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 画龙点睛?

199 画龙点睛?

许剑飞跟着陆文轩走进来。对陆文轩道:“文轩,介绍一下。”

陆文轩说道:“我老婆,李慕翔。”

许剑飞乐了,“好小子,什么时候多了个老婆啊。”说着跟李慕翔握了一下手,自我介绍道:“许剑飞,文轩的大学同学。”

“你好。”李慕翔微微一笑,引着二人进屋。

在椅子上坐下来,陆文轩看着李慕翔,问道:“怎么突然回来了?”

“想你了,回来看看不行吗?”李慕翔问。

“哈哈。”陆文轩大笑了一声,忽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看得出来,李慕翔这次回来,大概就不会走了。这么多天了,她似乎已经决定选择陆某人了。至于李慕翔为什么做出了这样的选择,陆文轩就不得而知了。陆文轩倒不认为李慕翔爱他比爱叶斌更多。

李慕翔也只是看着陆文轩笑,并不言语。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

许剑飞愣了一下,觉得自己有些多余。“我说你怎么让我先回去呢,嫌我碍事啊。”冲着陆文轩笑笑,许剑飞站起身,道:“我就不当电灯泡了。”转脸看向李慕翔。继续道:“弟妹,改天哥哥请客,今天就不打扰你们了。”

(无)(错)(小说)..<“玩会吧。”李慕翔客气道。

“不啦,文轩心里肯定已经把我骂了好几遍,我要是再不走,就不合适了。”许剑飞笑着往外走。

陆文轩跟出来,开玩笑道:“算你小子有眼色。”

许剑飞笑道:“嘿嘿,别送了,我回去搞点研究。”

陆文轩知道他要研究那粒黑色药丸,不禁担心道:“你可别乱吃,万一出了事可就麻烦了。”

“放心吧。”许剑飞大大咧咧的摆摆手,走出小院,行不多远,又回头冲着陆文轩和李慕翔摆手,大笑着走向站台。

陆文轩看着许剑飞的背影,笑了笑,又看着李慕翔,牵住了她的手。

李慕翔抿嘴笑着,在陆文轩手心里挠了一下,道:“你这个朋友挺有趣的。”

“怎么?你对他有意思啊?”

李慕翔翻翻白眼,拉着陆文轩回到屋里,问道:“吃饭了吗?”

“当然没有,专门来你这里蹭饭的。”陆文轩笑道。

李慕翔看着陆文轩直笑,陆文轩也笑。

两人终于抱在一起,久久不能分开。

李慕翔把头埋在陆文轩怀里,说道:“你那天说哪天我要是想嫁人了,你要是还没结婚。咱俩就凑合凑合。还算数吗?”

“当然。”

“我们结婚吧。”

“好。”陆文轩道。

教授的房间里忽然刺啦一声,一股烧焦的味道从里面飘来,紧接着是一股青烟和教授的叫嚷声:“哎呀,我就知道爱情的力量足以烧坏任何电子元件。”

李慕翔噗嗤一声乐了,冲着房门喊道:“搞研究就专心点儿!别胡思乱想。”

陆文轩道:“他……”

“没事儿,你等会儿,我去做饭。嘿嘿,跟我妈学会了一种菜,我做给你吃。”李慕翔松开陆文轩,舔了一下嘴唇,趴在陆文轩身上,在他唇上啄了一下,笑着进了厨房。

陆文轩神情恍惚了一下,看着李慕翔的背影,总觉得这种情景好像在哪遇到过。甩甩头,吐出一口气,朝着教授的房门看了一眼,好奇的推门进去,看到教授正坐在椅子上望着一块冒着青烟的电子板发呆。

“教授,好久不见。”陆文轩走进房间,说道。

教授应了一声。叹气道:“搞研究就是不能三心二意啊。”

陆文轩好笑的摇摇头,在房间里转了一圈,看到与那精致水壶放在一起的一封信,拿起来看了一眼,信封上写着一行字:江通亲启。陆文轩问道:“情书?”

教授从沉思中抬起头,看了看陆文轩手里的信,愣了一下,说道:“不是,是一封很古怪的信。以前我研究了很久,都没搞明白是什么意思。”

“哦?不介意我看看吧?”

“看吧,没事儿。”

陆文轩掏出信纸,展开一看,发现整张纸上只有一个词:画龙点睛。

教授笑道:“古怪吧?我都不知道是谁寄给我的。多少年了,我都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后来发现了更神秘的东西,也就懒得管它了。”

“更神秘的东西?”

“就是穿越时空的……机器。”教授觉得毕竟跟陆文轩不熟,便没有把穿越只需要一台电脑的事情告诉他。

“哦。”陆文轩又拿着信端详了一番,一头雾水,又把信放回原处。拉了张凳子,坐在教授旁边跟他闲谈。

“你姓江?”

