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 我们是在做好事

158 我们是在做好事

“那你怎么没向小猫下手?”刘尘问。

“咳,咱多年老朋友,我能那么畜生吗?!”

“那你为什么又向阳开下手?”

“呃……其实吧……”

“你不用狡辩。”刘尘叹气连连,“要说你嫌我是变身的,不想对我下手吧,可阳开也是变身的啊!她不让你上你都上了,我让你……你都……我的胸也不比她的小多少吧?”

“其实……”

“咱就先当你心理有问题吧,专意歧视我。可老代为什么也好像对我没什么好感呢?他对小猫和阳开都挺好,为什么偏偏对我爱理不理的呢?”

“那是因为……”

“你也甭安慰我。我知道我做人特失败。做男人的时候好歹还能比栤枧强点儿,现在做女人了,连她都不如了。我太自卑了。”刘尘说罢,站起身,沮丧的回了房间。

“诶?那个……”陆文轩苦笑一声,,懒得再管刘尘,闭上眼睛睡了。

第二天,陆文轩特意把代开朝拉到一边,让他对刘尘稍微热情一点。代开朝一口回绝,他的理由很简单:“对于这种懒女人,我没啥热情。”代开朝对刘尘干活时老是偷懒的毛病+无+错+小说 ..C<>

对于代开朝这种不懂“怜香惜玉”的粗人,陆文轩也无计可施。

陆文轩感觉自己像个大家庭的管家,什么繁琐的事情都要去管。他本是个懒人,懒得做事,也懒得管别人的事,但有些时候的有些事,不管的话,又忍不住。比如王珂看上的那位穿制服的帅哥。

陆文轩怎么也没想到,这位帅哥穿的制服竟然是城管制服。作为一个曾经的地摊一族,这件事要是再不管,陆文轩甚至觉得自己会对不起广大劳苦大众。

这位城管对王珂似乎也很有好感,吃完了饭不走,还在那跟王珂闲聊。陆文轩故意总让王珂做这做那,不给她闲聊的时间。刘尘也跟着凑热闹,在王珂和城管之间穿来穿去,没事儿找事儿的来回走动。

城管倒也识趣,起身告辞,但他约王珂下午出去散步,王珂也满口答应。

待城管走后,陆文轩用威胁的语气对王珂说道:“你要跟他好吗?”

“什么呀?玩玩而已。”王珂笑道。

“玩玩也不行!”刘尘插话道。

“怎么了?”王珂有些奇怪。

陆文轩气的多少有些失态,扯着嗓子喉道:“怎么了?!跟城管这东西牵扯上,你也不怕遭万民唾骂?!就算你不怕,你也该为你儿子考虑一下吧?一个城管的儿子,在同学朋友之间怎么抬得起头?!”

路人被陆文轩的叫嚷声吸引过来,均露出微笑。

王珂皱了一下眉,低声道:“谁要给他生儿子了?你这畜生……”说着拉住陆文轩,把他往后厨带,边走边道:“你激动什么啊?有话不能好好说?”

代开朝也听到了外面的嚷声,看着一脸不快的陆文轩,问道:“怎么了这是?”

刘尘也跟进来,对代开朝说道:“王珂要找个城管做男朋友。”

“王珂?”代开朝还不知道王阳开同学又改名字了。

“就是她!”刘尘指着王珂说道。

王珂瞪了刘尘一眼,说道:“谁要找他做男朋友了啊?”

代开朝皱一下眉,嘟囔道:“城管啊……”看着王珂,继续道:“为什么非要找个城管呢?”他跟王珂关系不算亲密,也不好像陆文轩那样大发脾气。想起当初一次一次被城管抢去吃饭的家伙,代开朝心里就压着一股火气。

毫无悬念的,代开朝已经跟刘尘和陆文轩站在了统一战线。作为曾经的地摊一族的三人,向来都把城管当成不共戴天的敌人。

“城管有什么不好?”王珂道。

“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要说有什么好,没人说得清。要说有什么不好,那就没人能说得完了。”陆文轩阴阳怪气的说道。

“也有好的嘛。”王珂说道:“小赵就不错嘛。”她说的“小赵”,就是她看上的那位城管帅哥。

“是有好的!贪官里面也有好的。”陆文轩继续阴着脸说道:“要是哪个贪官因为贪污了百十万被抓了,网友们都会大呼‘清官’。我不管,反正你不能再跟他扯不清。不然咱朋友没得做!我可不想将来有人说我是‘城管的朋友’,我丢不起这人。”

刘尘说道:“我说王珂啊,你要考虑清楚,你看网上网下,到处都是骂城管的声音,万一你跟他玩出火儿来,到时候做了城管的老婆,替城管这种****基因传宗接代,岂不是助纣为虐?”

“言之有理!”陆文轩忽然间慷慨激昂起来,“我要去网上发帖,号召广大网友:男不娶城管,女不嫁城管!我们虽然没有能耐让城管滚出我们的视线,但我们可以‘非暴力不合作’,间接性的让城管断子绝孙,保留我中华礼仪之邦的基因。唉,我忽然发现城管简直就是个祸害。中华五千多年历史,没有城管的时候,是世界第一强国。有了城管,却只能在第三世界里冒充老大了。”几句话之间,陆文轩就把城管提升到了祸国殃民的罪魁祸首的地位。

王珂没摆过地摊,无法理解陆文轩等人对城管的愤怒,只是笑笑,说道:“至于这么损人吗?”

“这倒不是损不损的问题。”代开朝说道,“就是文轩不损城管,自然也有人骂……呃,不行,我先上个厕所。”代开朝说着就往外走,一手捂着肚子,郁闷道:“昨晚上没睡好,拉肚子。”

陆文轩拍着王珂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老同学,天下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何况这花还是臭的。你就不怕沾的一身腥臭?”

“咳!我说!我什么时候……我没想跟他谈恋爱。”王珂苦笑不已,连连摆手,“算了算了,我不理他了还不行吗?真是的,我妈都不管我,你们……你们真够朋友。”王珂嘟囔着走了出去。

陆文轩和刘尘相视一笑,击掌大笑。笑了一阵儿,刘尘又道:“咱们是不是有些缺德?宁拆一座桥,不毁一门亲啊。”

“什么呀!我们是在做好事。你想啊,万一哪天小赵同志激起民愤,打人不成反被人打。再万一有那苦大仇深的下手狠了点。再万一小赵被打死了,咱老同学不是要守寡嘛。更惨的是打坏了命根子,守活寡的日子,更难啊。”

“陆兄所言极是。哈哈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