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 上帝的孩子?

207 上帝的孩子?

陆文轩看代开朝已经被愤怒淹没。知道现在的她最容易被忽悠,赶紧道:“你是不知道被谁i奸了?还是跟太多的男人乱搞,不知道孩他爹是谁了?”

“我……”代开朝想骂人。

“你看起来也不是那种随便的人,后者应该不可能。”陆文轩又道。

“废话!”代开朝道。

“可是……被人i奸了还不知道作案者是谁?你没事儿的时候有昏倒在大街上吗?还是去过什么男人家里过了夜?”

“只在你家过了****!”代开朝阴着脸道。

“我家啊……”陆文轩沉稳的忽悠着:“我家有两个男人,舞阳是不可能的,他不是那种人。至于我……更不可能。我有不在场证明,你可以问问王珂,你问她我那晚是不是跟她睡在一起的。再说了,我上了小猫,上了王珂,上了刘尘,我都承认了,还会不敢承认上了你?帐多不愁,我还怕承认吗?”说着说着,陆文轩又把自己给忽悠进去了。想想也是,自己没有上了刘尘,没有上了小猫,都承认了。真的上了代开朝,怎么就不敢承认了呢?这样欺骗老朋友,于心何忍啊?

陆文轩心下自责,脑袋一热。决定把事实都交{#123}无+错{#125}小说..<>

咬咬牙,陆文轩正要交代真相,刘尘却忽然说道:“陆兄所言也不是全无道理,以他这种脸皮厚的像加厚的城墙,人品贱的像不可回收的垃圾一样的人物,要是真做了,似乎不会不承认。”

陆文轩听着刘尘的话,忍不住暗骂:“说老子脸皮像城墙就像城墙吧?为什么还要‘加厚’呢?说老子人品贱的像垃圾就像垃圾吧?怎么还是不可回收的下等垃圾啊?”

刘尘继续道:“这事儿怪了啊,这孩子不是舞阳的,不是文轩的,难道还能是上帝的?”说着,刘尘乐了,“该不会真是上帝要让小代生个耶稣吧?哈哈哈。”

“呃……”陆文轩刚刚鼓起的勇气又没了,因为他又发现了瞒天过海的办法。“还别说,这事儿啊,极有可能。”说着又像真有那么回事儿似的愤愤然道:“上帝还真不是东西,i奸了我们家小代也不吱一声。”

听到陆文轩亵渎上帝,代开朝不禁皱了一下眉毛。虔诚的基督徒,无法忍受旁人在自己面前肆意侮辱上帝。

王珂听到陆文轩的话,抿着嘴唇强忍着笑,觉着还挺有意思,跟着起哄道:“难道耶稣要再度降临尘世?小代啊,你坚定的信仰终于得到了回报,上帝看中了你,临幸了你,把你当玛利亚第二了。”

“唔……这个……”代开朝自己也纳闷了。自己会有那么幸运的被上帝选中?这是不是太扯了?不过话说回来,变身有了,穿越有了,修真有了。上帝,也可以有吧?不!坚定的基督徒,虔诚的信仰者,怎么会质疑上帝的存在呢?

“**女怀孕,不是上帝的孩子,还能是谁的?”陆文轩继续煽风点火,“唉,作为一个无神论者,我不得不承认,我的理念开始动摇了。”说罢又看似一脸茫然的仰天问道:“难道上帝真的存在吗?”

正说着,外间忽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有人在吗?”

小猫以为有客人来了,赶紧跑出去招呼。走出去一看,却看到一个戴着墨镜裹着围巾的高大男人。男人的打扮很是诡异,像个在逃通缉犯一般。

看到小猫,男人吐一口气,道:“你们这还真难找。”说着便走上前,问道:“文轩他们呢?”

小猫怔了一下,细一看。才发现来者竟然是陈孝廉。苦笑一声,问道:“你怎么这副打扮?”

“一言难尽。”陈孝廉感慨了一把,朝着后厨看了一眼,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刘尘。便快步走过去,一直走到众人面前,才摘掉了墨镜,去掉了围巾,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众人看到陈孝廉,均是一愣。对他这么诡异的打扮,也颇为好奇。这天儿也不算很冷,至于包裹的那么严实吗?陈孝廉抹了一把脸,看众人都挤在后厨,首先发问:“开会呢?”

陆文轩心思急转,没有回答陈孝廉的话,却问道:“孝廉,我问你,**女怀孕,你怎么看?”

陈孝廉一愣,苦笑道:“我是无神论者,对于玛利亚**女怀孕生耶稣的故事,没什么兴趣。”看到代开朝一脸阴郁,陈孝廉略一思付,问道:“你们谁想不跟男人搞就想要个孩子?呃,试管婴儿?这技术好像还不是很成熟吧?而且还很费钱的。”

“哪跟哪啊。”王珂笑了一声,又疑惑的问道:“你什么时候来临海的?怎么一副犯罪分子的打扮啊?”