“是啊。”教授道,“姓江六十多年了。”

陆文轩笑,“你还真有本事,竟然能研究出穿越的机器,世界上那么多牛人都研究不出来。”

“咳,我们江家祖祖代代就犯一个毛病,都想穿越时空。”教授笑了起来,“就像是遗传的一般。祖祖辈辈几代人的心血,积累的多了,当然会有一些收获。”说罢。教授的眼睛又泛起了光彩,看着陆文轩,笑道:“小哥,在古代可以三妻四妾的,比在现代强多了。”

“唔……”

“穿越吧,机不可失啊。”教授信誓旦旦的说道:“我已经做过精密的研究,只要再攻克一个难关,穿越指日可待。”教授还在yin*着陆文轩给他当“实验品”。

陆文轩抽了一下嘴角,随意的问道:“什么难关?”

“呃……就是穿越机器的‘不可复制’问题。”教授叹气道:“如果有人使用这台仪器穿越,那么仪器也会跟着穿越。我想复制一个出来,却总是失败。”

“这么说,现在就可以穿越了?”陆文轩惊奇的问道。虽然他不想穿越,但是对于穿越这种诡异事件,他还是很感兴趣的。

“唔,反正你也不想穿越,问那么多干嘛。”教授说着把头转向一边,眼角的余光却盯着陆文轩。

陆文轩浅笑一声,故意不接教授的话茬,起身转了一圈,道:“去看看饭做好没。”说罢便快步走了出去。

教授瞪了一眼陆文轩的背影,嘀咕道:“胸无大志的家伙!”在他看来,有穿越都不穿,显然胸无大志。事实上似乎也确实如此。一个野心勃勃志向远大的家伙,大概不会错失穿越时空去古代装逼的机会。

陆文轩隐约间听到教授的嘀咕,失声笑了笑,来到厨房,看到正在忙碌的李慕翔,靠着门框站着,笑问:“一个男人突然变成了贤良淑德的家庭主妇,很诡异啊。”

李慕翔笑道:“做女人就该有女人的样子,这叫干一行,爱一行。难道你觉得一个男人总是像女人一样扭扭捏捏,一个女人总像男人一样大大咧咧是好事?”

“非也。我只是觉得你转变的太突然了。”陆文轩咂了一下嘴,凝眉又道:“也不好说,你都做了一年多的女人了,转变的也不算突然,只是……”

“别胡思乱想了!”李慕翔把菜盛进盘子里,道:“端过去。”

陆文轩心情出奇的好,笑嘻嘻的帮着把菜端到堂屋,又把桌子收拾好,等饭菜上齐,喊了教授吃饭。吃饭的时候,看看人老心不老的江通教授,再看看漂亮的李慕翔,陆文轩竟然有种“一家三口”的错觉。

吃过饭,陆文轩又跟李慕翔在房间里温存了片刻,记挂着许剑飞这个“主角”,没敢在这过夜,辞别李慕翔,上了公交车。临别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给了李慕翔,让她有事就给自己打电话。

匆匆赶回“再聚首”,没有看到许剑飞,来到后厨问及代开朝,才知道许剑飞在白云小区的家里。陆文轩正要回家,代开朝忽然一手抚胸,奔向垃圾桶,张开嘴巴,干呕了两下。

陆文轩心头一紧,“你……怎么了?”

代开朝擦了一下嘴角,凝眉道:“吃坏肚子了。前两天剩下的一点鸡肉,放在冰箱角落里,给忘了。我吃了一些……早知道不吃了。”

陆文轩抽抽嘴角,心说“最好是这样”,嘴上道:“吃东西要注意,身体是**的本钱。”说罢赶紧溜出后厨,又跑回家里,去找许剑飞。一路上陆文轩心里七上八下的,暗暗祷告代开朝吃坏肚子……诅咒老朋友吃坏肚子,是不是太损了点儿?

陆文轩胡思乱想着回到家里。看到了正在客厅的沙发上“运行真气”的许剑飞。

许剑飞盘腿坐在沙发上,双手交叠放在丹田处。胸口均匀起伏,唇目微闭,纹丝不动。这架势,还真像个正在运功的高人。

陆文轩想叫他,忽然又想起武林高手运功的时候,要是突然被人打扰,很容易走火入魔,甚至吐血身亡。陆文轩心里打鼓:谁知道这小子会不会也吐血身亡啊……干脆蹑手蹑脚的在茶几上坐下来,静静的看着许剑飞。

一支烟的工夫,许剑飞终于睁开了眼睛。悠然吐出一口气,看了陆文轩一眼,惊喜道:“哈!我走运了!”

“嗯?”陆文轩被他的神态吓了一跳。

许剑飞道:“我把那粒药丸吃了。又运行了一遍真气,现在耳聪目明,体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你……我想应该是你把眼镜擦干净了的缘故吧?”

“去,我眼镜儿一直就不脏。”许剑飞抚了抚鼻子上那副无框天蓝色眼镜,“哎呀”一声,笑道:“你说银阁吃了菊花痒,舞阳吃了阳痿,我吃了就耳聪目明,是不是说明我有主角光环啊?”

“说明疯婆子这次的药没那么****而已。”陆文轩没好气的说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