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 这招高啊!

204 这招高啊!

有那么一个与********美女有关的笑话。说是一个很有钱的****。很想上一个很纯洁的美女。****说:“给我玩一次,我给你十万。”美女给了****一巴掌。****说:“给我玩一次,我给你一百万。”美女嗤之以鼻。****说:“给我玩一次,我给你一千万。”美女犹豫了。****又说:“给我玩一次,我给你一个亿。”美女答应了。****给了美女一巴掌,说:“jian货。”

价值一个亿的美女,肯定不是jian货,但是我们必须明白一个亘古不变的事实:当我们认为报酬大于牺牲值的时候,我们会变得不堪一击!

所以说,如果许剑飞对“修真”很执着,认为自宫换来的报酬很划算,那他就很可能真的会自宫的。

陆文轩不知不觉间,开始衡量“自宫”和“修真”,两者之间,怎样取舍才会划算?

“其实对于那些清心寡欲的人来说,‘自宫’与否,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反正被切除的部分,也很少用到。陆某人虽然不是清心寡欲的人,但对于女色,倒也不甚渴求……”

陆文轩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些呢?难道自己觉得为了修小说..<>

大概看了一些,陆文轩一句也没看明白。词语晦涩难懂不说,印刷质量也差的离谱,好多字都模糊不清,难以辨别。正想着许剑飞是怎么看清这些字的,忽然听到浴室里没有了水声,便赶紧把小册子放回远处。陆文轩觉得要是许剑飞真的已经自宫了,又被自己知道,他一定会觉得难堪的。

陆文轩像个没事儿人一样躺在床上继续发呆。许剑飞裹着一条浴巾走出来,舒服的吐出一口气,在床上盘腿坐下来,拿着一条毛巾抹着湿漉漉的头发。

陆文轩偷偷地拿眼睛朝许剑飞裤裆里瞄,想看看许剑飞到底有没有自宫,只是许剑飞裹得很严实,陆文轩无法窥见。

许剑飞忽然转头,看着陆文轩,笑了起来:“怎么?你对男人也感兴趣吗?”

“啐。”陆文轩把脑袋摆正,不屑的说道:“舞阳那么娘的家伙我都没兴趣,还能对你有兴趣不成?”

许剑飞撇撇嘴,道:“这样我就放心了。”说着从衣服口袋里拿出那本小册子,掀开,看了一会儿。又闭上眼睛,开始所谓“修炼”。

陆文轩忍不住又开始瞄许剑飞的裆部,没有看出端倪,又开始去看许剑飞的下巴,希望可以从上面看到哪怕一根胡茬子,可惜许剑飞平时就喜欢把下巴刮的干干净净,根本看不出他的下巴跟太监的下巴有什么区别。

许剑飞忽然睁开眼,看着陆文轩,不悦道:“你要是对我没兴趣,请别这么色ii的看着我行吗?”

“呃……我的表情很色吗?”陆文轩心下奇怪,问道:“你闭着眼睛,怎么知道我在看你?”同时,品味着许剑飞的话,陆文轩总感觉“别有味道”,难道说要是对他有兴趣,就可以色ii的看着他了?

“这就是修真者的手段了。”许剑飞笑了一声,发现陆文轩的视线落在他面前的那本小册子上,想了一下,问道:“想修真?”

陆文轩皱了皱眉毛,没有说话。

许剑飞把小册子合上,看着陆文轩。正色道:“不是哥哥我不教你,哥哥我实在是爱莫能助。这本书上说明了,一旦修此书有成,就会被自动吸收为昆仑弟子。但凡昆仑弟子,一概不能把此书真伪的事情告知外人——这一点我已经犯了规矩,还不知道会不会被惩罚呢。还有一点,就是不能私传功法。这一点最严重,犯了会被处以极刑呢。为了保证功法不外泄,书的前言上都说了,学会一章,就要把它撕下来烧掉,学成之后,这本书也就被撕没了。”

陆文轩听的一愣一愣的,“那然后呢?”

