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 “最后的晚餐”

161 “最后的晚餐”

代开朝放下镜子,看着陆文轩,问道:“什么时候才会彻底的变成女人?”

“一年吧。”陆文轩又把那张已经消失不见的说明书上的内容跟代开朝说了,还把关于疯婆子的事情也简单的讲了一遍,最后说道:“所以呢,你还是有希望继续做男人的。”

“有希望?多大的希望?”

“这个……总之是有的。”陆文轩觉得这个“希望”可能非常渺茫,谁知道疯婆子下一次会做出什么样药效的药呢。从刘尘的菊花痒到安舞阳的痛经又阳痿,陆文轩认为疯婆子的药很不靠谱,最好还是别抱太大的希望,能不吃死人就是万幸了。

“唉……”代开朝叹着气直摇头,就算真能在某一天继续做男人,但眼下自己还是很可能会变成女人的。他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肯定不可能像安舞阳那样一直忍耐,用不了一年,肯定会变成女人。

一个标准的男人,一个铁血真汉子,竟然会突然要变成女人……代开朝悲从中来,想起将来就会被许多大男人意yin,还很有可能会被男人揉虐,代开朝鼻子一酸,忽然转身一把抱住陆文轩,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陆文轩被代开朝吓了一跳,他怎么也没想:无:错:小说 .Q.C<>

“好啦,多大个事儿,变成女人又不会死。”陆文轩极力安慰代开朝,他希望代开朝的情绪能尽快稳定下来,这样自己也好放心的去上厕所。

代开朝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哭,只是觉得特别悲伤,仿佛失去了童年时最爱的玩具。像个无助的孩子,代开朝死死的抱着陆文轩,哭个没完没了。哭到最后,他都差点忘了要变身的事情。眼泪也哭干了,只剩下干涩的哀号声。

陆文轩被尿憋的心烦意乱,使劲推开代开朝,略有些气愤的说道:“嘿你小子真有毛病,哭个屁啊!又不是变成了猪!有什么好哭的?许多人想变成女人还变不成呢!”

代开朝愣怔怔的看着陆文轩,片刻,才怀疑的问道:“你想变啊?”

“嗯?……我……我要想变早变了。”陆文轩哭笑不得的摇摇头,说道:“你想开点,反正哭也没用,何必再烦恼呢?天堂又不会因为你是女人而不收你。”陆文轩记起了代开朝是个基督徒,决定用上帝来安慰他。“上帝既然要你变成女人,肯定有他的用意,你总不能对上帝的旨意有什么情绪吧?”

“唔……可是……”代开朝内心很矛盾,“上帝为什么要把我变成女人呢?”

“我哪知道,我又不是上帝。”

代开朝又沉默下来,拧着眉毛想着些什么。

陆文轩尿意更甚,问道:“厕所在哪?”

代开朝仍旧没说话,好似没有听到陆文轩的问话一般。抬头看了陆文轩一眼,忽然说道:“走!去找个小姐。”代开朝忽然精神抖擞了起来,站起身,拉着陆文轩就往外走。

“诶?”陆文轩有些吃惊。

“反正总要变成女人的,趁着还是男人,赶紧快活一下!”代开朝有感而发的说道:“算是‘最后的晚餐’吧。”

“呃……基督徒也**吗?”

“上帝让ji女存在于这个世界上,难道不是给男人嫖的吗?”代开朝反问。

“合着基督徒不**还是违背上帝的旨意了?”

“当然。”代开朝朝外走两步,又折回来,说道:“不能就这么去。”丢掉烟头,继续道,“我听我以前一个朋友说,玩儿之前先吃一粒伟哥,然后自己**放几炮,之后再去**,肯定能把小姐玩儿到腿软。”

“……”陆文轩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想了一下,问道:“你要吃伟哥吗?”

“不用,你那个青春传说有一部分功能跟伟哥差不多。”

“那你现在是要……我上个厕所。”陆文轩说着转身往外走。

“出门往右走,就是厕所。”代开朝说着把陆文轩推出去,关上了房门。

陆文轩回头看了看紧闭的房门,拍了一下额头,寻厕所去了。

陆文轩没心情去**,本想跟代开朝说一声就直接回家,不过代开朝隔着门让他等着自己。代开朝说:“陪我去吧,一个人去多无聊。”

陆文轩无奈,只好蹲在门口等着代开朝。一个小时之后,代开朝终于走了出来。陆文轩下意识的往代开朝裤裆里瞄了一眼,问道:“行了?”

“行了,咱们走吧。”代开朝抬头挺胸,气宇轩昂,像个即将出征的大将军。

陆文轩被代开朝的气势给震了一下,他怎么看都觉得代开朝像个扛着炸药包冲向敌人阵地的战士。去**用得着这种阵势吗?陆文轩摇头苦笑。

代开朝拉着有点儿神志不清的陆文轩一直来到大路上,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一路上,代开朝的拳头都攥得很紧,绷着嘴角,目视前方。

陆文轩不知道代开朝在想些什么,但从代开朝的神态中,陆文轩知道他已经冷静了下来。等他发泄完了,再带他回家,跟朋友们打打牌,想来心情会好上许多吧。

陆文轩领着代开朝进了一家叫“青苹果乐园”的小型KTV。这种地方,真来K歌的人很少,属于挂羊头卖狗肉的地方,就像那些洗头发。

“这家怎么样?”代开朝问。

“挺好的。我以前来过一次。”陆文轩道。

“**杀手觉得挺好……那里面是不是都是**啊?”

“咳,要不换一家?”

“算了,凑合吧。”代开朝说着率先走了进去。

陆文轩没有发泄的念头,便在吧台对面的一张沙发上坐下来等代开朝。吧台的女孩儿很健谈,陆文轩跟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女孩儿对陆文轩这个帅哥似乎颇有些好感,总是一再强调自己只是负责收钱,没有卖过身。

陆文轩虽然不歧视这种边缘职业的女孩儿,但他还没有跟这样的女孩儿谈情说爱的兴趣。对于女孩儿的热情,陆文轩只是保持着礼貌性的微笑,时不时的看看时间,焦急的等待着代开朝。

直到三个小时后,代开朝终于走了出来。

陆文轩大松了一口气,赶紧起身,跟吧台女孩儿示意道别,与代开朝一块儿往外走。转脸看看一脸疲惫的代开朝,陆文轩问道:“怎么样?”

“呵,那*子还在床上躺着呢,腿软的站不起来了。”

“厉害。”陆文轩嘴里这么说,心里却给了代开朝另一个评价:卑鄙。要是每个男人都这样去**的话,估计小姐肯定会大量减少,很可能比警察扫黄来的效果还要明显。

下台阶的时候,代开朝身子一晃,差点摔倒。陆文轩赶紧扶住他,苦笑道:“怎么你也腿软了?”

代开朝叹气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啊。”

“得了得了,走,吃点饭,然后去我那打牌去。”陆文轩大笑了一声,拍打了一下代开朝的肩膀,又差点把他打趴下。

两人吃了饭,直接回了白云小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