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是否甘心颓?

昨天晚上系统坏了,没法更新,抱歉。

————

被王阳开一折腾,陆文轩也没有睡觉的心思了。忽然想起四年来的大学生活,陆文轩不禁失声笑了起来。往昔的悲欢离合恍如昨日,让人难以释怀。

明天就要做个小老板了吗?这是否是自己的人生的转折点呢?自从上初中以来,就很少回家,像是个漂泊的游子。细算起来,从那个时候开始到现在,自己跟家人相处的日子甚至连一年都没有。与父母说过的话,更是寥寥。即使偶尔回家,大多数时间也在外面与旧友们相聚玩乐。

元旦的时候,一定要跟父母打个电话……陆文轩心里一紧,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日历,愕然无语。不知不觉间,元旦竟然已经过去好几天了。

把这么重要的节日都忘记了,陆文轩忽然有一种莫名的悲凉。

拨通老爸的手机,听到久违的父亲的声音,陆文轩叫了一声“爸”,忽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文轩啊。咋打来电话了?有事儿?是不是缺钱了?”

“没有,我好着呢,家里还好吗?”陆文轩一阵心酸,很少联系家人,忽然间联系,竟然让父亲感到意外,做儿子做到这份上,也真够呛。

小说..<“家里没啥事儿。”

“嗯,我就是问问,没啥事。我妈身体还好吧?”

“好着呢,你工作咋样?”

“还行。”

“那就好,那就好。要不行就回家好了,在外面也没啥好的。家里工资是低点,可也比在外面稳当。啥时候放假?”

“工作挺忙,可能要过了春节才有时间回家。”陆文轩觉得春节期间,生意应该会好一些,也实在没心情去挤火车,况且小猫她们是肯定不会回家的,要是自己把她们丢下,也不妥。等春节过后,陈孝廉正好要结婚,也就可以顺道回家看看……

连回家都要“顺道”,这大概就是生活了。

“噢。那行,回家的时候打个电话,我去接你。没事儿就挂了吧,打长途贵。”

“嗯,爸,再见。”

挂了电话,陆文轩捏了捏湿润的眼角,深吸几口气,下了床。打开安舞阳的电脑,心不在焉的在网上闲逛。他知道,父母一直对自己抱很大期望,尽管他们从来不对自己要求什么。想起当年父母辛辛苦苦拿挣来的钱供自己上城里的好学校时的情景,陆文轩觉得胸口像是压着一块大石。

当年自己从乡村踏入城市,回头看那些只能在乡下继续上学的同学,踌躇满志,以为自己即将不同凡响。一年之后,才知道自己仍然屁也不是。又两年,当收到市重点高校的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回头看那些中考落榜的同学,倍觉荣光,以为自己即将出人头地。一年之后,才知道自己仍旧一文不名。又两年,当跨进大学校门的时候,再回首往事,感慨万千,以为自己的苦日子终于熬到头了。一年之后,才明白,自己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又三年,当雄心勃勃的走出校门走进社会的时候,回顾往昔,以为自己必将平步青云。直到今天,才醒悟,自己还是像当年那样普普通通。

十余年来,看似考取了一纸文凭,实际上仍旧一无所成。

叹一口气,陆文轩打开博客,手指在键盘上舞动,敲下一首《破阵子-是否甘心颓?》。

三千余日漂泊,庸庸碌碌无为。

二十四年红尘事,坎坎坷坷又轮回。

是否甘心颓?

一旦展开双翅,海阔天空任飞。

世事沉浮总无常,苦寒之后仍有梅。

莫道前途晦!

陆文轩深吸一口气,点上一支烟。烟雾缭绕间,是年轻而坚毅的脸庞。

陆文轩告诉自己:虚岁已经二十四,奔三的人了。现在不是患得患失的时候,前途不是花痴的女人,不会因为你的抑郁气质而看上你并且自动送上门。

像当年从乡村踏入城市的少年一样,陆文轩又踌躇满志起来。

对于一个普通人而言,一旦“踌躇满志”起来,那可比吃了兴奋剂并且整天看《新闻联播》只知“大好形势”来的还要有精神。

我是农民的儿子,我几乎一无所有。我并不为自己的命运感到不幸,因为我幸运的还拥有“希望”和“拼搏”。

陆文轩抖擞一下精神,闯进自己的房间,冲着在玩星际的王阳开,吼道:“还有心情玩游戏?这都什么时候了。”

“什么时候?”王阳开有些莫名其妙,看着吃了兴奋剂一般的陆文轩,有些摸不着头脑。

陆文轩也不理他,把还在睡觉的刘银阁和小猫喊醒,才道:“明天就要接管店铺了,咱们是不是先计划一下?”