“然后?然后就上昆仑,寻师门,学更高深的功法嘛。”

陆文轩皱着眉毛,对这事儿不太相信。他坚信自己所处的世界是一个仙侠世界的可能性不大。想着问问许剑飞有没有自宫,又不太好开口,没话找话的又问:“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好了,别被人偷去。”

“嘿嘿,我早有防备。”许剑飞掀开书的扉页,摆到陆文轩面前,道:“看!欲练此功,必先自宫’。这样的话,就算有人知道我修炼的功法是真的,又偷了这本典籍,他也不可能学会什么东西。”

“……”

“修行之法,讲究真气贯通全身。要是自宫了。身上少了一块重要东西,那真气还怎么贯通全身?”许剑飞一脸贱笑,“自宫了还不能修真,这就是对贼人的惩罚。再说了,我学一章,撕一章,没有开始的阶段,别人不自宫也练不成。双层保险。哈哈哈!”又把书往陆文轩面前递了递,笑问:“你看,我的毛笔字怎么样?像不像印刷体?”

陆文轩细看那扉页上的一行毛笔字,发现还真像另写上去的。抹一把汗,陆文轩对许剑飞佩服的五体投地。“这招高啊!”

许剑飞笑了笑,谦虚道:“跟你的‘sb文件’比,我这招算不了什么。”

提起“sb文件”,陆文轩哑然失笑,想起了当年的趣事。当年上大学的时候,陆文轩在电脑里下载了很多限制级影片和小说,没事儿的时候就欣赏一下,后来一个MM来陆文轩的宿舍里,玩起了陆文轩的电脑。要不是陆文轩及时回来,MM就要打开陆文轩的那些已经改了名字的电影和小说欣赏了。陆文轩觉得这样不够安全,万一被MM发现陆某这么色ing,陆某的形象就全毁了——虽然陆某本也没什么形象。即便是把文件隐藏。也不安全。有些MM好奇心重,发现隐藏文件,就会想办法弄出来看。弄密码吧,又显得自己好像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一样——虽然这些东西确实见不得人。想来想去,陆文轩便把那些电影和小说文件的后缀名都改成了“.sb”。这样一来,旁人不知道文件是什么格式的,想看也看不了了。只是后来,文件太多,陆文轩自己也记不得那些“sb文件”都是什么格式的了,攒了多年的“宝贝”,只能选择删除了。

陆文轩和许剑飞想着往事。互相看了一眼,齐声笑了起来。

看着陆文轩这个老友,许剑飞想了一下,说道:“虽然我不能教你修真,但是你也不用伤心难过,等我修得大成,一定会回来拉你一把的。”

陆文轩啐了一口,心说:“等你修得大成,老子的孙子大概都要抱孙子了。”嘴上却道:“算了吧,我对修真还真没什么兴趣。每天修炼啊修炼的,没一点意思。”盖好被子,陆文轩打了个哈欠,又道:“等你真的修成正果,长生不老的时候,看着你身边的熟人一个个死去,大概也没什么值得高兴的。”

“唔……你想的可真多。”许剑飞说道。

“呵,算啦,睡觉。”陆文轩翻个身,背对着许剑飞闭上了眼睛。

许剑飞愣愣的看着陆文轩,眉头微微皱起,陷入沉思。

第二天一早,陆文轩醒来的时候,发现许剑飞还坐在床上打坐,也没理他,收拾了一下,去了“再聚首”。其他人已经早早来了,看到陆文轩,小猫红着脸躲进了后厨,刘尘则一脸贱笑的问陆文轩:“看到美女小便,有什么感觉?”

“感觉?忘了。”陆文轩道:“要不你表演一下,我再感觉感觉?”

“滚!”刘尘笑骂道。

陆文轩习惯性的在刘尘的脑袋上摸了一把,推出自己的煎饼摊儿,把小猫为他弄好的面糊端出来,开始做生意。他不知道小猫和江怡怎么跟舞阳他们解释的,也懒得去问。

等过了早上的忙碌,众人才又聚到一起,提起了许剑飞修真的事情。众人无不唏嘘。感慨着这个世界的神奇。代开朝则一脸悔意,一遍又一遍的嘟囔:“早知道我自己练了多好。”

刘尘道:“你在哪买的?再去买一本好了!”

代开朝道:“人家是流动摊位,这么长时间了,上哪去找啊。再说了,我当时翻看了好几本,发现这本——就是送给小许那本,比较特别,内容跟其它的不一样,才买了下来,看了一天,没看懂哪朝哪,才把它送给小许的。只怕这本是独一无二的。”

众人接着感慨,感慨了半天,看到许剑飞一脸笑嘻嘻的从外面晃了进来。众人立刻围了上去,刘尘更是冲着许剑飞一脸的媚笑。只有陆文轩仍旧坐在原位,懒得跟着凑热闹。许剑飞一看众人这架势,立时就明白了众人的意思,连声道:“现在别想让我教你们,最迟也得等我修得大成,在门派里有点身份了才好触犯规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