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 让你来你就来

169 让你来你就来

夜的小镇,宁静而祥和。

月色下匆匆而行的一男一女。在镇子里寻觅着什么。

“好像有一点多了,这破镇子也没个24小时营业的旅馆。”陆文轩被小七提着后衣领,跟着她边走边道。

小七看了陆文轩一眼,又四下里看了看,发现周围漆黑一片,根本没有开着灯的店铺招牌。略一思索,拉着陆文轩继续往前走。

“我们上哪儿?”陆文轩问。

小七不理他。

“前面就出镇子了,难道走路去市区?”

小七仍旧不说话。

“不如我们回去吧,让李慕翔给我们腾张床。”

小七还是不说话。

两人渐渐走到了镇子的边缘,再往前,是一条看不到尽头的公路。小七没有继续往前走,而是拖着陆文轩走进了广袤的麦田里。

“呃……难道你要……”陆文轩的小心肝儿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你别拽我,我自己会走。”

小七横了陆文轩一眼,松开他,又四下里看了看,朝着远处一个看似秸秆垛子的地方走去。

陆文轩跟在小七后面,脑子里一片空白。虽然曾经跟某个《无》《错》小说 .Q.C<**在公园小树林之类的地方也快活过,但在这充满乡野气息的麦田里,陆文轩想都没想过。

月色虽亮,却照不到麦田的尽头。空旷的麦地里。墨绿色的小麦苗在夜色中变成了黑色,北风吹过,成片的麦苗犹如波浪一般一波一波此起彼伏。寒风中,冷漠而野性十足的女孩儿立在玉米秸秆垛子旁边,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风吹动她的长发和衣袂,像个不规矩的男人的手在挑拨着心爱的女人的情y。

远处的建筑工地上,时不时的传来金属碰撞的声音,是夜班的建筑工人正在勤苦的改造着、破坏着大自然。工地之上,明亮的灯光,却照不到这里,更让这夜变得寂静。

陆文轩突然之间有些感谢那些开发商,感谢他们还没有开发这片绿地,不然自己也没机会体验这种乡野间的激ing了。虽然还没有开始,但陆文轩已经强烈的意识到,在这乡野之间,绝对比混在钢筋混凝土之间的公园更能让人感受到大自然的野性与激ing。

小七踢倒一些秸秆,然后回头看着陆文轩,冷冷的说道:“脱了衣服躺下!”

陆文轩终于从无限的感慨中回过神,缩了缩脖子,说道:“脱衣服啊……冷。”

小七面色一凛,说道:“大男人还怕冷吗?!”说着上前两步,揪住陆文轩的衣服,把他甩倒在秸秆之上。然后依旧冷冷的看着他,开始脱自己的裤子。

陆文轩怔怔的看着小七,想说点什么,又觉得在这种场合这种地方,需要的只是冲动与野蛮。任何语言都是废话,任何文明和礼仪在这个时刻都变成了画蛇添足。

还需要想什么呢?陆文轩赶紧脱裤子。

天寒地冻算什么,没有床又算什么……等等!陆文轩忽然停下了动作,他想起了自己已经是个“有老婆”的男人了,再也不是一个可以为所欲为的单身汉了。

对于一个责任心很强的男人来说,婚姻不是爱情的坟墓,而是放纵的终结。

“快点!”小七脱掉裤子,把裤子丢在一边,又把**裤脱下来,想了一下,塞进了上衣口袋里。等会儿还要穿,**衣自然不能乱放,免得弄脏了。光着腿站在陆文轩面前,修长的****在夜色中更显雪白。

“呃……还是不要了吧。”陆文轩偷偷的看了一眼小七下身,暗自吞一口口水,说道:“我,我是有老婆的人了。”说着试图提上裤子站起来。

小七眉头一皱,忽然飞起一脚,又把陆文轩踹到在地,然后不由分说,扑在了陆文轩身上。制服陆文轩的双手。强行扒掉了他的裤子,甩手扔到了远处。

“唉?你……你不能这样!”陆文轩想要逃跑,却又被小七给拽了回去。

小七骑在陆文轩身上,一手掐着他的脖子,冷冷的说道:“装什么正经人?!”

“我哪有装?我本来就是正经人!”

“我刚才都没用什么力气,你要是真正经,还能被我脱了裤子?”小七的表情依旧冷漠,丝毫没有揭穿陆文轩的掩饰之后的得意。

陆文轩一时哑然,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心里即自责又期待。自责于背叛自己的“老婆”,又期待于即将发生的事情。

小七不再跟陆文轩废话,略一思索,俯下身子,吻在了陆文轩双唇上。陆文轩明显的感觉到了小七的紧张,在双唇相触的那一刻,小七的****明显收拢了一下,抓着自己的肩膀的手,也突然加大了力道。

小七的身子也颤抖着,牙关紧咬,双眉紧皱,似乎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陆文轩大睁着眼睛,看到小七的额头渗出了丝丝汗迹。

小七似乎比李慕翔更能承受痛苦,即使头痛难忍,也没有松开陆文轩。与李慕翔相同,小七的脑海中也出现了一个影像,虽然不是很清晰,但小七认得,这个影像是叶斌。

小七抱着陆文轩翻过身,让陆文轩伏在自己身上,咬了咬牙。说道:“来吧。”

陆文轩再度看了看小七额头的冷汗,有些担心的说道:“你……能受得了吗?”

