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 为她做点什么

陆文轩有个极为特殊的爱好——骂人。而且骂起来还上瘾,一旦开骂,大有不骂死人势不休的架势。

当然,与泼妇骂街不同,陆文轩骂起人来,不用脏字,甚至怎么文雅怎么来。文雅的像是侃侃而谈。细一琢磨,才会明白他的话已经把人损的一无是处了。损就损吧,他还没有政治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觉悟,而是逐渐把被骂者个人的过错上升到“国家兴亡”的高度。

代开朝对此是深有体会的。当年代开朝萝卜吃多了,放了个屁。陆文轩被屁臭到,气的指着代开朝的鼻子开始数落他。到最后,代开朝愕然发现自己的一个屁竟然已经给人类带来了灭顶之灾。

不过好在陆文轩一般不会这么损人,除非惹毛了他。

这回陆文轩真的有些毒气难消的架势,损着损着想起了国内一例例庸医害人、以钱为本的事件,顿时愤青本质****无遗。

安舞阳一看陆文轩再嚷嚷下去中国好像就要行将完蛋了一般,赶紧强忍着疼痛拉着他走出了门诊。陆文轩意犹未尽的又嚷嚷了两句,之后忽然无比遗憾的说道:“生不逢辰啊。”

“怎么说?”

“像我这么会骂人的,要是在明朝,怎么也能混个御史言官的官儿当当*无*错*小说 ..<。”陆文轩此言非虚,纵观中国历史,明朝是个很特别的也是唯一如此特别的朝代。明代不止是官员,就连老百姓都很善于骂人。不仅骂普通人,连皇帝也敢张嘴就骂——当然,不会指着皇帝的鼻子骂娘,人家骂的比陆文轩还文雅——皇帝还没辄。别看是封建社会,可比现在强得多。起码在现在,你骂骂村长就得把你关起来。更可笑的是你用村长的杯子喝杯水,就能关你三五天,治你个“大不敬之罪”。

安舞阳苦笑一声,扶着陆文轩捂着小腹,凝眉道:“别愤青了。现在怎么办?”

陆文轩这才从遗憾中回过神来,“去找那疯婆子。”

搀着安舞阳再度找到那疯婆子,提及“痛经”的问题,疯婆子六个字就把二人打发了。疯婆子说:“副作用,没办法。”任凭陆文轩如何纠缠,疯婆子仍是不肯帮忙。

无奈,陆文轩只得带着安舞阳回家。

好在安舞阳耐力非常,即使疼痛难忍,脸色煞白,汗如雨下,却也没有做出太过激的行为。只是苦了陆文轩,他的手被安舞阳攥的生疼。

陆文轩把安舞阳送回家,又代他向小猫讨要了药,给安舞阳吃下。小猫问及原因,陆文轩把原委道出,之后又忍不住对安舞阳胡乱吃药的行为进行了一番批判。

刘尘还在蒙头大睡,只是不知是真的睡着了还是在装睡。

安顿好安舞阳,见他疼痛缓解,陆文轩小憩片刻,便又起身前往平台镇。

明天“再聚首”就要正式开业了,恐怕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有空,今天若是不去看看李慕翔,只怕要等很久。想起要把一个对自己很依恋的女孩儿丢在那里不管不问,陆文轩良心上有些不安。

再次处于这间干净整洁的小房间里,陆文轩有一种故地重游的感觉。打着哈欠看着眼前的女孩儿,陆文轩发现她并没有如自己想象中那样激动的梨花带雨,不过是略带些惊喜与感动而已。

陆文轩大男人的小小的虚荣心没能满足,多少有些失望。

随便聊了一些近况,陆文轩忽然发现跟这个女孩儿并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两个生活几乎没有交集的人,显然是没有多少谈资的。更何况陆文轩精神不佳,很有些昏昏欲睡的架势,自然也没有绞尽脑汁寻找话题的兴趣。

“很累吗?你休息一下,我去给你做饭。”李慕翔说道。

陆文轩怔了一下,随即哑然失笑。“我就像个不务正业、游手好闲的丈夫,回家就是为了吃顿饭和睡上一觉。”说罢忽然又想,有个女人时刻在家等着自己的感觉,想必也挺温馨吧。

李慕翔笑了一声,把叠好的被子展开,说道:“睡吧,等会叫你吃饭。”说着起身出去了。

陆文轩捏了捏眼角,实在困得不行,也便不再计较那么多,脱了鞋子躺下。闭上眼睛,没多久就沉沉睡去了。

这些时日以来,陆文轩难得能够一个人好好的睡个舒坦觉,再加上昨晚上折腾了****,上午又跟安舞阳东奔西跑,一旦放松神经睡下,也就没有醒的时候了。

一觉睡到自然醒,陆文轩睁开眼,发现天已经黑透了。房间里只有淡淡的月光从窗户上洒进来。桌边,一个女孩儿一手托腮,双目微沉,长长的睫毛一动也不动,似乎是睡着了。

陆文轩心里莫名的一阵感动,忽然很想好好的呵护这个看似坚强却又很柔弱的女孩儿。看一下时间,发现竟然已经凌晨两点多了。轻轻的起x下床,陆文轩还没来得及说话,女孩儿便已惊醒。

陆文轩笑道:“怎么不睡床上?”

