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你的嫌疑最大

212 你的嫌疑最大

陆文轩捏捏眼角。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孟洁。他相信,孟洁但凡有其它的办法,就绝对不会直接问自己。叹一口气,陆文轩道:“我帮你劝劝舞阳,希望他会愿意告诉你,他要是不愿说,我也不可能出卖他。你……明白吗?”

“我明白。”孟洁抹了一下眼泪,抬头感激的看着陆文轩,强笑道:“谢谢你。”

“呵呵,不用谢。”陆文轩说着站起身,走到门口,又回过身,笑道:“其实吧,舞阳不能跟你做,我是可以代劳的。我和他多年好兄弟,从来不分彼此。不过你也不要要求太高,我只能兼职,不能全职,不然我老婆……”

“滚!”孟洁笑骂了一声,把陆文轩推了出去。

陆文轩笑着摇摇头,深吸一口气。又长长的吐出来。回到自己的房间,看到李慕翔正在上网。说道:“你在这玩儿,我有点事儿,可能会晚点儿回来。”

“嗯,你去忙吧。”李慕翔道。

陆文轩笑着点头,退出房间,一直来到楼下,拨通了安舞阳的手机。得知他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便约他在小区的花坛前见面。

安舞阳过来的时候,陆文轩面前已经丢下了四五个烟蒂。又递给陆文轩一支?无?错?小说 ..<>

陆文轩看了看安舞阳,又下意识的看了看安舞阳裆部,问道:“你的阳痿什么时候好的?”

“呃……你怎么知道?”

“孟洁说的。”陆文轩浅笑一声,又叹气道:“她哭了。”

安舞阳愣了。

陆文轩继续说道:“我觉得吧,爱情,就应该坦诚一些。男人嘛,既然拿得起,就该放得下。你一直瞒着她,却不见得就是对她好。告诉她吧,让她自己选择。看得出来,她很痛苦。总这么拖着……也不是办法。”

安舞阳没有说话,只是手肘压在双膝上,低头抽着烟。

陆文轩准备了很多说辞,而现在,却只是简单的说了几句。再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有些话,或者不需要刻意说明。他相信,安舞阳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站起身,陆文轩走开了。此时的安舞阳,需要一个人静一静。也许陆文轩是在逃避,不想再为这扰人的所谓“爱情”而烦恼。他对这种事情,实在提不起兴趣。

回到房间,陆文轩在床上横躺下来。歪着头看了看正在聊QQ的李慕翔,问道:“跟谁聊天呢?”

“叶斌。”李慕翔笑问:“吃醋吗?”

陆文轩苦笑,“我这人对酸的东西一向没什么兴趣。”

李慕翔嘿嘿一笑,想起叶斌刚才跟她提起的事情,又皱眉道:“我问你,你认识不认识一个叫四空的和尚?”

“四空?”陆文轩凝眉想了一下,道:“不认识。干嘛?”

“呵,难道说小四同学真的fa春了?”李慕翔抱着胳膊诡笑着嘀咕了一声,又道:“没什么,就是问问。”说着又转动椅子,面向陆文轩,皱眉道:“我忽然想起一个问题。你说寄给教授那封信的人,会不会是你?”

“啊?”陆文轩抽了抽嘴角,道:“太离谱了吧?”说罢又一想。道:“如果排除怪力乱神之类,只有你我知道教授对那封信的反应,也只有你我知道教授会骂人王八蛋。嘶……你说的好像也不是不可能,可是……为什么不可能是你呢?”

“我一般不说‘扁你’。”李慕翔道:“所以啊,你的嫌疑最大。很可能你穿越了时空,寄了一封信给教授。”

“呃,你的意思是,这个时空,还有另一个我?”陆文轩摸着下巴苦笑,“应该不可能,凭我的本事,要真穿越了时空,肯定能闯出一番事业,为什么在这个时空,没发现什么和我长得差不多的名人呢?”

“靠,你的意思是以我的本事,穿越了就干不出一番事业了?”李慕翔不满道。

“呵呵,就算不从这个角度来分析,我也不觉得会是我写的那封信。我的字写的比那封信上的字漂亮多了。那封信上的字太难看了,不可能是我写的。”

正说着,陆文轩的手机响了。是陈孝廉打来的。他约陆文轩去酒吧喝酒。陆文轩本想推辞,又隐约间觉得陈孝廉好像有些不开心,便应承下来,

看看李慕翔,陆文轩坐起来,说道:“我朋友好像不开心,约我去喝酒。”

李慕翔应了一声,道:“你还真忙,呵呵。早点回来。我暖好被窝等你。”

陆文轩笑了一声,走到李慕翔面前,在她唇上吻了一下,又简单收拾了一下,才走出房间,去了与陈孝廉约好的酒吧。

等陆文轩赶到地方,才发现陈孝廉已经喝了不少,醉醺醺的靠着沙发的靠背,精神****不堪。直到陆文轩在他对面坐下来,陈孝廉才努力睁开眼睛,看着陆文轩,苦涩的笑了一声,说道:“自己倒吧。”

陆文轩倒上一杯酒,问道:“跟老婆吵架了?”

