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 诡异信件

211 诡异信件

陆文轩低头看了一眼那信封,眉头一皱,看到了信封内侧似乎写着些什么。好奇之下,捡起来,把信封展开,看到内侧写着:王八蛋,再骂我信不信我扁你?

三人都愣住了。

是谁?是谁能够未卜先知?还是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这里,这行字不过是那个神秘人用强大的“法术”刚刚写上去的?三人内心同时升起一丝不安,下意识的四下里张望。

良久,江通哼哼的苦笑起来,感慨道:“太神奇了。”除了这么说,江通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内心深处的情感了。

陆文轩对这些神奇的事情似乎有些麻木的感觉,并不像教授和李慕翔那样感到震撼。与许剑飞修真相比,这些,实在算不了什么。

江通在椅子上坐下来,不言不语。

李慕翔想不出所以然,也懒得去想,看了看时间,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得走了。”说着看向那个神秘的水壶,又道:“教授,这个水壶肯定不简单,你要收好了。”

“嗯,那是肯定的。”江通道。

李慕翔犹豫了一下,似是有什么话想说。咬咬牙,又忍住了。提上行李,跟着陆文轩走出小院,上了公交车。

`无`错`小说`.Q.C<

黄昏时分,陆文轩和李慕翔回到了白云小区。把行李放在一边,李慕翔在床沿上坐下来,忽然仰头看着陆文轩,问道:“你说,历史可以改变吗?”

“现在不是已经改变了吗?”陆文轩道:“起码小七在前一个时空,并不认识我。”

“也许,也许什么也没有改变。”李慕翔叹了一口气,低下头,不说话了。

陆文轩在李慕翔身边坐下来,抱着她,问道:“在担心什么?”

“你有没有看到平台镇房屋的墙上到处都是红色的‘拆’?”

“呃,看到了。”

“小七说,夏天的时候,教授会被暴力拆迁致死。”在失忆之前,李慕翔试图改变历史,最后却只能屈服于历史。现在,李慕翔对历史有种莫名的惧怕。明明知道将来发生的不幸,却没有能力去组织,这种心情,或许会让人倍觉压抑。

陆文轩怔了片刻,在李慕翔额头亲吻了一下, 安慰道:“不用想太多,尽人事,听天命吧。”

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陆文轩摸了摸李慕翔的脑袋,起身走出房间,看到孟洁挎着一个坤包走了进来。笑了一声,道:“下班了?”

孟洁应了一声,见陆文轩要回房间,略一迟疑,说道:“文轩,你等下。”

“嗯?有事?”陆文轩回身问道。

“我……我有点事问你。”孟洁莫名的红了一下脸。

陆文轩有些奇怪,看着孟洁,猜测着她想问自己什么羞人的事情。孟洁道:“你来我房间吧。”

“唔,好。”陆文轩跟着孟洁走进房间里。

孟洁反手关上门,让陆文轩在床上坐下来。陆文轩尴尬的一笑,说道:“我老婆在呢,你还是打开门吧?”

“呵,什么时候你还这么……这么保守了?”孟洁笑问。

“不是,主要是我这段时间不怎么走运,万一待会儿再起了什么误会,我可是有口难辩的。”陆文轩道。

孟洁想起上回的厕所事件,笑了笑,又把门拉开。示意陆文轩坐下,自己坐在陆文轩身边,脸色又莫名的红了起来。“其实吧,我就是想问问你……想问问你……”

“到底想问我什么?”陆文轩苦笑道:“在我这么‘不要脸’的人面前,你有必要害羞吗?”

孟洁翻翻白眼,说道:“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皱皱眉头,又道:“我想问你,舞阳是不是……是不是有了别的女人?”

“呃……你觉得呢?”陆文轩乐了,难得的很认真的说道:“卧龙岗八虎虽然不是什么善类,但绝对没有一个人会背叛自己的女人和朋友。”陆文轩不介意往自己和朋友们脸上贴金。

“切,叫小姐不算啊?”

“那……那怎么能算。”陆文轩强词夺理道,“我说的背叛,是感情上的背叛,不是身体上……”

“得了,说正经的。”孟洁被陆文轩几句玩笑话说的也不是很尴尬了,“其实我也不相信舞阳会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情,只是……只是……算了,我不问你了。”她终究还是难以启齿。

“唉?”陆文轩苦笑道,“有话就说,吞吞吐吐的做什么?这可不像你啊。”

“可……有些事儿,我实在问不出口,可要是不问你,我也没别的人可问了。”孟洁脸涨得通红,站起身,道:“算了,你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陆文轩愣了一下,看着孟洁,猜测道:“你是不是想问舞阳为什么会阳痿?”

“阳痿?”孟洁一脸苦楚,“他要是阳痿就好了。”

“啊?”

“我的意思是……他要是阳痿了,我就不会这么烦了。”孟洁皱眉问道:“你怎么会以为他阳痿了呢?”

“他……他,他,他难道没有阳痿?!”陆文轩有些惊讶。

“当然没有!”孟洁肯定道。

“呃……”陆文轩摸着下巴想了一会儿,琢磨着难道导致安舞阳阳痿的药的药效过了?又抬头看着孟洁,问道:“那你是想问我他为什么一直不肯跟你做ai?”

孟洁的脸色红得像熟透的苹果,咬着嘴唇,低着头重新坐下,也不说话。虽然有些害臊,但她仍然想知道答案。这种问题,要是陆文轩猜不出来,让她自己问,她是不可能问得出口的。摆弄了一下手指,孟洁咬咬牙,说道:“你是他最好的朋友,我不问你……实在没人可问了。前段时间,他就不正常,你们不说,我也没有追问。可这么久了,他……他……我不是那种女人,非要做,那个……只是,这段时间他太不正常了,我不放心。而且……而且……”孟洁实在觉得害臊,可是内心很担心心爱的男人,有些事情,也不能不问。“为什么他……他那里突然……突然变的……小……小了?”孟洁说罢,头低的更深了。勾着脑袋看着自己胸前的纽扣,不敢看陆文轩。压在心底很久的疑问,终于问了出来,孟洁莫名的想哭,鼻子一酸,眼睛湿了。“你们……你们有什么事瞒着我?为什么不肯告诉我呢?舞阳他到底怎么了?我一直希望他能对我说清楚,可是他从来不肯说什么。我……我好累,真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