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 修真界的手段?

202 修真界的手段?

安舞阳走到卫生间门口。试着拧了几下锁,没有拧开。陆文轩在里面喊道:“门锁好像坏了。”

“呃……你怎么也在里面?江怡呢?”安舞阳问。

“她……也在。”陆文轩道。

孟洁也走了过来,隔着门问道:“你们……表妹?你在吗?”

“在呢。”听到表姐的声音,江怡这么一大会儿压抑的感情和无处诉说的委屈一下子爆发出来。被一个大男人目睹了自己的羞事,一个十八岁的小丫头受不了……哇的一声,眼泪啪嗒啪嗒落下来。江怡哽咽着喊道:“表姐!呜呜呜……”

孟洁脑袋里嗡的一声,“陆文轩!你欺负她了?!”

“我什么也没干!”陆文轩气急败坏的说道:“现在不是说这事儿的时候,咱能先想办法把门打开吗?”

“等会再跟你算账!”安舞阳说了一句,又试着拧门,仍然打不开。

孟洁深锁着眉头,趴在门上,对江怡道:“表妹,你别哭,有表姐给你做主!你离他远点,马上门就开了。”

江怡只是呜呜的哭,也不解释,她也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难道说自己没有被陆文轩怎么样,只是被他看到了自@无@错@小说 ..C<>

陆文轩头皮发麻,心说我招谁惹谁了?你又没看到,怎么就知道是我欺负她?而不是她欺负我?难道我长了一张爱欺负女人的脸还是怎么滴?一眼看到还光着身子的小猫。陆文轩顿时找到了出气包,吼道:“还不穿上衣服!?”

小猫被陆文轩的喊声吓了一跳,赶紧找衣服穿。江怡也被陆文轩突然的喊声吓的征了一下,之后哭声更甚。

门外,安舞阳和孟洁听到陆文轩的话,肺都快气炸了。孟洁眼泪止不住的落下来,对着门喊道:“陆文轩!你混蛋!”骂完又觉得骂的力度不够,陆文轩这小子本来就混蛋,而不是因为干了这次的事儿才混蛋的,想了一下,遂又补充道:“混蛋透顶!”

安舞阳愤怒的一脚踹在门上,吼道:“文轩!你怎么能这样!她们几个被你糟蹋也就算了!你怎么还对江怡下手啊!?太不是东西了吧?!”

刘尘被吵醒,听到动静不对头,忍着腹痛走出来,正好听到安舞阳的喊声,立时面如沉水,不悦道:“什么叫‘也就算了’?合着我们被糟蹋不重要是吧?”

安舞阳苦笑一声,道:“你就别跟着凑热闹了。”

孟洁看到刘尘,不认识她。不过这时候也不是问闲事儿的时候,她最担心的是表妹江怡,怕她想不开寻短见。

刘尘凑过去,问道:“怎么回事啊?”

安舞阳道:“陆文轩这混蛋,竟然……竟然躲在厕所里,把江怡给……给……”陆文轩到底把江怡怎么了,安舞阳还真不知道。他只是觉得陆文轩肯定没干好事儿。

“啊?!”刘尘惊的立时忘了自己的腹痛,“我x!你说他知道你和孟洁在家,还敢躲在厕所里对江怡……那个?他有这么****?!”刘尘嘴里啧啧有声。好像对陆文轩很佩服一般,“好小子!有种!有想法!老子服了!”

孟洁听到刘尘提及自己的名字,有些不解的看向安舞阳。安舞阳一怔,连忙解释道:“她是文轩的表妹,叫刘尘。我跟她说过,今晚要接你回来,所以才认识你。”

“哦。”孟洁应了一声,想起刚才刘尘和舞阳说的“糟蹋”,琢磨着难道陆文轩把他表妹也“糟蹋”了?不过她此时没心情跟陆文轩那个“畜生”的表妹打招呼,更没闲情想“糟蹋”的问题,趴在门上跟自己的表妹说话:“表妹,你可别胡思乱想,什么事都有表姐呢。”

“我没有。”江怡在门内抽噎着说道。

刘尘拉了拉安舞阳的胳膊,问道:“文轩不出来?还想绑架江怡当人质不成?”

“咳,门锁坏了,出不来啦。”安舞阳道。

“噢……哈哈哈……”刘尘忍不住大笑起来,笑着笑着,腹部又疼痛起来,“哎呦……哎呦……笑死……嘶,疼死我了。”说着一手扶着墙,一手捂着肚子蹲下来。

安舞阳皱眉问道:“你怎么了?笑抽了?”

“痛经。”刘尘苦着一张脸。嘴里轻声****着。又强笑着说道:“文轩这小子……嘶……****到了……嘶……到了极点……嘶……他**的,真……真疼。”

安舞阳一看刘尘这模样,虽然可怜她,却又爱莫能助,更何况卫生间这边还有麻烦呢,他也没时间照顾刘尘。把她扶到沙发上,安舞阳又回到卫生间门口,把孟洁拉到一边,安慰道:“等开开门再说吧。也许……也许没什么大事儿。”冷静下来一想,安舞阳觉得陆文轩似乎不至于这么****的喜欢偷看女人上厕所吧?亦或是****的喜欢在“惊险”的地方做猥琐的事情?就算他有这么****,他也不至于在自己家里这样吧?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我妹都哭成那样了,还叫没事儿?”孟洁皱眉道:“你可不能为了偏袒你朋友就不讲理!”