“切,怎么可能,林卿从来不跟我吵架。”陈孝廉笑着摇头。

“那肯定是工作上不顺心了?”

陈孝廉啐了一口,来了精神。坐直身子,看着陆文轩,感慨道:“你说想当个好警察怎么那么难呢?!明明是那混蛋打人在先,就因为他爹跟我们局长有点关系,就那么给放了。反倒是把被打的人给拘留了!我跟局长理论,气的砸了他的水杯!”陈孝廉越说越气,抹了一把脸。一脸的愤愤然,“让老子写检查,我呸!写他**的检查!”

陆文轩苦笑一声,道:“不开心就别做了。”

“不!老子非要做下去!”陈孝廉道:“老子就是给他找不自在!这种垃圾怎么就他**的坐上了局长的位置?老子……”陈孝廉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像个泼皮,自嘲的笑了一声,道:“真正的官场啊,比任何一部官场小说都要精彩又令人发指!我是个小人物,但我有自己的原则,我就给他找不自在了,我就不走!”

“你这不也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陆文轩问。

陈孝廉哼了一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又开始跟陆文轩嘟囔着工作上的烦心事,唧唧歪歪的没完没了,好像警察队伍里的垃圾都被他一个人碰上了,又好像警察队伍里就只有他自己不垃圾一般。末了,口齿不清的说了一句:“威胁我?我才不怕。呵……粉身碎骨浑不怕,留得清白在人间。好诗……好酒……”

陆文轩没有听清陈孝廉后面的话,看他喝酒喝得有些神志不清,陆文轩内心隐隐有些担心。他发现原本脾气很好的陈孝廉,做了几天警察,脾气就变的恶劣了许多。大概是积压了太多的怨气,无处发泄吧。这样的脾气,又怎么在复杂的环境中很好的生存呢?

陆文轩想再劝说陈孝廉几句,却发现他已经醉倒在沙发上。

喝了一会儿闷酒,陆文轩结了帐,又拨通了林卿的手机,等她来了,才和她一起把陈孝廉送到他和林卿的住处。

看着林卿把陈孝廉安顿下,陆文轩想了一下,说道:“劝劝他,还是别做警察了。他性子太直,我怕他会出事。”

林卿笑了笑,爱怜的摸着陈孝廉的俊逸脸庞,脸上柔情万种。她悠悠然说道:“你不觉得这样的他,很有魅力吗?跟他一比,其他的男人简直就不算个男人。”

陆文轩噎了一下,苦笑道:“我x,你的观点还真犀利。可……算了,你们俩是没救了。”看了一眼桌上摊开的一些文件,陆文轩又问:“最近忙吗?”

“在采访一件非法征地和环境污染的案子。”林卿道:“查了几天了,整天累的腰疼。等过几天发了稿子,就会轻松一些了。”

“腰疼?要不要我给你捏捏?许多女孩子都说我的指功出神入化,可以提神醒脑,滋阴补肾,活血化瘀……”

“去。”林卿笑了一声,道:“没个正经的家伙。”

“哈哈,不说了,我得赶紧回家。老婆在家等我呢。”陆文轩说道。

“老婆?谁的老婆?”

“当然是我的。”陆文轩大笑了一声,辞别林卿,离开了她家。

回到家,陆文轩看了看关着的安舞阳的房门,想进去看看安舞阳和孟洁在不在里面,两人谈的怎么样了。细一想,又懒得去掺和了。

正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忽然听到了安舞阳房间里传来的孟洁的笑声。愣了一下,陆文轩琢磨着孟洁不会是被变身的诡异事件搞得神经了吧?担心之余,便推开了房门。映入眼帘的,是袒胸露乳,裤子褪至膝盖的站着的一脸尴尬的安舞阳和坐在床上大笑不止的孟洁。

“呃……你们……”陆文轩搞不清状况。

安舞阳赶紧提上裤子,恶狠狠的瞪着陆文轩,道:“你小子什么毛病,不会敲门啊?!”

“我敲了!你没听到而已。”陆文轩狡辩了一下,转移话题,看着孟洁问道:“疯了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