看到陆文轩起床,女孩儿轻轻一笑,没有回答陆文轩的问题。揉了揉眼睛,道:“你醒啦,饿了吧?我去给你热饭。”说着起身欲往外走。

陆文轩拉住她,轻笑道:“我自己去弄就行了。你睡吧。”

女孩儿犹疑片刻,在床上坐了下来。

陆文轩转身走出房间,来到厨房,把女孩儿留给他的饭菜热了一下,随便吃了一些。再回到房间,看到女孩儿已经躺下。

女孩儿睁着眼睛看着陆文轩在椅子上坐下来,才道:“你也躺下吧,天还早。”

陆文轩迟疑了一下,便在床的外侧躺下,并且伸手揽住了身边的女孩儿。女孩儿的身体明显僵硬了一下,才慢慢变的柔软。依偎着陆文轩,女孩儿的眼睛湿了。

她记不得有多长的时间了,到现在为止,似乎只有身边的这个男人才是自己最亲近的人。可为什么自己又总会不自觉的抵触呢?脑海中那挥之不去的牵绊到底是什么?

女孩儿说:“你朋友打来电话了。”

“哦?男的女的?”先问男的女的,似乎是一种习惯。

“男的,他问你今晚上是不是不回去了。我说你睡着了。”

“呵呵。”陆文轩笑了一声,想来打电话的必是安舞阳无疑。低头看着怀里的女孩儿,陆文轩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女孩儿对自己的依恋。与爱情无关,只是一个弱者在累了之后需要一个肩膀依靠。

仅此而已。

怜香惜玉的情愫在陆文轩心中油然而生。就像背负人民期望的官员应该也必须对人民负责一般,陆文轩忽然想对怀里这个把自己当做精神依靠的女孩儿做些什么。比如帮她恢复记忆……这种事似乎危险性太大。或者可以帮她查一查她的身世。

……

翌日清晨,陆文轩紧赶慢赶,终究还是没赶上“再聚首”第一天营业的第一次忙碌。忙碌的不是生意,只是心情。代开朝的包子馅还没有研究好,小猫摊的煎饼老是烂的像破布,不可能拿出来卖。第一天的早晨,完全是在紧张而激动的悠闲中度过的。

看到姗姗来迟的陆文轩,代开朝气的抄起板凳要揍他,被王阳开——王明逸给拦住了。代开朝恨恨的冲着陆文轩嚷道:“你小子也忒不上进了!为了女人生意都不要了?”他这么生气多少有些嫉妒的因素。

原本在外间椅子上坐着抽烟的刘尘看到陆文轩回来,脸红了一下,起身进了厨房。

细心的王明逸看到这副情景,诡笑一声,问陆文轩:“兄弟,你对刘尘美女做了什么了?”

小猫的注意力被王明逸的话吸引过来,略带诧异的看着陆文轩。代开朝则眉头深锁,有些不明所以。在他看来,刘尘不是陆文轩的表妹吗?他们之间还能有什么?陆文轩虽然混蛋,但也应该不会对自己的表妹下手吧?

陆文轩瞪了王明逸一眼,道:“我能对她做什么?!”说罢又道:“既然暂时没事儿,我就先走了。我还有要事。”陆文轩说罢不理代开朝略带愤怒的吼叫,径直回了白云小区。

陆文轩想要找到叶斌,想问问她小七是否有个双胞胎姐妹之类的问题。只是叶斌到底住在哪里,陆文轩不知道,只能像个没头苍蝇一样在小区里瞎转。

也是他运气好,竟然在小区的花园里找到了抱着孩子在晒太阳的叶斌。

尽管只是看到了背影,但陆文轩很相信自己的眼神,确定那就是叶斌。

叶斌的对面,还站着一个个子不高的女孩儿,女孩儿就是上次小猫也看到的那位,叶斌叫她小雷。小雷似乎在跟叶斌说着些什么。陆文轩慢慢走近,听到了二人的对话。

叶斌怀抱着孩子,正在喂奶,对小雷说:“这小家伙还挺能吃。”

小雷笑嘻嘻的说道:“大庭广众之下奶孩子,你也不害臊。”

“怕什么,这里又没人。”叶斌笑道:“涨的难受,不奶孩子还能怎么办?”

“老子可以帮忙。”小雷道,“你别那么小气,吃一口也不会死。”

“叫声妈,给你吃。”叶斌道。

“你这是不识好歹了吧?老子是好心帮你,你还……”小雷话说一半,忽然看到了站在叶斌身后的陆文轩,眉头一皱,笑着对叶斌道:“有人偷窥你。”

叶斌吓了一跳,赶紧回头,看到陆文轩一脸尴尬的站在后面,愣了一下,赶紧把孩子从身上移开。不想孩子吃得正香,咬着不肯放。“嘶……小混蛋!”叶斌疼的皱了一下眉,低声咒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