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 一道选择题

201 一道选择题

小猫的脸胀的通红,心里即紧张又期待。心里好似有万马奔腾,怎么也冷静不下来。被崇拜已久的男人占有……她幻想过好几次了。只是陆文轩突然这么闯进来,没有给她足够的时间做心理准备,她有些不知所措。

到时自己是该半推半就呢?还是该热情的迎合呢?是该矜持的被动呢?还是该激情的主动呢?

小猫一时间意乱情迷,脑袋就不听使唤了。

陆文轩看到小猫********的小猫,想退出卫生间吧,又觉得似乎没这个必要。当初小猫刚变身的时候,自己和安舞阳就让她脱了衣服做过研究。再说了,多年老朋友,当年一起洗澡一起上厕所的,甚至还大被****过,有必要计较那么多吗?可要是不退出去吧,似乎也不合理,毕竟人家现在是女人,自己一个大男人……男女有别啊。

陆文轩正在考虑自己是该退出去还是该淡定的拿了自己的玉佩再走人的时候,忽听小猫说道:“那个……把门关上好吗?”

陆文轩愣了。关门做什么?开着门嫌冷?他有些犯傻,没明白怎么回事儿,下意识的关上了卫生间的门。

小猫觉得还是矜持一下比较好,不过要是直接说不愿意,*无*错*小*说 ..<>

“……”陆文轩哑然无语,他终于明白小猫为什么要他关门了。笑了一声,陆文轩觉得小猫还真可爱。懒得废话,走上前去拿自己的玉佩。

小猫看到陆文轩的“yin笑”,浑身都烫了起来,见陆文轩走过来,更是紧张激动的说话都不利索了。“危,危,危险期也不是不可以……”

陆文轩扑哧一声大笑了起来,拿起自己的玉佩,在小猫眼前晃了晃,说道:“你这丫头还真会想好事儿!老子是那么随便的人吗?我只是想拿回自己的东西。”

小猫怔了一下,立时臊的无地自容,心说:“这下可糗大了。”正不知所措间,外面忽然传来开门声和一个女孩儿说话的声音。

陆文轩和小猫均是一愣,此时此刻,要是被人看到,那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陆文轩正打算跑出去,门却被人推开了。

……

门口,安舞阳领着孟洁和江怡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走了进来。江怡顽皮的拖着孟洁的胳膊,笑道:“表姐,你不在的时候表姐夫偷人啦。”

安舞阳苦笑,“诬陷我。”

孟洁冲着江怡微笑,跟她开玩笑的问道:“偷你了吗?”

“才没有呢!”江怡道,“表姐坏死了,欺负我。不跟你说了,我上个厕所。”松开孟洁的胳膊,江怡哼着小曲儿推门走进卫生间,反锁上门,褪下裤子坐在马桶上。一阵急促的水声响起……

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一丝不寻常,江怡猛然转头,看到了********的小猫以及小猫身边正在发傻的陆文轩。之后,江怡也傻了。

陆文轩忽然想高歌一曲,心里叫着:“预备,唱:如果大海能够,带走我的哀愁,就像带走每条河流……”面向大海,声嘶力竭的歌唱,让整个世界倾听自己心中的呐喊和对苍天的控诉……陆文轩真想这么干!

小便这种事,就像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只要开始了,拦是拦不住的,鲜闻有人能够尿了一半稳稳堵住阀门,等一会儿继续尿的。也许有人可以,但江怡显然办不到。

江怡现在遇到了一个令她纠结不堪的问题,这个问题比高考时她没有答出来的考题更为难解。因为考试题目总有正确而完美的答案,但现实中的问题,往往总是进退两难,没有完美,只有两权相害取其轻。

这是一个选择题:当你小便了一半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身边有异性正在盯着自己,你又没办法及时止住小便的动作,那么你会怎么办?

A,大喊。这样的后果是自己的尖叫被表姐和表姐夫甚至更多的人听到,如此丢人的场面被表姐和表姐夫甚至更多的人看到,而自己还得继续解决生理问题,不可能以围观的人多而不解决生理问题。

B,直接逃跑。这样的后果是自己一个成年人还要面临尿湿裤子的尴尬,而且还要提着裤子跑出去,必然会被表姐夫看到。

C,淡定。这一招被许多前辈高人用过,而且屡试不爽,总能雷倒一群人。比如自己淡定的解决着生理问题,然后再蛋疼的跟陆文轩和他“老婆”打个招呼,最后再潇洒的提上裤子走出去……

在思考的过程中,江怡不知不觉的选择了C,之后她才明白:淡定并不是一个词语,而是一种境界。此时此刻的她,连脖子都是通红的,身体也紧张的发抖,显然没有达到淡定的境界。好不容易终于解决完生理问题,江怡赶紧站起身,提上裤子。走到门口,伸手去开门。

屋漏偏逢连阴雨,江怡急着开门,却怎么也拧不开门。门锁里咔咔作响,好像有什么东西卡住了。江怡的额角,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

陆文轩擦了一下眼角,想哭。

想起代开朝的祷告,陆文轩不禁在心底问道:上帝啊,你真的在惩罚我吗?

陆文轩别无所求,只要李慕翔不在这个时候来找自己,他就很满足了。因为以目前的状况来看,“陆文轩跟小猫在卫生间里鬼混”的“事实”已经不容辩驳。要是被李慕翔撞到,陆文轩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至于跟江怡的问题……也是个麻烦事。

江怡急的眼泪都出来了,可门锁偏偏跟她较劲,怎么也拧不开。红着脸看着陆文轩,江怡带着哭腔低声问道:“怎么回事嘛?”

陆文轩抹了一把脸,把玉佩装进口袋里,走到门口,试着拧了几下,也没有拧开。

无计可施,只能求救了。

猛拍了几下门,陆文轩喊道:“舞阳!”

安舞阳和孟洁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诉说着离别的情思,听到卫生间里传来的陆文轩的喊声,两人一齐愣住了。安舞阳看着孟洁,嘴唇蠕动了两下,才道:“文轩在卫生间里?”不能把?江怡都进去好大一会儿了,要是陆文轩也在卫生间里,那……

卫生间里又传来陆文轩的喊声,好像在回答安舞阳的问题。

孟洁皱着眉头,道:“好像……好像我表妹也在……”

“他们……”安舞阳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陆文轩又喊道:“舞阳!帮下忙,门打不开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