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 美女有什么稀罕!

众人回到住处,陆文轩洗了澡躺在床上,又把那几根绳子拿出来,用力挣了挣,确定足够结实,才安心躺下。他决定明天再去一趟平台镇,帮帮李慕翔——希望会有效果吧。

安舞阳裹着一条浴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快步跑进来,一骨碌钻进被窝里,哆嗦着身子说道:“今个儿天气还真够呛。”

陆文轩睁开眼,看了一眼安舞阳,咧嘴笑了。“美女出浴啊。”

现在的安舞阳,不自信看,根本认不出他是个男人。

安舞阳瞪了陆文轩一眼,缩在被窝里,一只手探出来,点上了一根烟。半根烟抽完,忽然说道:“你说爱情是个什么东西,真他妈的折磨人。”

陆文轩笑了一声,说道:“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嘁,德性。”安舞阳侧过身子,边抽烟边想着自己的事情。

今天在“再聚首”里看到忙忙碌碌的朋友们,安舞阳忽然有些羡慕她们。她们也变身了,但却没有自己这样烦恼。爱情,有时候也挺像个累赘的。是不是彻底放弃比较好呢?陆文轩想放弃,却又不忍心,只是一根接一根的抽烟。

陆文轩忽然从梦中惊醒,转脸看着安舞阳,问道:“你锁门没有?”

`无`错`小说`.Q.C< “你还怕刘尘会闯进来?放心吧,自打被你故意闯进来坏我跟孟洁的好事儿那次,我就养成了睡觉锁门的习惯。”安舞阳说着,又想抽烟,才发现烟盒空了。转过身,拍了陆文轩一下,道:“烟还有没?”

陆文轩放了心,闭上眼睛说道:“没了。你抽那么多烟干什么?”

“习惯了。”安舞阳伸手抓了抓胸口,皱眉道:“没烟抽还挺难受。”看了一下时间,发现已经十二点了,叹一口气,道:“不知道刘尘还有没有。”

“那你去问她。”

安舞阳应了一声,披上衣服下了床,走出房间,来到刘尘门外,敲了几下门,没听到动静。又拧了拧门锁,发现被反锁了。失望的回到房间,钻进被窝里,翻来覆去了许久,才勉强睡着。

安舞阳不折腾了,早就困乏的陆文轩也睡着了。只是也不知睡了多久,陆文轩感觉到有人在推自己。厌烦的睁开眼,看到了一双黑亮的眼睛。陆文轩吓的打了个激灵,睡意全消,待眼睛适应黑暗,才看清来人竟然是刘尘。

“你……”陆文轩心思急转,顿然明白。肯定是安舞阳这小子回来的时候忘了锁门了,不然刘尘根本进不来。

刘尘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朝着陆文轩勾了勾手指,示意他跟自己出去。

陆文轩不解其意,想了一下,心想:“你总不会要****我吧?还是想****我?无所谓,反正你也没那个实力。”抓起衣服,陆文轩轻手轻脚的下了床,跟着刘尘来到客厅。

刘尘领着陆文轩在沙发上坐下来,好大一会儿,才低声说道:“那个……我在想啊……他们好像误会了。”

借着月光,陆文轩看到刘尘满脸通红,略一思索,明白了刘尘的意思,笑了一声,说道:“身正不怕影子斜。”

“可……我觉得吧,反正咱有没有……那个……他们也会认为我们已经那个了,不如我们……”刘尘的脑袋勾的像豆芽一样埋进了胸前双峰之间。

“嗯?”陆文轩立时哭笑不得。“你这是****逻辑。”看着刘尘,陆文轩不住咂嘴,心说这小子八成是自爆菊花的次数太多,心里扭曲了。

刘尘皱了一下眉,探头看着陆文轩,似乎是豁出去了。反正已经在陆文轩面前丢人丢到家了,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丢人丢到一定的程度,基本上可以把“脸面”这东西扔一边了。这是刘尘的观点。她说:“老是用那东西,我手腕累得酸疼。你……你又不吃亏。上回我是失去理智了,这回我很清醒,你不用怕第二天我生你的气。”

“嗐,不是我不帮你,我对菊花真的没兴趣。”

“你……”刘尘瞪着陆文轩,咬着牙,良久,才道:“大不了……大不了前面也给你……”

“呃……”陆文轩摸着下巴,饶有兴致的看着刘尘,脑海里在思索一个学术性很强的问题:一个男人,是不是被爆菊爆多了之后,心里真的会发生变化?人类的心里思维甚至性取向会因为这种行为而发生变化吗?

