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 一错再错

200 一错再错

既然许剑飞已经吃了那粒药丸。也没有发生什么不测,陆文轩也就懒得管他了。至于他会不会去吃“青春传说”,陆文轩也没心情过问,丢下一句“爱咋咋地”,陆文轩回了“再聚首”。他现在最担心的是代开朝的身体状况。若是在今天之前,陆文轩倒不是特别担心代开朝会怀孕,大不了就是对她“负责”而已。只是今天李慕翔突然归来,陆文轩就不能轻易对代开朝“负责”了。总不能脚踏两只船吧。

所谓脚踏两只船,早晚要翻船。陆文轩心理负担很重,一回到“再聚首”就时刻关注着代开朝的一举一动。晚上临饭店关门的时候,代开朝又干呕了一次。她也没有在意,收拾了一下,就回家去了。

陆文轩提心吊胆了一整夜,第二天中午吃饭的时候,代开朝往自己的面里倒了许多醋,又让陆文轩心慌起来,害得他午饭也没有心情吃了。

刘尘跟代开朝开玩笑,道:“小代同学,吃这么多醋干嘛?”

“喜欢,不行啊?”代开朝的口气不太好。最近她对刘尘的懒惰越来越有意见了,她也开始怀疑自己怎么跟刘尘这么个懒虫做了那么多年的好朋友。

刘尘知道代开朝不待见自己。也不着恼,嘻嘻笑道[无_错]小说.Q.C<:“我听说怀孕的女人都喜欢吃酸的,你该不是有了吧?”

代开朝横了刘尘一眼,说道:“白痴,你见过**女怀孕的吗?”

王珂插话道:“**女怀孕怎么了?你还是基督徒呢。玛利亚不就是**女怀孕生了耶稣吗?你可别说你不知道。”

代开朝噎了一下,想说那只是杜撰出来的故事吧,可一个基督徒哪有质疑圣经故事的道理呢?翻翻白眼,扒拉着碗里的面不说话了。

陆文轩看看几个美女,眼珠一转,道:“圣经说耶稣还会再度降临,说不准咱们小代怀上了耶稣呢。要不然上帝干嘛要把小代变成美女呢?”

陆文轩的话引来几个美女的大笑,王珂打趣道:“有道理,上帝把我变成美女八成是为了给耶稣当姨**。”

“去!”代开朝阴着脸道:“亵渎圣母和基督,你们几个会被惩罚的。”说罢又放下筷子,虔诚的祷告:“主啊,请别宽恕他们的罪恶,狠狠的惩罚他们吧!”

众人大笑一通,吃过饭,各自把碗筷收拾了。刘尘才对众人说道:“明天我要请个假。”

“请假?”代开朝沉着脸道:“整天偷懒的家伙。”

刘尘撇嘴道:“我大姨妈来了,不能请假啊?”

代开朝说道:“少扯淡了,你都变成女人了,你爹妈都不知道,你们家亲戚认得你啊?来了你还能怎么样?”

刘尘啐了一口,道:“我是说我例假来了。”说罢又阴阳怪气的叹了一口气,“女人啊,真麻烦,每个月总要休息那么几天。”不理翻白眼的代开朝。刘尘走到小猫身边,拍着她的肩膀问道:“小猫,沈主席给你买的药还有没?”

“没啦,被我吃完啦。”小猫道。

“啊?那惨了!”想起痛经的问题,刘尘忧心忡忡的说道:“日子没法过了。不行!”说着又一脸郑重的看着小猫,说道:“妹妹啊,为了咱们以后不必忍受痛经,你牺牲一下,去跟沈主席培养一下感情,再骗他几盒药回来好不好?”

小猫为难的苦笑,看了陆文轩一眼,道:“文选说他不好,不让我……”

“文选又不是你爹!你不用听他的!”刘尘瞪了陆文轩一眼,拉着小猫走到一边,企图开导开导她。

痛经的经验,只要一次就够了。刘尘很怀疑没有有效的药物的情况下,自己会不会被痛经折磨死。既然沈主席那个金主对自己不感兴趣,刘尘只能指望小猫了。她猜想沈运启肯定还有“存货”。

陆文轩现在没时间管小猫和刘尘的闲事,来到后厨,在叼着支烟择韭菜的代开朝身边坐下,想说话。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代开朝抬头看了陆文轩一眼,弹了弹烟灰,问道:“有事儿?”

“没,没什么大事儿。”陆文轩道:“我就是想问问孝廉跟你联系了没有,他不是说要调来临海嘛。”

“切,我手机号码早换了,也忘了告诉他。”代开朝说道:“他就算来了,肯定也是先跟你联系啊。要是先跟女人联系,被林卿知道了,他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代开朝觉得陈孝廉应该不会把朋友们变身的事情告诉林卿。

“唔……也是。”陆文轩抓起一把韭菜,心不在焉的择着。“唉,你说疯婆子多可恶啊。让人变身就变身吧,还有副作用,整的每个人都痛经,多难受啊。”

“呵,那个****……”代开朝苦笑,“上回痛经,差点把我给疼死。要不是及时吃了小猫的药……唉,命苦啊。”想到自己的月经也快来了,又没了药吃,代开朝不禁发起了愁。

“你什么时候例假?要请假吗?”陆文轩问。

“呃……没有药的话,不请假也不行。”代开朝道:“到时候你掌勺,我给你指点指点好了。”

“还有几天啊?我准备一下。”

“准备什么?”