“呃……还是先弄开门吧。”安舞阳苦涩的一笑,回到门外,对里面的陆文轩道:“你闪开,我撞门了。”

“撞吧。”陆文轩说了一句,走到马桶前,坐下来,看了看已经穿好衣服的小猫,想起刚才她的胡思乱想,忍不住笑道:“来,给我捶捶背。”

小猫看到陆文轩的笑,也想起了刚才的事情,羞得脸红脖子粗的,把头深深埋在胸前**之间,迟迟不愿动弹。

陆文轩对小猫颐指气使惯了,没有指挥动她,心中有些不悦。细一想,又觉得可笑。自己似乎没权力指挥她。

门外,孟洁气的浑身战栗。她的脾气一向很好。但是今天,她快被陆文轩给气疯了。“陆文轩!你什么东西啊!凭什么让她给你捶背!”

砰的一声,是安舞阳撞门的声音。门没有开,可见门的质量很不错,这栋楼也不是豆腐渣工程。

安舞阳心里苦笑,看电影的时候,总觉得撞门很简单,谁知道亲身试验后,才明白那些演员撞的门都是豆腐渣。

陆文轩懒得争辩,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坐在马桶上。看看江怡,再看看小猫,陆文轩心里很压抑。想来想去,他觉得自己很亏。刚才怎么就没有仔细看看不该看的东西呢?反正也已经这样了,再怎么解释,也没人会相信自己刚才其实什么也没看到。怎么着都会被人以为自己看了,要是真看了,倒也划算,要是没看,不就是亏了吗?

愣了一会儿,陆文轩竟然失声笑了起来。

人这一辈子,若是总能碰上一些稀奇古怪或者令人纠结的事情,也不失为精彩的人生。哪怕是再痛苦。只要想一想,这就是生活,也就豁然开朗了。

门外,孟洁还在安慰着江怡,江怡却在看着笑嘻嘻的感慨生活的陆文轩发愣。江怡发现,**杀手果然有一套。在这种尴尬处境下,竟然还笑得出来。

陆文轩点上一支烟,优哉游哉的抽了起来,好像周围的事情,都与他无关一般。小猫双手插在口袋里,靠墙站着。看着没事儿人一样的陆文轩,心里佩服的不得了。在她看来,陆文轩太洒脱了。又想起刚才陆文轩看到自己如此诱人的****都没有起色心,更加佩服他的定力了。

许剑飞终于吸收完了天地之灵气和日月之精华,一回来就看到安舞阳正在撞卫生间的门,不解的问道:“干嘛呢?”看到孟洁,许剑飞嘿嘿的笑了一声:“弟妹,好久不见了。”

孟洁看到许剑飞,愣了一下,打了声招呼,面上仍带着焦急和不悦神色。

安舞阳对许剑飞道:“帮忙把门撞开。”

“撞门干什么?”

“门锁坏了。”安舞阳道。

“坏了找人来修嘛。”许剑飞道。

安舞阳皱一下眉,道:“你废话那么多?我会没想过可以找人来修吗?赶紧帮忙。”安舞阳觉得一男一女被困在一间厕所里,任何人看到都会胡思乱想——这个“任何人”里包括开锁师傅。陆文轩脸皮厚,还不要紧。要是江怡见到有外人看到自己的处境,万一想不开……

许剑飞啐了一口,拉开正要继续撞门的安舞阳,说道:“闪开闪开,让我来。”

安舞阳看许剑飞一脸自信的模样,皱了一下眉。他知道门有多结实,许剑飞也不比自己壮,难道他就能撞开门?安舞阳觉得许剑飞太过自信的表情很恶心,有心看他笑话,闪开身子,说道:“你来你来,我看你多能耐。”

许剑飞不屑的一笑,站在门前,闭幕沉气,两只手还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势。

安舞阳和孟洁面面相觑,对许剑飞这家伙的举止很纳闷。刘尘远远的看到许剑飞的姿势,乐了,打趣道:“剑飞!你用这是什么功法?修真界的手段?”

许剑飞眼睛也不睁,回答道:“我这是‘昆仑’入门的基础起手式,算不上什么修真界的手段,只能算是……”

“去去去!”安舞阳把许剑飞给推到了一边,“能别跟着添乱吗?”

许剑飞气道:“行不行你让我试试好不好?我刚在楼顶吸收了日月精华,练了半天了,还没机会试试身手呢。”

刘尘趴在沙发的靠背上。勾着头看着许剑飞,对安舞阳说道:“你就让他试试……嘶!”腹部又传来剧痛,刘尘强忍着没有在沙发上打滚,她要看看许剑飞出丑的情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