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 我也希望是玩笑

160 我也希望是玩笑

代开朝的心情很低落,看到眉头紧皱一脸担忧的陆文轩,强笑了一声,抓住他的手,说道:“兄弟,我不怪你,谁叫我不问问就乱吃药呢。”

陆文轩沉默不语,只是看着代开朝,心里很过意不去。洗胃到底有没有效果,陆文轩还不清楚。如果有效果,代开朝就不会变身,那就没必要告诉他最近的“变身”事件了,免得给舞阳和王珂他们舔不必要的麻烦。如果没效果,等他变身了再告诉他也不迟。所以这时候,也只能任由代开朝胡思乱想。

安舞阳挑着眉毛说道:“你就别说话了,睡一会儿吧。”

“不了。不能睡。”代开朝摇头,眼睛里噙着泪花,“你们老实告诉我,我是不是活不成了?”

“咳,你别瞎猜了行吗?死不了的。”陆文轩苦笑道。

代开朝问:“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

“可……可我怎么觉得我的身体有些不正常呢?不是回光返照?而且……而且你们好像还挺紧张的。”

陆文轩和安舞阳相视一眼,安舞阳道:“告诉他得了。”

“我是无所谓。”陆文轩说着看向三个女孩儿。

刘无-错-小说 .Q. C<>

陆文轩犹豫了一下,示意小猫把病房的门关上,才对代开朝说道:“其实……你吃的那个什么诺氟沙星不是诺氟沙星,而是一种叫‘青春传说’的药,这种药,吃了之后,会让一个男人变成女人。”

“嗯?呼!吓我一跳,我以为我要死了……啊?变成女人?!!!”代开朝惊得眼睛大睁,凝眉看着陆文轩,又苦笑起来,道:“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说罢看到面前几人都很认真的模样,代开朝脸色变了几变,赶紧掀开被子,在胸前和裆部摸了两把,之后才如释重负的说道:“你们就合伙耍我吧,老实说,到底怎么回事儿?”代开朝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在他看来,朋友们既然还有心情耍自己,那自己肯定还有命在。

陆文轩舔了一下干涩的嘴唇,又道:“慢性的,不是一下子就变的。”接着陆文轩把这段时间以来的变身事件对代开朝一五一十的说了。然后指着三个女孩儿,重新给代开朝介绍。

代开朝绷着嘴唇愣了许久,才苦着脸说道:“我现在没心情跟你们开玩笑。”

陆文轩干笑一声,道:“我也希望是玩笑。”

“好啦,我要睡觉了。赶紧告诉我,我吃的那到底是什么药?”代开朝显然还是不相信“变身”这种事情,不过他隐约间感觉到可能与下半身有关,因为目前看来,也只有下半身感觉不太正常。

陆文轩认真道:“我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我要说一句瞎话我就是畜生。”

“你以为你不是畜生吗?”代开朝问。

陆文轩有些尴尬,“算了,就当我胡说吧。你要是没什么事儿了,就一起回去吧。”他发现代开朝的精神好得很,似乎没必要再在医院里躺着了。

代开朝坐起身子,试着下了床。再看陆文轩和安舞阳等人,代开朝不明白他们在搞什么鬼,但多年经验告诉他,不能轻信旁人,尤其是陆文轩这样的家伙。再说了,变身这种荒诞不稽的事情,他当然不能轻信。

陆文轩送代开朝回家,路上代开朝一再追问陆文轩关于自己所吃的药的问题。陆文轩只是苦笑,并不解释。他明白,现在跟代开朝怎么说,他都不会相信自己。

代开朝见陆文轩不答话,也便懒得再追问。他很怀疑将来的自己会不会出现阳痿早泄之类的症状——在他看来,下半身的问题,也只有阳痿早泄最令男人头痛了。可问题是……如果仅仅是阳痿早泄,代开朝不觉得朋友们会紧张成这样,说不准一个个还会幸灾乐祸的嘲笑自己呢。

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代开朝只能时不时的鄙视一眼陆文轩,继续绞尽脑汁的猜测将来可能会发生的“不幸”。

……

一向节俭的代开朝只租了一间房。房内的陈设很简单,除了一台14寸小彩电以外,再无长物。陆文轩四处打量了一遍,并没有发现女人用的东西,连放在窗台的牙刷都只有一副,心想看来老代真的已经跟小嫚分手了。

想起代开朝跟小嫚的感情,陆文轩暗自唏嘘。再想想也许不久的将来老代很可能会变成女人,陆文轩心底很不是滋味,暗暗自责当初怎么就没把那盒“青春传说”给丢河里呢?

代开朝在床上坐下来,看了看时间,说道:“天也不早了,你就别回去了,在这凑合一晚吧。”

陆文轩凝眉深思。他实在不想跟代开朝睡在一张床上,可又怕万一洗胃并不能阻止变身,明天早上代开朝发现身体异样,会不会想不开呢?虽说这种可能性不大,但陆文轩仍旧不放心就这么把代开朝丢下。隧道:“好吧。”

折腾了大半夜,陆文轩也确实懒得再跑回家了,往床上一躺,没多久就睡着了。

虽然困得厉害,陆文轩这一觉仍然没有睡踏实,朦胧间总感觉自己掉进了沼泽里,总也挣扎不出来。心慌意乱的醒来,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代开朝紧紧的抱着了。试着推了几下,没有推开他,陆文轩困得要命,也懒得再管那么多。头一歪,又睡着了。

一直睡到阳光从窗户上照进来,洒在眼睑上,陆文轩才揉着惺忪的睡眼打着哈欠醒转过来。癔症了一会儿,闻到一股烟味儿,抱怨道:“小子,大早上的抽什么烟啊。”说罢伸着懒腰坐起来,看到代开朝正坐在床头背对着他抽着烟。又问道:“几点了?”

代开朝好似没听到一般,没有理会陆文轩。

陆文轩没有在意,穿上衣服下了床,走到代开朝身边,问道:“厕所在哪?”说罢才看到代开朝正拿着一面小镜子照着,脸色不太好看。

代开朝抬起眼皮,看着陆文轩,吞一口口水,没有说话,又低头看着镜子。拿着烟的手轻轻的捏了一下下巴,捏下来了几根短短的胡茬子。

看到这幅情景,陆文轩顿时清醒过来。

洗胃并没有效果,该变身的,还是要变身的。

代开朝一言不发的几根几根的揪着下巴上的短促的胡须,直到下巴和嘴唇上都变的干干净净的,代开朝才抬起头,看着陆文轩,张张嘴,很是诡异的笑了一声,“昨天……你说的,都是真的?”事实胜于雄辩,开始脱落的胡须和坚挺了一晚上直到现在的小兄弟,彻底说明了陆文轩昨天的话不是瞎扯淡。

陆文轩点点头,开导代开朝,说道:“做女人……其实也挺好的。”

“呵……呼……哼……”代开朝嘴里不停的发出诡异的声音,似哭似笑,轻声呢喃着:“竟然会有这种事……怎么可能……”

陆文轩看代开朝情绪有些不稳定,也不敢上厕所去了。憋着尿在代开朝身边坐下来,拍着他的肩膀,陆文轩说道:“坚强一点,要是连个女人都不敢做,那还算什么男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