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 你疯啦?

安舞阳吓了一跳,没想到一句话惹火上身了,赶紧蒙头装睡。

陆文轩冲着安舞阳啐了一口,回头冲着刘神婆求饶。“哥哥我真是爱莫能助,美女,您另请高明吧。”

“你……你混蛋!”刘银阁说着话,眼神也涣散了起来,显然已经有些精神失常。“快开门!”

“打死也不开!”陆文轩看到刘银阁的神态,更不敢开门了。他怀疑自己要是开了门,刘银阁会不会霸王硬上弓。陆文轩用尽力气推门,抱定了心思不放刘银阁进来。“你冷静点,忍一忍不就过去了嘛。”

小猫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刘银阁身后,也跟着陆文轩劝慰刘银阁,“睡觉去吧,一觉醒来不就没事儿了?”

刘银阁不理小猫,使劲拍打着房门,吼道:“**的开门!我脚快被你挤断了!”

陆文轩心头一惊,低头一看,才明白刘银阁的脚一直夹在门缝里,自己还使劲的关门,太残忍了!赶紧卸下一点力气,待刘银阁抽回脚,猛的关上门,反锁上,才算大松了一口气。

刘银阁在门外破口大骂,陆文轩权当没听见,爬到床上睡觉。掀开被子,看到了捂着嘴大笑不止的安舞阳,陆文轩皱一下眉,存心打击安舞阳,说道:“看到没?这就是《无》《错》小说 .Q.C<>

安舞阳脸上的笑立时僵住了。门外刘银阁还在叫嚷的话传进耳朵里,更让安舞阳心里猛然一颤。刘银阁喊:“陆文轩你这个贱货!给你上你都不上!你装什么纯!有种你开门!看老子不****你……”

陆文轩继续添油加醋。“好在是菊花痒,要是嘴巴痒……那样的话,我不介意帮帮你。”

“滚!”安舞阳气急败坏的瞪了陆文轩一眼,拿被子蒙住了脸。

陆文轩还想再劝两句,他是真不想让安舞阳再乱吃药,可他也知道安舞阳这家伙有时候也挺一根筋的,懒得再劝,只好躺下睡觉。

刘银阁还在外面叫嚷,见陆文轩不理她,反而变本加厉的使劲喊,还不停的拍门。一直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算消停。

陆文轩一直没睡着,听不到刘银阁的叫嚷,心里还有些不安。碰了安舞阳一下,才发现他已经睡着了。看来这些天他的精神压力也不小,在刘银阁的大吵大闹中竟然也能睡着。

陆文轩左思右想,不太放心,又从床上爬起来。小心的打开门,没有看到刘银阁的踪影。

陆文轩皱着眉忐忑不安的走出房间,在客厅里扫了一眼,还是没有刘银阁的身影。又走向卫生间,推开门,还没来得及开灯,门内忽然伸出一只手,一把揪住陆文轩的头发,不等陆文轩惨叫出声,便把他拽了进去。砰地一声,门又被关上……

门关上的那一刹那,从里面传出来陆文轩的半句话:“我真的不举……你疯啦?别……”

至于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次日清晨,安舞阳睁开眼,看到了正要躺下的陆文轩。揉揉眼睛,问道:“你干嘛去了?”

陆文轩打着哈欠闭着眼睛说道:“起夜。”

“还起什么夜,天都亮了,该起床了。”

“再睡会儿。”

“忘了还要去平台镇了?”安舞阳说着坐起身子,抓起被陆文轩扔在床尾的衣服,丢到陆文轩身上,“快穿衣服……咦?你衣服怎么那么湿啊?”

“上厕所滑倒了。”陆文轩使劲揉了揉脸,不清不愿的坐起来。转脸想看看安舞阳,眼皮却怎么也睁不开,好似坠着千斤巨石一般,而且又干又涩。他实在是太累了。“晚一会儿去也不迟吧?”

“这都快九点了。”安舞阳说着开始穿衣服。“就咱俩去好了,也别告诉她们,免得她们担心。”

陆文轩无奈,哈欠连连的抓起衣服,看了一眼,又下了床,回到自己的房间,看了一眼蒙头大睡的刘尘和小猫,苦笑一声,选了几件衣服套上。又去洗了一把脸,被安舞阳催促着出了门。

两人在街上随便吃了点东西,上了往平台镇的车子。

陆文轩困得不得了,往座位上一坐更犯困了。

安舞阳倒是兴致高涨,尽管带着黑眼圈,精神却是十足,坐在陆文轩身边,不停的说着话。“不知道那疯婆子能不能搞定……虽说有风险,可为了孟洁,我必须得试试……哎,风险不小啊……希望那疯婆子别乱来……哎!对了!”安舞阳推了一把直打瞌睡的陆文轩。

陆文轩猛然惊醒,转脸茫然的看着安舞阳,问道:“什么?!”

“昨天银……刘尘怎么解决问题的?忍过去了?”安舞阳不无好奇的问道。

“我哪知道。”陆文轩摆摆手,道:“别吵,让我睡会儿。”

“切,猪一样。”安舞阳笑骂了一句,便不再理会陆文轩。

一路颠簸,终于到了平台镇,安舞阳叫醒睡的满嘴哈喇子的陆文轩,拖着他下了车。陆文轩一手搭着安舞阳的肩膀,走路都走不稳。使劲拍打了几下额头,强打起精神,皱眉抬头看看天,又看着安舞阳,说道:“你可想好了,到底要不要试药?”

“要!”安舞阳说道:“我不想放弃。”

“好吧。”陆文轩摊摊手,无可奈何的与安舞阳一起走向疯婆子的住处。

安舞阳敲开门,疯婆子一看到门外二人,脸上立时出现惊喜神色。“你们怎么才来?”

“嗬。”陆文轩没好气的说道:“等不及让我****了是不是?”看到眼前这个女人,陆文轩就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这个疯婆子,昨晚上自己也不能那么倒霉。

想起昨晚的事情,陆文轩立时不寒而栗。昨晚的刘尘,简直……简直疯了!

疯婆子的心情似乎特别的好,没有板起脸色,只是眼神不善的瞪了陆文轩一眼,说:“你这畜生!我比你妈年纪还大呢!”说着便领着安舞阳和陆文轩进屋。不等二人说话,疯婆子从一个小瓷瓶里倒出了一粒药丸,递给安舞阳,说道:“这一粒是我前天做出来的。你试试看。若是能抑制变身的话,那么变成男人的药也就有眉目了。”

陆文轩看了一眼那粒棕色药丸,见安舞阳张嘴要吃,赶紧制止,说道:“等等!”看向疯婆子,陆文轩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我说你上回给我们的是什么药?吃了怎么……怎么菊花痒啊?你是不是存心整我们?”

疯婆子皱了一下眉,问道:“菊花痒?菊花是什么?”

“就是屁眼!”陆文轩怒道:“非逼我说粗话是不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