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 出家之人

185 出家之人

长途客车上,陆文轩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看着飞逝而过的路边风景,忽然感觉自己还真像个多余的人,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更不该去趟任何一摊浑水。好像所有的一切,如果没有自己,反而会变得更好。

傍晚的时候,陆文轩在临海市下了车。打了的回到“再聚首”,看到朋友们正在店里忙活着生意。迈步走进去,迎面撞上了正在收盘子的刘尘。刘尘猛不丁被陆文轩撞了一下,手里的盘子掉在地上,碎了一片。瞪了陆文轩一眼,刘尘怒道:“你是人是鬼啊?走路不带声的?”

陆文轩笑了一声,在刘尘脑袋上摸了一把,惹得刘尘愤怒的挥手把他推开。

王珂收了一份钱,随手装进口袋里,看着陆文轩,问道:“怎么?你老婆呢?”

“被甩了。”陆文轩笑道。

“被甩了还这么开心?”王珂苦笑道。

“没看出来我是在强颜欢笑吗?”陆文轩问。

“少废话了,赶紧去后厨帮忙,老代都快累死了。”王珂催促道。

陆文轩应了一声,走进后厨,看到正在炒菜的代开朝。愣了一下,脱口问道:“大厨,您是从《大长今》里窜出来的吗?”

~无~错~小说 .Q.<>

“《大长今》里面有很多美女厨师。”陆文轩笑着走到案台前,有意无意的瞄了代开朝的胸部一眼,发现两天不见,代开朝的胸部已经稍微能看到一些起伏了。而且若是单看代开朝的脸或者背影,已经辨不出他是男是女了。“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古人诚不欺我。”

“废话多,赶紧干活。”代开朝没好气的催促道。

“我被甩了,你就没点儿同情心?让我休息下?”

代开朝略微一愣,看了陆文轩好大一会儿,才道:“被甩了就更应该多干活了,要化悲愤为力量,要用无休止的体力劳动来化解心灵的创伤。”

“我x!”

“再说了,你小子经常被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代开朝记得陆文轩在大学时代被甩的次数数都数不过来——这也属正常,谁叫他陆文轩没事儿就老勾搭**呢。

陆文轩被甩了,朋友们都很同情他,所以不论切菜还是端盘子倒水,又或是扫地打杂,都找他。陆文轩对“用无休止的体力劳动来化解心灵的创伤”的说法毫不赞同,但自己偷懒了这么多天,多干点儿活也是理所当然的。

多干活就多干活吧,作为“再聚首”里唯一的男人,陆文轩觉得吃点亏也无所谓。不过要是活多的怎么也干不完,那就实在说不过去了。好在小猫心地比较善良。没事儿了就会帮陆文轩干点儿。

刘尘就很不够意思了,她没事儿宁愿蹲在门口发呆,也不愿意给陆文轩帮忙。连着几天都这样,就连王珂也看不下去了。第三天的晚上,王珂忍不住教训刘尘,让她去干活。

刘尘却一本正经的拒绝道:“没看我忙着呢?”

“你忙什么?”王珂好笑的问道。

刘尘仰着头看天,一脸神秘的说道:“本大师夜观天象,发现东南一星异常明亮,甚为奇怪。这颗星并不在二十八星宿之列,也不是通常星象中能够起作用的星,似乎它的亮度又跟天下没有干系,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你就不能干点正事儿呢?”王珂打断刘尘的话,说道:“别整天这么神神叨叨的行不行?”

“咳,对牛弹琴。”刘尘站起身,拍了拍屁股,看王珂一脸不快,悻悻然的回到饭店干活去了。干了一会儿,又以拉肚子为由溜了出去。所谓人懒屎尿多,刘尘做了很好的诠释。

天色不早,众人正准备关门,两个女孩儿迈步走进来。两个女孩儿的出现让原本累的不想动弹的陆文轩来了兴趣。这两个女孩儿姿色出众。神情淡然,给人一种特别安静的感觉。一个波澜不惊,手里拿着一小串佛珠。一个文文静静,戴着一副黑框眼镜。

陆文轩走过去,问道:“二位要点什么?”

拿着小串佛珠的女孩儿抬头看了陆文轩一眼,忽然凝眉,盯着陆文轩问道:“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诶?”陆文轩摸着下巴,看着女孩儿,确定自己并未见过她。“你认错人了吧?”

