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 谁的孩子?

206 谁的孩子?

陆文轩懒得跟王珂废话,不再理她。

王珂兴致不减,又问:“哎,你老实说,你跟小猫在厕所里到底有没有什么?”

陆文轩苦笑,道:“废话,你说孤男寡女的待在一间厕所里,要是没有什么,谁信啊?”是啊,要是说没有什么,谁信啊?还是老实承认了吧。反正陆某被冤枉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嘿嘿,小猫还不好意思承认。”王珂喜形于色,又问:“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

陆文轩有种破罐子破摔的想法,说道:“当初小猫变成了女人之后,跟我住在一个房间里。你也知道,我一个单身男人,很久没有闻过女人味儿,定力又不怎么样,小猫又是个****……”

“呵呵呵,我早就怀疑你们俩有一腿。”王珂****的笑了一下,见陆文轩一脸的不待见,识趣的哼着小曲儿走了出去。

陆文轩看着王珂的背影,不禁苦笑。叹一口气,看着案板上切了一半的白菜发呆。他心里搁着事儿,做起事来也心不在焉的。炒面的时候,错把白糖当成了盐。顾客吃完之后说了一句:“你们这的面还真有特色,竟然是甜的。可惜糖放的有点少了。再给我来一份,多放点糖,我带走。”%无%错%小说 ..<

陆文轩庆幸着这位顾客的口味特别,加糖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一个很哲学的问题:自己的人生,是该再加点糖,还是该再加点盐呢?也许盐吃多了,就会想吃点糖吧。同样的,糖吃多了,也会腻歪。

好的一桌菜,就要酸甜苦辣咸俱全。精彩的人生,大概也要五味俱全吧。只是陆文轩不知道如果代开朝怀孕了的话,对于自己,算是甜的还是咸的呢?就像一对家徒四壁的夫妻忽然添了一个宝宝一样,让人亦喜亦愁。

从来没说过自己“嘴巴严”的王珂,显然不像刘尘那样喜欢大嘴巴。尽管她看出了陆文轩的不正常,也没有对外人道。只是有一点她搞不明白。平时几人都在一起工作,代开朝又没有跟陆文轩住在一处,陆文轩又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让代开朝怀孕的呢?——如果代开朝真的怀了孕的话。更诡异的是,似乎代开朝自己都不知道。难道**杀手的能耐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王珂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代开朝顶着一张死人脸回来了。在椅子上一坐,不言不语,脸色阴沉的像暴风雨前的黑云。代开朝从医生那里获得了一个令她震撼的消息:她怀孕了。

王珂想了一下,凑上前,小心的问道:“小代,怎么样?是月经不调吗?”

代开朝不说话,只是皱着眉毛低头看着地板。良久,忽然站起,径直走向后厨。

王珂和刘尘一看代开朝气势汹汹的架势,就知道有好戏看了,连忙丢下手头工作,跟着代开朝进了后厨。小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也意识到了不寻常的气氛,便也跟了过去。

陆文轩正竖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一看代开朝阴着脸走进来,立时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代开朝瞪着陆文轩,不说话。但眼神明显在诉说着一句经典的话: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陆文轩自然熟知这句话,但他也明白,自己就像希特勒一样犯下了滔天大罪,即使坦白,也“宽”不到哪去。熟知犯罪心理学的陆文轩知道,自己现在只能也只会选择顽抗到底。暗暗的深吸一口气,陆文轩让自己尽量保持淡定,若无其事的问道:“怎么这副表情?被医生非礼了吗?”

代开朝的眉毛拧的更深了,冷森森的说道:“不是被医生非礼了,而是被畜生迷jian了!”

“嗯?什么意思?”陆文轩问。

“你还不承认?”代开朝的忍耐终于到了极限,闷哼了一声,道:“除了你这个畜生,老子就没跟别的男人打过交道!”

“什么啊?”陆文轩佯装镇定,“你倒是把话说清楚啊!”

代开朝的脸色气得通红,深呼吸了一下,才道:“医生说我怀孕一个多月了!肯定是你上回趁我喝多了占了我便宜!你还想不承认?!当时老子就感觉有点不对……”说着,代开朝回头恶狠狠的看了小猫一眼,想起当初她骗自己说月经之后下身会有点疼,她就来气。再想一想刘尘跟她说的小猫和陆文轩在厕所里偷偷的苟且的事情,代开朝恍然大悟,心里嘀咕:“八成这对狗男女早就不清不楚了!不然当时她会帮陆文轩骗我?!”

小猫记起当时骗代开朝的事情,心中有愧,低下头红着脸不说话。

陆文轩摆出一副震惊模样,一脸无辜的说道:“等会儿等会儿,你说你怀孕一个多月了?呵……呵呵……我真没对你怎么样!那天我喝多了,跟王珂睡在一起的。”

“你放屁!”代开朝怒骂了一句,心下也有些疑惑。看陆文轩的样子,似乎不像在说谎。她也没有确实的证据证明自己肚里的孩子是陆文轩的,至于那天下身的不舒服——她没经验,不能肯定那是不是做ai之后的后遗症。只是这时候只能坚持认定是陆文轩的,说不准他扛不住压力,会承认的。代开朝如此想着,便道:“除了你还能有谁!你就承认了吧!”口气缓和一些,说道:“总不能孩子生出来连他爹是谁都不知道吧?你就是不为我着想,也该为咱们的孩子着想。”

陆文轩看着代开朝“不忍心”的样子,心说“装的还挺像”,嘴上道:“我是那种敢做不敢当的人吗?要真是我做的,我会那么没种的不敢承认吗?!”

“**!你……”代开朝怒极,拳头握的吱吱作响,只是虽然怒不可遏,她又无计可施。现在似乎也没法做什么亲子鉴定,也许这孩子真不是陆文轩的。可不是他的,又能是谁的?代开朝心下莫名悲哀,她觉得自己做女人做的实在是太失败了,被搞了不知道也就罢了,孩子都有了还不知道孩他爹是谁……代开朝愤怒了,对自己,也对那个未经自己允许就上了自己还留下种子的男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