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 除夕夜(下)

188 除夕夜(下)

陆文轩看着小猫吊死鬼的模样,皱了一下眉,心说这丫头睡觉怎么这德行?正要转身走出去,又发现小猫的被子被她蹬开了,便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帮小猫盖被子。

眼前的光线一暗,小猫知道是因为陆文轩站在了自己身边,挡住了光线。感觉到身上的被子动了一下,小猫心里紧张的不得了,想着难道陆文轩想对自己下手并且梅开二度?直到意识到陆文轩是在给自己盖被子,小猫才在心底大松了一口气,放了心。放心之余,隐约间还有一丝莫名其妙的失望。

怎么会有失望的想法呢?小猫被自己的这种心态吓了一跳。慌乱间拿被子蒙住脑袋,再也不敢乱想,努力让自己睡着。

陆文轩踮着脚尖走到门口,关上灯,又带上门,抱着自己的衣服来到客厅的沙发前,正要躺下睡觉,才发现沙发上躺着王珂。

陆文轩抓了抓头发,郁闷不堪的来到安舞阳的房间门口,轻轻的推开门,发现安舞阳的床上躺着安舞阳和刘尘。两人横七竖八的睡着,显然已经容不下第三个人。

关上门退出房间,陆文轩脑袋都大了。

新年之夜,竟然没地方睡觉了?

陆文轩身上没有穿衣服,`无`错`小说`.`Q`<>

王珂睡得很死,没有意识到被窝里多了一个人。陆文轩小心的盖好被子,看王珂仍然睡得香甜,才算长出了一口气。想了一下,又找到自己的**裤,穿在了身上。

抹了一下额头,陆文轩有点头皮发麻。再加上酒还没有全醒,思绪更是纷乱如麻。他知道,要是自己之前做的事被其他人知道,自己肯定没好果子吃。上回“不小心”占了王珂的便宜,已经被批斗的半死了,这回竟然“趁着小代醉酒”上了她,那还不得被吐沫淹死啊?就是小代肯定也会愤怒的对自己拳脚相加的。

所以,这事儿还是保密的好。

可问题是,对好朋友做了这种事情,竟然还隐瞒起来,知错不认错,敢做不敢当……这还算好朋友吗?也太不厚道了吧?

要是被他们知道,那可是要被骂死的……

不告诉他们,良心又不安……

陆文轩心理压抑的很,怎么也下不了决定。拿不定主意,昏昏沉沉的又睡着了。

……

暖暖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小猫懒洋洋的睁开眼睛,又想起昨夜的事情,转脸看向代开朝,发现她还在呼呼大睡,苦笑了一声,看着窗外的天空发呆。

难得有假日,小猫懒得起床,赖在被窝里慵懒的打了个哈欠。

旁边床铺,代开朝忽然梦呓般的“嗯”了一声,夸张的伸了个懒腰。吐出一口气,揉揉眼睛,脑袋一歪,看到了小猫,展颜笑道:“呵,新年好。”

“新年好。”小猫干笑了一声。

代开朝打着哈欠,把手放在嘴巴前轻轻拍了两下,又癔症了一会儿,眉头忽然一拧,觉得下身有些不适。手伸进被窝里,在裆部摸了一下,“咦?”转脸看着小猫,犹疑了一下,问道:“小猫,我问下,月经之后,下面……会有点疼?”她相信变身前辈小猫一定比自己更有这方面的经验。

“啊……是啊是啊。”小猫连声道:“总会有点不舒服的。我也是这样的。”

“噢,我说呢。”代开朝原本就是个神经大条的家伙,既然小猫这么说,她也就释然了。翻了个身,又问道:“对了,谁给我脱的衣服啊?”

“你自己脱的,你忘啦?”

“哦,昨天喝的太多了,忘了。”代开朝揉了揉太阳穴,蛤蟆一样趴在床上,转脸再看小猫,疑惑的问道:“你的脸怎么那么红啊?发绕啦?”

小猫吓了一跳,赶紧道:“没有,热的了。”她可不像陆文轩那样脸皮厚,撒谎会脸红的。

“啊?日的了?”

“热!日的!”小猫气急,越强调“热”的发音,却偏偏又强调成了“日”。

代开朝眨巴了两下眼睛,终于明白小猫是“热的脸红”,干笑了一声,又道:“热就少盖点被子啊。”

“你别管了。”小猫悻悻的拿被子蒙住了脑袋,决定不跟代开朝废话。又琢磨了一下“热”和“日”的发音,小猫记起川地某些人就喜欢把“我x”说成“我热”。现在想想,这个“热”字与“日”字比起来,音差不多,却又千回百转。

代开朝才懒得管别人闲事,嘟囔着“热还蒙住脑袋?有病。”觉得有些口渴,又有些尿急,便穿上衣服下了床,先灌了几口茶,才走出房间上厕所。

路过客厅,代开朝被沙发上的情景所吸引。两张长沙发并拢在一起,陆文轩和王珂相拥着躺在上面,两人好像都没穿什么衣服。

代开朝的眉头拧成了疙瘩,想训斥陆文轩乱来吧,转念一想又觉得可能是王珂主动的。不过不论怎么说,代开朝打心底里还是很同情王珂的。曾经的男人,现在竟然被一个男人上了,该有多悲哀啊。肯定是昨天喝得太多,酒后乱性。

代开朝正感慨着,王珂悠然醒来,打了个哈欠,又皱了皱眉头,睁开眼睛,看到近在眼前的陆文轩,杏眼圆睁,从沙发上弹了起来。“陆文轩!”王珂抓着被子裹着自己的身子缩到了沙发的一角,吼道:“混蛋!”

代开朝一听,顿时觉得肯定是陆文轩趁着王珂醉酒,占了她便宜。脸一板,准备为王珂主持公道。

陆文轩被王珂的喊叫惊醒,猛然坐起来,茫然的看着王珂,问道:“怎么了?!”说着才意识到自己没穿衣服,有些冷。再低头,愕然发现自己竟然一丝未挂。他记得自己昨晚上明明穿了条**裤的,怎么……又看到代开朝也在旁边,被两个女人盯着自己的****看,陆文轩觉得甚为不妥,赶紧四下里找衣服穿。只是**裤到底跑哪去了,他怎么也找不到。情急之下,干脆直接拿起裤子穿上,又披上外套。

王珂怒道:“你这个畜生,想玩就明说,干嘛每次都趁我不备的时候下手啊?!”

“我……我没……”陆文轩心里也纳闷,自己的**裤怎么就不见了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