“计划什么?你有病啊?”刘银阁没好气的抱怨了一句,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陆文轩一把捞起刘银阁的被子,想让她起床,不想却看到了一具一丝不挂的****。赶紧又给刘银阁盖上,才道:“事情多了。首先咱得想想要取个什么店名,然后还要想想都经营哪些项目……”陆文轩说着,思维也在不停的运转,“我看啊,反正咱们人多,就干脆连带着早餐午餐晚餐都做,顺便再做做外卖,晚上再跑跑‘业务’……嗯,这样应该有得赚,只要咱的手艺别太烂就行。当然,也要争取打出名气。对了,忘了,关于店名,我想想……就叫‘再聚首’吧。咱哥几个历尽沧桑再度聚首。这名字有意义……怎么样?你们倒是说话啊!都傻BB的看着我干什么?”

陆文轩连珠炮一般的说着话,其余三人显然被陆文轩的反常刺激的说不出话了,只是傻愣愣的看着陆文轩。

王阳开首先反应过来。他记起陆文轩这小子在上大学那会儿就有个毛病:经常不知何故的忽然奋发图强起来,有时候是要好好学习,有时候是要好好泡妞。那势头,就像要立刻发起革命成就大业一般。

事实上陆文轩确实是在革命,只是革命的对象是自己而已。对一个国家和民族革命,虽然会流血牺牲,但也并没有太大的困难,甚至又会有成功的一天。但对自己革命,有时候即使流血牺牲,也不见得就能革命成功。纵观历史,难得看到哪个人能够彻底的对自己革命并且成功的。

陆文轩经常革命失败,偏偏他又从不彻底失败。所以也便经常跟自己过不去,不把自己折腾一番誓不罢休。到最后,连累的他身边的朋友也跟着遭殃。比如上大学时,他经常性的会突然想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每天天不亮就爬起来,走到阳台上,大吼一声抖抖精神,再背着室友无尽的咒骂声拿着书本去自习室。因为这个原因,精神脆弱的小许同志落下一个毛病,每天睡到天快亮的时候,总会猛然惊醒,以为自己又听到了陆文轩的鬼叫。陆文轩的鬼叫很有特色,以至于小许同志一直念念不忘,他甚至经常把小说里那些“恶魔”的惨叫跟陆文轩的鬼叫联系在一起,这样,便立时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想起这些,王阳开笑了一声,说道:“兄弟,钱是赚不完的,至于那么卖命吗?”

“你连色相都牺牲了,我们卖卖命也是应该的。”陆文轩说话时略有些悲壮,像是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和平大业而去蛮荒之地和亲的公主。

“嗯?”刘银阁把视线转向王阳开,上上下下的看着,似乎是想看出王阳开到底牺牲了多少色相。

王阳开啐了一口,道:“我那叫公关。”

“行!公关也好,关公也罢!”陆文轩摆摆手,无所谓的笑了笑,才道:“以后你就是咱们‘再聚首’的公关小姐兼宣传部长了,顺便负责原料采购。”陆文轩像老板一样开始安排工作,“小猫和大师白天当服务员,晚上跑业务。大厨自然是老代的。对了,我得给他打个电话,到现在他还不知道这事儿呢。”

“哎!等会儿等会儿!”刘银阁打出暂停的手势,看着陆文轩,道:“我们都有活干了,你倒是干什么啊?”

王阳开咧着嘴道:“你可别说你要坐镇大局、运筹帷幄什么的,没有那么一说。要坐镇大局怎么也得我这个投资人坐吧?”

“咳,我是那样的人吗?”陆文轩气道:“我比你们忙。我想好了。我准备继续早晚卖煎饼,顺便弄个烧饼、油条、包子的早点。豆浆、胡辣汤、豆腐汤、八宝粥的也要有……嗯,最好再弄个羊肉串什么的,那玩意儿赚钱。”

王阳开耷拉着眼皮看着陆文轩,道:“累死你!”

“不可能。”陆文轩笑道:“要累死也是咱们一起累死,我就不信你们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忙不来也不帮忙。”说罢这话,陆文轩也渐渐冷静了起来,细算一下,发现要真要像自己说的那么干,自己还真得累死。不过……“对了!我们可以用达芬奇睡眠法,每四小时休息15分钟,这样不就有充足的时间和精力了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