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 剧本能随便改的吗!?

背景:很常见的一个客厅。

王明逸坐在沙发上看似焦急的等待着什么。

门铃响起。王明逸跳起来,冲着门喊了一声:“来了!”说着快步跑到镜头前,随意的摆了摆镜头,像是在调试一般。之后起身,在镜头前理理衣服,才跑去为安舞阳开门。

镜头照不到大门那里,但有声音传来。

男:学姐。

女:来了,里面坐吧。

王明逸领着安舞阳走进来。二人在沙发上面对面坐下。

“停!”陆文轩忽然喊了一声,走到王明逸和安舞阳面前,嚷道:“我说二位,你们有没有对角色进行深入体会啊?一个大学生**女,有你这样大咧咧的坐的吗?”陆文轩对王明逸道:“应该略有一些羞态,****并拢,但是不能做作。别整的跟个‘待干’的****一样。”

王明逸阴着脸道:“知道啦!”

陆文轩又看向安舞阳,道:“还有你,一个腼腆的大学生,到了陌生地方,怎么一点也不拘谨?一看就知道是个老油子。这可不行。你就想成是来见孟洁的家长一样,拘谨一些。”

安舞阳气道:“咳,不就是十来分钟的短片吗?至于那么认真吗?”

小说..<>

安舞阳还要争辩,王明逸拉住他,说道:“文选说的对,咱再来一遍。”

安舞阳皱了一下眉,懒得跟陆文轩争吵,又出去了。

重复刚才的情景,这次安舞阳双手交叉放在前面,大步也不敢迈的跟着王明逸走进来。还未坐下,陆文轩又喊了“停”。他说:“再腼腆也该有点男人样吧?我怎么看你像个伪娘呢?两只手垂着就行了,步子再稍微大点,别搞得跟个女人似的。”

安舞阳黑着脸又出去了。

情景再次重复。

两人终于坐下来,这次陆文轩难得的没有喊停。

安舞阳说:“学姐,那事儿,你跟她说了吗?”

王明逸道:“唉,别提了。今天让你过来,我就是想跟你说这事儿的。”

安舞阳道:“噢。她怎么……怎么说的?”

王明逸道:“她说你不是她喜欢的类型。”

安舞阳略有些失望的说道:“这样啊……那……那……”安舞阳拿起桌上的剧本看台词儿。

刘尘和小猫忍不住乐了,王明逸也跟着笑了起来。陆文轩捏捏眼角,说道:“继续继续。先演练一遍。”

安舞阳回头看着陆文轩,抱怨道:“不就是一个炒作的小片子吗?至于这么复杂吗?”

“你懂什么。”陆文轩道:“以我多年博览A片的经验来看,缺少剧情的A片是最低级也是最没水平的。有剧情可以丰富观众联想,也可以让观众加深记忆。”

安舞阳啐了一口,又看了看剧本,在心里默念了一遍。放下剧本,开始入戏。

剧情继续:纯情小男生安舞阳得知求爱被拒绝,立时低下头,一脸伤感。

学姐王明逸安慰道:“小阳,你别太难过了。好女孩儿多的是。”

安舞阳道:“可是……可我真的很喜欢她。”说着开始抹眼泪。

王明逸从口袋里掏出纸巾,起身来到安舞阳身边坐下。

二人此时都面对着镜头。

王明逸为安舞阳擦拭眼泪,说道:“好了,别哭了。”

安舞阳起身,说道:“学姐,没事儿我就先走了。”

王明逸拉住他,说道:“再坐会儿吧。”

安舞阳看来似乎很伤心,执意要走:“不了。”刚走两步,王明逸忽然追上去,从背后抱住了安舞阳,“小阳,你别走。”

安舞阳急忙转身:“学姐你干什么?!”

“我喜欢你。”

“可是……可是……”

王明逸忽然去亲吻安舞阳的嘴巴。

安舞阳赶紧躲开,嘴里还嚷道:“学姐你别这样!”

