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 龙睛

210 龙睛

刘尘和小猫被陆文轩赶出了自己的房间。打发了她们去王珂那张“又大又舒服”的床上过夜。对于陆文轩这种为了老婆不要朋友的恶劣品质,刘尘忍不住横加指责。陆文轩对此却理直气壮,在他看来,这俩人儿已经霸占自己的房间很久了,也该还给自己了。

早春的夜晚,天气依然寒冷。

陆文轩拥着李慕翔躺在被窝里,有些心不在焉。他在想要不要把自己“不育”的事儿告诉她。

李慕翔慵懒的伸个懒腰,头枕在陆文轩的臂弯里。一只手调皮的捏着陆文轩胸前的r头,笑道:“你那几个表姐妹挺漂亮的。”

“还好,不如你。”陆文轩笑道。

李慕翔笑了笑,又道:“明天我要去找份工作,以后就住在你这里了,好不好?”

“好。”陆文轩点头道。

“你明天别去饭店了,我找到工作后,帮我把行李搬到你这来。”

“行。”陆文轩低头在李慕翔额头亲吻了一下,拧一下眉,说道:“小翔,有件事……我想跟你说。”陆文轩决定把不育的事情告诉李慕翔。

“什么?”李慕翔问。

“那个……我……我昨天去医院检!无!错!小说 .. C<>

“嗯?”李慕翔眉头一皱,仰头看着陆文轩,眼神里显出一丝担忧神色。

“我发现我有不育症。”陆文轩叹气道:“也许以后我们不会有自己的孩子了。”

“我x!”李慕翔笑着轻轻捶打了一下陆文轩的胸口,说道:“我当什么事儿呢。吓我一跳。呵……不育啊。正好,我也不想生孩子。养孩子是赔本买卖。”

陆文轩愣了一下,问:“真的假的?”

“嘿嘿,你不早说,早知道我就不吃避孕药了。”李慕翔一脸的郁闷不堪。

“呃……你什么时候吃的药?”

“早了,还是长效的呢,刚吃的时候还挺不舒服。”李慕翔笑了一声,道:“这下好了,不用吃药了。等过些日子,咱们去把天琪偷过来,咱们不就有孩子了嘛。”

“呃……好主意。”看到李慕翔这样,陆文轩压在心头的一块大石终于落了地。心情大好之下,拥着李慕翔狠狠的吻了一通。休息了一会儿,陆文轩抱着李慕翔发了一会儿呆,从桌上拿起笔记本,撕下一张纸,折了一只纸鹤,又用笔在纸鹤的翅膀上各画上了一张笑脸。递给李慕翔,陆文轩笑道:“送你。”

李慕翔笑着接过来,把玩了一会儿,道:“折的不错。”

陆文轩笑了一声,道:“纸鹤代表爱情和祝福。”

“瞎扯,有些人也送朋友纸鹤的。”

……

和煦的阳光洒下来的时候,李慕翔带着陆文轩在临海大学里散步。故地重游的感觉,总能让人想起那些美好的回忆。李慕翔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想回来看看,事实上,这里已经没有了自己所留恋的人和物。

转了一圈。李慕翔才道:“走吧,去找工作。”

陆文轩道:“你有身份证吗?没身份证上哪去找工作啊?”

“呃……我想想。”李慕翔凝眉思索片刻,笑道:“有了。跟我来。”说着快步走出校园。

李慕翔带着陆文轩一直来带了一家复印社外,看着店门上“希望复印社”的招牌和玻璃门上的“招工”俩字,李慕翔乐了。陆文轩道:“没身份证人家不会要你的。”

“试试看。”李慕翔说着,走进了店里。

店里一个四十来岁的漂亮女人正手忙脚乱的收拾着一打文件,看到李慕翔走进来,愣了。

李慕翔笑道:“你好,请问这里招工吗?”

漂亮女人也笑了笑,又故意板着脸,说道:“美女,不干了也不说一声,是不是太过分了?这都一年多了,你不是来要那最后一个月的工资的吧?”

李慕翔笑的很开心,“我是来找工作的。”

漂亮女人吐出一口气,说道:“行啦,你就接着在我这干,现在是美女经济,没有你这个美女招牌,我这里生意差了好多。”

“嘿嘿,谢谢。”

“唔……你比以前开朗多了。”漂亮女人又看了一眼李慕翔身后的陆文轩。恍然大悟般的笑道:“怪不得,恋爱中的女人开朗一些才好。”大笑一声,又道:“现在物价涨了,我给你加一百块工资。先说好,你要是再不打算做了,就跟我说一声,别再不吱声就跑了。”

“好的,一定。”

“那明天开始上班吧?”

