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 好久不见?

175 好久不见?

躺在别人的床上做猥亵的事情,似乎有着一种别样感觉。有那么点玩儿别人老婆的兴奋感——这一点陆文轩很有经验,所以很快就发现了这种特别感。

x下的李慕翔眼睛微闭,双颊潮红,鼻息间呼吸粗重,像个刚出浴的女人。****的床头灯光撒在脸上,更显一丝娇柔。李慕翔双手死死的抱着陆文轩,眉头紧皱,呼吸也一次比一次更为急促,到最后,只有进气儿没有出气儿了。

忽然,李慕翔抱着陆文轩,抬起头,一口咬在了陆文轩肩膀上。

陆文轩疼的吸溜了一口凉气,想要推开李慕翔,却不想她只是死死的咬住自己的肩膀,怎么也不松开。陆文轩疼的龇牙咧嘴,连声道:“你干什么!快松口!”

李慕翔身子软下来,无力的松开陆文轩,看着陆文轩的眼睛里,显得有些颓废和茫然。

陆文轩看着李慕翔嘴角的一丝血迹,又看了看自己肩膀上被李慕翔咬出的两排渗着血丝的牙印,即痛又得意,并没有一丝生气的意思——可见女人想报复男人的话,在床上是最好的时机。就算又抓又咬的见了血,男人不但不会生气,反而会很得意。陆文轩满足的笑了一声,问道:“怎么样?你老公厉害吧?*无*错*小*说 ..<”

李慕翔像是没有听到陆文轩的话一般,神情呆滞,瞳孔涣散。陆文轩吓了一跳,立刻想到了传说中的“欢乐死”。刚才的舒畅感和成就感顿时荡然无存,甩手一巴掌打在了李慕翔脸上,然后又去掐她的人中。

李慕翔的瞳孔渐渐收拢,眉头皱了一下,打开陆文轩的手,揉了揉人中,凝眉道:“你干什么?疼死了!”

“呃……”陆文轩大喜,“你刚才怎么回事?把我吓一跳。”

“没什么。”李慕翔说罢视线下移,****不自然的收拢了一下,之后眼睛一瞪,仿佛发现了什么让她震惊的事情。再看陆文轩,愣了片刻,才一巴掌打在自己的额头上,用手掌捂住了眼睛,嘴里轻声呢喃:“天呐……”

陆文轩被李慕翔搞得有些莫名其妙,问道:“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

李慕翔深吸一口气,从指缝里偷看陆文轩。嘴里发出一声苦笑,道:“便宜你小子了。”

陆文轩想着李慕翔可能是在为刚才的“y仙y死”而羞怯,便笑了笑,从枕头边捞出一张纸巾,擦拭着李慕翔嘴角的血迹,抱怨道:“下次再玩儿我得穿上衣服。你怎么有咬人的毛病呢?”

李慕翔眉头一挑,把陆文轩从自己身上推下来,坐起来穿衣服。

“你干嘛去?”陆文轩问道。

“我忽然想起来还有事情。”李慕翔看也不看陆文轩,边穿着衣服边说道。

“呃……”陆文轩有些纳闷,看李慕翔的样子,好像不是很高兴。刚才哪里得罪她了吗?还是她就这德行,完事儿了就想跑?

李慕翔穿好衣服下了床,看了陆文轩一眼,说道:“我走了。”走到门口,又回过身,看着还在莫名其妙的发愣的陆文轩,忽然笑了起来,“谢谢你。”说罢拉开房门……刘尘一头栽了进来。

趔趄了一下,刘尘尴尬的站稳身子,看着李慕翔讨好的笑着:“这个……那个……我……”

李慕翔看看刘尘,疑惑的看向陆文轩。

陆文轩赶紧说道:“我表妹。”

李慕翔没有说话,走了出去。

安舞阳正坐在沙发上抽烟,看到李慕翔要走,疑惑的问道:“弟妹,这么晚了去哪啊?”

李慕翔看了安舞阳一眼,随口道:“有事儿。”说罢打开门走掉了。

安舞阳勾着头略有些同情的看了看还呆坐在床上的陆文轩,躺在沙发上睡了。

目送李慕翔离开,刘尘的尴尬消失不见,咂着嘴转到陆文轩面前,点上一支烟,问道:“弟妹怎么这时候走了?大晚上的能有什么事儿?”

“谁知道。”陆文轩很是不解,摸着下巴凝眉苦思。

刘尘吐了个烟圈儿,“哈”了一声,说道:“我明白了,肯定是你小子肾虚,弟妹太失望……”

“滚一边去。”陆文轩懒得跟刘尘废话,躺下来抱着脑袋想自己的事情。

“诶?你肩膀上怎么回事?”

陆文轩斜了刘尘一眼,道:“这就是咱‘肾虚’的证明。”

“啐。”刘尘站起身,给了陆文轩一个白眼,走了出去。她忽然想起陆文轩现在是一丝不挂的,自己一个“女孩子”,在这里——孤男寡女,夜深人静的,容易惹人闲话。她向来不是个怕人闲话的家伙,但没捞到实惠反而惹了一身闲话,是她所不喜欢的。

陆文轩又想了一阵,仍然没弄明白自己哪里做错了,惹得李慕翔大半夜的还要离开——也许她真的有事吧。昨晚上没有休息好,再加上刚才的一阵劳累,陆文轩想着想着便沉入了梦乡。

次日早上,刘尘和小猫体谅陆文轩昨天受到的“打击”太过巨大——老婆半夜离自己而去,两个女孩儿觉得这种打击对于一个男人而言,非常巨大。鉴于此,两人也没有喊陆文轩去出摊。

安舞阳在沙发上睡了一晚,今天周末不上班,也懒得起早了。直到早上九点钟,还赖在沙发上不肯起来。门铃响起,安舞阳不情不愿的从沙发上爬起来去开门。打开门,看到了站在外面换了一身衣服的李慕翔。

“嗨,好久不见。”李慕翔笑着跟安舞阳打招呼。

“……嗨。”安舞阳有些摸不着头脑,好久不见?不是昨晚上才见吗?

“文轩在家吗?”李慕翔问。

“在……在的。”安舞阳闪开身子,领着李慕翔走进来,指了指自己的房门,说道:“在里面睡觉呢。”

“嗯,谢谢。”李慕翔走到门口,也没敲门,直接推门进去。看到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陆文轩,李慕翔轻笑一声,带上门,走到床头坐下来。

歪着头看着陆文轩熟睡的帅气的脸,李慕翔嘴里啧啧有声。她越看陆文轩越嫉妒,心里很不平衡。上帝真是太不公平了,都是他的孩子,为什么搞得有帅的有不帅的呢?

陆文轩脸上的瘀青已经渐渐消散,虽然还带着青眼圈,嘴角也有些肿,但仍然难掩饰他帅气的脸。李慕翔越看越窝心,甚至有揪住陆文轩暴打一顿毁他容的冲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