“让你来你就来!”小七瞪着陆文轩说道。

“好吧。”陆文轩无奈,只好“来”了。

下身的异样使得小七的脑袋中嗡的一声炸响,难以承受的剧痛瞬间让她失去了理智,一拳砸在了陆文轩的眼睛上。陆文轩还没来得及惨叫,小七的膝盖又顶在了他的侧腰上,把他顶到了一边。

“啊!”陆文轩终于惨叫出声,一手捂着眼睛,一手捂着腰间,疼得眼泪差点出来。

小七并没有彻底丧失理智,拳头打出的那一刻,已经意识到眼前的男人是另一个自己的男人,打不得,所以陆文轩才不至于一拳致盲。

陆文轩用一只眼睛看着仍旧有些失魂落魄的小七,心里骇然。如今没有任何东西束缚小七,万一她再受不了,自己可要遭殃。为了快活而冒生命危险?陆文轩可不想这样。不及多想,陆文轩忍着疼痛爬起来撒腿就跑。跑出了几十米,才忽然意识到自己还没穿裤子,正要再回头去找衣服,背后忽然有什么东西扑上来,把他摁倒在地上。

小七一手卡着陆文轩的喉咙,质问道:“你跑什么!”

“我可不想被你打死!”陆文轩告饶道:“你就放了我吧。”

“我不会打你了。”小七语气里没有丝毫的歉意。“刚才谁叫你突然进来。”

“有‘突然’吗?!”

“废话那么多?!再来!”

再来一次的结果是陆文轩的另一只眼睛又挨了一拳。

从地上爬起来,陆文轩连裤子也不找了,眯着眼睛忍着疼痛慌不择路的拼命的跑。没跑多远,又被小七追上。小七的忍耐性很差,陆文轩一再逃跑,终于惹怒了他,揪住陆文轩暴打了一顿,才消了气。

作为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女人这么虐待,陆文轩就是脾气再好,也受不了了。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陆文轩一拳打在了小七胸部。

小七没有想到陆文轩竟然敢还手,疏于防备,被陆文轩结结实实的打了一拳。剧痛之下,更是恼怒异常。自她有记忆以来,还真没吃过这么大的亏。

陆文轩又挨了几下拳打脚踢,终于意识到凭自己的本事,今天算是难逃虎口了。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陆文轩认栽了。不过他得给小七一个建议,不然只怕小七还没有恢复记忆,自己就已经被她打死了。“咱找根绳子好吗?把你捆起来,我就可以帮你了。这样又打又跑的也不是个事儿啊!”

小七放开陆文轩,四下里看了看,又把陆文轩提起来,朝着一个稻草人走去。从稻草人上面解下两根麻绳,小七怔了怔麻绳,没有挣断。

陆文轩长出了一口气,找到了救星一般,伸过手,说道:“给我吧,我把你捆上。”

小七看了看陆文轩,忽然捉住陆文轩的手,反手一拧,拧着陆文轩的胳膊,把他摁倒在地上,单膝顶在了陆文轩腰间关节处。

“哎?你干什么?”陆文轩大惊。

“这绳子不结实,捆不住我,但捆得住你。”小七说着,已经开始捆陆文轩的胳膊。她可不想待会儿再让陆文轩逃跑。

陆文轩脑子里嗡的一声,拼命试图挣脱双手,却根本无济于事。小七正好捏住陆文轩双手关节处,根本不可能让他挣脱。陆文轩吓得不轻,要是被小七给捆上,自己就是被打死也不可能跑掉了。惊骇之余,陆文轩想起了女人的救命绝招。扯着嗓子大喊:“救命啊!**啦!救命啊!”陆文轩希望有哪个不长眼的家伙前来“英雄救美”。

小七眉头一拧,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那条**裤,塞进了陆文轩嘴巴里。

陆文轩“呜呜”了两声。眼睛瞪的像铜铃。他自然知道小七塞在自己嘴巴里的东西是什么,而且那淡淡的味道,还在时刻提醒着他。

小七看了看陆文轩,道:“放心,刚换的,不脏。”

“呜呜呜!”陆文轩出声抗议,但是无济于事。

小七又把陆文轩的双脚给捆起来,然后骑在了陆文轩身上。也不跟陆文轩废话,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直接进入了正题。

陆文轩也不再挣扎,经过几次折腾,小七已经有了足够的定力忍住不去因痛殴打他,他也没有理由再跑——何况也跑不掉。看着骑在自己身上的小七,陆文轩忽然间感慨无比。一个男人,混到被女人**的份儿上,那得多不容易啊。这样不仅不用背负良心和道德的谴责,还能享受别样的鱼水之欢……陆文轩觉得只要今天不被打死,就算赚到了。

小七忽然紧紧抓住陆文轩的上衣,头微微扬起,身体颤抖不止。陆文轩睁开疼痛的眼睛,看到小七的表情,心里猜测着她现在是很舒服还是很痛苦。可惜这两种表情似乎没有太大的差别,天色又暗,陆文轩看不出所以然。

是激ing?是折磨?两个当事人都不太清楚。是当局者迷?还是都不愿去感受?或者也没有必要去计较舒服还是痛苦,因为总归要继续下去。

就像生活,我们总在费尽心思的思索自己的生活到底幸福不幸福,却不曾想过,不论幸福与否,我们的生活依然要继续,不可能再回头。当我们不去计较幸福与否,我们就是幸福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