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 药物副作用

疯婆子一愣,恍然大悟般的笑了一声,说道:“我说过那药的副作用不明。”

“你……”陆文轩想发火,可想想疯婆子说的也是,当初她是说过副作用不明的。“为什么‘青春传说’的副作用你一清二楚?又为什么吃了你上回的药,变身的速度还那么快呢?”

“青春传说我试验了那么多遍,即使不能确定,也能了解大概。”疯婆子道:“至于你的第二个问题,我就不清楚了。那药的作用只是把导致变身效果的药力集中于一点,这一‘点’会是哪里,我不清楚。这一‘点’会怎么样,我也不清楚。不过按照原理来看,把药效集中于一‘点’的话,是绝对可以抑制变身的。”说罢,疯婆子又冷笑了一声,道:“你们应该感到幸运,幸好是痒,不是疼痛。幸好是菊……而不是大脑或者心脏。不然……呵,我也没想到那药竟然会让那里痒。药效还挺奇特,看来我得多做些,让所有的男人都****!哈哈哈……”疯婆子说着说着,疯态毕露,最后竟然放肆的大笑起来。

疯婆子的一番话,说的陆文轩和安舞阳二人毛骨悚然。之后陆文轩心里忽然有个想法:哪天谁要是得罪了自己,就给他吃那药。当然,陆文轩对“菊花”没兴趣,有这想法也纯属恶作剧心理。

/无/错/小说 ..C<>

“明白的告诉你们,这药到底能不能抑制变身,我只有五成把握。至于是否有副作用……我不敢保证。”疯婆子冷笑了一声,看向安舞阳,挑衅般的问道:“敢吃吗?”

陆文轩皱一下眉,说道:“既然只是抑制变身,我们就没必要试药了吧?依我看来,如果只是抑制的话,那还不如彻底变了更好。”男人、女人、人妖……三者之间,如果不能选择做男人,似乎也只有选择做女人才是正途。

“你年纪轻轻的怎么记性这么差?”疯婆子道:“只有这药确定有抑制变身的效果,才能证明我的研制路线是正确的。我才能继续炼制变成男人的药。”

陆文轩还想说话,却被安舞阳制止。安舞阳道:“五成把握,值得一试。”说着便把药丸吞了下去。

陆文轩伸手去挡,却慢了一拍。心里一急,气道:“你真无药可救了!”他才发现,安舞阳有时候偏执的让人恨不得暴揍他一顿。这疯子的药,怎么能随便吃呢!

气归气,见安舞阳已经吃下了药丸,陆文轩也无可奈何,只能期盼这药的副作用不要太诡异才好——疯婆子的药总有副作用,陆文轩已经快要习惯了。

疯婆子也紧张的望着安舞阳,似乎想从他身上看出什么变化。安舞阳大气也不敢出,愣愣的站了半天,才勉强笑了一声,道:“好像……好像没什么感觉……等等!”

“怎么?!”陆文轩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好像……”安舞阳说着伸手摸向裆部,“呵,好像有点作用。没那么……没那么‘激动’了。”

“那就是有效果了。”疯婆子喜不自禁,“降低****既能降低变身速度,还可以减少心理压力。过几天你再来,告诉我是否还有变化。如果没有变化,那么我就可以继续研制了。”

陆文轩擦了一把汗,精神也放松了下来。心有余悸的看了安舞阳一眼,苦笑一声,道:“走吧。”

两人走出疯婆子的小院,陆文轩又朝着隔壁院落看了一眼,道:“你确定没事吗?”

“没事。”安舞阳心情很好,“这么多天了,总算小小的松了一口气。”说罢又笑道:“想去看看你老婆?”

