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 这东西能随便放吗?!

159 这东西能随便放吗?!

好的身体是怎样炼成的?

代开朝认为,想要一副好的身体,就需要多锻炼,少吃药。所以平时偶尔有个感冒发烧咳嗽拉肚子之类的小病,代开朝从来不会上医院,也不会吃药。除非不能不上医院的大病。幸而代开朝的身体一向很好,基本没生过大病。即使有时候病的太厉害,不得不吃药,他也是能少吃就少吃。该吃两片儿的,他只吃一片儿。该吃两次的,他只吃一次。

自打国产药剂频繁出现状况之后,代开朝更加坚定了尽量不吃药或者少吃药的良好习惯。也算他运气好,平时有个小病,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不过这回拉肚子显然很麻烦,代开朝忍了三天,直到拉肚子拉的腿脚发软,仍不愿吃药。陆文轩几人劝过他好几次,都无济于事。

这期间,安舞阳抽空去了一趟平台镇,把自己的近况跟疯婆子汇报了一遍,回来的时候情绪更加低落。陆文轩问及,安舞阳答道:“她说她对阳痿没研究过,帮不了我。”

陆文轩想说些开导安舞阳的话,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他发现安舞阳实在是挺惨的,又痛经又阳痿,还不男不女的……不过安舞阳的情绪也只是稍许低落,之后又恢复了`无`错`小说`.`Q`<>

生活还是这样不咸不淡的继续,没有太大的变化。

新年的脚步愈发近了,大街上的行人比往常多了许多。陆文轩忽然想起了远在家乡的父母。他记得清楚,父母最怕的就是过年了,因为每到过年的时候,总免不了要花费一些钱财。对于经济拮据的农民来说,过年并不是一件喜事。对于他们来说,生活,并不像《春晚》里粉饰的那样太平安康。

天气愈发寒冷,寒冷的甚至让陆文轩联想起了明末的小冰河时代——客厅的温度,实在太低了。自打某天半夜里被尿憋醒,一睁眼看到像个鬼魅一般的站在自己身边一言不发的刘尘之后,陆文轩更觉得今年的冬天别样寒冷了。

刘尘说上厕所的时候正好看到陆文轩的被子掉了,好心来给他掖被子。陆文轩对她的这个说法深表怀疑。

虽然对于这种心惊胆战的生活很不满,但陆文轩偶尔也会觉得,这样的日子也挺刺激。就像许多不喜欢的赌博的人,也不会去否认赌博会让人更兴奋。陆文轩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赌徒,赌注就是自己会不会被这几个变身女给“糟蹋”了。只是到底是希望输还是赢,他自己也不清楚。

陆文轩似乎已经习惯了与这几个变身女周旋的日子,恍惚间,甚至会以为自己又回到了大学时代。

转眼间,“再聚首”开业已经一个月了。“再聚首”的几位老板兼员工约定的分红日子到了。

这天众人老早就把饭店关门,拿着账本来到了白云小区,陆文轩的住处。

拉肚子拉的一脸苍白的代开朝把账本放在茶几上,一只手窜着笔,一边写写算算,一边跟众人交代着一项项费用。说上一阵,忽然放下笔,急匆匆的去了厕所。等从厕所里出来,脸上更是没有一丝血色了。

陆文轩皱眉道:“拉死你小子!就不能去看医生吗?”

代开朝惨笑一声,道:“我忍!这样有助于提高免疫力。我先去休息一下,你们自己算吧。”说着走进了陆文轩的房间里。

王珂哭笑不得的把一只胳膊搭在陆文轩肩膀上,说道:“老代是不是有点不正常啊?拉肚子能拉这么惨?吃泻药了不成?”

陆文轩道:“还是不够惨,不然他能不上医院?算了,他又不是小孩子,撑不住的时候自然会去医院的。”

“就是,咱别管他了,先分红吧。”刘尘急切的说道。

安舞阳给了刘尘一个白眼,道:“你小子,眼里只有钱。”说着站起身,走到陆文轩房门外,推门进去。

代开朝正坐在床上喝水,看到安舞阳进来,强笑了一声,说道:“我没事。”

安舞阳看了代开朝一眼,神情不禁一怔。他记得刚才代开朝的脸色还很苍白,怎么一转眼儿工夫,就变的红润起来了?

代开朝皱着眉,把一盒药递到安舞阳面前,问道:“我说,这是诺氟沙星吗?怎么不对头啊?”

安舞阳接过药盒,打开一看,面无表情的看向代开朝。

代开朝继续说道:“怎么口干舌燥的,还……还……总不会是壮阳药吧?”

“你从哪找到的?”

“就在桌上放着啊。怎么了?”

安舞阳没理代开朝,闭上眼睛,扯着嗓子吼道:“陆文轩!你给我滚进来!”

代开朝皱着眉,一脸不解的看着安舞阳,不明白他怎么忽然变的这么失态。不过从安舞阳的神态中,代开朝隐约的意识到,肯定是出了大事。难道说这盒药不能随便吃?

陆文轩慌慌张张的跑进来,连声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安舞阳恼怒的把手里的药盒砸向陆文轩,“谁让你把这玩意儿随便乱放的?”

陆文轩接住药盒,看了一眼,说道:“噢,正好,让老代吃两粒……”话说一半,陆文轩立刻意识到了情况不对。再一想,打开药盒一看,顿时一愣。抬眼看到代开朝红扑扑的脸色,抽了抽嘴角,问道:“你……吃了?”

“唔……不……不能吃?”代开朝也紧张起来。

王珂三人也凑了上来,除了王珂不知道这盒诺氟沙星里面装的什么药以外,刘尘和小猫都惊讶不已。当初陆文轩随意把药丢在了桌上,众人谁也没想到要把药收起来,更没想到今天会被代开朝误食。

“你***……”安舞阳瞪着陆文轩骂了起来,“这东西能随便放吗?!”

陆文轩自知理亏,也不争辩,只是说道:“那个……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我们是不是该想办法挽救?”

代开朝被二人吓得不轻,说话也不利索了。“到,到,到底怎么了?”

“洗胃吧!”刘尘说道。

“那还不赶紧的?”安舞阳说着一把抓住代开朝,拉着他说道:“赶紧去医院!”

代开朝被众人推搡着出了门,直奔医院。虽然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状况,但代开朝明白,朋友们这么紧张,肯定不会是小事。代开朝似乎已经感觉到自己命不久矣,脑海里也开始起草临终遗言了。

一直折腾到半夜,原本拉肚子拉的身体虚弱的代开朝,洗胃之后,躺在病床上,大有奄奄一息的征兆。眼眶塌了下来,虽然面颊红润,眼神儿也很精神,但这种红润和精神明显不正常。

代开朝觉得自己肯定是已经进入了传说中的回光返照的状态,不然虚弱的自己怎么可能毫无睡意,反而精神勃勃呢?这肯定不正常!更不正常的是自己都这样了,竟然还想找个女人快活一番。他倒不怀疑自己吃的那药是壮阳药,因为如果是那种药,朋友们不会这么紧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