“也许吧。”女孩儿淡然一笑,又道:“来两碗盖浇饭吧。”

“好,稍等。”陆文轩说罢走进了后厨。

拿着佛珠的女孩儿看着陆文轩走开,才压低声音,对坐在对面的戴着眼镜的女孩儿说道:“看到没?就是他。我总觉得在哪见过他,却总也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戴眼镜的女孩儿翻了一下眼皮,说道:“小四,咱不带这样的。为了见一个男人你就把我拉出来啊?我读者还等着我更新小说呢。”

被她叫做小四的女孩儿眉头皱了一下,道:“能不能别叫我小四啊?”

“名字只是个代号而已。”

“好吧,随你。”小四叹了一口气。

“我真服了你了。”女孩儿扶了扶眼镜,叹气连连,看着小四,又疑惑的问道:“你不是发春了吧?”

小四瞪了女孩儿一眼,低声道:“想哪去了。我只是最近心里莫名其妙的很乱,让你陪我出来走走,顺便帮我看看咱们以前是不是见过这个男的。他就是之前叶斌老是买他煎饼的那个,叶斌说他叫陆文轩。”

“哦,我知道。”女孩儿道:“反正叶斌买他煎饼之前,我是肯定没见过他的。”又一脸不悦的说道:“陪你走走陪了几十里路,真是的,耽误我正事儿。”

“你能有什么正事儿。写小说?”小四苦笑道:“整篇的胡说八道。真真假假的乱凑合,有什么好写的。”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叫……”见陆文轩端上了两盘盖浇饭,女孩儿止住话头,待陆文轩走开,才继续道:“这叫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现在的文化界就是这样,你写纪实的没人看,你写的太扯淡也没人看。就是要写那种看起来像假的,仔细品味又像真的。认真了又觉得假,玩笑了又觉得真。真真假假,不就像这浮华尘世一般?我们总觉得人生就像一场虚无缥缈的戏,而戏里的人生,又那么真真切切。是真是假,谁又说得清?”

小四摇头苦笑,回头看了陆文轩一眼,才拿起勺子吃饭。随便吃了两口,付了帐,与那眼镜女孩儿走出“再聚首”,又回头看了一眼正在收拾碗筷儿的陆文轩,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

眼镜女孩儿看着小四,偷笑了一声,说道:“你佛心动了吗?”

小四无视眼镜女孩儿的话,仍旧凝眉苦思。嘴里轻声呢喃,“奇怪,为什么我一见到他就心神不宁呢?怪哉,怪哉。”小四百思不得其解,双手合十,道了一声佛竭。

眼镜女孩儿轻笑一声,道:“小四,据说见到自己的意中人,就会心慌意乱呢。”

小四苦笑着看了眼镜女孩儿一眼,道:“我修行多年,出家之人。男人的时候不曾对世间美女动心,何以变成女人之后反而会见了男人动心呢?”

“这个……女人是感性动物嘛,容易动心。”

“无稽之谈。”小四摇了摇头,轻念一句,又道:“我虽然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但也不是一窍不通,我对他并不是你说的那样。我对他的感觉,好像有点……害怕?担心?还是……唉,奇怪。总觉得好像跟他早就认识。”小四心中很确定,自己确实跟陆文轩似曾相识,而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他何以又让自己很不安心?小四想不明白。而且最近一直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具体是什么事,她又一无所知。

眼镜女孩儿吃吃的笑着,看着小四直摇头。在她看来,小四就是动了春心。一个和尚——一个和尚变的女人竟然也会春心大动,还玩儿一见钟情?这是不是有点儿扯淡?

小四自然明白眼镜女孩儿的意思,有些哭笑不得,懒得理会她,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与她一起上了车,回了住处。

……

在城市的边缘,有一处幽静的小别墅。院中停着一辆白色依维柯,两个一高一矮的女孩儿正在院中的一个篮球架下打着篮球。

“御姐,你说小四带着一涵去干嘛了?”矮个女孩儿拍打着篮球,站在原地,问另一个女孩儿。

高个女孩儿说道:“我哪知道。最近的事儿怪啊,整天闷头念经的小四不在房间里念经了,小七……木头竟然也恢复记忆了。难道失忆也有时限的?”

“呵呵,说起来,还挺想念小七的。”

“唔,是啊。小七死了,大概再也不会回来了。”高个女孩儿叹一口气,又问:“你说叶斌会想她吗?”

“肯定啦,叶斌那家伙,整个就一多情种子。要不决定了离开,怎么又非要在这里买处房子定居呢?还不是不舍得另一个木头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