“呃……算了,我送你回去。”陆文轩担心安舞阳回去的路上再有什么意外。疯婆子的药没有副作用?他不敢相信。

“放心,我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安舞阳拍了拍陆文轩的肩膀,道:“你去忙你的,有事儿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陆文轩仍旧不放心,道:“把你送回去我再来好了。”往前推了安舞阳一把,陆文轩笑道:“朋友如手足,女人如衣衫嘛。”

安舞阳也笑了,跟着陆文轩一起走向站台,开玩笑道:“是啊,断手足者很多,却难得看到没穿衣服的。有那么几个经常裸奔的,也是精神不正常的家伙。”

两人说说笑笑,站在站台上等公交。

精神放松下来,陆文轩又有了困意,点上一支烟提神。刚抽两口,安舞阳忽然一手捂在小腹上,嘴一咧,眉毛拧成了疙瘩。“文轩!”

“怎么?!”陆文轩吃了一惊,赶紧丢掉烟,扶住了安舞阳。他发现安舞阳额头上有豆大的汗珠滚了下来,表情也痛苦至极。

“我……我肚子疼!”安舞阳说着疼得几乎站立不稳,赶紧伸手抓住陆文轩的衣服,“不会是急性阑尾炎吧?”

“我怀疑是你吃的那药的问题!”陆文轩扶着安舞阳,气道:“赶紧去找她!”说着扶着安舞阳走下站台,要往回走。

安舞阳拉住他,四下一看,道:“先去那家门诊看看。”说着朝着不远处的一家门诊努了努嘴。

陆文轩考虑了一下,道:“先去看看吧。”把安舞阳的胳膊架在自己的肩膀上,陆文轩几乎是扛着他走进了门诊。

门诊是平台镇卫生院的中医门诊,门口摆着一块宣传牌,说今天是某某“知名专家坐诊”、“免费资讯”、“免费诊断”……除了“免费医疗”,该有的“免费”都有了。今天的生意还不错,室内两边长椅上坐着许多排队的病号。一个六十来岁的女医生正在坐诊,她胸前的工作证上,写着“XX专家”。专家眼皮也不抬的给一个病号号着脉,气定神闲犹如老僧入定。

陆文轩一进门就嚷道:“大夫,急诊。我朋友肚子疼的厉害!”

那位正在号脉的病号回头看了陆文轩和安舞阳一眼,看到安舞阳痛苦的表情,赶紧起身,道:“那先给他看。”

“谢谢!谢谢!”陆文轩道着谢,扶着安舞阳让他在椅子上坐下来。

安舞阳肚子疼的说不出话,只是片刻功夫,汗水已经打湿了头发。

专家只是略抬了一下眼皮,看了安舞阳一眼,仍旧不慌不忙的问道:“肚子疼?先号脉吧。”

安舞阳把手伸过去,专家开始把脉。

旁边看病的人都好奇而同情的看着安舞阳,有些人还好心的询问陆文轩,“他是不是吃坏了肚子”。陆文轩只是客气的勉强笑笑,不知如何作答。

片刻,专家轻笑了一声,说道:“痛经罢了。”

“嗯?”安舞阳和陆文轩都愣了。

专家又不耐烦的重复道:“痛经!”

陆文轩感觉到太阳穴上的一根筋直跳,看着那专家,说道:“大夫,您是不是看错了?”

“怎么可能!”专家语气不太好,“小伙子你说话注意点,怎么没一点素质。我可是这方面的专家。”

听她这口气,陆文轩也气了,心说“痛经专家吗?”嘴上却说道:“他……他是男的!”

周围的人也都诧异不已,安舞阳更是连羞带疼的说不出一句话了。不过安舞阳心里清楚,这“痛经”八成是疯婆子那药的“副作用”。

专家被陆文轩的话吓了一跳,终于不再气定神闲,瞪大眼睛看了安舞阳一眼,之后又从桌上拿起眼镜,再细看安舞阳,专家的脸都绿了。虽然乍一看安舞阳像个女孩子,可细一看,确实是个男人。

一个男人竟然被诊断出“痛经”的症状,专家顿时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陆文轩很有种揪住别人的小辫子不肯放的恶劣素质,继续冷嘲热讽的说道:“我确信您是专家,因为专家总喜欢做些类似‘男人痛经’的可笑结论愚弄大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