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 选择(上)

181 选择(上)

(急事,二章合一。五千字)

李母又想起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文轩知道你以前是男人吗?”

“呃……不知道。”李慕翔道。

“那还好,那还好。”李母似是松了一口气,嘱咐李慕翔道:“说话做事小心点儿,别被他看出来,要是你以前是男人的事儿传出去,上哪找人娶你啊!”李母对女儿的前途很是忧心。

“呵,知道了。”李慕翔无奈苦笑。这些事情她不想跟老妈多废话。她知道,等叶斌和小七回来,自己还要跟老妈废更多的话。

……

陆文轩像个植物人一般的横躺在床上,愣怔怔的看着屋顶,心中有股莫名的悸动和不安。就像一个即将离婚的人,不论与配偶之间有没有爱情可言,总会有一种失落感。

李慕翔走进来,关上门,在陆文轩身边坐下。愣了一会儿,转头看着陆文轩,微微一笑,问道:“担心?”

“是啊。”陆文轩讪笑一声,道:“新欢旧爱,换作是我,也难做决断的。”陆文轩的话似乎有些不连贯。他知道李慕翔现在比自己更为难。

“嗯。”李慕翔应了一声。侧躺下来,看着陆文轩帅气的脸,长长~无~错~小~说~.~Q~<>

犹豫了一下,李慕翔道:“如果……”

“我理解。”陆文轩无所谓的笑了笑,说道:“选择你想要的吧。”

李慕翔深吸一口气,莫名的一阵感动,鼻子酸了一下,眼睛湿了。抱住陆文轩,翻身压在他身上,低头吻了下去。

陆文轩反手抱住李慕翔,迎合着她激烈的热吻。

李慕翔一只手抱着陆文轩,另一只手伸向了陆文轩的腰带。

陆文轩哧笑了一声,推开李慕翔,道:“被你爸妈听到了多尴尬。”

李慕翔不说话,仍旧坚持去脱陆文轩的裤子,像是要做最后的道别一般,不容许陆文轩拒绝。

陆文轩的心情出奇的平静,李慕翔越是这样,他就能越发的感觉到李慕翔动荡的心。陆文轩自己都觉得奇怪,为什么许多时候的许多场合,在别人激动非常的时候,自己总能冷静的不像个活人。

陈旧的竹板床吱吱作响,像古老的旋律。

李慕翔喘着粗气,给了陆文轩一个白眼。低声抱怨道:“给点反应好不好?人家这么辛苦,你就不能配合点儿?”

陆文轩笑了笑,一只手伸进李慕翔上衣里,翻身把她压在x下,坏笑着看着李慕翔,说道:“你想要什么反应?”说罢吻在了李慕翔的唇上……

陆文轩觉得,人生就像做ai。舒服了就大叫出声,享受那精彩的一刻,累了就休息,养精蓄锐,准备下一场挑战。哪怕过把瘾就死,也要用所有的力量,完成这人生的旅途。

没有人再说话,也没有人再想些什么。依偎在一起,享受这片刻的宁静。

转眼午饭时间,李母在外面喊吃饭。陆文轩和李慕翔收拾了一下,来到堂屋。李母已经做好了满满一桌子的菜,虽然没有什么值钱东西,倒也丰盛。李父已经倒好了酒,见陆文轩出来,连忙起身。

李慕翔把陆文轩按在凳子上。笑道:“少喝点。”

见李慕翔要出去,陆文轩道:“你也坐下吧。”

李慕翔笑意更浓,说道:“男人吃饭喝酒,女人都要回避的。”说着把李父怀里的孩子抱过来,走了出去。

陆文轩笑着摇头,想再说些什么,李父却道:“咱们吃,别管她了。”说着要给陆文轩倒酒。陆文轩连忙抢过酒瓶,自己倒上。

李父似乎对陆文轩这个女婿非常满意,不住的劝陆文轩喝酒,还时不时的有意无意的夸赞一下李慕翔,无非是“我们家小翔从小就很听话,十里八乡的都夸她是个好孩子。”之类的话。完了又做贼心虚般的刻意的说“早两年提亲说媒的人就把我们家门槛都踩烂了。邻村有个小伙子,从小就看上我们家小翔了,为了我们家小翔都吃过老鼠药……”说着说着,李父自己也觉得这话有点太夸张,大笑了一声,掩饰了自己的尴尬。端起酒杯,“喝酒喝酒。”

