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 选择(下)

184 选择(下)

小城的冬夜没有大都市的冬夜那样寒冷,小城的夜空,却比大都市的夜空更黑。黑色的夜,衬托的天上的星星更为明亮。

陆文轩趴在窗台,仰头看着天上繁星,忽然想,也许有一颗星星是认识自己的,而自己却不知道认识自己的那颗星到底是哪一颗。

这是一家小宾馆的二楼的一个单人间。

今夜,陆文轩要在这里住上一晚。隔壁的另一个房间里,叶斌大概正在为两个都要跟自己一起睡的李慕翔发愁吧。

敲门声响起,陆文轩眉头轻轻一皱,走过去把门打开,看到了愁容满面的叶斌。因为两个李慕翔的争执,叶斌已经没有了初来宾馆时的兴奋了。那种大被****的幻想在两个李慕翔凌厉而敌视的眼神中彻底的化为泡影。

叶斌怪声怪气的冲着陆文轩苦笑了一声,走进房间,重重的坐在床上,哼唧了一声,懒洋洋的望着陆文轩,说道:“原来艳福有时候也挺让人头痛的。”

陆文轩笑了一声,问道:“你怎么跑过来了?她们俩呢?”

“在那玩剪刀石头布呢。”叶斌道:“我让她们凭运气,谁赢了谁跟我睡。哎,你说一起睡多好啊,争来争去的多没意思。”叶;无;错;小说 ..<>

“呵,好主意。那很快不是可以分出胜负了?”

“本帅哥起初也是这么想的。”叶斌翻了翻白眼,“谁知道她们搞来搞去,出的都一样,怎么也分不出个胜负来。”说着无力的横躺在床上,怪声怪气的哼哼。

“呃……这么神奇?”陆文轩多少有些惊讶。看了看横躺在床上的叶斌,陆文轩问道:“难道你想跟我一起睡吗?”

叶斌给了陆文轩一个白眼,道:“本帅哥发现你这家伙还挺贪心的!”说着便有些来气,“我的两个女人都被你占了便宜,你还想占我便宜?还想吃‘百家饭’啊?路边那个叫花子一个人挺可怜的,你去陪他吧。”

“这跟叫花子有什么关系?”陆文轩笑了一声,在叶斌身边坐下来,说道:“你也别那么贪心,祸害一个李慕翔还嫌不够?还想祸害两个?要我说,你还不如找个男人嫁了得了,老是这么不走寻常路,也不是个事儿啊。”

叶斌哼了一声,站起身,道:“去看看,别打起来了。”说着走了出去。

陆文轩笑着摇摇头,蹬掉鞋子,脱了衣服钻进了被窝里。关了灯,点上一支烟。透过窗户,依然可以看到天上的星星。他忽然觉得有些累,没心情去凑热闹了。

一支烟抽完,门被人推开。一个女孩儿默不作声的走进来,在陆文轩身边坐下。“还没睡呢?”

陆文轩听出是李慕翔的声音,笑了一声,问道:“你输了?”

“嗯。”李慕翔道。

“为什么?”陆文轩很好奇,两个思维相同的人玩石头剪刀布,为什么会输?

李慕翔没有说话,脱掉鞋子,爬****,钻进被窝里平躺下来,歪着头看着陆文轩,说道:“叶斌让我们猜纸牌,我就输了。”

“呃……那你是哪一个李慕翔?”

李慕翔反问:“重要吗?”

陆文轩愣了一下,苦笑起来。

是啊,是哪个李慕翔都不重要。不论是哪一个,都不属于自己。或者说又有谁真的属于另一个人呢?也许这样是最好的结果,要是在将要结婚或者结婚数年之后叶斌突然出现,那更糟。自己不仅要经受感情的打击,还要接受一个失败的婚姻。又或者还要照顾一个没**孩子。

转眼看到李慕翔正在脱衣服,陆文轩问:“想要吗?”

“不想。”

“那一起看星星吧。”

“好啊。”

等李慕翔脱了衣服躺下,陆文轩指着窗外天空的一角说道:“你看那颗星,比以前更亮了。”

“这么多星星,哪颗更亮你也知道?”

“没事儿的时候,我就喜欢看星星。我一个朋友说星星可以指引人的道路,也代表着天下大势。如果哪天某颗星忽然亮了或者忽然暗了,就说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她有时候发神经,就会来上那么一句:‘本大师夜观天象,发现什么什么’。”

李慕翔没有说话,只是怔怔的看着窗外发呆。

沉默良久,陆文轩又道:“明天我要回去了。”

“回哪?”

“回临海。”

“哦……我送你。”

“不用,我认得回去的路。”

李慕翔沉吟片刻,道:“回去这么急干什么?”

“我朋友还在等我回去过年。”

“他们不回家过年吗?”

“不。”陆文轩简单的说了一个字,似乎不愿再多说话。

李慕翔忽然翻过身,紧紧的抱住陆文轩,嘴里轻声呢喃:“对不起,对不起……我无法控制我自己……”

陆文轩轻轻的笑,反手轻轻揽住李慕翔,抚着她的长发,说道:“没什么大不了,选择你想要的生活就好了。”

……

春运期间,不论是火车站还是汽车站,总像非法集会一样混乱又不缺秩序。来来往往的旅客,或将要启程,或已到归途。任何一个人都犹如沧海一粟,掉进人群,再也寻觅不见。

一个女孩儿站在车站之外,怔怔的望着车站门口进进出出的人群发呆。

“舍不得?”另一个女孩儿悄然走近,站在女孩儿旁边,嘴角带着笑意问道。

“我有吗?”女孩儿反问。

“那你哭什么?”

女孩儿吓了一跳,抹了一下眼睛,看着手上的湿润,神情一滞。

“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你可真行。”另一个女孩儿揶揄了一句。

女孩儿翻翻白眼,故作平静的问道:“叶斌呢?”

“跟她妈妈打电话去了。”

正说着,叶斌一脸不快的走了过来,看到两个女孩儿,叶斌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妈又把我臭骂了一顿。”又叹一口气,道:“看到你们俩,我就想起了我妈。”

“什么意思?”两个女孩儿同声问道。她们怀疑叶斌是不是缺少母爱。

“没事没事。”叶斌似乎有些慌乱,嘿嘿的笑了一声,掩饰着自己的不安,一手挽着一个女孩儿的胳膊,笑道:“走吧,咱们去溜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