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 认错

190 认错

陆文轩终于回过神。看着怒不可遏的刘尘,解释道:“其实……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的手指并没有戳进去……”

没进去会有落红吗?陆文轩显然是在瞪着眼说瞎话。刘尘全然不理会陆文轩的解释,怒道:“ 你这个****!老子给你搞你装正经!老子睡着了你就耍****!还真没见过你这种喜欢偷偷的搞的****!”看看疼痛的下身,又看看床上的落红,再看看陆文轩手指上的殷红,刘尘气的眼睛都湿了。“我他**的……你……老子的第一次,就被你的手指……老子跟你拼啦!”刘尘忽然跃起,朝着陆文轩扑去。

陆文轩惨叫着想解释一下,可刘尘像个疯子一样毫不理会陆文轩的辩解,对着陆文轩就是拳打脚踢,又觉得自己力道不足,干脆又张开嘴巴乱咬。

跟小七的拳脚相比,刘尘的殴打实在算不了什么。陆文轩忍着疼痛,护着脸,任由刘尘厮打。等刘尘的脾气消了一些,陆文轩才道:“其实我……”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事儿自己还解释不清了,总不能把昨晚上的好事儿对她说吧?就她这种号称“嘴严”的大嘴巴,什么秘密都不能与她分享。“好吧,我错了。”陆文轩决定认栽,“我会对你负责的。”

无-错-小说 .Q. C< “去你**!”刘尘一拳擂在了陆文轩胸口。盛怒之下,爆出了粗口,“占了老子便宜还想让老子嫁给你?你做梦去吧!”

“那你想怎么样?!”陆文轩也有些不爽,“总不能就这么一直骑在我身上吧?”

刘尘怔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骑在陆文轩身上的姿势有些****。陆文轩只穿了一条**裤,自己更是一丝不挂。这天儿……还有些冷。赶紧跳起来,钻进被窝里,刘尘道:“你这****!等他们回来了,有你好果子吃!”

陆文轩从地上爬起来,打了个喷嚏,悻悻然说道:“不就是想批斗我吗?随你吧。”他现在是死猪不怕开水谈,反正她们几个一个个也都被自己“搞”了,甭管真的假的,爱咋咋地吧。

陆文轩说罢,打了个喷嚏,回到客厅沙发上,钻进被窝里闷头躺下。他决定养精蓄锐,迎接晚上的批斗大会。

出乎陆文轩的意料,刘尘并没有召集人员批斗他,甚至好像也没有跟人提及上午的事情。陆文轩虽然纳闷,但也算松了一口气。只是这口气还没有彻底松出来,他又想起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小代不会怀孕吧?

虽然这事儿几率不高,陆某枪法一向也不准,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陆文轩心神不宁,想着要不要偷偷的给小代吃点儿避孕药,只是小代已经回了她自己的住处。下药也不方便。

好在初二那天,闲来无事的众人就又去饭店营业去了。大过年的没啥生意,众人权当打发时间。

陆文轩抽空出去买了一盒“毓婷”,把外包装扔了,只留下了两粒药。自然不能直接给小代吃,她又不是傻子,肯定不会让她吃药她就吃,所以只能把药丸磨成粉末,下进水里或者汤里才好。

陆文轩用擀面杖偷偷的把两粒药丸弄成粉末,用纸包起来放好,做贼一样滴溜着眼珠观察着众人,伺机而动。

几个女孩儿和安舞阳围坐在一张桌前闲聊,代开朝正在跟众人讲当年打篮球的趣事,讲到一半,觉得口渴,起身说道:“去倒点水。”

陆文轩一看机会来了,赶紧道:“我去给你倒。”

“唔?这么好?”代开朝笑了一声,打趣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我是那种人吗。”陆文轩道:“你是我们的大厨,平常已经很辛苦了,给你端茶倒水是应该的。”陆文轩说着就走向墙角的柜台上拿水杯倒茶。

偷偷的回头看了一眼。发现众人没有注意自己,陆文轩才小心的从口袋里摸出那包药粉,撒进了杯子里。

“好啊!”刘尘的声音忽然从背后响起,“大家快来看,这小子竟然下药!”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药,但是需要“偷偷的”下的药,还是陆文轩这种人下的药,其药性可想而知。

陆文轩脑袋嗡的一声,身子哆嗦了一下,僵在当场。刚才明明看到刘尘没注意自己,怎么不大会儿工夫就跑到自己后面了呢?

众人围拢上来,看到茶杯中的白色粉末,一个个脸都变了颜色。代开朝更是一脸愤怒,拳头握的吱吱作响。

刘尘脑袋摇的像拨浪鼓,看着陆文轩,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真没想到啊,陆兄,你还真是……啧啧,迷jian了王珂,趁我睡着指jian我,还想给小代下药!你太****了!”