陆文轩也不戳破李父的谎言,他也琢磨着要是被别人知道自己娶了个变身女,估计自己也挺难堪的。两人各怀鬼胎,喝酒吃菜,倒也没出什么岔子。

三杯酒下肚,李父说话有些不靠谱了。夸自己的女儿夸上了瘾,渐渐有种陆文轩配不上李慕翔的架势。李慕翔一直在外面偷听着两人说话,听到老爹越说越不靠谱,赶紧过来打圆场。不过李父跟陆文轩相谈甚欢,根本不理会李慕翔,继续跟陆文轩扯着自己“女儿”的好处。最后又问及陆文轩的家境。连带着陆文轩的七大姑八大姨都打听了一遍。

李父为了自己的女儿能找个好归宿,陆文轩是为了让李父安心,两人一个满口瞎话,一个胡吹乱侃,竟然聊得很投机。李母虽然在厨房里忙活,可两个男人说话声音很大,她听得一清二楚。端菜上汤的工夫,总要把陆文轩瞅上一眼。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等把菜上完了,才拉着李慕翔在厨房里简单的吃了点儿。期间还不停的夸李慕翔有眼光,竟然找了个这么好的对象。

李慕翔只能苦笑,她还真没觉得陆文轩有什么好。要非要说点好处——帅气就不说了,这也不能当饭吃。只怕唯一的好处就是能扯淡了。自己老爹一向就是个不善言谈的人,可跟陆文轩坐一块,却好像突然间能说会道了一般。扯淡的最高境界是什么?不是自己使劲扯,而是让和自己交谈的对象使劲扯。

直到下午…多钟,李父才意犹未尽的撤了酒菜,跟陆文轩继续扯着闲话。

李慕翔怕自己的老爹言多必失,到时候无意中说出自己以前是男人的事情,陆文轩在意也不好,不在意也不好,那就麻烦了。搬了张凳子坐在陆文轩身边,李慕翔盯着自己的老爹。暗暗给他眼色,让他少说点儿话。

正言谈间,大门口忽然穿来一个女孩儿的笑声。女孩儿笑着喊道:“阿姨,我们回来了!”说话间,两个女孩儿出现在院落中。

李慕翔听到女孩儿的声音,抓着陆文轩的手不自觉的一紧,再看到女孩儿的身影,立时从凳子上弹了起来。

陆文轩看到进院儿的两个女孩儿不是别人,正是小七和叶斌。

叶斌和小七已经看到了李慕翔,两人双双愣在当场。

李父打了个酒嗝,看看小七。又看看李慕翔,怀疑自己喝多了酒,眼花了。揉了揉眼睛,再看看二人,大张着嘴巴,说不出话了。

李母也从厨房里走出来,看到小七和叶斌,再看看李慕翔和陆文轩,手一哆嗦,差点把怀里的婴儿掉地上。

李慕翔的眼睛湿了,怔怔的看着叶斌,朝着她缓缓走去。

叶斌穿着一件鼓囊囊的羽绒服,耳朵上带着护耳,小脸儿和鼻尖儿冻得红扑扑的。看着李慕翔朝着自己走来,眼睛也湿了。抿了一下嘴唇,双开双臂,与走过来的李慕翔拥在一起。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下来,哽咽着说不出话。

堂屋里,李父还在揉着眼睛,再看看院落中两个一模一样的女孩儿,有些失神的问道:“文……文轩,我眼花了吗?”