“行。”

辞别漂亮女人,李慕翔走出复印社,看看有些纳闷的陆文轩,不禁笑了一声,解释道:“以前小七在这里上班。”

“噢。”陆文轩恍然大悟,笑道:“怪不得。”

李慕翔笑了笑,又道:“走吧,去平台镇,帮我把行李搬过来。”

两人坐上城乡客车,到了下午才抵达平台镇。

李慕翔早已把行李收拾成了三个大皮箱放在床上,还剩下一些日用品,用方便袋装好,一切也就收拾停当。

教授江通的心情不太好,有些不舍得李慕翔。李慕翔笑道:“我会常回来看你的。”

“得了吧,有那时间,你肯定会跟你老公在一起亲热。”江通叹一口气,又道:“你们什么时候举行婚礼?记得请我。”

李慕翔想了一下,道:“婚礼?算了吧。浪费钱。裸婚好了。”说罢又诡笑一声,道:“不过礼金你可不能不给。”她知道教授有钱,也就不打算跟他客气。

陆文轩开玩笑道:“礼金就免了吧,改送礼物吧。你那个水壶挺不错的,干脆送给我们吧。”他相信教授那只水壶一定很值钱。

江通咧着嘴鄙视陆文轩。道:“你倒是不客气,那可是我们江家的传家宝。”

“哦?”陆文轩笑了一声,道:“原来是传家宝,我说做工怎么那么精致呢。特别是上面那两条龙,简直栩栩如生……诶?教授!龙!”陆文轩心中一震,忽然想起了教授的那封诡异的信。

“什么龙?”江通愣了,没有反应过来。

“画龙点睛啊!”

江通怔了片刻,猛一拍大腿,“嘿!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说着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陆文轩和李慕翔也跟了进来,看着江通从架子上取下了那个古朴的水壶。水壶上盘着的两条龙张牙舞爪,每条龙各有一只眼睛被雕刻出来,龙睛有隐隐光华。

江通眉头深锁,盯着那龙睛看了一会儿,又忽然把水壶放下,快步走到工作台前,从一台陈旧的电脑上拔下一条电脑内存条,又拿出一根钢针,把内存条上的一个电子元件的外层塑料皮拨开,看到了里面泛着微光的龙睛。“原来如此!”江通说着,又把电脑主机横放在工作台上,用钢针戳开了电脑主板上的一个电子元件的外皮。同样的,里面是一颗龙睛。

“怎……怎么了?”李慕翔不解的问道。

陆文轩把那封诡异的信的事情说了,李慕翔才凝眉道:“怪事儿啊。”她很少来教授的房间。也几乎不动教授的东西,若是陆文轩今天不提,她到现在也不会知道那封信里的内容。

江通看看李慕翔,又看看陆文轩,忽然觉得陆文轩跟自己挺有缘的,要不是他,自己大概还不会明白那封信和这个水壶的秘密。或者,他是值得信任的。江通犹豫了片刻,叹气道:“当年我收到这封信之后,琢磨了很久,没想明白。再后来。在老家的地下无意中发现了这个水壶。还没来得及把这封信和水壶联系在一起,又无意中买到了一台神奇的电脑……就是穿越机器。从那之后,全部心思都用在了电脑上,竟然一直没去想想这个水壶上的两条龙。”

李慕翔凝眉道:“这么说来,要是没有那台穿越的神奇的电脑,你大概是可以想到那封信和水壶的联系吧?”

“唔……不好说。”江通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在另一个时空里,在没有穿越的电脑的时空里,我通过那封信,发现了龙睛的神秘,研究出了穿越的电脑?可问题是……这个水壶……还有那封信……”

陆文轩拿起那个水壶,翻看了一遍,发现壶底写着一行红色的字:水壶不转,天下太平。

江通看了看正在把玩水壶的陆文轩,又看着水壶,说道:“一行简体字,很明显,并不是很古老的东西。”

“不好说,也许有人穿越到了古代呢。”李慕翔道。

很扯淡的说法,却又让人忍不住去相信。

有了可以穿越时空的电脑,若是有人穿越到古代,在这个水壶下写了这么一行字,似乎也不是不可能。但是那封信,又是谁寄来的呢?他又为什么要给教授寄这样一封信呢?他跟这个水壶又有什么关系?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三人面面相觑,都被这个诡异的水壶和那封诡异的信给镇住了。

江通苦笑道:“本以为事情会明了一些,没想到越来越复杂了。”揉了揉太阳穴,江通拿起那封信,皱眉道:“这是哪个王八蛋寄给我的信,怎么也不说明白?!”心里被这些奇怪的问题纠结的有些愤怒,江通两手抓着信封,刺啦一声,把信封撕成了两半,然后愤愤然丢在了地上。他对那个神秘的寄信人故作神秘的态度很反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