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公关的最高水平

陆文轩笑了一声,问道:“店面找到了?”

“还没,明天再去转转。”王阳开道,“最好能找到一家转让的,那样的话,许多东西也就不用我们再折腾了,也会省点钱。”

“最好离我出摊的地方近点儿。”陆文轩道。

“我晓得。”王阳开说道:“店铺的事情就交给我吧,你们先摆着摊儿。等一切就绪,再用文轩的身份证办个营业执照啥的就OK了。”

陆文轩应了一声,吃完饭。见小猫还没吃好,刘银阁又玩起了游戏,便下床亲自准备要用的东西和材料。背着安舞阳,陆文轩对王阳开说道:“你要是睡在这,晚上别去找舞阳。我怕他真受不了你,一时忍不住对你施暴。”

“呃……那他怎么受得了小猫和大师?”

“嘿,大师是还没有彻底变成女人,小猫是老实巴交的三脚踹不出一个热屁。你呢?自命****的家伙,还偏偏搞个制服****。舞阳本身忍受青春传说的折磨就够受了,你要是还在他眼跟前儿晃荡,他受得了吗他?”

“噢。这样啊。他要是实在受不了,我也不介意帮帮他。”

“啊?”

“朋友嘛,帮忙是应该的。”王阳开咂了一下嘴,道:“@无@错@小说 ..C<>

陆文轩翻翻白眼,道:“你强!”

王阳开斜了陆文轩一眼,道:“我知道你怎么看我,鄙视我是不是?你也别假装清高。我就不信你丫的没想过上我。”

“……”陆文轩苦着一张脸,道:“我真没想过。”

“谁信啊?!我就不信你没意**过。”王阳开不以为然的抽一口烟,拿着一根筷子在陆文轩的面盆里乱搅合,“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哎,说真的,人生苦短,当及时行乐才对。什么男人女人,都是浮云。享受人生才是王道。要不是看在咱老朋友的份上,我早把你给上了。”

陆文轩正在切葱花,听到王阳开的话,手一哆嗦,差点把手指给切到。深吸一口气,选择性忽视了王阳开最后的话,说道:“你昨天不是说‘今朝有酒今朝醉,莫使金樽空对月’吗?”

“是吗?那我说错了。”王阳开岔开话题,道:“等咱的店开起来,咱就都是小老板了。到时候哥哥……姐姐我给你介绍个女朋友。省得你看着我们几个花枝招展的美女急得慌。”

陆文轩想起了王阳开给自己介绍的那个“日本妞”,苦笑一声,道:“算了吧,大丈夫何患无妻,慢慢找吧。”

“那你每天晚上孤枕难眠,不觉得苦?”享乐主义者王阳开觉得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一个人睡觉简直是一种折磨。

陆文轩扬着眉毛看着王阳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怀疑她是不是故意说这番话暗示自己什么,随即试探性的问道:“那你晚上陪我吧?”

“我靠,我不是说了嘛。咱这么熟……”

“那你还说这番话?我以为你****我呢。”

“我……我操!我要想上你直接就把你摁倒了,至于拐弯抹角的废话吗?”

“行啦行啦,我要出摊了。”不管她是不是在暗示自己什么,陆文轩觉得自己实在是对老朋友“下不去手”。陆文轩推开王阳开,把面盆放在小推车的下层,盖上盖子。冲着房门喊道:“大师,表妹,出摊咯。”

小猫和刘银阁从房间里走出来,正准备跟着陆文轩出去,刘银阁忽然身子一挺,道:“坏了,又来了。”说着抓起小推车上的一根火腿肠跑进了厕所里。最近这段时间,每到菊花痒的时候,要不立刻解决问题,刘银阁就难受的要死。这递增的菊花痒,快把刘银阁折磨坏了。

王阳开捏了捏耳垂,又下意识的摸了摸屁股,不禁打了个哆嗦。转脸看向陆文轩,道:“大师真可怜。”

……

这两天王阳开一直在陆文轩这里住着,白天忙着找店铺,晚上就窝在陆文轩的房间里玩星际。店铺没找到,星际倒是玩腻歪了。

正在发愁之际,陆文轩带来了好消息。

就在陆文轩出摊的地方的不远处,有一家小饭馆要转让。只是地段不算好,在二道街上。不过王阳开却很高兴。“二道街怎么了,只要名气打出去,三道街也一样有生意。咱经营管理的手段,那可是实打实的。”说罢硬拉着一晚上没睡的陆文轩去看店铺。

陆文轩所说的店铺在那条大十字路口的东侧的小十字路口边,二道街街口。虽然地方不算好,但面积却不小,整整两大间。对于一个小饭馆来说,这也不算得上大店了。店也是新店,似乎也没干多长时间。

原来这家店铺的老板炒股赚了大钱,在繁华地段弄了个酒楼,这小饭店也就懒得打理了。老板年纪不大,也就三十来岁的样子,看起来挺干练,长相也很“合理”——有鼻子有眼儿的。

听完老板的要价,王阳开眉头一皱,冲着老板笑了。“大哥,能不能便宜点儿。我跟我弟弟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一下子花那么多钱盘个店,要是生意不好……呵呵,总得有条后路是不是。”

王阳开的一声大哥把老板叫的挺舒坦。老板笑道:“小妹,咱说句实在话,你说我要的这个价贵不贵?你核算一下,就我店里这一套设施,难道还不值这几个钱?”考虑了一下,又道:“这样,这房子也是我的,我给你们免一个月房租。够意思了吧?”

