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给你打个八折

173 给你打个八折

看陆文轩只是苦笑,却并不言语,代开朝不耐烦的催促道:“那小子就拽到让你不敢提他的名字了?有我们弟兄给你撑腰,你怕什么?不行就找孝廉帮忙,再不成找小许,让他用钱砸死丫的!”

陆文轩看着代开朝激动的样子,不禁道:“你看你,怎么跟个****似的。”

代开朝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

王珂沉声道:“舞阳说:‘我不是****,但要是谁敢跟我耍****,我就告诉他什么才是****的最高境界。’这句话我非常赞同。当年还被当作我们‘卧龙岗八虎’共同的座右铭,你忘了吗?”

陆文轩笑了一声,扶着代开朝坐下,看看面前的朋友们,说道:“我真的是被人**……”看到众人一脸鄙夷,陆文轩临时编瞎话,说道:“好吧,我承认我说谎了。其实是昨天晚上我跟以前勾搭的一个**在一起快活,被她老公逮到了,所以……”

“靠!”王珂翻了翻白眼,站起身,拍打了一下围裙上的面粉,开始收拾摊子。

代开朝也放下擀面杖,去端下最后一笼包子,交给刘尘,让她到外面再去卖。

小猫微微皱着眉头看了陆文轩一眼,莫(无)(错)(小说)..<>

陆文轩诡笑一声,凑到王珂身边,一本正经的说道:“姐,咱什么时候去收拾那小子?”

“不去。”王珂斜了陆文轩一眼,道:“你小子活该。”

“嘿!你这么不讲义气的吗?咱可是多年兄弟,我挨打了你也不帮忙?”陆文轩问。

“讲义气也是有原则的。”王珂道:“你这种人,就该被打。”说着瞄了一下陆文轩裆部,继续道:“怎么不阉了你小子!”

“阉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心理平衡啊。”王珂摘掉围裙,丢在一旁,走了出去。

陆文轩盯着王珂的小屁股狠狠的看了一眼,又凑到正在切菜备料的代开朝脸前儿,在他身上上上下下打量了几眼,才道:“还别说,你现在这模样看起来顺眼多了。”

与当初五大三粗的代开朝一比,现在的代开朝确实顺眼很多。这是陆文轩等人共同的观点。

代开朝没有理会陆文轩,丢给他一把菜刀,示意他帮自己备料。陆文轩拿起菜刀放在一边,打了个哈欠,在椅子上坐下来,收拾着一颗白菜。边弄着白菜,陆文轩边看了看沉着脸不说话的代开朝,说道:“想开点儿,变身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代开朝切菜的手停顿了一下,才叹气道:“是啊,跟刘尘一比,我太幸运了。”

“嗯?”

代开朝略带笑意的说道:“你说变身就变身吧,还得了个菊花痒的毛病,多惨啊。”穿破鞋的跟没穿鞋的一比,代开朝觉得自己还是很幸运的。

刘尘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正好听到代开朝的话,脸色一阴,说道:“老子菊花痒关你屁事?又不要你帮忙!你以为你还能比我强多少?哪天碰上个****的男人,不痒也得被爆菊花。”

代开朝回头看了刘尘一眼,揶揄道:“听你这口气,你已经被男人爆了菊花吗?”说着拿眼睛瞟了陆文轩一眼。

陆文轩连连摆手,澄清道:“不是我爆的。”这话虽然澄清了自己,可间接的也在肯定了代开朝的话。意思很简单:刘尘确实被人爆了菊花,但那人不是我陆文轩。

刘尘气的脸色铁青,要不是看在陆文轩已经成了猪头,她早就扑上去教训他了。

代开朝咂着嘴看着刘尘,问道:“大师……噢,不,神婆,哪个帅哥这么有幸啊?”

刘尘气急反笑,阴恻恻的笑着,反问:“怎么?你想成为这么‘有幸’的帅哥吗?”

代开朝没这兴趣,但他诚心气刘尘,故意露出了**的表情,“行啊,只要你乐意,我才不介意。”

刘尘嘿嘿的笑了一声,走到代开朝身边,忽然伸手在他裆部抓了一下,之后不无遗憾的说道:“啧啧,可惜,你的太小了,本小姐没兴趣。”

代开朝打开刘尘的手,脸色变换了几下。被一个“女人”嘲笑自己男人的标志太小,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很难堪。代开朝胸口起伏,咬牙切齿的想说点什么。想着想着,忽然笑了起来,“小是小了点儿,可就是这么小的,你不也没有吗?”

“我……”刘尘很不爽,“我才不稀罕!”说罢转身走了出去。

“你稀罕有什么用!稀罕也只能稀罕别人的!”代开朝嚷了一句,恨恨的用菜刀剁着几根青椒。

陆文轩强忍着笑,刚想再劝慰代开朝两句,刘尘又走了进来。刚才她只顾着跟代开朝斗嘴,把正事儿给忘了。刘尘拍着陆文轩的肩膀,说道:“陆兄,还记不记得以前我给你算过,算你必有桃花煞?因桃花而遭难,是不是很痛苦?”

“呃……”陆文轩在心底衡量着自己是该痛苦还是该觉得幸福,一时间没有很好的答案。看刘尘一脸诡笑,陆文轩不禁问道:“你想怎么样?”

“嘿嘿嘿。”刘尘笑得很猥琐。“我早就知道你得有今天,所以呢……”刘尘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黄色的符咒,“本人自创的一道符,可保你不会再因为桃花而出事。”

陆文轩斜着眼睛看着那道符,问道:“你送我?”

“我是卖的。”刘尘说罢,又觉得自己的话有点问题,补充道:“我这道符是卖的。”嘿嘿的笑了一声,继续道:“我毕生心血研制的符咒,威力非同小可,一般人我不给他。就算是卖,没有万儿八千的咱也不卖。看在咱多年兄弟的份上,一千块卖你,要不要?”

“不要。”陆文轩的回答很干脆。

“咳,这真是好东西,有钱没地儿买的。”看陆文轩仍然不为所动,刘尘咬咬牙,说道:“好吧,看在我这段时间以来在你家吃住的份上,给你打个八折。”

陆文轩像是没有听到刘尘的话,转脸对代开朝说道:“唉,最近桃花运泛滥,我都有点受不了了,小连个假期都没有。”

代开朝心领神会,说道:“怎么?你还想有例假吗?”

“哪能啊,男人怎么能有例假呢。”陆文轩道:“唉,做男人累啊。不像女人,每个月还能休息几天。”

“你想作女人啊?不是还剩三粒青春传说吗?你吃一粒好了。”

“不想不想。”陆文轩笑道,“还是做男人好。再说了,怎么能乱吃药呢。万一吃成菊花痒,整天老想着找男人解痒,那多难受啊。”

两人一唱一和,把刘尘气的直瞪眼。刘尘咬牙切齿的偏偏还想不出话来反击,最后只好恨声道:“男人有什么好!有那么个玩意儿在裤裆里吊着,走路也不嫌碍事。”说罢转身往外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