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 您是修真前辈?

192 您是修真前辈?

陆文轩急得脑门直冒汗。极力开动脑筋,继续胡说八道:“这事儿说来话长,当年银阁认识小嫚比老代认识的还早不是嘛……”

“这事儿等会再说。”陈孝廉姑且相信陆文轩的话,又问道:“那老代、阳开、栤枧他们呢?”

“啊……这个老代啊,他女朋友小嫚不是被银阁抢走了嘛,伤心啊,压抑啊,看见你成双成对要结婚,心里就难受啊,所以来不了了。”

“哦,那阳开呢?”

“阳开他……他,他病了。”陆文轩道:“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小子就喜欢到处胡搞乱搞的,好吧,一不小心惹上病了。”

“啊?什么病?”陈孝廉吃了一惊。

“那什么,梅毒。”

“我x!这么惨?”

“是啊是啊。”陆文轩感慨了一下,又道:“惨得不得了啊,自从有了这病,他的那些什么女朋友什么红颜知己的都不见人影了,好在栤枧学业不是很忙,连过年都没回家。一直在照顾阳开。”陆文轩说着回头看了几个女孩儿一眼,发现除了小猫,一个个都阴沉着脸,好像死了老公一般。

陈孝廉叹一口气,道:“我打个电话给他。”

$无$错$小说 ().().()<

“别!”陆文轩赶紧道:“你给他打电话,他就知道你已经知道了这事儿,会觉得丢脸的。”

“唔……”陈孝廉看了陆文轩一眼,觉得这小子很可能是在胡说八道,怎么什么事儿都赶到自己结婚这几天发生呢?不过既然他们没来,肯定有没来的原因,陈孝廉也不想深究。看了一眼陆文轩身后的几个漂亮女孩儿,笑问:“这几位是?”

“啊!我来介绍一下。”陆文轩指着小猫介绍道:“我表妹,小猫。”又指着刘尘道:“我表妹,刘尘。”再指向王珂,“我表姐,王珂。”最后指向代开朝,“我表……妹,代……代……”陆文轩又开始紧张起来,代开朝一直没取女孩儿的名字。“你就叫她小代好了。”

陈孝廉友善的冲着几人笑了一声。陆文轩拉着陈孝廉走到一边,说道:“她们非要跟我过来,我也没办法,只能给你添麻烦了。”

“说什么呢。”陈孝廉笑道:“跟我还见外?只是你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漂亮的表姐妹啊?”

“这事儿说来话长,得从当年我姥姥跟我姥爷相识的时候说起……”陆文轩又想起了上回被人问及“表妹”时的说辞。

陈孝廉不出陆文轩所料的打断他的鬼扯,揽着陆文轩的肩膀走到路边一辆黑色北京现代旁边,拉开车门,笑道:“想坐好车的跟着小许。”

陆文轩记起还要跟许剑飞说《100天元婴速成法》的事情,便矮身挣开陈孝廉搭在自己肩上的胳膊。笑着说道:“那我坐好车去了。”

陈孝廉笑骂了一声,坐进了车里。安舞阳在副司机位上坐下,刘尘和小代坐在了后面。看了安舞阳一眼,陈孝廉想起刚才的误会,忍不住笑了一声,边发动车子,边看着安舞阳笑道:“我老婆要是见了你,肯定羡慕死。”

安舞阳干笑一声,明知故问:“羡慕什么?”

“羡慕你皮肤保养的好啊。”陈孝廉大笑一声,又问道:“哎?对了,孟洁怎么没有一起来啊?”

“她回老家了。”

陈孝廉应了一声,咂一下嘴,心里不免有些伤感。结婚这种大事,自己的好朋友们却大多都不在场,或者也是一种遗憾吧。再看了安舞阳一眼,陈孝廉犹豫了一下,凑过去低声对安舞阳道:“这个……我听说男人要是吃多了避孕药,会变的女性化,你是不是……”见安舞阳面如沉水,陈孝廉干笑几声,不再废话。

……

另一辆银色宝马车里面。王珂坐在副司机座上,跟着许剑飞东拉西扯。许剑飞显然对王珂没什么兴趣,时不时的在倒视镜里看着陆文轩说话。这让王珂多少有些失望,心想这也正常,许剑飞这样的多金帅哥,自然领教过不少美女的**,自己要是不来点特别的****,肯定不会得到他的青睐——王珂倒不是非许剑飞不嫁,只是觉得当初夸下海口,要是不勾搭一下许剑飞,脸上无光。

陆文轩想了许久,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许剑飞说明事实真相,这小子要是已经沉迷的话,一旦知道那是假的,估计精神肯定会崩溃。可要是不说吧,似乎也不好,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这样吧?