陆文轩不禁露出了笑意,他觉得自己可能发现了一个人体学的奥秘。

刘尘显然把陆文轩这种学习精神误会成了****淫态。挺了挺胸部,刘尘说道:“怎么样?”

陆文轩回过神来,看着刘尘的表情,略微一愣,干笑了一声,说道:“嘶……咱认识这么久了,我对你下不了手啊。”陆文轩说的是心里话,对于熟人,他确实不好意思下手,更何况刘尘还是男人变的,这就更让他感到别扭了。“要不……明天我跟老代说说,给你们牵牵线?”陆文轩觉得自己有时候确实很无耻,总喜欢把老朋友揪出来给自己消灾。

“你……你……”刘尘气的够呛,却又不敢大声吼出来,只能尽量压低声音,瞪着陆文轩,道:“老子脸都不要了,你还装逼是吧?”

“不是装逼,咱本来就挺牛逼,不用装。”陆文轩本想逗刘尘笑笑,看她一脸悲愤,赶紧收起笑容,继续道:“我说真的,我对你真的没兴趣……不是没兴趣,是……是咱这么多年的好兄弟,我……我是不想亵渎咱们之间‘纯洁的友谊’!”

刘尘愤怒不已,很有些无地自容的感觉。紧握着拳头,愤然起身,怒道:“你小子还真够贱的,非要老子脱了衣服你才动心是吧?”

“那倒不是。”陆文轩连连摆手,他有点怕刘尘“羞愤自杀”,想了一下,说道:“那个……大师,你以前是个男人啊……你让我……让我怎么提得起兴趣啊?你不能强人所难啊。”

“可我现在是女人啊!还是个美女!”刘尘说罢,看到陆文轩一脸“恶心”的模样,气得差点吐血。她的自尊心被陆文轩彻底伤害了。“好!好你个陆文轩!我算是明白了,你小子就是个贱货!你给我记住!有你后悔的一天!”说罢愤然回了房间。

陆文轩目送刘尘回房,抽了一下嘴角,低声道:“美女有什么稀罕!老子又不是没见过!”

说罢这话,陆文轩觉得特别痛快。一个男人混到连美女都不稀罕的地步,那可真不一般——GAY除外。

再一想,又觉得不妥。人家一个美女低三下四的求自己上她,自己还那么不给面子,似乎是有点“不像话”。又想起那个“一等贱人”的横批,陆文轩觉得似乎还挺名副其实的。

转念又一想,陆文轩开始怀疑在未来的某一天自己会不会真的如刘尘所言后悔不已。就像当年还很小很小很小……的时候,一个女孩儿****自己,自己竟然装逼成了**的没“成全她”。如今想来,是挺后悔的——虽然那女孩儿长相一般。

心思再一转,陆文轩又不免担心起来。常言说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刘尘虽然不像安舞阳那样有仇必报,可她到底也不是什么好货色,人品很恶劣!说不准以后会耍什么鬼主意,还是小心点儿好。

心思第四转,陆文轩就开始后悔了:既然她非要自己上她,自己干嘛不上呢?这多让她伤心,多伤她自尊啊!变身的也是美女嘛,而且身材也不错。陆文轩啊陆文轩,**的你还挑三拣四的,真不可救药了。

就算她现在还是个男人,为了满足朋友的需求,上刀山下火海都无所谓,更何况是……好像这种事情是不能跟上刀山下火海相提并论的。上刀山下火海,哪怕是抹脖子、跳河、上吊都容易,因为胳膊腿很听话,但是干某些事情所需要的某些身体部位,并不像胳膊腿那样听话。干这种事情,朋友义气实在是个累赘,还不如一点点“淫邪之念”有用。虽然道理如此,但今天这事儿,陆某明显还是有装逼的成份!

话说回来,陆文轩觉得自己也确实挺牛逼的。哪天老得走不动道儿了,还能拉着孙子跟他说:“当年你爷爷我可不是一般人,美女求我上她,我都没上……”

……

有美女主动**都没动心思,偏偏费劲功夫的玩“****”。看着床上被捆成大字型的美女,陆文轩觉得自己还真是贱的可以。不过好在李慕翔不像刘尘,陆文轩没什么心理障碍,也因为是抱着“助人为乐”的心思,更没什么心理负担。

李慕翔满脸通红的盯着陆文轩,咬了一下嘴唇,说道:“你轻点……”

“嗯……那个……你确定你挣不断这么粗的绳子吧?”陆文轩还是有些不放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