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 记忆出了问题?

179 记忆出了问题?

李慕翔猜测了告知父母变身后的多种结果。分析之后,觉得不论发生什么,都还可以勉强接受。尽管可能会遇到许多麻烦,但李慕翔庆幸的是父母都没有心脏病,不至于得知“变身”这个骇人听闻的事情后发生意外。

陆文轩闲得无聊,便在教授的房间里瞎转悠。教授边跟陆文轩有一句没一句的扯着闲话,边拿着一块电脑主板研究着。陆文轩瞅了半天,也没弄明白教授是研究什么玩意儿的。一屋子的电子仪器和线路板堆得乱七八糟,很像一个杂货铺。

教授转头看了一眼东张西望的陆文轩,想了一下,笑着问道:“小哥,我问你,你信不信人类能够穿梭时空啊?”

“当然信,小七不就是穿越来的嘛。”

“小七?”

“就是另一个李慕翔。”

“噢,你知道这事儿,我给忘了。”教授笑了笑,又道:“你想不想穿越时空?”

陆文轩看着教授略有些孩子气般玩味的表情,问道:“你别告诉我你在研究穿越。”

“不行吗?”

“呃……也不是不行。我只是很意外而已。”

“嘿嘿,你想穿越时空吗?”教授又\\无\\错\\小说 .().C<>

“算了吧。”陆文轩对这种太过玄乎的东西不报什么希望,尽管遇到过小七这样的穿越者。

“怎么?不相信我能把你送回过去?”教授似乎很不高兴,“我跟你说。我研究穿越研究半辈子了,现在已经理出头绪,要不了多久……嗯……顶多再过半年,肯定能让人穿越时空。”嘿嘿的笑了一声,教授继续道:“我老啦,穿越也是浪费。咱们也算有缘。你要是有兴趣,到时候我把你送到过去,怎么样?”

陆文轩抽了一下嘴角,说道:“再过半年吗?我算得没错的话,半年之后,应该是夏天了吧?小七说夏天的时候你会出事的……”陆文轩怀疑到时候是不是穿越机器出现了故障,教授意外死亡……要是自己去穿越,那么意外死亡的八成就是自己了。“我现在过得很好,没有穿越的想法。”

“过得好就不用穿越了?”

“只有过得不痛快的人才会想逃离现在回到过去吧?”陆文轩道。

“这个……”教授一时语塞,沉吟良久,才道:“也是啊,你现在有了个又漂亮又会功夫的老婆,当然不想穿越了。”教授言语间多少有些失落,看着陆文轩的眼睛里再也没有了那种玩世不恭的态度。叹一口气,一副过来人的模样,拍了拍陆文轩的肩膀,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却又缄口不语。

陆文轩浅笑了一声,想起了教授跟隔壁的疯婆子的关系,试探性的问道:“怎么?想起自己的爱情了?”

教授自嘲的笑了一声,“一个老头子谈‘爱情’这个话题。多奇怪啊。当年的我啊,就是太老实了。要是像你这样……呵呵。以前我一直想,要是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好好把握住。可惜哪有那么多‘机会’呢。人这一辈子,有些东西,错过了,就再也不可能得到了。”

陆文轩只是笑笑,没有说话。看着一个老人为了当年的爱情唏嘘,多少还有一些沧桑感。

教授看着陆文轩,忽然想起了李慕翔之前跟他提及的时空循环的问题。直到陆文轩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教授才道:“嘶……你还真是个奇怪的人。按道理来说,你不该出现啊。为什么你会出现呢?我觉得你就算不是穿越者,肯定也遇到过穿越者。不然你怎么可能出现在历史上不该出现的时间和地点呢?”

陆文轩感觉很别扭,被人当作“多余”的人来看待,这感觉,实在不怎么样。

教授似乎也没有让陆文轩回答自己的问题的打算,继续道:“小翔把她的事情跟我一说啊,我就发现了这个时空的奇怪。其一,就是你不该出现,但却出现了。其二,就是……嗯……这么说吧。我发明了时空机器。让小翔穿越了时空。之后小翔找到我,我在我发明的已经坏了的时空机器的基础上修复时空机器,然后再让小翔穿越……问题出来了,这个时空机器到底是谁发明的呢?算是我发明的吗?应该不算。算是另一个时空的我发明的吗?似乎也不是。如果是,那我是如何在没有坏了的时空机器的情况下发明新的时空机器的呢?我怀疑……现在这个时空,不是循环的开始,必然就是循环的结束。而你,就是关键。”