“做好心理准备。”

“也没几天了。”代开朝道。

“呃……”陆文轩也没敢继续追问到底多少天,他怕问的太紧引起代开朝的怀疑。虽然这家伙神经大条,可到底不是傻子。

陆文轩发现自打那天没有把真相说明时起,自己已经骑虎难下。当时要是说明,大不了被鄙视一番,然后给小代吃了避孕药拉倒。现在倒好……搞不好要打胎。

一错再错,铸成大错。

陆文轩悔啊。

不过这事儿也说不准。全看到时候代开朝来不来月经了。要是没来,那一切估计就要东窗事发。要是来了,那就算陆某人逃过一劫。

陆文轩仍然心存侥幸,希望可以瞒天过海。

翌日,刘尘痛经请假。店里少了刘尘,代开朝等人才发现,虽然刘尘这家伙很偷懒,可有她也比没她强。少一个人,其他人就忙得不可开交了。一天下来,众人都累得够呛。

陆文轩和小猫拖着沉重的身子回到住处,一进门就听到了刘尘杀猪般的叫声。要不是知道她痛经,陆文轩很怀疑自己会不会以为她正在被人爆菊花——大概即便是被爆菊花,她也不会叫这么惨,她很可能已经习惯了。

听到刘尘的惨叫,小猫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想起了自己第一次痛经时的痛苦。凝眉叹气,对陆文轩道:“我去看看她。”说着走进了房间。

陆文轩也跟着进屋,看到刘尘躺在床上捂着肚子打滚,不免一阵自责——自己要不乱买药,刘尘也不会痛成这样了。

刘尘翻滚了几下,疼痛似乎缓解了一些,便奄奄一息的趴在床上,屁股高高的翘起。姿势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看到她这样,陆文轩的自责又被意yin所取代。这么****的姿势,再加上刘尘满头的大汗、痛苦的表情……陆文轩心中默念:色即是空。

刘尘歪着头看着陆文轩,无力道:“身上一股葱花味,闻着难受,赶紧滚出去。”

陆文轩愣了一下,嗅了嗅自己身上,苦笑一声,对小猫道:“你先照顾她,我去洗澡。”说罢又冲着刘尘笑道:“疼成这样了说话还这么不客气。”

拿了替换衣服走进卫生间,陆文轩脱了衣服。站在喷头下淋湿身子,一眼看到脖子上挂着的凤佩,陆文轩想起了李慕翔。微笑着把玩了一会儿玉佩,伸手去拿香皂。不想手指勾住了凤佩的绳子,竟然把它挣断了。幸而陆文轩及时接住凤佩,才没有让它掉在地上摔碎。松一口气,把凤佩随手放在了香皂架子上。

把全身擦上肥皂,洗了好几遍,才把味道洗掉。穿好衣服,陆文轩走出浴室,开门的时候,注意到卫生间的门锁好像出了问题,想着改天有时间修理一下。正要去看看刘尘,却看到小猫轻手轻脚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小猫低声道:“睡着了。”

“哦。”陆文轩笑了笑,又问:“唉?舞阳还没下班?”

小猫道:“你忘啦?孟洁说今天回来的,舞阳去接她了。”

“呵,还真给忘了。”陆文轩苦笑一声,道:“最近事儿太多,记性变差了。”走到沙发边坐下来,点上一支烟,忽然又想起了许剑飞。那小子不知道又上哪去了。陆文轩想起他刚吃过疯婆子的药,不放心,担心他出事,便掏出手机,给他打了个电话。

电话一通,陆文轩就问道:“上哪去了?”

许剑飞道:“我在楼顶呢。”

“啊?大冬天的,楼顶凉快是吧?”

“这你都不明白,在楼顶上可以吸收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有助于修炼……”

陆文轩挂了电话,他决定还是不要管许剑飞的好。跟这种精神有问题的家伙在一起,指不定哪天自己也会变成精神病。精神病和白痴都会传染的——陆文轩一直这么认为。

陆文轩又想起了李慕翔,琢磨着老是异地分居也不是办法,不如哪天跟朋友们商量一下,租个三室一厅的房子,也好跟李慕翔“长相厮守”,岂不快哉?想着想着。陆文轩记起了落在卫生间的玉佩。

拍了拍脑门,陆文轩暗暗苦笑,自嘲记性越来越差,起身去拿玉佩。推开卫生间的门,走进去一看,陆文轩愣住了。他不知道小猫正在洗澡,更没想到小猫洗澡竟然不关门。

小猫被突然闯进来的陆文轩给吓了一跳,一手护胸,一手护裆,大睁着眼睛看着陆文轩,小心肝儿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他怎么突然进来了?他想干什么?难道说……

是了,他拿下了王珂,拿下了刘尘,拿下了代开朝,也许早就已经拿下了安舞阳也说不准,现在轮也轮到自己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