听到王珂的问话,陈孝廉摇头叹气,“没脸见人啊。你们没看报纸吧?”

“忙,没空看报纸。”陆文轩道,“正在研究圣经故事。”

陈孝廉对陆文轩的话不甚明白。也懒得追问,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报纸,递给陆文轩,道:“我早几天就过来了,工作太忙,全市展开扫黄行动,整天忙着抓小姐,没时间过来看你们。”

陆文轩展开报纸看了一眼,只见报纸头版头条写着:“本市组织150余名警力抓获10余‘站街女’”。标题之下,配了一张一个孔武有力的男人把一个女人摁倒在地的图片。在图片的一角,一个身穿警服的男人凝着眉毛,一脸不悦。这个男人,赫然就是陈孝廉。

在新闻正文第一句括号内:(记者:林卿)。

大概看了一眼正文内容,陆文轩忍不住笑了起来。

几个女孩儿好奇之下,都围过来看报纸。看到报纸内容和陈孝廉的照片,刘尘揶揄道:“我市的警察真是神勇!150多人就抓了10多个站街女,搁普通人,还不都被站街女殴死了!”

王珂也跟着取笑道:“丈夫扫黄,妻子写报道,你们这对夫妻搭档配合的不错嘛。”

陈孝廉哭笑不得的叹一口气,道:“丢人啊!我走在大街上老觉得别人在戳我脊梁骨。这差事儿干的,太窝囊。你们说,150多人。抓10个悍匪好说,抓10个逃犯好说,可……去抓10个站街女,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唉,就这事儿,还上报纸大肆报道,好像这些警察多英勇一样。我悔啊,当时就不该站那么近,被拍了照片,丢人丢到姥姥家了。”说着重新戴上墨镜围上围巾,问道:“这样看不出我是谁了吧?”

陆文轩抽了抽嘴角。说道:“这种专门报道公务员有多忙的报纸销量不好,一般没人看,你不用担心。”

“我知道,可心理压力大。”陈孝廉感叹了一把,又把墨镜和围巾取下来,拉了张凳子坐下来,叹气道:“整天没事儿跟站街女过不去,除了扫黄,还是扫黄,太没意思了。”

“经常扫黄,还扫不完,这也是需要技术的。”陆文轩笑道。

刘尘道:“这几个站街女肯定是初出茅庐,不懂规矩,保护费没给?还是给的不够?”

王珂笑道:“肯定是。现在这世道。宁可偷税漏税,不能忘交保护费。”

“去去去。”陈孝廉气道:“你们有完没完?一个个愤青嘴脸,站着说话不腰疼。”陈孝廉虽然在工作上遇到了不顺心的事情,但是基于对本职工作的神圣信仰,他有些受不了朋友们的冷嘲热讽。

陆文轩叠起报纸,交给陈孝廉,说道:“见了ji女就抓,见了黑恶就怕。呵呵。别干了,整天被人唾骂多没意思,还是跟我们一起开饭店吧。有我们兄弟在,不要那铁饭碗,也饿不死你的。”

陈孝廉凝眉不悦道:“你们偏见太深,警察队伍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不堪。就算是,我就更要干下去了。”掏出烟,散给众人,自己又点上一支。陈孝廉棱角分明的坚毅脸庞沉寂在蓝烟之后,缓缓说道:“如果想当个好警察的人都不做警察了,那岂不是更糟?总不能都选择逃避吧?谁叫咱天生就想要做个惩恶扬善的侠士呢。人这一辈子,敢于在沼泽之中艰难前进,才叫精彩。哈哈哈。”苦笑了一声,甩甩头发,陈孝廉又问:“对了,剑飞不是来了吗?怎么没见他?”

众人这才想起许剑飞不知道跑哪去了。陆文轩琢磨着这家伙八成又去吸收什么天地灵气去了,便道:“别管他了。他又不是小孩子。”

陈孝廉叹一口气,站起身,边戴着墨镜围着围巾,边道:“不跟你们聊了,我得走了,还有些事情。”

送走陈孝廉,陆文轩又开始忽悠代开朝,试图让代开朝相信自己怀上了耶稣。

平时在一起互相恶搞惯了,王珂和刘尘也开始捉弄代开朝,力证陆文轩没有搞她。不是因为她们好心,而是因为她们想看代开朝被耍。

“怀上耶稣”这么荒诞的事情,代开朝自然不会相信。可她实在想不出自己到底怀了谁的孩子,怎么看陆文轩,都感觉不到他在撒谎。又有王珂和刘尘在一起帮腔,代开朝更觉得陆文轩不会对自己干出那种事情了。

笃信上帝的代开朝,也不想公然反对“怀上耶稣”的荒诞说法,对于朋友们的胡说八道,她选择沉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