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 好你个陆文轩!

王阳开对朋友很大方,对女人很大方,但她也有抠门的时候,其抠门程度令人发指。

就拿“再聚首”的招牌来说,她连几百块钱都舍不得花,直接把旧照牌上的字盖住,自己拿着毛刷大笔一挥,招牌就这么糊弄成了。

收拾了两天,临开业之际,王阳开连盘鞭炮也不买,甚至“开业大吉”的一张红字也省下来了。代开朝对这种抠门行为大为不满,不过碍于陆文轩的面子,也没说什么。

众人之中,除了刘银阁,一个个都很期待后天的正式营业。刘神婆经过精心的占卜测算之后,认为这里风水太烂,很可能最后会血本无归。尽管开业的日子是个黄道吉日,但也不能保证生意会有多好。不过既然事已至此,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画几张符,在灶台和门后贴上,说是有助改善风水。

代开朝对她这种行为颇为纳闷,找到正在捣鼓着一碗水果酱的陆文轩,问他:“你这位表妹怎么跟刘大师这么像啊?不止爱好,连长相都有几分神似。”

“你那眼神不行。”陆文轩道:“连冯巩和赵本上俩人,你都会觉得神似。”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个神似与眼神无关……”

“得了,代厨师,没事儿去练练厨艺,别 ..<>

代开朝看着那屎黄色的面糊,凝眉咧嘴:“你这是干什么?”

“我在研制水果煎饼。”

“水果煎饼是这么做的吗?”

“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我发现你这人还挺爱管闲事儿的。”

“好心当成驴肝肺。”代开朝不满道:“我是怕你乱搞,把顾客吃坏了,咱们可就麻烦了。算了,我不管你,我跟你姐说。”代开朝说着冲着外间喊道:“明逸!你来一下。”

陆文轩掏了掏耳朵,斜着眼看着代开朝,道:“你以后也管她叫姐成吗?”

代开朝没有理会陆文轩,看王阳开叼着一根烟走进来,才指着陆文轩的那盆杰作,说道:“明逸,你看看你兄弟都干了些什么。万一把顾客吃坏了,咱这店可就关门大吉了。”

王阳开笑嘻嘻的走上前,胳膊搭在陆文轩肩膀上,嗅了两下鼻子,说道:“味道还不错嘛。”说罢又回头对代开朝道:“水果嘛,怎么会吃坏。”

代开朝咧一下嘴,懒得跟他们姐弟废话,去外间抽闷烟去了。

王阳开笑着用手指撩了撩陆文轩额前的头发,咂着嘴说道:“一个会做饭的帅哥,不错,我都快想嫁给你了。”

陆文轩一把推开王阳开,道:“少来这套。”

王阳开咧嘴笑了笑,不以为意的重新走上前,靠着案台站着,吐了个烟圈儿,说道:“我发现老代这小子最近好像不怎么开心,是不是真的跟小嫚分手了?”

“感情的事,咱还是别操那份心了。”陆文轩继续搅拌着盆里的水果酱面粉混合物,“赚钱才是硬道理。”

“这话说的,朋友之间不该多关心一下吗?”王阳开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有空再说吧。”陆文轩最近对别人的“感情问题”很反感,基本上的原则就是能躲就躲。

王阳开丢掉烟头儿,撩了撩耳际的头发,拍了一下陆文轩的肩膀,问道:“你说我把头发染成黄色会不会好看一点?”

“屎黄色吗?”

王阳开恶心了一把,给了陆文轩一个鄙视的手势,转身出去了。她前脚出去,刘银阁后脚就进来了。回头看着王阳开走进来,刘银阁嘀咕道:“这小子,还真有女人味儿。”说着倒了一杯水,冲着陆文轩吹了一声口哨,阴阳怪气的叫了一声“表哥”,说道:“你说我们三个中哪个最漂亮?”

“这个嘛……我这人不怎么挑剔,看着都差不多。”

“切。”刘银阁喝一口水,正准备出去,身子忽然僵了一下,惊道:“坏了!”

“嗯?”陆文轩回头看了她一眼,皱眉问道:“又痒了?”

“不是。可能……可能痛经了……”刘银阁说着上下颌就哆嗦了一下,放下水杯,急匆匆的跑了出去。她要去跟小猫讨要那盒美国产的专治痛经的药。

陆文轩笑了一声,继续捣鼓自己的混合物。心说这下身边可就多了三个真正的女人了,想想也挺有趣的。有三个美女吸引眼球,饭店生意肯定不会差。现在可是美女经济啊。

刘银阁吃完药,疼痛缓解了一些,便拉着小猫到一边交流“痛经”经验去了。王阳开则坐在门口欣赏着路过的男男女女。代开朝看现在也没什么事儿,就告辞回家了。

下午的时候,安舞阳过来找陆文轩的时候,陆文轩正在为“水果煎饼”的味道不佳而头痛,呆望着满满一盆黄不拉几的面糊想主意。一见面安舞阳就急不可待的说道:“明天陪我去趟平台镇吧!”

