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 不育症!

209 不育症!

陆文轩从金光男科走出来的时候。精神有些****。一只手拿着一张病历单,反反复复的看了几十遍。另一只手不停的揉着太阳穴,好像要把脑袋捅破一般。

虽然陆文轩并没有传宗接代的思想,甚至还想过将来不要孩子,可真的到了想要孩子都要不上的地步,他心头仍难免失落和伤感。因为起码来说,这张病历单证明了自己是不健康的。

垂头丧气的回到“再聚首”,陆文轩不理会朋友们的招呼,径直走到厨房,在椅子上坐下来,愣愣的发呆。使劲抹了一把脸,陆文轩叹一口气,想着不育就不育吧,没孩子正好省心,还省的避孕麻烦。只是可惜了陆家祖先排好的家谱到自己这辈儿,算是到头了。

正在炒菜的代开朝回头看了陆文轩一眼,不悦道:“傻坐在那干什么?过来帮忙!”

听到代开朝的话,陆文轩又愣住了。要是自己得了不育症,那代开朝的孩子……会是谁的?总不能真是上帝的吧?

陆文轩正在发呆,刘尘嘿嘿的笑着走了进来,“陆兄。借十块钱花花。”

“不是才分的红吗?”陆文轩问。

“我钱存银行了,取钱太麻烦。”刘尘道,“你先借我十{无{#125}{#123}错}小说 .{#123}[{#125}<>

“不借!”刘尘是有名的借钱不还,借给她钱,无疑是肉包子打狗,陆文轩可不会干这种蠢事。

刘尘笑了一声,忽然把手伸进了陆文轩口袋里——跟好朋友在一起,刘尘一向不会见外,借不到钱,就抢。摸到一张类似钞票的纸张,刘尘大喜,不等陆文轩反应过来,就把它掏了出来,看也不看,闪身大笑着跑开了。

陆文轩赶紧起身去追,刚追出门口,看到刘尘已经停了下来,展开看着那张纸。她的表情也同时转为惊讶。这张纸是陆文轩从金光男科带回来的病历单。

“什么好东西?”王珂凑上来问道。

陆文轩看已经隐瞒不了,也就懒得去抢了。

刘尘把那张病历单交给王珂,转身看着陆文轩,眼神里尽是同情。“你……你还真是不育啊?!”

陆文轩有不育症!

这对于众人来说,无异于当头一棒,都懵了。不是因为她们同情陆文轩,而是她们惊异于代开朝到底怀上了谁的孩子。

在这之前,包括陆文轩和代开朝,没有人不怀疑甚至认定代开朝的孩子是陆文轩的——虽然没什么证据。而在这之后。病历单上的“不育”结论彻底洗脱了陆文轩的嫌疑。

那么,一个不可思议的问题出现了:代开朝到底怀上了谁的孩子?!

难道真是上帝干的好事儿?

代开朝得知了陆文轩“不育”的消息后,感觉到脑袋有些发晕,看着陆文轩,有些遗憾,有些痛苦,有些不解的问:“为什么不是你的孩子呢?”代开朝欲哭无泪,这不是逼她相信自己怀了耶稣吗?!

代开朝想起了当年陆文轩说过的一个心理学上的典故:一个人被别人骂做是狗咋种,他极力反驳,并且到处寻找自己不是狗咋种的证据。他来到一条凶恶的见人就咬的狗面前,狗对他很亲切。他来到茅坑前,见了屎,感觉很亲切。他来到猫面前,猫对他很凶。一切证据都在证明他是个狗咋种。他迷茫了,以为自己真的是个狗咋种。

当一切证据都在证明着一个荒诞的结果,你是选择继续固执的坚持己见?还是不情不愿的接受现实?代开朝扪心自问,却得不到答案。

陆文轩一脸颓废的说道:“我也想是我的。”

“嗯?”

“啊,我是说不可能是我的孩子。”陆文轩有些受不了朋友们看自己时那种诡异而又充满同情的眼神儿,总觉得太阳穴有些胀痛。丢下手里活计,说:“我有点不舒服,请个假。先回去了。”

众人相信陆文轩心里肯定很难受,也没有再跟他开玩笑不让他走。

陆文轩走出饭店,叼着一支烟走在通往白云小区的路上。仔细品味了一下此时自己内心的感受,觉得似乎说不上是难受。当然,肯定也不好受。

陆文轩隐隐感觉到一丝孤单。孤单的时候,便会想到亲近的人。陆文轩想到了李慕翔,也不知道现在的她正在做什么。正想得出神,手机忽然响了。陆文轩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按下接听键,听到了李慕翔的声音。陆文轩有些意外,也有些欣喜。李慕翔告诉他,今晚上她要过来找他,现在已经要出发了。

挂了电话,陆文轩把号码存起来,仰头望天。良久,神经病一般的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心中暗付:“不就是不育吗!老子才不在乎!”如此想着,心中痛快不少。快步回到住处,没有看到许剑飞。心下好奇,爬上楼顶,看到了盘腿坐在一张报纸上闭目“修炼”的许剑飞。

许剑飞的面前,是那本只剩下一少半的《100天元婴速成法》和一只玻璃水杯。察觉到有人靠近,许剑飞睁开眼,看到是陆文轩,才放松了警惕,笑道:“怎么?不忙了?”

