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 再聚首

191 再聚首

众人虽然不跟陆文轩计较,但也并非彻底的原谅他了,而是还时刻防备着他,怕他“****病”复发。比如陆文轩好心买了几瓶水,偏偏没人敢喝,他们怕陆文轩在水里下药。就连不是女人的安舞阳也不敢喝,他怀疑陆文轩是否已经****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比如陆文轩抽根烟,众人都尽量把那蓝色的烟雾用手赶到一边,又或者远离陆文轩,他们担心闻到陆文轩抽的烟会让他们迷失心智……

陆文轩知道自己的形象和信誉已经崩溃,也懒得再拿热脸去贴冷屁股,闷着头不说话了。

众人老早上了车,在车子尾部的座位上坐下来。陆续有人上车,车里的空气也渐渐的污浊起来。直到一个空位也不剩,车子才发动起来,驶离车站。陆文轩坐在角落里,被几个女孩儿身上的香水味呛的有些受不了。他实在搞不懂,她们几个怎么忽然想起用香水了呢?

路上陈孝廉打来了一次电话,询问到了哪里了。小许也打来电话,埋怨陆文轩等人太过抠门,就不舍得租一辆车过来。

本来路途不近,这车跑的还慢,一直到了凌晨一点钟,车子才到站。陆文轩的腿都坐麻了,下了车又在地上蹲了一会儿才能走路。

`无`错`小说`.Q.C<>

“不如让小许包车送我们回去。”陆文轩道。

“也好,反正那小子有钱。”安舞阳嘿嘿一笑,与陆文轩并排走在前面,走向车站门口。

车站门口的灯光之下站着两个二十余岁的年轻男人。二人中,一个身材魁梧,气宇轩昂,棱角分明的脸庞夹杂着一丝柔情和刚毅神色。裹着一件黑色夹克,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眼睛不住的往车站里张望,似是在等待着什么人。另一个略显瘦弱,个子不高,却又飘逸潇洒。黑色长裤,乳白色休闲外套,外加一副淡蓝色的眼镜。面皮白净,十指修长,刘海遮住了眉毛,却遮不住水灵而有神的眼睛。是个美男子。

摘下眼镜擦了擦镜片儿,瘦弱男人说道:“文轩他们该不是耍咱们吧?这大冬天的在这等了半夜还不见人影。当许某人好欺负是怎么滴?”说话这位,就是卧龙岗八虎之一,陆文轩等人愤青毛病发作时经常拿来批判的富二代——许剑飞。许剑飞在以前有个外号,叫“减肥”,因为“剑飞”听起来跟“减肥”差不多,而且许剑飞小时候吃得很胖,确实需要减肥。只是减肥减得有点过头,到现在都快瘦成竹竿了。好在他还挺会瘦,别人瘦了看起来不健康,他瘦起来竟然有些“仙风道骨”——这是他自己的看法。

“应该不会吧?我觉得他们的人品应该还不至于不堪到这种地步。”这一位,就是正月十六要结婚的新郎官陈孝廉。陈孝廉说罢,转脸好奇的看着许剑飞,用手捂了捂冻得发红的鼻尖,问道:“小许,你不冷吗?”

“不冷。”许剑飞双手抄在口袋里,表情很淡然,“我的体质好,不是你这样的凡人能比的。”

陈孝廉苦笑无语,自打今天跟许剑飞见了面,陈孝廉就觉得他好像有些不正常,动不动就“凡人”怎么怎么样,说的好像他自己不是凡人一样。

“冷就回车里坐着去吧。”许剑飞优雅的戴上眼镜,笑道。

“算了,全当锻炼身体了。”陈孝廉道。再转脸看向车站里,陈孝廉看到一行数人从黑暗中渐渐走过来。细一看,头前一人好像就是陆文轩。只是怎么就他自己一个人来了?他后面那些女孩子是跟他一起的吗?

陈孝廉想不明白,也不及细想。朝着陆文轩招了招手,大喊道:“文轩!”说着便快步迎了上去。

陆文轩看到陈孝廉和许剑飞,笑了一声,转脸对安舞阳道:“这么久没见这俩小子,还怪想得慌呢。”

“呵呵,是啊。”安舞阳笑道。

两人身后,王珂等人瞧着陈孝廉和许剑飞低声议论着什么,隐约间可以听到王珂的声音:“小许这家伙又帅了啊。”刘尘反驳道:“得了吧,要我看,还是小陈更帅点儿。”

陆文轩和陈孝廉走近,彼此大笑着张开双臂,热情的抱在一起。

陈孝廉道:“文轩!好久不见了!”

“哈哈,是啊。”陆文轩松开陈孝廉,在他胸口轻轻的擂了一拳,笑道:“好小子,又壮实了。”

陈孝廉的壮实与原本的代开朝不同,他比肌肉男代开朝更多了一丝文雅和正气,虽然强壮,看起来却又像个文雅的好人,不像代开朝那样,一看就不像个老实人。

陈孝廉回了一拳,转眼看到了笑呵呵的安舞阳,脸上的笑就更****了,看向陆文轩,问道:“这是弟妹吧?还真……有个性。”一个女孩子穿了一身男装,很“有个性”……等等!陈孝廉心里一紧,总觉得眼前这个“弟妹”的长相有点面熟。再看陆文轩和“她”一脸的尴尬,顿时恍然大悟。看着眼前人,陈孝廉试探性的问道:“舞阳?”

安舞阳未及说话,他身后的几个女孩儿就忍不住大笑了起来。陈孝廉很难堪的抓了抓头发,看着安舞阳,怪不好意思的说道:“这才半年不见,你……你又漂亮了。”

安舞阳知道,青春传说虽然还没有让自己彻底变成女人,但自己的外表,大概也已经没有了一丝男人气概了吧。陈孝廉会误会,也属正常。

许剑飞也跟着笑了一阵儿,才上前打圆场,“阳开他们呢?还没下车?”

“他们有事,不能来了。”陆文轩胡扯道,“很重要的事儿。”

陈孝廉眉头一皱,显然有些不痛快,“什么重要的事情?老朋友结婚也不来?不拿我当朋友吗?”

陆文轩赶紧赔笑,说道:“小陈你想多了,咱这么多年兄弟,要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你结婚他们能不来吗?”

“什么重要的事情啊?”许剑飞问道。

“这个……这个银阁他老婆,小嫚刚打胎,身子不好,不宜奔波,也离不开人……”

“嗯?小嫚不是老代的女朋友吗?什么时候跟银阁勾搭上了?”陈孝廉不解的问道。

陆文轩脑袋里嗡的一声,暗暗叫苦。当初也没想到陈孝廉会打破砂锅问到底,这时候临时编瞎话,一时间竟然搞错了“对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