听到刘尘的话,安舞阳等人才知道陆文轩昨天之所以没有跟他们一起出去,原来是算计着指jian刘尘呢!!!

所有人看向陆文轩的眼神都变得极为复杂,没有人料到,与自己一同住了四年的好朋友,竟然是个******狂!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陆文轩非常淡定,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好朋友们,没有做任何辩解。他知道。在铁的事实面前,自己的辩解肯定是很苍白无力的。而且他也不打算把这是避孕药的真相交代出来,因为那样自己就得交待出更为恶劣的事实真相了。

众人出奇的没有用恶劣的言辞侮辱陆文轩,更没有拳脚相加。各自叹一口气,默默的寻了个角落坐下,叹气连连。他们没有愤怒,只是很伤心。虽然他们知道陆文轩是个无耻的家伙,可他竟然会无耻到给好朋友下药的地步——这是他们始料未及的。

小猫虽然知道前天晚上的事情,但她却没有想到陆文轩要给代开朝吃的是避孕药,她还以为陆文轩食髓知味,想“再来一次”呢。

陆文轩自己都记不清那天是怎么收场的了,只记得朋友们再也没有跟自己说过一句话,甚至没有正眼看过自己一下。好多次,陆文轩冲动的想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却又忍住了没有说。自己在他们心目中已经成了邪恶的****狂,再怎么解释,他们也不会相信自己的。

最寂寞的时候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而是世界上明明有无数的人,但却没有一个人跟你交流。

陆文轩很寂寞,寂寞的心疼。

正月十四那天,众人准备去陈孝廉家里参加他的婚礼。压抑了这么多天,陆文轩终于忍不住了,他决定把真相告诉朋友们。不过在这之前。他觉得还是先跟关系最好的安舞阳说一说比较稳妥。

陆文轩找到安舞阳的时候,安舞阳正在房间里照镜子。看到陆文轩进来,安舞阳的眉头皱了一下,不及说话,陆文轩便在床上坐下来,说道:“舞阳,有些事情我得跟你说一下。”

安舞阳看着陆文轩不说话。

陆文轩继续道:“其实那天……”

“你又何必再狡辩呢?”安舞阳忽然打断陆文轩的话,叹气道:“你觉得你现在说什么还有人会相信吗?这么多年了,你竟然对好朋友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唉。你还想让我说什么呢?”

陆文轩怔住了,愣愣的看着安舞阳走出房间。点上一支烟,闷头抽了起来。安舞阳说的没错。现在没人会相信自己的说辞。

外面传来说话声,代开朝和王珂已经过来了。众人各自精心打扮了一翻,又嘻嘻哈哈的互相开着玩笑,准备去汽车站。

陆文轩咬咬牙,丢掉烟头,走出房间,看着面前好友,低头道:“我错了,我对不起你们!我不该用那么卑鄙的手段对你们……你们打我吧。”他明白,再怎么解释,也不如直接认错要爽快。有时候,证明自己的清白比勇敢的承担不该承担的错误更麻烦。或者说对于某些无法证明清白的错误事情,明智的人会坦然的承认错误,而不会费力的证明自己的清白不成,却又惹得旁人更加反感自己。

说着说着,陆文轩心下悲哀不已。自己明明只是酒后误对代开朝下了手,怎么到最后竟然还要承认自己要下药i奸她呢?难道这就是所谓报应?

冷场了片刻,代开朝首先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么多年兄弟,你让我怎么下得去手打你。算了,男人嘛,谁还能不犯一次错呢。”

王珂也道:“你不是懂什么心理学吗?研究研究自己这种心理是什么病,早点治好。”

刘尘却撇了撇嘴巴,一向把人往坏处想的她可不觉得陆文轩的道歉有多少诚意。不过既然已经这么多天了,她也懒得再跟陆文轩过不去了,哼了一声,也便作罢。

安舞阳微微一笑,拍了拍陆文轩的肩膀,道:“早点认错不就得了,都是老朋友,让我们知道你有这种****的癖好也不见得就是坏事,我们可以帮你嘛。”

见众人这样态度,陆文轩莫名的一阵感动,差点哭出来。抹了一下眼角,再看几位朋友真诚的笑容,陆文轩忽然想:如果陆某真的把她们一个个都迷jian了,是不是她们也不会生气?

这个念头在陆文轩脑海中一闪而过。陆文轩就赶紧把心思摆正。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可耻了,这么感人的时刻,自己竟然还在想那么无耻的事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