢喃:“无所谓。”放下茶杯,陈孝廉站起身,精神莫名的好了起来,淡淡一笑,说道:“我没事,你们放心吧。天也不早了,我回去了。”又深深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几位好友,不理他们的挽留,径直走了出去。

陆文轩与安舞阳等人相视一眼,心下不安,便道:“我去陪陪他。”说罢快步追上陈孝廉,与他一起下楼。

陈孝廉看了陆文轩一眼,嘴角微微扬起,没有说话。两人沉默着走出白云小区,漫无目的的走在黄昏的大街上。

残阳如血,晚霞漫天。

柳絮纷飞,像冬日的雪。

从熙熙攘攘的主街道,到行人零星的背街,像是两个世界。

风吹着陈孝廉前额刘海,剑眉之下的眼眸里平静的让人不安。“我们认识有五年了吧。”陈孝廉看也不看陆文轩,忽然说道。

陆文轩双手插在裤袋里,转头看着陈孝廉。点头道:“是啊。”

“我和林卿认识八年了。”陈孝廉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眼睛里柔情万种。深邃的眼眸,像是看到了过去的美好回忆。

陆文轩心里咯噔了一下,呼吸也变的不顺畅。深吸一口气,说道:“她在天上,会希望你好好活着的。”

“不!你不了解她。”陈孝廉脸上笑意更浓,“她会希望我像个男人一样活着。”

“男人?男人应当怎样活?”陆文轩问。

陈孝廉淡淡的笑着,说道:“男人应该顶天立地,男人应该誓死扞卫自己的尊严和自己深爱的女人!”

陆文轩感觉到自己的心莫名的疼痛起来,艰难的吞了一下口水,说道:“你曾经是个警察,违法的事情,不该去做。”

陈孝廉笑着摇摇头,说道:“正因为我曾经是个警察,所以我就多了一份责任:伸张这个世界的正义!”

陆文轩苦笑:“别把自己想的那么伟大,你不过是个小人物。你还有父母亲人,还有我们这些朋友。生活,不只有爱情。”

陈孝廉站定身子,微笑着看着陆文轩,问道:“换做是你,你又会怎么做?”

陆文轩无言以对。看着陈孝廉微笑而坚毅的表情,陆文轩忽然感觉到自己已经再也无法劝说他。他已经做了决定,并且不可能也不愿意改变这个决定。陆文轩在想。如果换做自己,大概也会像陈孝廉一样,选择一条永远不会后悔的道路,哪怕将要为这条路付出生命的代价。不是因为自己有多伟大,而是因为一个男人,就应该为自己的女人做出这样的事情。

陈孝廉说道:“这么多年了,我了解你。我知道,你会支持我。”

“是啊,连我老婆都不知道我小到底有多长,你却知道。你太了解我了。”想起当年醉酒的陈孝廉用尺子量自己的小时精确到毫米的情景,陆文轩笑了。

陈孝廉也笑了。“你这么说,要是被你老婆听到,肯定会误会的。”自嘲的笑了笑,又道:“算了,搞得跟****分手一样,多没意思。我走了。”

“急什么,我还有事请你帮忙。”

“什么事?”

陆文轩想了一下,说道:“如果你不幸……等你去了那里,替我找一个叫燕儿的女孩儿,问问她,当年是她回来找我了吗?她叠千纸鹤的水平退步了。”苦笑一声,陆文轩又道:“我还是希望你没有机会去问她。如果你逃得掉,不要跟我联系。远走高飞吧。”

“呵呵,看运气吧。”陈孝廉看着陆文轩,笑了,“燕儿?行,如果我有机会,一定帮你问问。你付我多少酬劳?”

陆文轩大笑:“咱们谁跟谁,谈钱多伤感情,大不了我多烧几个美女给你。”

“哈哈哈,还是不要了,林卿会吃醋的。”陈孝廉大笑了一声,转身看着陆文轩,良久,忽然张开双臂,与陆文轩紧紧抱在一起。

“再见了,朋友。”陈孝廉拍着陆文轩的背,说道。

“一路顺风。”陆文轩道:“万一……奈何桥上别喝孟婆汤。”

“肯定不喝。”陈孝廉松开陆文轩,看陆文轩还不肯放手,笑问:“难道还想吻别啊?”

“等你变成女人了,我倒不介意吻别。”陆文轩笑着放开了陈孝廉。

陈孝廉笑着摇摇头,转身大踏步朝着夕阳走去。

陆文轩微笑着目送陈孝廉,直到他消失在眼前,才收起笑容。愣了片刻,忽然惨嚎一声,扶着旁边的一棵树跪了下来,伏在地上嚎啕大哭。他知道不论陈孝廉能否活着逃脱。这次,也都是永别。

声嘶力竭的哭声,引得路人纷纷侧目。路人都在猜测,多么悲痛的事情,才会让一个男人如此痛苦?

一只玉手搭在了陆文轩肩膀上,一个女孩儿蹲在了陆文轩面前。轻抚着他的头发,替他拭去泪水。

陆文轩抬起头,看到了眼前的李慕翔。抹一把泪,略有些尴尬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下班回来,看到你跟他从小区里走出来,不放心,就跟过来了。”李慕翔轻轻扶起陆文轩,把他揽在了怀里。“要不要我去帮他?”

陆文轩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李慕翔的身手。略一思索,又叹气道:“算了,有些事,必须亲力亲为。”说罢,扑在李慕翔怀里,泪水止也止不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