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 不育症?

208 不育症?

代开朝本来打算把孩子给打掉,可后来想想,又觉得“万一真是耶稣”,那岂不坏了上帝的大事?转念一想,又琢磨着自己虽然是基督徒,但人品也说不上好,没理由被上帝看中并且怀上耶稣。自己一个单身女人,生个孩子的话,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想来想去,代开朝决定去打胎。代开朝临走的时候,陆文轩、王珂和刘尘三人一直扼腕叹息,不无遗憾的说什么“耶稣第一世被钉十字架已经够惨了,第二世竟然直接死在了娘胎里,简直惨无人道,上帝的愤怒会让世界覆灭的……”。代开朝被三人嘀咕的七上八下,恨恨的骂了一句“一群白痴”,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去医院打胎。

谁知刚坐上车没走一百米,出租车爆胎了。代开朝心里更乱了,干脆上了公交。没成想公交车刚走两站路,又跟另一辆公交车起了摩擦,两个司机下了车大吵大闹,车也不开了。

代开朝终于决定不打胎了。她相信,肯定是上帝在阻止自己,不让自己去打胎。

回到“再聚首”,陆文轩问代开朝:“这么快就打掉了?”

代开朝愣愣的不说话,良久,才对围上来的朋友们说道:“我坐出租车,车爆胎。我坐公交,公{#123}无{#125}错{#123}小{#125}说 .Q.<>

小猫苦笑一声,道:“巧合吧?”

代开朝一脸虔诚的说道:“一切巧合都是上帝的安排,你懂什么。”说罢又对陆文轩道:“等孩子生下来,你们俩去做个亲子鉴定,要是你的孩子,我……我……”代开朝一时想不出该怎么惩罚陆文轩。

“要不是我的呢?”陆文轩问。

王珂笑道:“不是你的,就是上帝的。”

代开朝苦笑一声,没有说话。她在想,孩子要不是陆文轩这个最大嫌疑犯的,搞不好还真就是上帝的。因为除了陆文轩,上帝的嫌疑最大。不然还能是谁的?

代开朝忽然苦笑起来,觉得自己的想法太扯淡。

刘尘嘿嘿嘿的笑了一声,说道:“依我看啊,就算文轩真的占了你便宜,大概也没那个本事让你怀孕。你想啊,他这么多年不知道跟多少女人发生过关系,为什么就没有一个女人怀孕呢?我怀疑他有不育症。”

陆文轩挑着眉毛,不悦道:“我保护措施做得好,不行啊?”

“常从河边过,哪有不湿鞋的。”刘尘看着陆文轩,一脸的同情,好像陆文轩真的要绝后了一般。“这个避孕啊,就像打着伞在雨天散步。你保护的好,一步两步,甚至三五十步都不会淋到雨。可你要是走了好几百步,一点雨都不沾,也不可能吧?你也不想想,这么多年了,多少女人被你占了便宜?又有几个怀孕的?”

王珂诡笑一声,也用同情的眼神看着陆文轩,说道:“文轩,刘尘说的好像有点道理,你……该不会……”

“少胡扯。”陆文轩懒得跟众人废话,转过身,又拿来几颗青椒,心不在焉的切着。

想想刘尘的话,陆文轩心里也泛起了嘀咕。要说以前保护措施做的好没有让女人怀孕,还说得过去,可前几回跟两个李慕翔亲热,都没有保护措施,怎么就没见她们俩怀孕呢?跟她们亲热了好几次都没中,怎么跟小代亲热了一次就中了?虽然这也不是不可能,可确实有点诡异。难道只是巧合?如果说小代怀的不是陆某的孩子,那还能是谁的?总不能真是上帝的吧?

陆文轩发现自己忽悠人的水平越来越诡异了,为什么每次都把自己给忽悠进去呢?

王珂用手肘碰了一下陆文轩的腰,说道:“你还是去检查一下吧,万一……”

“检查个屁,滚蛋。”陆文轩没好气的说道:“不育才好呢,省的每次都要戴套,麻烦。”

“你说的也对。”王珂笑了一声,拉着刘尘走开了。

代开朝看着心神不宁的陆文轩,自己也有些心慌意乱起来。她忽然希望自己怀的孩子是陆文轩的,不是因为她看上了陆文轩,而是因为她觉得孩子要不是陆文轩的,那就太诡异了!她确信除了春节那天晚上有可能被陆文轩占了便宜以外,不可能再被别人占了便宜。至于安舞阳,代开朝相信他的人品。假设陆文轩没有占了自己便宜,又或者他有不育症,那自己肚里的孩子,大概也只能是上帝的了。

陆文轩被代开朝看的有些不自在,心里又乱七八糟的,干脆丢下菜刀,说道:“我去看看剑飞上哪了,这小子精神不大正常,别出了事儿。”说着径直走出饭店,一直来到了大街上。

陆文轩没心情管许剑飞的闲事,他只是担心自己有什么不育症,尽管他从来没打算过要生养孩子。就像一个对做ai没兴趣的男人,大概也不会希望自己是个阳痿男或者是个太监。

在大街上转了几圈,身处乱糟糟的环境中,陆文轩的心更乱了。想来想去,陆文轩最终决定还是去做个检查好了,就算真的不育,也不用像现在这样心里七上八下了。况且,要是陆某不育……那也不可能啊!陆某不育,小代还怎么怀孕?看她样子,应该是没有跟除陆某以外的男人发生过关系的。不是陆某的孩子,还能是谁的?上帝的?陆文轩是无神论者——修真那一套不算“神”——对上帝没兴趣。

打了车,陆文轩直奔金光男科——专业男科,值得信赖。

起初陆文轩有点不好意思,踏进医院门口,陆文轩又释然了。来这里看病的,又有几个“好意思”的?既然都“不好意思”,那就无须“不好意思”了。就像皇宫里的太监一样,太监多了,太监们也就不会“不好意思”了。

挂号付钱,陆文轩厚着脸皮说明来意,填好了单子。当班的医务人员递给他一个小瓶子,随手指了个方向,说道:“去取精吧。”

陆文轩接过小瓶子,往取精室走去。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与陆文轩擦肩而过,回头看了陆文轩一眼,眉头一拧,眼神中闪过一丝怨恨。他胸前的工作证上写着他的名字:胡拯。

当初胡医生被安舞阳“整”的很惨,对安舞阳以及与安舞阳一起的陆文轩的长相一直念念不忘,此时见到仇人,自然分外眼红。

胡拯来到刚才那医务人员面前,问道:“小赵,忙着呢?”

“呵呵,胡医生下班了?”

“嗯,刚才那人干嘛呢?”胡拯问道。

“检查不育的。”

“哦。”胡拯的眼珠转了一圈,附在医务人员耳边嘀咕了一阵儿。

医务人员脸上显出一丝为难,“这样不太好吧?”

“咳,咱们关系不够铁是不是?这点忙也不肯帮?”胡拯脸上有些不悦。

“呃……好吧。这人跟你有仇啊?”

“岂止有仇,简直不共戴天!”胡拯说着愤愤然的吐了一口口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