两人争执着滚倒在沙发上,王明逸伏在安舞阳身上,低头吻他。

安舞阳左躲右闪,还说道:“学姐!我一直把你当亲姐姐的。”说罢转脸看向陆文轩,道:“这台词儿太狗血了吧?”

陆文轩不满道:“知道为什么有些情节被称为‘狗血’吗?就是因为这些情节经常被人用到。为什么经常被用呢?就是因为这些情节能够让大部分观众兴奋。就像临死交党费的情节,以前用是为了感动人,现在用是为了搞笑。反正狗血有狗血的用途。”苦笑一声,续道:“少废话了,接着演。”

剧情继续。

王明逸回道:“我喜欢你!真的!你给我亲一下!我还没有跟人亲过嘴儿呢!”

“不要!”安舞阳仍旧拒绝。

王明逸突然把手伸向安舞阳裆部。

安舞阳大惊,急道:“喂!快松开!停!”双手欲推开王明逸。

王明逸不理他,一把抓住了安舞阳的要害。之后****张开,骑在了安舞阳腰间。身子下压,一只手捉住安舞阳的一只手,另一只手仍旧抓着安舞阳的要害部位。腰间用力前后移动。嘴里娇喘连连。

剧情之外。

陆文轩摸着下巴饶有兴趣的欣赏着自己编排的“现场直播”。看着二人,陆文轩心下不禁感叹,“这两个小子,果然有演戏的天赋,跟真的一样。”

陆文轩正感叹着,忽然感觉到一只手被人捉住。低头一看,发现一只女人的汗津津的手正捉着自己的手指。抬起头,看到了胸口起伏、满脸通红、杏眼圆睁的注视着王明逸和安舞阳的小猫。

陆文轩立时大惊。心说:“不是吧你?这么容易就动情了?!”把手挣脱,瞪了小猫一眼,正要说话,忽听安舞阳叫道:“王阳开!你演错了!”

王明逸一怔,停下动作,随即被安舞阳推开。王明逸问道:“哪里错了?”

安舞阳气得从沙发上跳起来,用手掌抹了一把脸,又把刚才被王明逸弄开的裤子拉链拉好,瞪着王明逸,嚷道:“剧本里有写这时候你要抓我下面吗?!”

“呃……我觉得抓一下看起来比较刺激。”王明逸笑道。

陆文轩也乐了,对安舞阳说道:“也是啊,挺刺激。抓就抓吧,你又不吃亏。”

“我……我靠!剧本能随便改的吗!?”安舞阳的呼吸有些不均匀。不过他不是喜欢跟老朋友斤斤计较的人,也不想抓住一个问题不放。叹一口气,道:“好吧,抓就抓吧。可……可你也不能随便舔我的脸吧?跟条母狗似的!有这样的吗?”

“这怨我吗?”王明逸道:“你使劲推我,害我都亲不到你,不伸舌头够不到啊!”

刘尘跟着起哄道:“安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作为一个‘纯情小男生’,应该没有那么大的力气挡住一个性压抑到有些****的‘学姐’的疯狂攻势的。你不能反抗太剧烈。太剧烈了也不正常啊。试问天下间有几个男人会真的反抗女性对自己‘施暴’啊。咱拍的是戏,你的反抗也该是戏中戏,不能用那么大力气反抗。”

安舞阳气得差点截胸,深呼吸了好几次,看着陆文轩,苦笑起来:“合着她怎么搞怎么有理是吧?她要是把我下面咬掉,我也没理由说什么是吧?”

“唔……有点意思。”陆文轩赞道:“那样的话,传到网上,不用炒作,准火。”

“你……”安舞阳气得说不出话。

王明逸笑着拍了拍安舞阳的肩膀,道:“放心啦,我会口下留情的。”

安舞阳打了个哆嗦,说道:“你最好还有点良心。”

陆文轩安慰道:“好啦,反正这故事一波三折,后面是你发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