陆文轩苦笑了一声,虽然早就料到了会有这种场面,但此时此刻,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院落中,李慕翔抱着叶斌,眼泪也落下来,哽咽道:“叶斌,我恨你。当年为什么把我丢下。”

叶斌松开李慕翔,摸了一把眼泪,看着李慕翔,略有些惊喜的问道:“你……也恢复记忆了?”

“当然。”李慕翔又抱住叶斌,说道:“早就恢复记忆了。”

小七——或者说另一个李慕翔,上前两步,把李慕翔和叶斌分开,又把叶斌拉到自己身后,看着李慕翔。说道:“叶斌是我的。”

“呃……”李慕翔看到小七,自从回家之后的不爽终于发泄出来,“靠!什么你的!她是我的!你小子忒不是东西了!竟然还来抢我爸妈!”

“我呸!你才不是东西!什么你爸妈,我的!都是我的!”小七也很不爽,“咱得按规矩来吧?你按规矩应该回到过去,这个时空属于我。”

“得了得了,你本来就不属于这里,凭什么你来了我就得走?!”李慕翔瞪眼道。

叶斌看着斗嘴的两人,最初的惊喜终于变成了烦恼。皱了一下眉毛,看到了坐在堂屋里抽烟的陆文轩。陆文轩冲着叶斌苦笑一声,没有说话。

叶斌无奈的摊摊手,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问题。听到孩子的哭啼,便走到李母面前,接过孩子,哄了哄,抱着孩子进了李慕翔的房间。

陆文轩觉得有必要问问叶斌,想来也只有她能解决问题了吧。丢掉烟头,不理会还在傻眼的李父,陆文轩走进房间,正要说话,才发现叶斌正坐在床上奶孩子。尴尬的笑了一声,陆文轩赶紧背过身子。

叶斌也略有些尴尬,拢了拢衣服,把关键地方遮起来,才道:“你们怎么也来了?”

陆文轩笑了一声,试着回头,看到叶斌已经没有那么裸露,才在床上坐下来,说道:“别管这个了,你打算怎么办?”

叶斌没有回答,看了陆文轩一眼,问道:“你们确定关系了?”

“本来确定了,现在么,就不确定了。”陆文轩叹一口气,苦笑着说道:“看起来挺麻烦的。”

叶斌的大眼睛转了一圈,忽然说道:“有件事情啊,我一直瞒着你。现在嘛,我觉得我该告诉你。”

“唔?”

“其实……木头,我是说李慕翔,其实她以前是个男人。”

“噢,我知道了。”

“啊?你知道了啊。”叶斌有些意外,也没有追问究竟,凝眉看着陆文轩,问道:“男人变的,你也不介意?”

“无所谓,反正她现在是女孩儿。”陆文轩笑道:“再说了,她这么漂亮,不要白不要。”

“呵,呵呵。”叶斌似乎有些失望,低着头看着怀里正在吃奶的孩子,没有说话。

陆文轩看了她一眼,凝眉问道:“你不是想两个都要吧?”

“呵……”叶斌怪不好意思的,“她们现在都恢复记忆了,我……我哪个都不舍得丢。”虽然知道这样肯定不行,起码两个李慕翔都不会容许对方的存在,可让叶斌选择的话,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选。而且她打心眼儿里也想着两个都要的。幻想一下与两个一模一样的女孩儿在一起翻云覆雨,叶斌就很兴奋。

陆文轩挑着眉毛看着叶斌,对她的人品狠狠的鄙视了一通。“好歹你也让给我一个吧?做人要厚道。”

“这不是让不让的问题。你站在我的立场想一想嘛。”叶斌嘿嘿一笑,说道:“看你这么帅,又不是找不到女朋友,何必非要娶一个变身的呢?天下何处无芳草嘛。”

陆文轩还能说什么?他跟李慕翔还真没到那种非她不娶的地步。只是自己的老婆被别人抢走,陆文轩心里很不爽。来老丈人家一趟,竟然把老婆给弄没了。陆文轩觉得自己还真够衰的。