陆文轩看了看一脸焦急的安舞阳,问道:“嗯?怎么了?”

安舞阳叹一口气,说道:“今天孟洁打来电话,有意无意的提及她哥结婚的事情,言语间尽是羡慕的味道。”点上一支烟,安舞阳痛苦的抽了一口,“我要跟她结婚!等不及了!”

陆文轩劝道:“你这人就是急性子,这事儿急不来。也不知道那疯婆子做出来药没,况且药效是什么样也不清楚。你不会也想菊花痒吧?”陆文轩不无担忧的说道:“你要是再菊花痒,我可就真的没地方睡了。”

安舞阳神情坚毅的说道:“总是有希望的。”

陆文轩无法,只得答应下来。

傍晚时候,陆文轩终究还是没想出来如何改变“水果煎饼”的味道的办法,只得打道回府。

王阳开回了自己家睡觉,这让小猫着实松了一口气。这些天王阳开一直赖着跟她睡一张床,让她多少有些消受不起。小猫的这种神情让其余人都颇觉有趣。陆文轩更忍不住问道:“表妹,是不是没有阳开美女陪你你难受啊?”

小猫脸一红,说道:“怎么可能。只是跟她睡一起挺别扭。”

陆文轩可不信这话,只是跟刘银阁一起贱笑不已。安舞阳心里有事,倒没有心情笑话小猫。小猫没好气的瞪了刘银阁一眼,道:“好心给你药,你还笑话我!”

“诶?你表哥也笑话你了,你怎么不说?”刘银阁不满道。

小猫张张嘴,看到陆文轩笑嘻嘻的表情,把到嘴边的话吞回了肚里。

四人说说笑笑回了住处,各自安睡。

安舞阳又唉声叹气了半夜,搅得陆文轩也一直没有睡着。等安舞阳终于把一盒烟都报销掉之后,才再次叹气睡觉。陆文轩刚松一口气,忽然有人敲门。

陆文轩心下奇怪,问道:“谁啊?”

“我!快开门!”是刘银阁的声音。

陆文轩和安舞阳相视一眼,起身开门。门一打开就看到了捂着屁股一脸苦闷的刘银阁。刘银阁急道:“表哥!救命啊!”

“怎……怎么了?”

“我……我还他妈的痒!”刘银阁说话都带上哭腔了,“妈的老子这都变成女人了怎么菊花还痒啊!”

陆文轩想笑没敢笑,极力装出一副同情模样,说道:“用火腿肠吧。”

“昨天就被我用完了!今天忘了买,现在这时候也没处买了。”刘银阁说着话,眼睛瞄向了陆文轩下身。

陆文轩顿时睡意全消,赶紧关门。刘银阁反应更快,伸脚卡住了门,还泪眼汪汪的哀求着:“表哥!我亲哥!你帮帮我!我受不了了!”

陆文轩使劲推着门,苦笑着说道:“表妹啊,你哥我对菊花真的没兴趣!”

“当我求你了还不行?”刘银阁一手捂着屁股,浑身不自在的扭了扭屁股,使劲推门,“我……痒的出奇!”

陆文轩推着门不肯放刘银阁进来,脑筋急转,想着推托之词。“我……我……我这些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不举了!”陆文轩说的是实话,想起刘银阁曾经的男人身份,他想举也举不起来。而且他也认为,如果自己真的“帮”了刘银阁,一旦刘银阁菊花不痒了冷静下来,肯定会羞愤自杀。至少也会对陆某怨恨不已。多年友情,只怕会因着这一“爆”而烟消云散。

“好你个陆文轩!你可真够朋友!”刘银阁忽然破口大骂,她是真急了眼了。那种菊花骚痒无比的感觉……没有亲身体验过是没有发言权的。这感觉,大概只有刘神婆能够了解了。“你我兄弟出生入死那么多年!这点小忙都不肯帮?**的又不吃亏!你就装逼吧!”

安舞阳听到二人对话,噗哧一声笑了。“文轩你就帮帮她好了,刘尘妹妹现在可是美女,你还装什么纯情少男啊?”

“可……可我真的不举了!”陆文轩回头看着安舞阳,苦着脸说道:“要不你来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