“那个……小许兄弟。”陆文轩决定对小许说明真相。“有件事儿啊,哥哥我一直想对你说。”

“呃?”小许愣了一下,凝眉看着倒视镜里的陆文轩,“你……我对男人没兴趣的,你别妄想了。”

“靠!我对男人就有兴趣啦?”陆文轩气的差点吐血。

“不好说,你跟舞阳走路的时候帖的那么近,关系有多深,咱就不得而知了。”许剑飞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你说你们要是不那么亲密,小陈能误会你们吗?”

“嘿,两个男人就不能亲密……就不能走路时挨得近些了?”陆文轩连连摆手,“算了,不给你说这个,咱说正经的。”陆文轩清了清嗓子。问道:“你前段时间是不是收到了一本书叫《100天元婴速成法》?”

叱!——

许剑飞猛然踩下刹车,害的车内其余三人身子往前惯了一下。王珂最倒霉,鼻子被碰了一下,酸疼的眼泪都出来了。转脸不悦的看着许剑飞,道:“你疯啦?”

许剑飞没有理会王珂,而是转过身盯着陆文轩,问道:“你怎么知道?”

“其实那书是……”陆文轩想说是代开朝寄给他的,可要说是代开朝的话,那可就“死无对证”了,毕竟已经不可能把代开朝找来对质了。如果没有代开朝亲口承认,许剑飞一定不会相信的。“其实那书是我寄给你的。”陆文轩把责任揽在了自己身上。

许剑飞神情一凛,眉头一紧,看着陆文轩,试探性的问道:“你……您是修真前辈?”

“……”陆文轩无语。

不止陆文轩,小猫和王珂也傻眼了。

许剑飞的思想还真具跳跃性啊!

“呃……其实那本书是我在地摊上买来的。”陆文轩道。

许剑飞心下震惊不已,陆文轩虽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但似乎是默认了的。他怎么也没想到,跟自己朝夕相处四年的好朋友,竟然是个修真前辈!听到陆文轩的话,许剑飞道:“哦,修真界有很多这样的典籍吧?”

“呃……”陆文轩觉得许剑飞中毒太深了,再不拯救他,只怕要走火入魔。人类是很脆弱的。一旦被什么东西所迷住,想要他摆脱这种迷惑,会很困难。越强制他,他陷得越深。陆文轩决定慢慢开导许剑飞。“你修炼了这么长时间,有没有什么收获啊?”

“收获啊……”许剑飞凝眉道:“具体的我也说不上来,只是觉得体内有一股暖流时不时的在身上游走,而且好像我的体质也越来越好了。”

“嗯?”这下轮到陆文轩等人吃惊了。一本胡编乱造的“典籍”也能有这功效?八成是许剑飞“毒”入肺腑,心里潜意识决定了他的身体感受。

许剑飞摸着下巴看着陆文轩,似乎仍旧有些难以置信,“还真是……没想到你竟然是修真者。潜伏在大学里四年,就是为了找到合适的弟子吗?嘿嘿。文轩……哦不,前辈,您肯定是看我有慧根,才把这本典籍传授给我的吧?从修真界带这本典籍回来,一定很辛苦吧?路途远不远?是用传送阵传过去的?还是直接飞过去的?弟子什么时候能去修真界啊?”说着又注意到了小猫和王珂,“莫非她们二位也是修真者?!呵呵,那个……前辈,不是我不相信你,要说这突然之间告诉我以前的老朋友其实是修真前辈,我这个……有点不敢相信。呵呵,您能不能露一手给弟子看看呢?”

陆文轩脑袋里一团浆糊,心情很乱,想抽烟。点上一支烟,打开车窗,冲着窗外吐了一口烟。正待说话,忽听不远处原来一声巨响,百米开外的一个小区楼的五层的一个房间忽然发生了爆炸,一团火光从里面滚出来,震得陆文轩等人耳朵嗡嗡作响。

周围一片寂静,只能听到远处有女人惊叫的声音和孩子的啼哭。

许剑飞从那爆炸的震撼中回过神,伸手擦了一下嘴角的口水,看着陆文轩,馋着脸笑了起来,“前辈,您……您……您太厉害了!一口气就……呃,前辈,刚才有没有伤到人啊?我听说……我看小说里写的,好像修真者要是枉杀无辜,会乱了心境,影响修行的。唔,我不是说前辈你残忍。前辈杀的人,一定都是该死的。嘿嘿,呵呵。”

陈孝廉开着车停在了银色宝马的一侧,看了一眼那爆炸处,拧了一下眉,咂嘴道:“估计又是煤气罐爆炸。”冲着许剑飞喊道:“我知道你跑的快,可也不用在这里等我吧?”

陆文轩回过神。对许剑飞说道:“边走边谈。”

“好。”许剑飞很听话,开着车子继续往前驶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