陆文轩哑口无言,他从来没想过历史竟然赋予了自己如此艰巨的使命,竟然要自己来改变一个什么时空的狗屁循环。作为如此重要的人物,陆文轩觉得自己有必要也必须保护好自己。眼下,自己应该远离这个有点神经质的老头子,毕竟姜还是老的辣,不能跟他走的太近,免得被他忽悠——陆文轩怎么看都觉得教授看自己的眼神中有那么点儿不怀好意的意思。搞不好他想让自己替他实验穿越效果呢。做小白鼠吗?陆文轩没兴趣。哪怕是有人为这小白鼠戴上振兴科技、报效国家的大帽子。

陆文轩没有穿越的想法,随便嗯嗯啊啊的应付了几句,便赶紧溜了出去。来到李慕翔的房间,陆文轩发现她正躺在床上睡觉,也没叫醒她,独自一个人在小镇上溜达。

下午的时候,陆文轩把李慕翔喊醒,跟着她一起到了汽车站,坐上了长途客车。

睡了一天,再加上归家心切,李慕翔的精神很好,拉着陆文轩看路边风景。两人说说笑笑,倒也其乐融融。半夜里陆文轩想起当年做电车痴汉的历史,忍不住又朝着李慕翔下手。李慕翔半推半就的跟陆文轩笑闹着,便也不觉困乏。一路颠簸到早上。终于到了李慕翔的家乡。

下了车,走出车站,李慕翔环顾四周,不禁叹气。“你说家乡其实也没什么变化,为什么看起来就觉得变了很多呢?”

“物是人非而已。”陆文轩牵住李慕翔的手,打了个哈欠,说道:“是先休息一下再去你家,还是现在就去?”

“现在就去吧。”李慕翔显然有些迫不及待,眉宇间还不经意的流露出一丝不安。

两人转乘城乡公交,又坐了个把小时的车,再步行三四里路,才到了李慕翔老家所在的村庄。

临近春节,农村地方更有一些新年气象。村口路边,到处是孩子在放着鞭炮。各家大门上也已经贴上了年画,一些老人坐在太阳照的到的地方晒太阳闲聊。有些人还朝着李慕翔和陆文轩看来。俊男靓女,倒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特别是这交通不发达的村落里,来往的大多都是乡里乡亲,十之八九都是相识的。猛然来两个不认识的,自然会有人交头接耳的互相询问。

看着四周农舍,陆文轩忽然有些自责。有时间陪老婆回家,就没时间回自己家吗?果然是娶了媳妇忘了娘啊。

李慕翔立在村口,面色焦虑的望着不远处的一处房舍,抓着陆文轩的手心里渗出了汗迹。仰头看着陆文轩。李慕翔道:“我有点紧张。”

“我也紧张。”陆文轩笑了笑,说道:“走吧,丑媳妇总要见公婆。”

李慕翔横了他一眼,笑道:“用词不当。”咬咬牙,拉着陆文轩朝着那处只有三间瓦房的农舍缓缓走去。

这里虽然不富裕,但周围大多是一些楼房,尽管有些没有粉刷或者没有装修。三间低矮的瓦房夹在其中,更显贫苦。

李慕翔揪着陆文轩的手指,叹气道:“以后要多挣些钱,给我爸妈盖栋楼房。”

陆文轩握了握李慕翔的小手,笑道:“好。”

行至大门口。李慕翔又看了看陆文轩,得到陆文轩的鼓励,才伸手推门。门没有插上,吱扭一声被推开。李慕翔深吸一口气,迈步走进了小院。

院落中间的压水井边,一个穿着土布外套和臃肿棉袄的四十多岁的****正在洗衣服。天寒水冷,****把双手捧在一起,放在嘴边吹着热气。眼角余光看到有人进院,转眼看去。看到李慕翔,笑了,“怎么这么快回来了?”又看到陆文轩,面露狐疑。“这是……”

李慕翔愣在当场,对****的反应很是吃惊。这种吃惊远远大于了见到久未相见的母亲的激动。

陆文轩也愣了,听****言语,好像她认识李慕翔。

****看到李慕翔和陆文轩牵着的手,神情怔了一下,随即露出了笑容。赶紧站起身,双手在衣服上拭着水,笑着走过来。看着陆文轩,笑道:“你是小翔的朋友吧?快屋里坐,屋里坐。”

“呃……阿姨,你好。”陆文轩强笑了一声,松开李慕翔的手,跟着****进屋。

李慕翔显然有些不知所措,她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堂屋内一个中年男人抱着一个正在哭啼的小婴儿走出来,看到陆文轩,也笑了,“小翔的朋友?呵呵,快坐快坐。她妈,倒茶。”

****慌张着倒了一杯茶递给陆文轩,又端出一盘瓜子和花生米,放在陆文轩面前,笑容可掬的说道:“吃吧吃吧,别客气。”

陆文轩有些受宠若惊,连声道谢。

李慕翔本来准备了好多解释自己如何如何变身的话,万万没想到竟然会变成现在这样。曾经失忆的她脑袋中一片空白,隐约间怀疑自己的记忆是不是出现了问题。难道自己以前就是个女孩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