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 这个笑话好听吗?

195 这个笑话好听吗?

陆文轩舔了一下嘴唇。看到王珂和安舞阳等人的脸色很难堪,许剑飞则一脸的好奇。众人都凑了上来,站在阳台上看着醉醺醺的代开朝。

陈孝廉接住代开朝递来的酒杯,看看陆文轩,又看看其他人,神情有些不自然。

安舞阳苦笑了一声,道:“说实话吧。”

陆文轩道:“你说吧。”

“你说。”安舞阳道:“我嘴笨。”

陆文轩清了清嗓子,看看一脸期待的许剑飞,又看看一脸迷惑的陈孝廉,忽然忍不住笑了起来。王珂也跟着扑哧一声笑了。紧接着,刘尘,安舞阳,小猫,都跟着笑了起来。有些事情虽然纠结,但细想一下,确实很可笑。

代开朝傻笑了一声,催促陈孝廉喝酒。

许剑飞眨巴了两下眼睛,摸着下巴,猜测道:“莫非……难道说……”

“变身,你们相信吗?”陆文轩止住笑,问许剑飞和陈孝廉。“你们相信男人会变成美女吗?”

许剑飞眼睛一亮,问道:“如果相信呢?”

陆文轩道:“那我就可以对你们说,卧龙岗八虎里,有四个男人已经变成了美女,就是你们眼前这四位。有一个…=无=错=小说=.=Q=<…就是舞阳,也变快成美女了。”

虽然早就隐约的意识到了这种诡异状况,但陈孝廉还是惊讶的哆嗦了一下,手里的酒杯滑落,掉在了地上。

代开朝醉眼朦胧的看着陆文轩,问道:“什么……什么变身啊……呃……变身……”代开朝猛然间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话已经泄露了天机。酒醒了大半,后退两步,看着陈孝廉,一时无语。

众人面面相觑了好大一会儿,陆文轩等人的表情很认真,陈孝廉和许剑飞对视一眼,齐声大笑起来。陈孝廉对许剑飞道:“这个笑话好听吗?”

“一般般啦,当年穿越的笑话更有趣。”许剑飞道。

陆文轩苦笑:“我知道你肯定会以为我们在骗你们,不过你们可以放心,我说的都是事实。”

陈孝廉愣了一下,看陆文轩难得的认真表情,又看安舞阳也没有丝毫玩笑的神态,略一思索,朝着许剑飞招招手,两人抱着肩膀走到无人处,窃窃私语。陈孝廉低声问道:“你说有没有可能是文轩他们故意耍咱呢?其实阳开和银阁他们早就来了,只是一直没来我家?故意用什么变身的谎话捉弄咱们?”

“这事儿极有可能。”许剑飞道:“别人不说,就文轩那小子的人品。他的话我们就不能信。可舞阳好像也没有说什么呢,难道他也会跟着文轩骗咱们?”

“咳,舞阳那家伙人品也很一般,再说他跟文轩在一起的时间最长,指不定被文轩搞的人品烂了呢。近墨者黑啊。”陈孝廉感慨道:“甭管怎么说,变身这么不羁的事情,我们怎么能信呢。不过那个平胸丫头演技还真不错,差点儿把我给骗了。”

“不过,咱们应该相信奇迹。”

“那你的意思是咱们要相信文轩的话?”

“不是,咱要相信奇迹,但不能相信文轩的话。”在许剑飞看来,陆文轩的话比“奇迹”还不可信。

“那咱们到底相不相信变身这事儿啊?”陈孝廉苦着脸问。

“呃……这个嘛……不如我们将计就计。”许剑飞诡笑一声,道:“咱们去占她们便宜,她们要是咱们老朋友变的,肯定不会像真女孩儿那样矜持。”

“呃……万一她们不是变身的呢?”

“那咱们不就占便宜了吗?反正咱们不会吃亏。”许剑飞道。

“唔……我明天就要结婚了,这事儿你来吧,我就不去占这个便宜了。”

“还是你来吧,我是修道之人,不近女色的。”

“你修个屁的道,少扯淡了。”陈孝廉苦笑,“说正经的。我看这回文轩好像不是在说谎。”

“也许他骗人的本事又长进了呢。”

“这个……有可能。”

两人嘀嘀咕咕了半天,陆文轩等急了,他知道两人一定是在怀疑自己骗他们,便嚷道:“你们俩,别唧唧歪歪了,我没耍你们。我对天发誓。”

陈孝廉和许剑飞走过来,两人终于因为各种原因,都不想“占便宜”,所以只能另寻他法。陈孝廉道:“变身这事儿虽然匪夷所思吧,我们也不是一定不会相信。只是……你们总得拿出点儿证据吧?”