陆文轩答非所问,道:“孝廉来了。”

“哦?在哪呢?”

“又走了。”

“靠。”许剑飞骂了一声,又神秘的一笑,朝着陆文轩招招手。待他在自己面前坐下。才问道:“我记得你说吃了‘青春传说’之后会xing欲大起是不是?”

“呃……是。”陆文轩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那只玻璃水杯。

“哈哈哈!”许剑飞忽然大笑起来,“我果然跟你们这些凡人不一样!”

“什么……什么意思?”

“我吃了一粒‘青春传说’,没有一点****。”许剑飞得意道,“反而神采奕奕。”

陆文轩吃了一惊,嘴角直抽搐。看着得意洋洋的许剑飞,陆文轩认定这小子精神上不大正常,没事儿乱吃什么药呢?难道就是想证明自己的与众不同?“你让我说什么好呢?”想了一下,又道:“我太佩服你了。”事实上,陆文轩是有些羡慕许剑飞的“主角光环”和奇遇。可细一想,陆文轩又觉得许剑飞也挺惨的。哪怕以后能横行天下,长生不老又怎么样?连**女爱之事都不能做,长生,又有什么意思?还不就是个长生的并且本事不小的太监?再厉害,你不也就是个太监!

转念又一想,陆文轩琢磨着没有“****”大概不能表示就不会变成女人吧?

许剑飞又大笑了一声,收起那本小册子,说道:“全靠它。我吃过药就开始修炼,修为又精进不少。哈哈哈。”拿起水杯,跟陆文轩一同站起来,许剑飞又看着陆文轩,问道:“怎么?你的精神状况似乎不太好。”

陆文轩叹一口气,道:“一言难尽,还是不说了。”趴在边缘的栏杆上。陆文轩眺望远方,怔怔的出神。不知道该想些什么,只是莫名的提不起精神。

许剑飞见陆文轩闷闷不乐,不想说话的样子,也就不再追问,只是陪在陆文轩身边,鸟瞰着眼下的城市。城市没有边际,没有规则,乍一看,像一处巨大的垃圾场。

许剑飞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以前从未觉得这垃圾一样的城市有什么好的。可现如今,想着自己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就要离开这里,便有一种难以名状的留恋。

两人在楼顶就这么沉默着,没人说话,只是愣愣的发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一点一点的灯光开始点缀着城市的繁华。直到灯光几乎连成了线,陆文轩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转眼看到许剑飞,怔了一下,问道:“我x,你怎么还在这里?”

“我就不能在这里?”许剑飞问。

“切,我有事,先走了。”陆文轩转x下楼。他记起李慕翔大概也该到了,便想着去门口接她。

许剑飞看着陆文轩离开,觉得今天的陆文轩似乎有点不正常,不放心,便拨通了王珂的手机号码,一问才知道,原来陆文轩得了“不育症”。苦笑了一声,许剑飞快步下楼,追上陆文轩,攀上他的肩膀,说道:“我当你小子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了呢,原来是不育症啊。你放心,等我修炼的差不多了,找到了师门,就问师傅讨要一粒仙药给你,不就得了?”讪笑一声,又道:“不就是不能生孩子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陆文轩听到许剑飞的话,想着大概“不育”对于修真者来说,算不得什么疑难杂症,说不准一粒仙药真能搞定。心下稍宽,边下楼边苦笑着说道:“我倒不是在乎能不能生孩子,而是突然之间发现自己竟然‘不正常’,心里有压力而已。你说你要是突然发现自己有不育症——哪怕你是修道之人,不准备要孩子。难道你心里就会真的不以为然?”

“呃……言之有理。”许剑飞笑了笑,又忽然问道:“对了,孝廉来找你们干嘛呢?”

“没事儿来看看。”陆文轩咋了一下嘴,道:“孝廉那家伙,太……太耿直了,脾气也不好。不适合做警察。”

“呵,那又怎么样?谁叫他喜欢干警察呢?”许剑飞道。

正说着,陆文轩的手机响了。是李慕翔打来的。陆文轩对许剑飞笑道:“不陪你了,我老婆来了。”说着边快步下楼,边接了电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