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 我这不是借口

196 我这不是借口

楼下客厅里坐着二十多人。有些是来帮忙的亲朋,有些是司机。众人坐成三桌,正在吃着饭。陈孝廉已经换上了一身笔挺的西装,招呼陆文轩等人也吃了点东西,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便由帮忙的司仪领着众人走了出去。

院门外的路上,停着十几辆车。陈孝廉上了花车,陆文轩和安舞阳则上了许剑飞的宝马。

车队缓缓驶出家属院,走上了公路,朝着高速公路路口驶去,十来分钟时间,就上了高速。

许剑飞把车厢音乐关了,看着陆文轩,问道:“文轩,你那个青春传说呢?”

“干嘛?”陆文轩开玩笑的问道:“你想变成女人啊?”

“拿来我研究一下。”许剑飞笑道:“这种神奇的药,不见识一下岂不可惜。”说罢又挑了挑眉毛,说道:“诶?你们说要是我吃了这个青春传说,也会变成女人吗?”

“你觉得你会例外吗?”陆文轩没好气的问道。

“不好说,我体质跟你们这些凡人是不同的。”许剑飞仍然觉得自己修炼的《100天元婴速成法》很可能是真的,自己的体质也很可能已经与凡人不同了。

安舞阳嘴角直抽搐,阴阳怪气的说*无*错*小说 ..<>

许剑飞把嘴巴一撇,通过倒视镜鄙视着安舞阳,道:“男人说话,有你什么事。”

“你……”安舞阳气的咬牙切齿,却又想不出反驳的话,只好闷哼一声,把头扭向一边。

许剑飞嘿嘿一笑,对陆文轩道:“还别说,说不准我还真有主角光环,不然那么多假的《100天元婴速成法》,怎么只有我自己得到了真品呢?还修炼的小有所成,奇哉,怪也。哈哈哈。”

陆文轩道:“那你就不怕也变成了女人?碰上了一个虐主的作者,你这个主角就麻烦了。”

“唔……我乃修道之人,什么男人女人,都是浮云。”许剑飞很看得开,对于男人女人的身份,他压根儿就不怎么在乎。

陆文轩看许剑飞一脸认真的模样,忍不住乐了。“好吧好吧,既然你这么想,我还能说什么呢?”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直随身携带的“青春传说”,递给许剑飞,道:“拿去吧,你爱吃就吃。我懒得管你。”陆文轩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么轻易的就把“青春传说”给了许剑飞,他甚至怀疑自己的心理是不是已经有点不正常,因为他发现自己隐约间竟然希望许剑飞主动吃一粒“青春传说”。

“嘿,还一直带在身上啊?”许剑飞接过“青春传说”,笑道。

陆文轩苦笑道:“我倒是不想一直带着它,可我又能把它放哪呢?我的房间已经被人占领,没有我自己的私人地方,这药啊,我琢磨着放哪都不安全,只能随身带着了。”

许剑飞拿着那只剩下三粒的“青春传说”端详了一会儿,道:“看起来很普通嘛。”

“看起来普通,吃下去就不普通了。”陆文轩话里话外,竟然有催促许剑飞吃药的意思。

安舞阳终于看不下去,说道:“剑飞,你可别……”想起许剑飞嘲笑自己不男不女,安舞阳心里有气,又改口道:“你爱吃不吃,要是变成了女人,别哭爹喊娘的就成。”

许剑飞没有理会安舞阳,把“青春传说”装进口袋里,道:“我先研究一下再说。”

陆文轩觉得好笑。忍不住在心底感叹道:小说害死人啊。许剑飞同学已经被小说毒害的不知所谓了。他没有跳崖去撞什么武功秘籍,陆文轩已经觉得很万幸了。

“哪天有空了我得去一趟临海,见识一下你们说的那个疯婆子。”许剑飞道:“你说她有没有可能练出来什么仙丹助我修炼呢?”

陆文轩把头扭向一边,不理会许剑飞。对于这种思想被毒害的缺少理性的家伙,陆文轩觉得跟他没什么共同语言。

“你们说,我要是吃下一粒青春传说,然后再运行一周天的真气,会有什么效果?”

陆文轩半躺在座位上,开始睡觉。安舞阳也躺下来,拿张报纸盖住了脸。

许剑飞见二人不理自己,悻悻然的收住话头,专心开车。昨夜折腾了那么久都没有休息,许剑飞休息不足,开着车子更加消耗精力。打个哈欠,眼皮愈发沉重,思绪也迷迷糊糊起来……

陆文轩半睡半醒的迷瞪了许久,睡的很不舒服,翻了个身,手指打在车窗上,疼醒了。揉了揉眼睛,坐正了身子,看到外面天色已经隐隐有些发亮。问了一句:“呼,快到了吧?”