看了看一脸诡笑的叶斌,陆文轩心想这家伙肯定没想什么好事儿。虽然自己并不是非要娶李慕翔,但陆文轩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叶斌。“可是……你不觉得‘一拐俩’不太现实吗?她们……她们似乎不可能会融洽的相处。”

“噢,这是个问题。”叶斌也正在为这事儿伤脑筋,“要不……一三五二四六吧,周日正好休息。”

“……”陆文轩忽然笑了起来,他竟然觉得这事儿挺有意思的。好像在看戏,这事儿与他姓陆的无关一般。再看叶斌坏坏的表情,陆文轩忍不住逗她。“我看这样,让她们俩石头剪刀布,谁赢了你就临幸谁。愿赌服输,谁也不能说什么。”

“也好。”叶斌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哎,哎,呀。有意思。”说着忽然想起了什么,看向陆文轩,道:“你说要是再来一个另一个时空的木头……哈哈哈,我太坏了。”

陆文轩摸着下巴歪着脑袋看着叶斌,心里想着自己当初怎么没有对她下手呢?她看起来也挺不错的,而且似乎很开朗,跟这样的女孩儿在一起,一定不会寂寞。

“对了,你知道不知道她们是怎么恢复记忆的?”叶斌问道。

“你不知道?”

“木头没跟我说。”叶斌现在不再称呼“小七”了,在她看来,两个李慕翔,都是她的“木头”。

“呵,我告诉你的话,怕你受不了。”陆文轩神秘兮兮的笑了一声。

“切,你就直说好了。”

陆文轩朝着门外看了看,才凑到叶斌耳边,低声耳语,告诉了她事实。

听到陆文轩的话,叶斌惊呆了片刻,露出了一副苦瓜脸,再看向陆文轩的眼神里满是不爽。“你骗我?”

“我发誓,我没有。”

叶斌拧着眉毛不说话了,嘴巴微微鼓起,显然很不痛快。一眼看到地上的一张用过的纸巾,叶斌又皱了一下眉,嗅了两下鼻子,似乎闻到了一股“男人味儿”,眉头深锁的看向陆文轩。

陆文轩抽了抽嘴角,问道:“你属狗的吗?”

“你属猪的吗?发*的公猪!”叶斌恶狠狠的说了一句。自己的两个女人都被陆文轩这小子玷污了,叶斌心里很憋屈。

房间外,两个李慕翔还在争吵不休,没人有工夫理会一脸茫然的李父李母。两人插不上话,只好来到李慕翔的房间里,询问陆文轩。

陆文轩简单的把穿越的事情跟两人说了,只是把变身的事情揭过不提。李父李母觉得脑袋有点儿不够用,愣怔怔的不知如何是好。这事儿虽然玄乎,可事实摆在眼前,不由他们不信。况且之前已经经受了“变身事件”的洗礼,他们的接受能力有了长足的进展。穿着这点小事儿,还不至于让他们“打死也不信”。

两个李慕翔终于吵的累了,或者说她们也明白,两个人一直争吵也不是个事儿。一起来到房间里,争着抢着要跟叶斌凑近乎,叶斌只是苦笑,不知道该怎么办。

陆文轩被晾在一边,倍觉尴尬。想出去吧,可看到站在门口的李父李母,又觉得跟他们在一起更尴尬。尴尬之余,陆文轩甚至觉得挺好玩儿的。他很想知道叶斌到底会如何选择。又或者说两个李慕翔会为了和叶斌在一起而达成协议?对于此事的好奇心,让陆文轩都淡忘了自己的“老婆”的事情。

事实上陆文轩确实也并不是很在意,他觉得如果李慕翔不能抵挡得了叶斌的“****”的话,那自己就算跟她结婚,也不会有多少安全感。

而眼下,不论叶斌如何选择,这都是次要的。关键的问题是,今晚上怎么打发时间?陆文轩相信,自己今天能有地方睡估计就很不错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