“呵呵,大哥你真够意思。”王阳开笑嘻嘻的说道:“这样,价钱的事儿咱先搁着。咱先交个朋友。我听说附近有家日本料理挺不错的,我做东,大哥赏个脸吧。”

“呵,不了不了,我这还有事儿,挺忙的。”

“小妹知道大哥你忙,可再忙也得吃饭是不是?小妹以后还得请大哥多多关照呢。”王阳开说着拽住了老板的胳膊往外走,“吃个饭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说罢又回头对陆文轩道:“弟,你回吧,晚上别等我了。”边说边招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跟着那老板上了车。

陆文轩傻眼儿了半天,才哼哼的苦笑着回了白云小区的住处。心里憋着一股气,抽了几根烟才稍微平复,倒在床上一直睡到中午,才被王阳开给喊醒。看到王阳开得意的笑脸,陆文轩揉揉睡眼,问道:“破了?”

“什么破了?”

“破身了?”

“靠,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王阳开不满道。

“你还不够随便啊?”陆文轩心头无名火起,坐起来指点着王阳开的鼻子,憋了半天,才道:“咱虽然没钱吧,你也不能那么下贱吧?为了几个钱就跟人睡觉?不是说晚上不等你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陆文轩说罢,又把头扭向一边,连连摆手,“你呀!有伤风化。”

王阳开啐了一口,道:“得得得得,你说什么废话呢?你哪只眼看见我跟他睡觉了?懂不懂一点公关手段啊你?农民就是农民,上了大学也是农民,没一点见识。”

陆文轩哼了一声,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斜眼看着王阳开,道:“我就是农民也知道公关就是陪人睡。”

“滚一边去。”王阳开道,“我告诉你,陪人睡的公关是最下贱也最没有水准的公关。最高水准的公关是让人总想上,却又怎么也上不成。最后生意谈成了,还得让人觉得上不上都不吃亏。你也没上几天班,对这种企业文化不懂我也理解。”

陆文轩仍旧一脸怀疑的看着王阳开,虽然他觉得如果王阳开真跟那小子睡了,她也不会不承认。可当时看她那架势,不就是要陪人睡嘛!

“不信?”王阳开苦笑了一声,道:“好吧,我给你验身,以证明我的清白。”说着站起来,开始脱裤子。

“哎!不用了!我信!”

“嘴上说信,心里也不信吧?无所谓,我就给你验验身也没啥。”

“我真信!我发誓!”陆文轩对着屋顶竖起了两根手指。他实在是没兴趣给王阳开“验身”。

王阳开这才穿好裤子,重新坐下来,翘着二郎腿抽烟。“店铺搞定了,今天晚上你就别去出摊了,明天咱们把店铺收拾下,把钱交了,签了手续,还得想个店名。”

陆文轩应了一声,审视着王阳开,犹豫了一下,问道:“我问你啊,你不是一直想破身吗?这次有机会怎么不破啊?”

“切,这么容易就到手的货色,我才没兴趣。”王阳开优雅的吐了个烟圈,道:“我现在算是想通了,毕竟是第一次啊,不能单看长得顺眼就给他,怎么也得找个满意的男人吧。”

“那什么样的男人你才满意呢?”

王阳开转眼看向陆文轩,上上下下看了好几遍,才道:“你这样的我就挺满意。”

又来这套?陆文轩不禁拍了一下额头,抬头道:“你要是非要上我,我不介意满足你一下。”话虽这么说,但陆文轩也挺怕王阳开就那么答应下来,毕竟想想这个漂亮女人就是自己的多年好友,陆文轩觉得别扭。

“我只是说看你挺满意,没说要上你。”王阳开正色道:“我是不会对朋友下手的。”

“那就滚出去!”陆文轩气的一脚把王阳开踹下了床,蒙头大睡。对于王阳开的这个借口,陆文轩算是听够了。他情愿王阳开说“我看不上你”之类的话。

王阳开也不生气,站起来拍拍屁股,冲着陆文轩竖起中指,之后走出房间,在客厅里坐下来抽烟。想想陆文轩刚才的反应,王阳开眼睛里满是狡黠的笑意。最后,终于噗哧一声笑了起来。

房间里,陆文轩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愣了半天,眉头一皱,不禁骂道:“靠!我服了!”

章节目录