没人理他。

陆文轩愣了一下,转眼去看许剑飞,见他竟然睡着了。陆文轩当时就吓得差点尿****,赶紧一手扶着方向盘,扯着嗓子吼道:“许剑飞!!!”

许剑飞猛然醒来,看了陆文轩一眼,眨着眼睛。问道:“怎么了?”

安舞阳也被陆文轩吵醒,厌烦的骂了一句,翻了个身,又睡下了。

“怎么了?你丫的不想活了?”陆文轩怒道:“开着车竟然睡着了!我真服了你了!”

安舞阳听到陆文轩的话,猛然坐了起来,愣愣的看着陆文轩愤怒的表情,一脸骇然。

许剑飞喉咙里吭了一下,把陆文轩放在方向盘上的手拿开,揉揉眼睛,竟然笑了。“你说我这开着车睡着了都没出事,多命大啊。”

陆文轩阴着脸不说话。

“一般也只有主角有这么命大,对吧?”许剑飞又问。

陆文轩气极反笑,“得,你是主角,行了吧?”

“我也这么觉得。”许剑飞道:“从小我就觉得我肯定不一般,将来绝非池中之物。”

陆文轩回头看了安舞阳一眼,两人同时想起了前不久一起掏“池中之物”的事情,不禁大笑起来。

许剑飞不明白两人笑什么,又道:“我说真的,这种感觉很奇怪的,哪怕是最不如意的时候,都感觉自己很不一般。”

陆文轩道:“你太以自我为中心,当然会有这种感觉。”

“以别人为中心的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许剑飞问。

陆文轩无言以对。想再睡觉吧,又怕许剑飞也跟着睡着了。为防止他睡着,陆文轩只好继续跟他扯淡。“剑飞,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行啊,你讲吧。讲个修真故事吧。”许剑飞说着,跟着前面的花车下了高速公路,上了国道。

“好吧。嗯……从前有个二愣子,他老以为自己是个主角,后来精神失常,来到悬崖边跳崖,想着可能会跳崖不死遇到武林高手传授武林绝学……”

许剑飞忍着笑。听着陆文轩胡编乱造即兴而作的故事,等着陆文轩思路跟不上的时候嘲笑他。谁知陆文轩思路极为敏捷,啰啰嗦嗦的竟然讲个没完没了。

安舞阳好笑的看着越说越入戏的陆文轩,打开车窗,点了一支烟。被许剑飞吓了一跳,安舞阳已经没心情睡觉了。他很怕闭上眼睛之后,再也没机会睁开了。

天蒙蒙亮的时候,陆文轩的故事终于讲完,车队也到了新娘家里,时间把握的相当好。作为伴郎,陆文轩被安舞阳和许剑飞俩人摁着脑袋暴揍了一顿。陆文轩的眼睛直冒星星,连****伴娘的心情都没了。

回程的时候,仍旧是许剑飞开车载着安舞阳和陆文轩,不过多了一个伴娘。伴娘对陆文轩这个伴郎似乎没什么兴趣,倒是对开车的许剑飞比较殷勤,东问西问的,惹得陆文轩对许剑飞产生了不小的嫉妒情绪。两人相谈甚欢,最后还交换了手机号码。

中午时分,车队回到陈孝廉家里。在家里早就等急了的王珂等人一见陈孝廉和新娘下车,就扑上去甩开了巴掌。陈孝廉抱着头跑进了院里,众人又找到陆文轩,揪着他乱打一通。

陆文轩被打的晕头转向,无计可施之下,只好使出了卑劣的抓乳龙爪手。这下可惹了众怒,就连本来想手下留情的安舞阳也甩开了胳膊打了起来。

陆文轩告饶不成,撒腿就跑,好不容易才摆脱了众人追打。转悠了一圈,回到陈孝廉家里。碰上许剑飞,许剑飞拉着陆文轩走到无人处,笑道:“我发现我还真像个主角。”

“嗯?”陆文轩的脑袋被打的原本就有些发懵,听到许剑飞的话,更懵了。

“你看,主角是不是到哪里都很有异性缘?”

“呃……”

“我这还没跟那伴娘说几句话呢,人家就问我要手机号码了。”许剑飞得意道:“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拜金女越来越多了。”陆文轩阴着脸道:“她看你这么年轻就开宝马,肯定是想勾搭你。”

“咳,别把人都想那么坏嘛。这只是说明我个人魅力很不一般。”许剑飞道:“说明我很可能有主角光环保护。”

陆文轩揉了揉还有些发懵的后脑勺,说道:“你不就是想吃一粒青春传说试试药效吗?不用找那么多借口。”

“我这不是借口。是理由……是分析出来的真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