许剑飞道:“就是嘛,只要有证据,哪怕你们说你们是狗变的,我都信。”

陆文轩横了许剑飞一眼,略一思索,看向安舞阳,“脱了衣服吧。”

“干什么?!”安舞阳问。

“给他们看看你这个半成品,他们就会相信了。”陆文轩道。

“什么半成品!我……还有其他办法的。”安舞阳闷声道:“比如,你们提问题好了,她们肯定对答如流。”

“慢着。”许剑飞人畜无害的笑了一声,眼神儿瞄着安舞阳,道:“半成品啊,让我们看看,我们就信。至于提问题啊,你们很可能早就串通好了。”

“爱信不信!我去睡觉了。”安舞阳说罢,转身要走。

陆文轩急忙拉住他,说道:“看一下又死不了,你还害羞啊?”

安舞阳脸一红,道:“有什么好害羞的,只是……”让人当成怪物一样欣赏。他可不觉得有什么好。

陆文轩道:“又不是外人,没什么大不了的。”

王珂和刘尘也跟着劝了几句,安舞阳无奈,只好乖乖的把上衣解开。许剑飞和陈孝廉相视一眼,凑了上去,看到安舞阳胸前起伏,两人同时后退了一步,眼睛都直了。安舞阳的胸部虽然不像女人那样隆起的明显,但绝对与男人胸部不同。那圆圆鼓鼓的地方,也绝不是胸肌发达造成的效果,而且怎么看都像一个正在发育的小女孩儿的胸部。

“怎么样?”陆文轩道,“我没有说谎。”

安舞阳要把衣服穿好,许剑飞忽然伸手制止,道:“等会儿,我检查一下。”说着又凑上前,盯着安舞阳的胸部看着,说道:“谁知道是不是弄的假的糊弄我们呢。”把手按在安舞阳胸部,揉了两下,细细感觉了一下,又使劲掰了一下,盯着安舞阳赤的肌肤,寻找着有没有什么造假的痕迹。

安舞阳面红耳赤,喉咙里哼哧了两声。下意识的一把抓住了旁边站着的陆文轩的手,凝眉道:“别乱摸行不行?”虽然还没有完全变成女人,但是胸部的敏感,仍然让安舞阳有些难以承受。那种**的感觉……他受不了。

许剑飞不理他,仍旧仔细观察着安舞阳的胸部。陈孝廉也凑了上去,两人时不时的议论着,分析着。对安舞阳的胸部进行着观察研究。

十分钟后,两人得出了结论:真的。

安舞阳被二人搞的有些气喘吁吁,见二人终于研究完了,赶紧穿好衣服,缓和了一下呼吸。说道:“这下相信了吧?”

许剑飞嘿嘿的笑,看着周围的四个美女,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兴奋。转眼看向陆文轩,许剑飞道:“文轩,这下你爽了。”

“我爽个屁。”陆文轩没好气的说道:“你要是想爽……”指向王珂,“她很想被你上的,肥水不流外人田,你们俩可以随时去快活,我大力支持。”

王珂给了陆文轩一个白眼,冲着许剑飞眨了一下眼睛。

许剑飞看着王珂,说道:“王珂……王……阳开?”见王珂点头,许剑飞乐了,“我说呢,咱们卧龙岗八虎里,也就阳开你最不正经了。老实交代,跟几个男人玩过了?”

“去。”王珂翻着白眼,促狭的一笑,说道:“伦家可是正经人呢。”

陈孝廉有些不自在,浑身尽是鸡皮疙瘩,没好气的说道:“都正经点儿。”说着看向许剑飞,“你还修道之人呢,说话真下流。”说罢又看了看四个女孩儿,眉头一直舒展不开,嘴里咂了两声,说道:“那个……我好像听到我妈叫我呢,一会儿就该忙了,你们都收拾一下,等会儿……呃,女孩子就不能去了,男人都收拾一下,陪我去迎亲。”

“什么时候走啊?”陆文轩问。

“凌晨两点。”陈孝廉道:“路远,要早点去。”在这种“变身”氛围强烈的环境中,陈孝廉有种如履薄冰般的感觉。说罢逃难似的快步下了楼。来到客厅,帮着他父母忙活去了。

许剑飞与陈孝廉不同,他反而兴致高涨,开始追问陆文轩关于变身的经过。陆文轩事无巨细的跟许剑飞讲述变身事件的经过,顺便提了提刘尘菊花痒和安舞阳不举的趣事。气的刘尘追着他打。安舞阳只是耷拉着眼皮,不理会陆文轩。

许剑飞把四个女孩儿认清了谁是谁,不禁感慨了好几遍。

闲谈间,时间已经不早了。陈孝廉在楼下喊:“兄弟们,出发了。”

许剑飞意犹未尽的“啊”了一声,看看王珂等人,感慨道:“奇遇啊。”说罢便拉着陆文轩要下楼。

陆文轩转脸看着安舞阳,问道:“你要不要去迎亲啊?”

“嗯?我为什么不去?我又不是女人。”安舞阳很奇怪。

“可……你算是男人吗?”陆文轩说罢这话,顿时后悔,安舞阳的脸色黑的像要杀人。“好吧,咱们快走吧。”陆文轩赶紧拉着许剑飞飞快的跑下了楼。

安舞阳骂了一句,细一想,觉得自己要是不去,那不就是变相的承认自己不是男人了吗?不行!怎么也得去!想着便快步下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