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 借口吗?

陆文轩哼笑一声,不再理会刘尘。找了个没人的桌子,坐下来前思后想了半天。他也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不舍”所以才会觉得沈运启这人不怎么样,或者只是出于对朋友的“负责”才会这么疑神疑鬼?

等到饭店关门,王明逸没有回自己的家,而是跟着陆文轩去了白云小区。路上又把那剧本看了好几遍,也对陆文轩赞叹了好几遍。

安舞阳今晚加班,到现在还没回来,陆文轩等人便坐在沙发上等他。期间刘尘把王明逸要自拍炒作的事情跟小猫说了,又把剧本给小猫看了,小猫首先表示了对王明逸的鄙视,然后又很是欣喜的看着陆文轩的剧本,说道:“表哥没有去当导演真是可惜了。”

陆文轩没有在意小猫的话,皱着眉看着她,咂了一下嘴,问道:“表妹,你觉得沈主席这人怎么样?”

小猫脸一红,憨笑一声,低着头说道:“什么怎么样?”

刘尘和王明逸顿时大笑起来,看小猫这神态,一切尽在不言中。

陆文轩没有心情发笑,又问道:“你不觉得作为一个男人,这么快就中意于另一个男人,有点……有点不正常吗?”

“没有中意啊。”小猫连声道:“你不是说……你不是说女孩儿就是要嫁(无—错)小说.. C<>

“我……”陆文轩一时语塞,他记起自己确实说过这样的话。看小猫一脸无辜,陆文轩心里不爽的说道:“我说什么你都信啊?”

小猫委屈的看着陆文轩,抓了抓头发,不说话。

陆文轩又道:“其实吧,以前我对他也不是很了解,今天我才发现,他这人不行,你跟着他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嗯?真的吗?”小猫很觉意外。

刘尘撇着嘴鄙视着陆文轩,说道:“别听你表哥胡扯,他是不舍得了,肥水流了外人田,他心里不爽。”

“我看也是。”王明逸附和道。

陆文轩瞪了二人一眼,道:“有你们什么事儿?一边呆着去。”说罢又看着小猫说道:“以后别跟他来往了。”

小猫一听此话,脸现喜色,瞬间又为难起来。“可是……可是他说明天约我去看电影,我都答应了。票也给我了。”

陆文轩略有些生气的说道:“我靠,这么快就要跟人去看电影了啊?再过两天岂不是要去开房间了?”

“怎么可能。”小猫急了眼,赶紧说道:“明天上映《阿凡达》,一张票很贵的,不去白不去。”

“是吗?”刘尘插话道:“听说那片子不错的。你要是不去,把票给我,我去。”

陆文轩苦笑不已,看着小猫说道:“一张电影票就把自己给卖了?我真服了你了。”

刘尘开始缠着小猫要电影票,小猫倒也好说话,老老实实的把电影票拿出来给了刘尘。刘尘如获至宝,怕票再被小猫要回去,赶紧装进了兜里。

陆文轩看了刘尘一眼,心里寻思:要是明天沈主席一看来的竟然是刘尘,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王明逸捅了一下陆文轩的肩膀,问道:“沈主席哪里不好了?我觉得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他这样的,可是抢手货啊。”

陆文轩讪笑一声,说道:“还记得今天下午他说范跑跑该骂的话吗?从他这句话,我就感觉,这小子实在不怎么样。”

“嗬?怎么说?”王明逸问。

陆文轩道:“据我分析,骂范跑跑的无非有三种人。一种人是真的道德高尚的堪比圣人,像个伟人,并且总把自己的这种道德观诸加在别人身上,进而对任何不像圣人的人大加指责;一种是伪高尚,看范跑跑挨骂了,赶紧也骂他,以此来表现自己的道德之高尚;还有一种是人云亦云,看别人骂范跑跑了,自己也跟着骂,事实上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范跑跑到底该不该被骂。”

“唔……有道理。”小猫忽然说道。

陆文轩看了她一眼,笑了一声,继续说道:“沈运启这个人,不论他因为什么骂范跑跑,他都算不上一个好男人。如果他是个道德高尚的圣人——也就是说,是个伟大的人物。那么,伟人的女人,都是很悲哀的。举两个历史人物为例。张巡守睢阳,为了保家卫国,杀妻杀子,用人肉喂士兵以御敌。这种行为很伟大,但伟大的另一面,是对自己妻子的残忍。再比如范蠡,为了国家,让心爱的女人西施去牺牲色相。为了国家大义做出这样的事情,伟大吗?伟大。高尚吗?高尚。但是如果换做我是西施,跟着范蠡这样的男人,我只会感到阵阵寒意。

再说另一个历史人物——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历史上说他为了一个女人而背叛了国家和民族,很可耻。但对于一个女人而言,有一个男人为了自己不惜背负千古骂名,想来也会很感动吧。吴三桂的道德不高尚,但对于一个女人而言,选择他,比选择范蠡和张巡更好。所以说,道德太过高尚的人,是不适合托付终身的。即便没有国家兴亡的大事情,一个道德过于高尚的人,也不适合在这个时代生存,更不可能照顾好他的女人。”

“有道理。”小猫又插了一句。

陆文轩没理她,继续说道:“如果是第二种情况,也就是说,沈运启是个伪高尚的人,那就更不值得托付终身了。连这么一件小事也虚伪的不得了,可见他很可能就是个人渣。第三种,人云亦云,也属于近似人渣的男人。连一点主见都没有的男人,跟他在一起生活,又有什么意思呢?”

正说着,安舞阳回来了。

陆文轩跟小猫说道:“听我的,以后别跟他来往了。他不适合你。”见小猫点头,陆文轩笑了笑,把安舞阳喊过来,简单的把王明逸的打算跟他说了一遍,又把剧本给他看了。

安舞阳听的直咂嘴,看看眼前的几位好友,只是苦笑。他很不情愿用“无耻”这个词儿来形容他们——特别是王阳开。但想来想去,实在想不出别的词儿了。或者说,下贱?安舞阳不是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但显然,他有自己的道德底线。自拍以搏出位的手段,是他所不齿的。

王明逸说道:“舞阳,你来演男主角,怎么样?”

“不干!”安舞阳的回答很果断。

陆文轩道:“给你打上马塞克,没人认得出你的。”

“那也不干!”安舞阳道:“不能因为没人认得出我就干这么下贱的事情吧?坚决不干!”

陆文轩早就知道安舞阳会有这样的态度,故意板起脸,说道:“多年好朋友,这点‘小忙儿’你都不肯帮是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